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东方专制主义 魏复古的“治水社会” 黄仁宇的治水专制论 任不寐的灾变论 历史唯物主义

主题: 马克思的东方专制主义 魏复古的“治水社会” 黄仁宇的治水专制论 任不寐的灾变论 历史唯物主义
————————
日期: 2009年10月11日 下午5:17

历史唯物主义的一类。我也尝试如此解释历史,比如,为何支那中央集权专制社会早熟,那么早就能建立庞大的集权帝国至今。我认为是因为土地太肥沃,农耕太容易了的缘故,一个专制君主凭借一国之资源,很容易发展到可以侵占其他国家的规模。但这只是假说。因为蒙古帝国之疯狂扩张,却起源于资源贫乏的荒漠草原。

这种唯物主义,历史决定论的解释习惯,就像翻开你的结婚证,就想从中找到荷尔蒙和基因匹配的生物化学必然性证据一样。

xiahua 其实马克思的东方专制主义和魏复古的“治水社会”也是两码事,但都主张自然因素导致专制,都来自孟德斯鸠的“地理决定论”这条线。包括治史大家黄仁宇看法也相似。您是想找什么样的书呢?如果听厌了“中国专制传统如何深厚不可动摇”的cliche,看看任不寐的《灾变论》会有启发 @caoyi

  1. caoyi 惭愧,这个观点我持了很多年,5年前读威尔杜兰的《世界文明史》更巩固了我这一看法。可以相关阅读能提供?@xiahuaabout 14 hours ago from HootSuite
  2. xiahua 这种想法就是魏复古的“治水型社会”和马克思的“亚细亚生产方式”理论,早就被否定了 >@caoyi 这个可能要从古代东西方文明产生的地域特点来分析。爱琴海沿岸瘠薄的土地促使人们四处求生产生的文明,必然与固守沃土就能收成产生的文明不同。RT @ranyunfeiabout 14 hours ago from web  
  3. caoyi 这个可能要从古代东西方文明产生的地域特点来分析。爱琴海沿岸瘠薄的土地促使人们四处求生产生的文明,必然与固守沃土就能收成产生的文明不同。RT @ranyunfei: 我经常在想,我们有怎样的人民,才能适应这样的政府?人民的顺从、冷漠、苟且从何而来?

———-
日期: 2009年10月11日 下午5:52

历史唯物主义是如此的盛行,以至于即便是反共和反马克思主义,反专制主义者,也经常会落入这种窠臼,比如用种族主义,文化传统决定论来解释中共国的不可救 药的专制灾难。而这些推理方式,放在欧美日本人任何一个国家在历史上启蒙前的状态,都能用于证明他们绝对不可能自由化。:)

记得有描述苏联帝国崩溃过程的书中说,在苏联崩溃以前,人们都相信它会永久存在。
万岁,永远,就是在灭亡以前的状态。

参考:

  1. 欧美任何地方,自然条件都无法和支那比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57a51dbd12f00073
  2. 秦晖:“治水社会论”批判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ac5b8d3bc6957678
  3. 秦晖:走向现代治水文明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d8e92615e2b0490
  4. 秦晖 “怒江事件”的真问题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f0d2eb35491bbe60
  5. 古代大河流域的文明都发展出集权体制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852e69c2c16badc9


a: 黑龙江也有很多大棚,但是不搞立体种植
me: 因为中共国土地多啊。
a: 是啊,随便浪费,没问题
me: 其实中共国的自然条件真是绝佳。
a: 的确 比如黑龙江 全世界少有的黑土地
me: 大多数是靠天吃饭,所谓降雨农业,
a: 啊,我们这里都是靠天吃饭
me: 一旦不那么风调雨顺,就说是天灾。
a: 还有阶级敌人破坏:)
me: 要按照这个标准,荷兰年年是水灾,年年是旱灾。
a: 还有经济危机,美国打压:)
me: 黄万里的信里面写得很清楚。
荷兰风车,就是为了抗灾呀。:) 所以有名。因为荷兰的气候非常不利于农事
a: 对,这个知道。
me: 冬天日光弱低温,但是拼命下雨 夏秋农作物正需要水,但是降雨少。嗯。所以,冬天要抽水排水,否则就淹了,但是又不能都排光,还要积蓄雨水,到夏天要用。
a: 风车是冬夏两用的?
me: 所以都要控制好,即不能多,也不能少。
me: 风车原先主要就是为了排水,当然也磨面。现在都是电力,所以风车就成了遗迹了。地下挖起来全是沙子,我第一次见很惊讶,
a: 地下?
me: 因为我习惯了在中共国,挖地出来都是泥巴。就是造房子,修路时候你可以看到地下其实都是沙子构造,而不是泥土!就是我们所见的黄沙。就这样的土地。建成一个农业大国。
a: 这就是人操作的区别
me: 嗯。
me: 中共国完全是被人毁坏的。
a: 像黑龙江 完全能成一个“北国江南的” 然后中共官僚还指责农民懒惰
me: 欧美任何地方,自然条件都无法和支那比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57a51dbd12f00073
a: 还抱怨“这片土地根本不是人居住的” 整天梦想着跑掉
me: 所以让人多么痛心。
a: 还不肯舍弃利益 我真的觉得他们死在他们自己造出来的垃圾堆里最好了
me: 秦晖:“治水社会论”批判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ac5b8d3bc6957678
me: 嗯,还有海外高等华人炮制谎言。 荷兰才是标准的治水社会。他们恰恰认为因为要治水,所以各方利益都要兼顾,
a: 治水社会是魏特夫的错误观念 早就驳倒了
me: 一个人不同意就不能执行,于是形成“polder model” 荷兰非常民主化,人人都有发言权。人人也都不放弃发言权。:) 这在学校项目组里面也很明显。学生和教授非常平等发言。因为如果你一个人专制了,别人都淹死?保你一家的田,别人完蛋? 支那之天地富饶,到如此地步,以至于集权政府横征暴敛,然民众依然靠天地能生存,于是专制制度更容易持续。这是我的结论。

a: 古代中国税收并不高
me: 我说高等华人,那个历史学家黄仁宇也是这么说的,他的救灾专制论。
a: 和日
英国比差太多 黄仁宇不是100%的救灾专制论 他的大概意思就是“专制是逼出来的” 谁在逼? me: 胡鸡巴扯。 我很不喜欢他。他可能是当国军军官的时候学了太多的专制思想。
a: 我觉得他的观点没有创意
me: 不过他也教了我很多。
a: 都是以往学者思考的结合
me: 他的“资本主义和二十一世纪”我蛮喜欢。
a: 他的长处在于经济分析 尤其是对明代历史的分析很透彻
me: 嗯
a: 他长于细节,但他的“大历史”,我认为称不上是理论 差太多
me: 嗯 什么螺旋结构
a: 尤其是他的“从大历史看蒋介石日记”,特别失败的一本书


———-
发件人: 种种哈
日期: 2009年10月11日 下午11:27

lihlii 批判别人总是有力啊
可惜自己也是不是陷入 决定论的圈套

me: 欧美任何地方,自然条件都无法和支那比

西欧至少少地震呀,,,

———-
发件人: Akkad
日期: 2009年10月12日 上午12:50

你不知道里斯本大地震吗?汶川和它比,小了点

———-

发件人: 种种哈
日期: 2009年10月12日 上午12:57

资料:全球地震带分布(图)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2月22日15:05 新浪科技
资料:全球地震带分布(图)
1995-2001年全球4级以上地震震中分布图

  地震主要分布在环太平洋带,阿尔比斯—喜马拉雅带,大西洋中脊和印度洋中脊上。总的来说,地震主要发生在洋脊和裂谷、海沟、转换断层和大陆内部的古古板块边缘等构造活动带。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