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杀人史料

日期: 2009年11月13日 上午11:19
主题: 中共杀人史料

从这些史料足以看出,所谓“文革”是什么浩劫,都是胡扯淡。许多人一提中共的罪恶就说文革,我反复说,文革根本不是中共所犯的最大的罪恶。

昌炳佳: 关于鄂豫军区过去一般工作情形与目前大别山形式的概况报告

对地主不分大中小,恶霸与非恶霸一概进行乱打乱杀
树敌过多,如对原来红军家属(称叫所谓老革命)也杀得不少
我们那时忘记了毛主席所说的争取大多数打击少数,利用矛盾各个击破的原则,忘记了抗日时期的宝贵经验
不看大别山是老革命地区与怕杀人,只应用华北上望蒋台过左的经验,而造成我大别山区部队及干部与群众受到严重的损失,造成许多无人区部队的减员及右倾情绪

不讲究政策和策略,打倒一切不了解又联合又斗争,没有孤立敌人,进行各个击破,而是一起下手,从地主到中农(所谓中农还有许多是贫农,因分阶段时提升一 级,因此没 有孤立敌人,反而孤立自己,到再困难时期贫农都逃向敌占区,有些地区变成无人区,有些地方拿起武装来反对我们)

三分区发展到宁错杀一千不能错放一个
我大军南进开始时期是打得敌伪昏昏沉沉,土顽地主手忙足乱到处逃身
大别山人民被害者现在都无法统计,我们红军时代老干部家属被斗被杀者也不少

对于过去苏区干部及五师失散干部,开始时期过于相信,内有个别坏分子、投敌后对这些干部完全排斥与暴力对付他们,必使该批人员投敌后对我违害最大(箭川河 区原来工 作最好的区域后来是反动的区域)这就是我们自己排斥出去这些人拿起武装反对我们

由于敌人对群众的摧残、抓丁、抢粮、杀戮、倒算,使广大群众回头要我和帮助我军坚持大别山

甘泗淇: 关于敌军工作的政策问题
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四日

一分区争取回来的土顽还乡团逃亡地主等已有四五百人,四分区有四万多人,六分区有万多人 [都是被打杀赶走背井离乡的]
如一分区打开石横后,杀了二三百俘虏,军区和区党都不知道,中央局、中央有什么办法知道呢?这种乱打乱杀的现象,不仅一个分区有,各分区都有,是个带普遍 性问题;四分区部队将王三祝十个俘虏分给每连一个杀掉,七分区一个县政府一张布告就宣布七十个人的死刑,五分区将十一纵队打东明给他们的俘虏杀了二百人, 三分区在沛北打姚X杀二十余名,刘邓反攻南下时将郓、巨、□土顽交给二分区大概也杀了,这是几件较大的。三二两个杀掉的,还不知有多少?

至于违犯战场纪律,拿俘虏私人东西等,那就更严重,最严重的,是个别分区负责干部也毫无顾忌的违犯纪律。

由于我们不讲政策,乱杀大杀,结果孤立了自己,更给敌人藉口造谣;今年二月我独一旅从平隐过河,顽县长随便造一个谣言说“八路军现在变了,三个人一把小扎 刀,见人就杀;谁要给八路军接头谈话,我们回来就杀”,就把所有青壮妇女老小都搞走了,我们进城了见不到什么人

但这些同志不听党和上级的招呼,他自己有一套“理论”“说敌人杀了我们的人,我们就杀他的人”“这是长期没有打开的封建堡垒,杀的都是坏蛋。”“洋俘虏不 杀,土俘虏不能不杀。”“伤亡大了吃了他的亏,杀几个鼓励士气。”还有人公开动员说:“今天不是杀不杀的问题,而是敢不敢的问题。”

犯纪律的也有一套“理论”:“枪声一响,黄金万两”,“千里做官,为了吃穿。”于是打进城就抢商店,捉着俘虏拿俘虏私人财务。

如政治攻势地方地作,军队不作,军队不杀俘虏,送地方就杀了。

如象杀人问题,战场纪律,采取麻木不负责任态度,只在会议上讲了发文件批评了,没有切实检查,严格制止,给以必要的纪律制裁。

解放区土地改革研究 1941-1948 “反特复查”中的民众动员

过去说打土豪分田地,经过减租减息,这回就行了,一律打死就行了,这回可不过左了。
对特务“明知没有也不敢说没有,怕说了立场不稳”
谁也不敢提杀人错了,一提只说“运动中的偏向不可避免”。大量材料说明,在“反特复查”中,越是出身不好的干部,在行动上越是表现极“左”。

华东局指示:“政治上一切权利归农会”
泰安下港区有一份关于“翻身委员”的调查显示,在该区调查的五个村庄中的20个“翻身委员”中有小流氓,小偷,二流子7人
其他一些类似流氓乎乎的党员,均为盛行一时的党内柱石…如彭家[山扁]山李X全,群众都知道他是“街滑子”出身。
不管流氓地痞都参加,交权到坏人手里了,不少地痞流氓成为打人好手,“坏人打好人,这恐是基本原因”。公报私仇的现象很严重,如桑庄区傅家村,雇贫小组研 究成分封地主门,原确定封7户,但封时封了10户,因去封者流氓出身,公报私仇。周家[山扁]山的一位周姓富农家属,在乡干部要求打死他时,“群众害怕的 散了伙”,只有“少数私仇者”在打。五连县大茅庄被砸死的7人中有一位贫农,“曾给伪军代做饭,与伪军勾搭,此伪军曾害过人命,在复查时村公安员刘X芳见 人打死了了他亲戚,就强迫打,在混乱中,被人报仇砸死”,另一位是“地主花钱买的小老婆,本人出身贫穷,到地主家以后也是被压迫者。据说曾与其雇工朱X高 相好,后又另搭他人,在复查时,刘X芳强迫打人,被朱X高趁机砸死”,两人是被人报仇砸死。有材料显示,在乱打乱杀中表现积极的除一些极“左”的不良分子 外,多是一些儿童团和识字班,“懂事的也不干这些”。甚至有些地方利用儿童的年少无知,在组织农民法庭时“光选这些小孩做法官”。[参见小学生签名反邪教 运动]

在周家[山扁]山打一周姓女人时,乡干着急了,大声说“谁不提意见与地主一样看待”,说你们“不砸死,我们二人来砸死她!”

“以群众意见搞,先打死主要的看看群众反映如何再说,但咱们则是上边先讨论好,支部再讨论,开大会一宣布大家即同意了,没有敢说不字的”。 “打死了即认为已完成任务,砸死多了即认为工作好,哪庄没砸死即认为工作不好。打时叫得嗷嗷的,大娘大姐都打,即认为这又把群众发动起来了,限期,竞赛, 经常搞。” 有的为限期搞开运动,干部“背着包袱去,想一天即可打死了,到那里捉住,群众打不死,干部拾后路,动员村内保证打死,以个人意见,以支部意见代表全庄意 见,台庄8个,群众不同意结果也打死了”。干部“认为打死人即彻底,到庄先问您庄打死了几个,认为打死人是工作好坏的标准”。莒南县大店区刘家岭村农救会 长回忆道:“因为没打死人,遭到上级批评。…乡里李春天书记在大会上讲:‘刘家岭干部包庇地主富农,要把…’”

Media_httpi124photobu_jdtco

Media_httpi124photobu_oajqw

Media_httpi124photobu_chbfw

Media_httpi124photobu_fpmla

Media_httpi124photobu_cexaz

Media_httpi124photobu_zhlfa

Media_httpi124photobu_hbfmo

Media_httpi124photobu_lwnye

Media_httpi124photobu_bedpf

这些都是中共的自供状,将来是可以编进历史教科书的

Media_httpi124photobu_gjbco

Media_httpi124photobu_mgiqq

6-23-82-91-7Ss2jpg-3Ss2jpg-45-31-63-74-52-8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