运抵香港的陈维明作品: 新民主女神像 与 天安门屠杀浮雕 港警禁止展览

@lihlii: 不要改动,原先双手紧握火炬很好,启蒙的火炬 >@bjbj64 运抵香港的陈维明作品: 新民主女神像 与 天安门屠杀浮雕 http://is.gd/ctY6a #8964

@zouxingtong: 警方拆毀天安門屠殺浮雕 http://twitpic.com/1s0upq #hka #8964

Untitled

tmchk  民主女神像在21年前的今天出 发往天安门广场,21年后的今天也有座纪念「六四」的民主女神像运到了香港的时代广场。然而,21年后的这座民主女神像在树立了不到一个小时后就被香港警 方抬走了,比天安门广场那座还要短寿。多么讽刺啊。 #8964http://bit.ly/dxDoMs

http://dailynews.sina.com/gb/chn/chnpolitics/mingpao/20100528/14261481672.html

万 照片化浮雕 呈六四真相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5月28日 14:26   明报

2008年六四19周年,陈维明参照八九民运学生所造的民主女神像,造了「新民主女神像」,去年在美国华盛顿展出,今日将现身香港。(陈维明提供)

「天安门屠杀浮雕」今起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展出。雕塑家陈维明参照六四照片,将21年前被坦克辗碎心灵的受难者模样,以写实方式刻划出来。(陈维明提供)

1unknownname

美籍华裔雕塑家陈维明,去年六四20周年创作「天安门屠杀浮雕」。他说:「雕刻用了15个月,但蒐集相片,用了21年。」(陈维明提供)

【明报专讯】美籍华裔艺术家陈维明在过去21年看过数以万幅八九民运的相关照片,每拿起一张,他的脑袋便叮一声响号:「照片写实,难道艺术就不能 」去年六四20周年,他将万幅档案照变成一具「阔6.4米」的六四平版浮雕,刻划细节全不渗入个人想像。陈维明是个感性艺术家,这次他拿起雕刻刀时刻意隐 藏情感,只为 一个大原则:雕刻历史真相。他这具「天安门屠杀浮雕」,今天为香港人翻开忘不了的血红一页。

美华裔艺术家 记录血红历史

陈维明的浮雕不见夸张鬼魅,由右边看起,是六四清晨坦克车进城、学生扶 受伤同窗赶往医院。坦克列队最前方是一个熟悉背影——挡坦克青年王维林,「他的举动,最震撼」。坦克之上,军人开枪射杀无辜老百姓,骑单车的老妇少年被击 毙倒地。

坦克开到浮雕正中,辗过民主女神,但她没有倒下。女神站在八九民运舞台天安门的前方,双手高举火炬,身旁高掛标语:「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给我自由,或赐我死亡)」,陈维明忆述:「我在当年北大校园的相片中,真的见过这句话。」

浮雕左边呼应右边的屠杀景象,十个军人夹生打死青年、失去子女的老人幽幽垂泪,硬软场景尽映眼帘,「民主女神和天安门放在正中,为突出八九民运精髓︰是 人民力量,不是屠杀」。

重塑民主女神 手握法律天书

陈维明为加倍聚焦民主女神,索性拿起雕刻刀,仿制21年前广场上的再做一个。他记得当年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师弟,和其他院校学生所刻划出的女神,容 貌坚定、秀发随风轻飘。穿过历史时空,陈维明决定要将女神变得更美——由本来双手高举火炬,变成右手举火炬、左手握 一本写 Democracy Freedom Laws(民主自由法)和Human Rights(人权)的天书。「我去到外国就知道,法律是民主自由的体现,那不是西方国家专利,但中国一直不讲法。」

回到80年代,「我在中央工美院毕业后,到杭州的国家单位工作,做的都是共产党宣传艺术」。胡耀邦主政的中国,呼出一片自由清新空气,青年纷纷出国,陈 维明也在88年移居新西兰,目的为拋弃红色艺术框架,找寻个人风格。

89年5月,陈维明在异乡的电视机前,朝夕看到故乡同胞涌到天安门广场,心头变得沉重。六四翌日,他和几千名华侨由新西兰奥克兰驱车700公里到首都威 灵顿的中国大使馆,点点烛光中他看到艺术与社会血脉相连,「以前在国内,我不会特别关心政事;六四,令我觉得要做点事」。他想起秦朝兵马俑,「那是记录了 历史的艺术品,六四故事,也可以由艺术来书写、记录、承传」。

白布围墙 红漆淋地抒国殇

同年国庆日,他为抒发六四国殇,「翻转」奥克兰大学,「将白布围 外墙,以桌椅砌出十字架,红漆淋地」。陈维明在彼邦抒发对祖国的爱与恨,个人风格因此勾勒出来,如掌纹般刻在作品。其后,他的造诣获赏识,分别替新西兰攀 山英雄海拉雷(Edmund Hillary)及达赖喇嘛造像,2007年移居美国拉斯维加斯后,他全力铸造六四雕塑,还自发做了个奥巴马像,只为保存黑人首当美国总统的历史意义。

每当仰望自制的六四浮雕,陈维明都有这样的感觉:「每个中国人的内心,都有座天安门。小时候,我的天安门发光发亮;自从八九六四,天安门就被浓浓鲜红染 成漆黑。」如今,天安门在他心 变成一个此生都解不开的结,唯有艺术明白他。

明报记者 卢曼思

 

Unknownname0unknownname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