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愤怒驳斥BBC报道《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

日期: 2009年6月7日 下午12:08
主题: 吴仁华愤怒驳斥BBC报道《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

吴仁华愤怒驳斥BBC报道:8964天安门没屠杀 日期:2009-06-07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 还原历史

20090607020046197

记者肖悯伦敦报导 在全球开展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之际,受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国际特赦)邀请,吴仁华先生带着他新出版的两本书《天安门血腥清场 内幕》和《戒严部队内幕》来到伦敦,出席了伦敦纪念六四的一些列活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研究成果向人们讲述六四真相,还原历史,揭露谎言。

这两本书是迄今为止最完整记录六四事件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过程的见证。

吴 仁华先生是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人士,前政法大学教师,属于89年最后退出天安门广场的一批,他流亡美国20年,现任《新闻自由导报》主编。《天安门 血腥清场内幕》,是把整个24小时屠杀内幕情况作了完整的纪录。今年5月出版的《戒严部队内幕》,第一次基于翔实的史料把戒严部队作了深入介绍,包括20 万戒严部队如何进入北京、然后哪些部队怎么进入北京的,6月3号晚上镇压命令下来后他们是执行什么任务、到达什么目标,在执行命令当中表现如何。

6月3日,吴仁华先生出席在伦敦某著名大学举办的“毋忘六四 拒绝遗忘”讲演会,讲演中他重点用还原历史的方法揭示中共有关六四的最大谎言。

‘因为北京有反军人暴乱,所以才开枪镇压’这是中共的谎言

“说‘因为反革命暴乱,暴徒杀害军警军人才不得不开枪’, 这是个谎言。”

“因 为你要知道在6月3号晚上,到6月4号凌晨,至少有超过100万的民众和学生全力以赴的阻拦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我在《戒严部队内幕》里说到,当时北京的 整个情况,只要军人停止向天安门广场进军,不仅居民绝对不会跟他们动武,而且会把他们受伤的官兵送往医院,而且送吃的送喝的。如果象中国官方说的,已经在 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而且有这么多暴徒的话,那当天晚上死亡的军人绝对不止7个人。”

“我 的研究说明,军人开枪镇压在前,部分民众以暴对暴在后;军人开枪杀人是因,部分民众以暴抑暴是果。所以这个因果关系时间先后搞清楚,也就揭穿了中共政府的 一个谎言。”“根据记录,所有7名死亡士兵的死亡时间都是在军人开枪镇压以后,也就是1989年6月4日凌晨1点钟以后,就是说是军人开枪镇压以后,才有 部分民众被屠杀被鲜血所激怒,才对军人以暴对暴。因为解放军戒严的部队开枪的时间是1989年6月3号晚上10点钟,开枪的地点是在北京西长安街以西的五 棵松路口。军人的死亡时间是在开枪的3个小时后,就在1989年6月4号凌晨1点钟,最早的死亡时间是这个,7个军人死亡的时间主要是在6月4日凌晨3点 到4点。也就是军人在木樨地、复兴门立交桥、前门、南池子以及很多地方包括在天安门广场已经开枪杀死杀伤大量民众后,很多在现场抢救受伤民众的学生和民众 被激怒了,很多人被鲜血被屠杀激怒了,所以有部分的民众以暴对暴,这才造成7名军人的死亡。”

“说‘因为反革命暴乱,暴徒杀害军警军人才不得不开枪’, 这是个谎言。”

“因 为你要知道在6月3号晚上,到6月4号凌晨,至少有超过100万的民众和学生全力以赴的阻拦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我在《戒严部队内幕》里说到,当时北京的 整个情况,只要军人停止向天安门广场进军,不仅居民绝对不会跟他们动武,而且会把他们受伤的官兵送往医院,而且送吃的送喝的。如果象中国官方说的,已经在 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而且有这么多暴徒的话,那当天晚上死亡的军人绝对不止7个人。”

“我 的研究说明,军人开枪镇压在前,部分民众以暴对暴在后;军人开枪杀人是因,部分民众以暴抑暴是果。所以这个因果关系时间先后搞清楚,也就揭穿了中共政府的 一个谎言。”“根据记录,所有7名死亡士兵的死亡时间都是在军人开枪镇压以后,也就是1989年6月4日凌晨1点钟以后,就是说是军人开枪镇压以后,才有 部分民众被屠杀被鲜血所激怒,才对军人以暴对暴。因为解放军戒严的部队开枪的时间是1989年6月3号晚上10点钟,开枪的地点是在北京西长安街以西的五 棵松路口。军人的死亡时间是在开枪的3个小时后,就在1989年6月4号凌晨1点钟,最早的死亡时间是这个,7个军人死亡的时间主要是在6月4日凌晨3点 到4点。也就是军人在木樨地、复兴门立交桥、前门、南池子以及很多地方包括在天安门广场已经开枪杀死杀伤大量民众后,很多在现场抢救受伤民众的学生和民众 被激怒了,很多人被鲜血被屠杀激怒了,所以有部分的民众以暴对暴,这才造成7名军人的死亡。”

“但 是这个谎言欺骗了很多年轻一代的中国大陆学生。我的书出来后在网上有一些简短的介绍,大陆的学生也看得到,所以不断的有人给我写电子邮件,我就告诉他这 个,于是有很多学生他就接受我的看法。”“我说这是事实,你可以去查中国官方的纪录,这些死亡官兵都在共和国卫士的名单里。你看官方在介绍他的英雄事迹的 时候,他是什么时间死亡的,他在什么地点死亡的,那么你在看看军队开枪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民众死亡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所以我说研究军警死亡的情况说明 了这个情况。所以说年轻一代得给他讲这个,他就必然接受这个事实。”

6月4日,吴仁华又出席 了在伦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举办的“六四学潮二十周年研讨会”,来宾和听众把会议厅挤得满满,吴仁华再一次与大家一起回顾六四真相。随后,吴仁华先生又 参加了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前主办的纪念六四“烛光悼念”活动。在活动现场,人们点燃了烛光、也点燃了象征自由的火炬,在与会者对六四精神和六四亡灵的沉重追 思中,吴仁华先生又一次冷静的陈述20年前在中国发生的血写的事实。

与会民众自由发表六四纪念感言,其中一位与会者提到,今天(2009年6月4日)BBC中文网站上 还在重复“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资讯,听到此,吴仁华先生立即走到人群中心,用他书中详细的历史细节,再次呼吁人们尊重事实,走出谎言,记者 注意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吴仁华先生这时显得很激动。在活动结束前记者有机会采访了他。

但 是这个谎言欺骗了很多年轻一代的中国大陆学生。我的书出来后在网上有一些简短的介绍,大陆的学生也看得到,所以不断的有人给我写电子邮件,我就告诉他这 个,于是有很多学生他就接受我的看法。”“我说这是事实,你可以去查中国官方的纪录,这些死亡官兵都在共和国卫士的名单里。你看官方在介绍他的英雄事迹的 时候,他是什么时间死亡的,他在什么地
死亡的,那么你在看看军队开枪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民众死亡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所以我说研究军警死亡的情况说明 了这个情况。所以说年轻一代得给他讲这个,他就必然接受这个事实。”

6月4日,吴仁华又出席 了在伦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举办的“六四学潮二十周年研讨会”,来宾和听众把会议厅挤得满满,吴仁华再一次与大家一起回顾六四真相。随后,吴仁华先生又 参加了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前主办的纪念六四“烛光悼念”活动。在活动现场,人们点燃了烛光、也点燃了象征自由的火炬,在与会者对六四精神和六四亡灵的沉重追 思中,吴仁华先生又一次冷静的陈述20年前在中国发生的血写的事实。与会民众自由发表六四纪念感言,其中一位与会者提到,今天(2009年6月4日) BBC中文网站上还在重复“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资讯,听到此,吴仁华先生立即走到人群中心,用他书中详细的历史细节,再次呼吁人们尊重事 实,走出谎言,记者注意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吴仁华先生这时显得很激动。在活动结束前记者有机会采访了他。

如果西方媒体还在说六四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那我只能说不可思议

当记者问“听到BBC 还在传播关于六四的不实资讯,在真相面前还有人在拒绝真相,您如何想?”时,吴仁华先生回答说:不可思议。

“我 只能说不可思议,你也很难去揣测它的政治动机。在拥有媒体自由的西方国家里,还有人这么说,我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一个大的媒体,一个西方国家的自由媒体, 你应该去查证,你应该去找当事人,你不能轻易的下结论,你根据什么,你难道根据中共政府的说法吗?中共政府有很多说法都被一一的戳破,都是谎言。包括在天 安门广场劫难过程当中没有开枪。那太多的证据,包括他们自己军人写的文章都证明,在劫难过程当中都开了枪了。然后它又说没有坦克和装甲车参与清场行动、没 有去碾压帐篷。当然现在很多资料,包括他们自己的那些戒严部队的官兵们写的文章也证实了说当时有42辆的38集团军的装甲车参与了清场,光38集团军就有 42辆装甲车开进了天安门广场,碾压帐篷,推倒民主女神像。所以他们的谎言一个个被揭穿。”

“那 么现在最后一个剩下来,最后一个就是通过中国共产党说的:天安门广场上没有杀人,没有死人。那么刚才我也说了,至少现在有名有姓有死亡时间和死亡地点的至 少有五个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遇难。至于那些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没有落实到他的姓名的学生或市民,我想应该还有,因为很多亲身经历者,都在回忆文章里中提到在 天安门广场看见中枪的民众跟学生,只是不知道他的姓名而已。我现在说的这五个遇难者,因为有证人,已经明确的说明了他们的学校,姓名,死亡时间包括年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西方媒体还在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那我只能说不可思议。我要去猜测政治动机的话,那也不太合适,我想也得有证据。到底为什么 他要这样,我只能说不可思议。”

“因为现在在网络上也好,在媒体报导也好都已经提到了,包括 在出版物当中都提到了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双学士陈文新的死亡情况。因为有跟他一起同行的同乡同学,有保留的血衣,包括校方也做了调查,包括他的班 主任都出来写了文章。他班主任出来寻找他,最后在北京医院找到他的遗体。医生还说明了他被送到医院的时间和中弹的部位,班主任也看了他的遗体。所以有这么 多充分的证据和证人证实,你还能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人吗?”

“现在任何一个媒体要说没死人,那 你找出一个反证来 。第一,你可以说遇难者本人现在还活着没有死。第二,你可以说陈文新不是死在天安门广场,是死在西长安街的木樨地,或者任何一个地方。你至少要做到这两 点。或者证明他没有死,或者他死的地点不是在天安门广场。如果不是的话,那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共产党是在故意转移话题

吴仁华先生强调,实际上最要澄清的六四真相不是说六四遇难者死在哪里,而是中共不该把它的枪口对准人民对准学生。共产党是在有意转移视线。

“我 一再说最关键的问题是天安门事件动用二十万正规军屠杀和平请愿的平民百姓,不仅是学生,这是最核心的问题。可是你不能跟着共产党的棒子起舞而只相信他的谎 言。它非要把问题缩小到天安门广场,误导大家。又说天安门广场范围比较有限,老说没死人误导大家。当然我们知道大量死亡的学生和民众死在天安门广场以外, 特别是在西长安街上。所以共产党是在故意转化话题,然后变成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六四清场过程当中没有死人。”

“我 们本来一再说广场之外广场之内杀人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因为真相核心就是中共动用军队屠杀平民。但是今天我没有办法,我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因为有很多人跟 着共产党的棒子起舞,而且相信他的谎言,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清场当中没有死人。这逼着我下决心去研究这个问题,去搜集这方面的资料,本来在我看来是争 论人死在哪里是没有意义的问题,至少大家知道天安门事件死了那么多学生和群众。当然共产党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了,而且有人配合共产党的说法。那么我就要花时 间去研究搜集这方面的资料。至少现在有五名学生,五名有名有姓有学校的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上遇难。”

共产党在整个屠杀当中是精心安排、阴险计划的

吴仁华先生告诉记者,在认真了解详细史料的基础上,他充分认识到共产党在六四屠杀中暴露出的阴险性。

“共 产党在整个屠杀当中,它是精心安排的,包括军队的调动,这在我的书中我都提到。实际上有足够的军队在6月3号开枪杀人之前已经调动到天安门广场,包括天安 门广场西面的人民大会堂、东面的中共公安部机关大院,包括北面的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它已经通过地下战备通道,或通过地面化整为零的开进,已经有好 几万的军队好几个集团军都已经调到,根本不需要说在地面上继续杀人,向天安门广场挺进。这是故意的在地面上造成军民冲突的假像。然后说有反革命暴乱被迫镇 压。他们提前调到的几万部队足够把天安门广场几千名学生赶走。”

“为什么在地面上他们要用娃 娃兵,很年轻的新兵,一看就是十七、八岁娃娃兵在地面上故意在6月2号的时候赤手空拳向天安门广场进军?就是为了制造假像。一方面要表演出军人多么仁慈、 手无寸铁,另一方面,它知道在地面上进军老百姓会阻挡,阻挡中多少会有语言上的冲突,或者拉拉扯扯,从而造成军民冲突这种假像。然后用军民冲突来刺激军 人,说你们军人受到污辱,这样造成后面的军人下手无情。这方面它布置的非常的精心。”

“另 外,在运动当中安排有国安便衣混进群众中,企图嗣机制造矛盾和事端给镇压制造藉口。在书中我也提到当时大量的国安和公安人员出现在交通要道和人群当中,混 进人群制造事端。后来当时北京市长陈希同在报告中提到在死亡人员当中有不少是在现场执行公务的执行人员,指的就是国安和公安的
衣遭到误杀。”

“中共最想隐瞒的就是屠杀”

“我 的着重点是在六四屠杀真相,关于前面的绝食、示威和游行,有很多资料很多当事人都有记录和发表。”“六四中共最想隐瞒的就是屠杀,而你把动用军队杀人的历 史详细摆出来谁也没法为它辩护。”“你知道有不少不明真相的80后、90后们为共产党辩护,象什么“你看经济发展了所以镇压是对的”,“社会进步了所以说 是对的”,等等。

要用简单的问题应对共产党的狡猾

“当然共产党就是很狡猾,共产党的谎言宣传和统战是最厉害的。你别看它过去在思想上很僵化,但在统战上它是非常灵活 的,统战宣传做的非常有效。所以我们针对它就要把它简单化。”

“由 于共产党的谎言,你跟80后、90后去说一些问题就很难说清。所以你要为他们划出底线,底线很清楚:动用军队杀人对不对,杀平民对不对。其它国家战争期间 都不能杀害别国无辜的贫民,何况在和平时期动用军队和坦克屠杀自己的人民。所以有些问题要简单化。如果跟他相信的谎言纠缠的话,你很难跟他说清楚。”

“在网上有很多80后、90后,问我一些问题,我就把他的问题简单化,我让他先回答我动用军队杀平民对不对,经济发 展是不是必须靠杀人来起飞来增长,有没有别的途径。”

还原历史是最重要的

“这 是因为过去我一直是这么坚持的,过去参加九评共产党的研讨会,我讲的话题就是还原历史。我一直认为还原历史是最重要的。因为中国人为什么一直受到政治迫 害,运动一个接一个,就是因为共产党一次次割断历史、扭曲历史,后一代人不知道前一代人遭受政治运动的苦难,所以这是非常悲哀的。”

“包 括我读的是北京大学中文系,可是我竟然不知道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曾经出了一位女英雄,叫林昭,我的很多老师都是林昭的同学。70-80年代我在北大中文系读 了7年,可是没有一位老师在他们的嘴里说出林昭这个名字,这是非常非常悲哀的事情,这还是在北京大学,算是中国校风最开放的一个校园里,竟然没有人敢提林 昭的名字,在中文系也就是林昭读过的系,所有的老师不敢提到她的名字! 所以,我说还原历史多么重要。”

亲身经历者有责任记录历史

“如果我说这些亲身经历者,不把六四这段真相写下来的话,那么当然80年代和90年代后的年轻人就会不知道真相。如 果再过5年、10年,那情况会更糟糕。所以我说,每一个经过政治迫害、政治运动和政治事件的人,就要把自己亲身经历的所见所闻都如实记录在案。”

“很多年轻人看到了我的书,纷纷给我发电子邮件,对六四屠杀真相感到很震惊,没想到共产党一直在这样骗我们。他们看 了我写下的详细历史记录都很相信,没有怀疑。因为他们过去一直有疑问,到底有没有坦克,是否进入广场。”

“我 有一个北京大学的校友,我非常尊重他,我想介绍给大家知道,他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的一个学生,叫李凯。他当时就是为了让海外民众知道这些普通北京市民的遭 遇,于是他冒着风险去监狱一家家调查所谓的六四暴徒的情况。 当时他拿出一份有名有姓有刑期的名单,我记得上面有100多位关在北京各监狱的当事人,被判重刑的有北京普通市民和工人,都是被判死缓、无期徒刑,至少都 是在15年以上。当时还有这么多的普通北京市民被关在狱中外界不知道。就是这位北大的校友李凯,为了这份名单,他付出了很沉重的个人代价。他被北京中级人 民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判了9年徒刑,然后被北京大学开除了学籍,现在还在北京是一个无业游民。他把自己的大好前程都付出了,但是他没有后悔。”

人活着要保持做人的良知,不能失去做人的底线

记者询问吴仁华先生艰苦努力还原历史的最根本的精神支撑是什么。

“我 想这是一个做人的良知,做一个人一定要有良知,如果没有良知就跟动物没有差别。所以今天中国人的悲哀就是共产党在其60年统治后,特别是六四镇压后,刻意 引导大家向钱看,所以现在中国人不择手段的挣钱。多数的中国人都失去了良知,失去了做人的底线。另外我觉得有道德底线的人才是有良知的中国人。”

“那 么你亲身经历了这么血腥的屠杀,你必须把它记录在案,不然你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也对不起你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者的身份。所以我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必须要 做这件事情。代价是可以付的,你可以失去自己的大学教职,失去自己很好的前途,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但是你要失去一个人的良知,失去自己做人的底线的话,我 想这样活的话会非常痛苦的。当年我跳海游泳九死一生,现在记者问我后不后悔,我说我不后悔。如果让我再作一次选择,我还会跳海游泳出来,我会把我看到的真 相写出来。我要不写出来对不起那些当年死难的学生与普通的北京市民和工人。”

“其实很多人, 包括那些80后和90后的,都知道共产党是一个什么样的党,也知道共产主义制度是怎么样一种制度,独裁制度是什么样的制度,就是因为很多人不愿承担风险, 不愿承担个人的责任,不愿意为了历史责任付出个人的代价。所以所谓的犬儒主义在中国盛行,主要是这个。但是我觉的作为一个有良知人的话,有些代价必须要 付。”

“如果你看到一场血腥屠杀、一场罪恶在你眼底下发生,你不去揭露它,你不去制止的话,我想你已经失去了做人的基本的底线了。你不能 装着看不见,可是多数的中国人就是装着看不见,除非自己的亲人遭到残酷迫害的时候,他才会求援。可是别人受难时候你不伸手救援的话你自己受难的时候谁来救 你。可是中国人历来就是这样,对别人的苦难非常漠视,视而不见,这是非常悲哀的事情。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