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寶錚首長特支費貪污案和馬英九特支費案对比


Subject: 齊寶錚首長特支費貪污案和馬英九特支費案对比
Date: Thu, 22 Jan 2009 14:53:41 +0100

齊寶錚首長特支費貪污案 判12年 馬英九特支費案 无罪

  1. 一紙無罪判決,驚醒台灣人
  2. 前 捷運局長齊寶錚貪污案高院更審判12年
  3. 哀 齊寶錚
  4. 馬 英九特支費貪污必死
  5. 想 拿齊寶錚來魚目混珠嗎? 滾遠點吧!
  6. 追 憶齊寶錚老師
  7. 齊 局長特支費不夠用 難道要倒貼?
  8. 工 程界的一代巨星-齊寶錚先生
  9. 一 審無罪 馬英九:盼「虛耗到此為止!」
  10. 特 別費案 辯護律師:馬英九本來就是清白的
  11. 陳 瑞仁喻馬 像偷東西不戴手套
  12. 遭 恐嚇 侯寬仁:安全受威脅
  13. 一 種官司 兩種待遇
  14. 水電費算什麼!
  15. 特 豬費判決書來啦!!!
  16. 齊爺爺特豬費判例在這
  17. 再過 幾小時,即將揭曉的謎底
  18. 馬英九親口表示特別費是公款、不能挪 作私用,民視報導精華版:
  19. 萬 方有罪,唯馬英九無罪-讓人大開眼界的判決
  20. 一 種官司 兩種待遇
  21. 馬 特支費入口袋無罪,何以齊寶錚判刑十二年?
  22. 哀 齊寶錚 ■ 李俊逸
  23. 媒 體是台灣亂源又加一筆<未審先判,指導判決>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16/n89106.htm

前 捷運局長齊寶錚貪污案高院更審判12年

5月16日 前捷運局長齊寶錚被訴違法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私人住宅水電費等案,台灣高等法院16日更一審宣判,合議庭認為,齊寶錚「事前牟利、事後分贓」,改依較重 的貪污治罪條例圖利、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等罪,判處應執行刑12年、褫奪公權6年,犯罪所得181萬餘元追繳沒收,另外,齊寶錚另涉捷運淡水線電聯車採購弊 案,退回檢察官偵辦。

據東森新聞報導﹐一審原認定齊寶錚包庇下屬的不法行為,依較輕的貪污治罪條例主管長官的包庇罪,判刑7年、褫奪公權7年;不過,更一審出現轉折,合議庭認 為,齊寶錚是共犯,主動唆使下屬犯罪,改依較重的直接圖利等罪論刑。齊寶錚16日上午未未到庭聆聽,他因另涉案件被停職。

同案被告還有前捷運局秘書室主任劉德黎等10名捷運局員工,負責替齊寶錚執行不法的犯罪行為,被依貪污治罪條例圖利等罪,被判1年至5年不等有期徒刑,犯 罪所得500餘萬元均追繳沒收。

依據前審認定事實,齊寶錚從調任台北市捷運工程籌備處長,即要求下屬違法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私人住宅水電、瓦斯、電話等費用;齊寶錚也認為平日婚喪喜慶 花費龐大,先前曾向廣告商收取回扣,又浮報捷運局採辦物品的費用,足以損害國庫。
5/16/2001 11:18:00 AM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aug/15/today-o4.htm

哀 齊寶錚

■ 李俊逸

馬英九的特別費案一審獲判無罪,法官根據什麼法條、用什麼理由為馬解套,市井小民非法律人很難去理解,也只能尊重。話雖如此,但司法最起碼應讓人感受到 「公平」。

當年前捷運局長齊寶錚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私人住宅水電費,高院認「事前牟利、事後分贓」,依貪污治罪條例圖利、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等罪,判刑十二年、褫奪 公權六年,犯罪所得「一百八十餘萬元」全數追繳沒收。

看看馬英九,在接受議員質詢時,公然表明特別費為公款,須用在公務用途。有錄影存證。然而明知是公款,卻將錢轉入妻子的銀行員帳戶,賺取高額存款利息,同 時支付生活開銷及女兒在美國的花費,公款私用的事實極為明顯。待東窗事發後,又趕緊改口稱特別費是實質補貼,再將大部分的錢捐入自己名下的基金會,企圖混 淆視聽、規避責任。

齊局長僅支付水電費即被重判,馬不但支付生活開銷,還獲得不當的利益(銀行員優惠存款利息),罪行更甚於齊局長,何以無罪?如馬無罪,齊局長又何罪之有?

吾人雖非法律人,但判斷是非的基本邏輯還是有的。請教承審法官,兩案的判決結果差別這麼大,其差異點在那裡?另建議檢察官一定要將此案上訴到高院,看看高 院又如何的判決!倘若高院亦判決無罪,請齊局長家屬及曾犯有類似案件的公務員提出國家賠償。

(作者為軟體公司主管)

http://www.wretch.cc/blog/robert258/4541212
November 11, 2006

馬 英九特支費貪污必死

前捷運局長齊寶錚貪污案高院更審判12年
這是一九八六年發生的事,後經法院更一審於二○○一年五月對齊寶錚判處有期徒刑六年,褫奪公權四年,並追繳沒收所得財務一一○萬多元:判決理由是觸犯貪污 治罪條例的直接圖利罪;全案上訴,於二○○六年七月十八日更三審判決齊寶錚因於二○○四年三月死亡,台灣高院判決公訴不受理。

前捷運局長齊寶錚被訴違法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私人住宅水電費等案,台灣高等法院16日更一審宣判,合議庭認為,齊寶錚「事前牟利、事後分贓」,改依較重 的貪污治罪條例圖利、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等罪,判處應執行刑12年、褫奪公權6年,犯罪所得181萬餘元追繳沒收,另外,齊寶錚另涉捷運淡水線電聯車採購弊 案,退回檢察官偵辦。
據東森新聞報導﹐一審原認定齊寶錚包庇下屬的不法行為,依較輕的貪污治罪條例主管長官的包庇罪,判刑7年、褫奪公權7年;不過,更一審出現轉折,合議庭認 為,齊寶錚是共犯,主動唆使下屬犯罪,改依較重的直接圖利等罪論刑。齊寶錚16日上午未未到庭聆聽,他因另涉案件被停職。

同案被告還有前捷運局秘書室主任劉德黎等10名捷運局員工,負責替齊寶錚執行不法的犯罪行為,被依貪污治罪條例圖利等罪,被判1年至5年不等有期徒刑,犯 罪所得500餘萬元均追繳沒收。

依據前審認定事實,齊寶錚從調任台北市捷運工程籌備處長,即要求下屬違法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私人住宅水電、瓦斯、電話等費用;齊寶錚也認為平日婚喪喜慶 花費龐大,先前曾向廣告商收取回扣,又浮報捷運局採辦物品的費用,足以損害國庫。

     
要公平 不然至少也不需要做到明顯至此..
      太過分了 當我們不說話的人 不存在???

      今天心情超不好的 民進黨問題一件一件被以顯微鏡放大出來…
      民進黨是有問題的 但是 那些”氾濫”的??

      看樣子 似乎沒有什麼未來了
      我的年記算高齡產婦的 一直遺憾沒有小孩
      沒想到今天 可以安慰自己的是
      還好 我沒生小孩…

      住在中國城的高雄人
    * LAURA at November 13, 2006 02:21 PM comment | email

      新消息,馬英九的發票都是生活用品,包含了全家人的生活開銷,吃飯錢,超市,便利商店,”女
      性用品” .全部都是他住家四周的商店發票!!

      所以不敢報銷而叫余文幫他蒐集他人發票銷帳, 還有犒賞員工的錢是假的,因為沒有人拿到
      任何犒賞,全部變成現金又存入了自己的帳戶!!
    * robert258 at November 15, 2006 02:17 PM

http://city.udn.com/211/2364562?tpno=0&raid=2369641&cate_no=211

想 拿齊寶錚來魚目混珠嗎? 滾遠點吧!

2007/08/16 19:27

台北市捷運工程籌備處處長齊寶錚(捷運工程局成立後改任局長) 當時被查出指示工程行政組組長劉德黎以”公款”支付他的住宅的水電 瓦斯及電話等費用。

劉德黎接獲指示後,向相關部門查詢,皆認行政單位首長的私人開支以公款或特別(俗稱特支費(要單據的))支付,於法無據,不得”核銷”,即將上情多次面報 齊寶錚,惟齊寶錚仍執意由特支費支付,並斥責劉德黎「你是我的工程行政組長,對我的水、電、瓦斯及電話費報銷有意見,那你到底想不想幹!」
「想辦法核銷,你們看著辦。」劉德黎遭斥,備感壓力,即交給事務股長蔣國樑解決,最後由承辦廣告業務的富洪邀得廣告商王光逵,以退回廣告一成”回扣”,
來支付特支費的不足開銷,並逐層報告齊寶錚。

其次其次是,九十一年台灣高等法院判決台北市前捷運局局長齊寶錚多項貪汙案件中,其中一名林姓被告,曾是齊寶錚家中的女傭,被齊寶錚帶到捷運局擔任工友, 而後再轉任”出納室技工”,使用局內的公帑為齊寶睜核銷

齊寶錚被判刑12年的理由在此! 因為他不僅用要單據的那一半核銷水電費 還收取廠商回扣 并讓自己人擔任公職來掩飾貪污這種情況 就跟吳淑珍示意用假發票換要單據特支費現金回家一樣! 也跟第一家庭用阿卿嫂來以公帑支付薪資模式雷同!

同時這兩個案子的重點是……
檢調根本就沒去清查齊跟陳水扁免單據的那一半!!!!

所以這跟馬英九被惡意政治鬥爭 以”免單據的特支費”抄家滅族的情況完全不同!!!!
綠營想要魚目混珠嗎? 滾遠點吧 !!!!

本文於 2007/08/16 19:33

http://blog.udn.com/kurich/1816510
2008/04/26 11:11:22 瀏覽364|回應1|推薦2

追 憶齊寶錚老師

前台北市長齊寶錚先生是我在中興大學土木系大二時候教授「施工機械」的老師,他那時候是榮工處台中港施工處 的負責人,系主任郭金棟博士是海岸工程專家,與台中港建設有些研究業務往來,因此邀請他來系上開課。上課的第一天老師就請班代表將全班學生名冊資料交給 他,並且說大家以後畢業要找工作可以去找他。現在還記得他上課時談到施工機械保養零件庫存的問題,可以用 two box method,大意是一般保養零件要準備兩個,當有零件需要更換時可以立刻派上用場,同時再採購一個補充。

民國七十五年六月,台北市政府成立捷運系統工程籌備處,行政院調派當時為榮工處副處長的齊寶錚老師為籌備處處長。次年二月籌備處改制,他膺任捷運工程局首 任局長,直到後來六線全面動工,當時應採同時動工或分階段動工,曾引起眾多爭議,齊老師獨排眾議,堅採「六線齊發」同時動工,雖造成台北市交通黑暗期,但 六條路線則於民國八十五年至八十九年大體完工,使台北市的交通邁入捷運時代。現今台北市捷運工程局裡的重要人員,例如現在的常岐德局長、東工處吳國安處長 等,都是齊局長從榮工處帶過來的優秀人才,因此齊局長被工程業界封為「台灣捷運工程教父」。

回憶筆者與齊老師的緣分,總共還有兩次。筆者大學畢業後一直從事建築工程,直到民國80年轉到台北捷運木柵線大安站、科技大樓站及中山國中站施工擔任品管 經理工作後,才又常常見到齊老師,因為那時候木柵線正在全面趕工,齊老師每天上班經過大安站工地,都會下車進入工地看一下,起初當筆者要向他說明工程進度 狀況時,齊老師就說:你去忙吧,不必招呼我,我看一下就走。

第二次就是民國89年,筆者到新亞建設應徵開發部主任工作,公司說這個職務就是侍候齊局長,問筆者願不願意?筆者當時一口就答應去上班了,主要的業務之一 是引用民間參與公共工程獎參條例爭取台北捷運內湖線BOT工程,每次JV開會都由筆者擔任會議記錄工作,記得有一次將寫好的記錄呈給老師,他看了以後不太 滿意,筆者當場與他爭論,他就罵筆者:你是半懂不懂。不過後來到捷運局去做簡報,當時的范良銹局長持反對意見,會後齊老師當著筆者面前批評范局長:他完全 不懂。筆者當時的感想是:好家在,我是被罵「半懂不懂」,至少比范局長的「完全不懂」要好一點,哈哈。以下是轉載自捷運報導文章:

追憶本局創局局長齊寶錚先生
咬定青山不放鬆 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 任爾東西南北風
(文/余玉蘭 圖/黃常震 英譯/何美英)

捷運從無到有因為有您
感恩您不遺餘力建樹捷運

目前每日搭乘捷運電聯車通勤旅客近九十三萬人次,當我們享受著舒適、美觀、安全、便捷的捷運服務時,可知捷運從無到有的開拓先鋒-本局第一任局長齊寶錚先 生已於日前與世長辭,本刊謹藉此追憶感恩這位無論工程界或捷運史上紮紮實實建樹貢獻的長者,本局的拓荒先鋒局長。

捷運從無到有,就是齊局長感召各方人馬相繼投入這個劃時代的工程,在成立之初,人少、事多、事急迫,如果不是齊局長對事要求高品質、對工作高度熱誠的話, 本局很難在短時間展開組織架構、人員延攬、經費爭取,而且每天工作到夜深人靜時才互道再見!齊局長帶領的是一個為捷運願景努力的團隊,而他就是這個團隊的 大家長,同仁心目中的勇者、英雄、典範、長者。

同仁心中的齊局長

此刻弔念追憶一位真實付出貢獻的拓荒使者,本刊特別訪問過去與齊局長相處過的本局同仁,且聽聽他們說:

副局長張培義:回憶在民國六十一年春的一個週日上午約九時許,在石門核能一廠興建工程工地裡,被一位中年工程師叫過去詢問工地
趕工情形,正是榮工處橋工隊 隊長齊寶錚先生,他的身影、詢話的方式,歷歷在我心頭。七十六年齊前局長期望我能自埃及工地返台參加台北捷運建設,相識卅年餘,跟隨一位有理想、抱負的工 程司學習迄今,影響我做人求公正、做事有擔當,難事能容忍的性格。

副局長常岐德:好一個越挫越勇的巨人!

總工程司朱旭:有策略、有效率、照顧部屬、對事對人要求高品質、照顧部屬….!

專門委員帖台之:捷運之父、台北之光、不厭其煩、宏觀有見識…!

南工處副處長李侃:亦師亦父的長者、有事一肩扛、易親近、照顧部屬…!

公關室課長黃常震:剛正不阿、敢作敢當、照顧部屬….!

秘書劉宜蘭課長說:以身為齊局長的秘書為榮,好一個戮力從公的長者…!

秘書鄧先蘭專員說:性情中人、慈悲為懷、英雄好漢、照顧部屬…!

他們都說:一位負責任、熱愛工作、有策略、有擔當、對事要求高品質、照顧部屬、個性隨和、親和力強、提攜後進、任勞任怨、英雄好漢….!此刻無論多少 的讚美、嘉許,也只能轉換為力量、思念!

過去齊局長辦公室牆上有一首鄭板橋的竹石詩:咬定青山不放鬆 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 任爾東西南北風!

這是齊局長的最愛,也是精神良師,伴隨他渡過捷運開創期間的最佳依靠。民國八十一齊局長年臨別本局時,也以這首詩與同仁共勉,更以『鬥志昂揚開拓捷運 全力以赴 服務社會』鼓勵本局同仁越挫越勇、對歷史負責,要無愧無怍、要內心坦然!

基層內心真實所認識的齊局長

回首捷運,可謂是政府有史以來最龐大、最複雜的重大工程建設,更是自70年代十大建設之後,最引人矚目的公共工程,其開創工作需工程專業能力與領導能力都 受肯定的工程界人士擔綱,經多方人士的爭取,而最後延聘由當時擔任榮工處副處長齊寶錚擔任本局第一任局長。如果不是因為有齊局長對捷運的熱愛!如果不是有 齊局長無私勇敢的堅持!如果不是…..,也許今天捷運的發展是不一樣….。

基本上,再多的追憶或讚許也比不上真實的聲音,以下是本刊訪問一位捷運同仁真人真事的心聲(土建處林思維副工程司),述說心中所認識的齊局長:

進入捷運局是七十九年的事,因為捷運工程興建中有許多既有行道路樹需加以遷移,會遭到許多地方民眾的質疑,齊局長為了解其中的技術問題,特別叫我至局長室 說明,因為路樹移植過程中有許多細節需要特別強調,以齊局長當時公務的繁忙,能專心聽我說明,還不時提出一些問題,讓我覺得從事公職十幾年中真難得碰到這 樣肯學又沒有官架子的長官。

有一次,會勘回到局裡,與局長同搭乘一台電梯,有位同事正好帶著大包小包衝進電梯,看到局長同仁心想完啦!但是齊局長卻說:『重不重?需要幫忙嗎?』一句 很輕鬆的話,化解了彼此的尷尬,我相信這位同事再也不會利用上班去買東西,這是多高明的管理藝術呀!

另外,令我耳目一新的就是各單位年終檢討會,齊局長一定率總工程司以上的長官出席,針對每一個問題加以回答,給同仁可以接受的理由,所以本局同仁士氣高 昂。每天下班前齊局長到會到各樓層走走,慰問加班同仁的辛勞,簡單的三言兩語讓大家覺得溫馨,這也是為什麼共事過的同仁或部屬對他的懷念是特別多。日前聽 到齊局長已離我們遠去,許多同仁不勝噓唏!難過、懷念,這位用心、默默陪陪這位讓人敬愛的長者、勇者、英雄、典範,捷運同仁心中永遠的大家長。

推動捷運大業,功不可掩

齊局長為捷運局籌備處處長與第一任局長(75.6.26~76.2.23~81.6.4.),其對捷運建設及組織的開創文化,以及統整各專業幹才使在捷運 大目標下,使朝共同目標開創,打通捷運任督二脈,在很短的時間展開捷運建設工作,功不可沒:

初期路網之修正與後續路網之規劃、預算和組織路線迅速的通過、捷運建設團隊短時即成形、建立法令規制、引進新知識與技術新觀念、運用「捷運策略」的合力撰 述並凝聚共識、開創聯合開發和地下街與機廠土地開發體制、加強技術移轉並發行捷運技術專刊。

捷運建設因為齊局長的堅持、理念與逐步克服各項困難,奠定建設的基礎。今天在享受搭乘捷運之便的同時,我們更期待後續路網的推動順利成功,以告慰齊局長在 天之靈!

 齊寶錚老師後來被訴違法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私人住宅水電費等案於90年被判刑12年。其實齊老師掌控捷運工程四千億元預算,為人處世一向清白,真的要 想貪污,怎會僅僅500餘萬元而已?實因老師平日婚喪喜慶花費龐大,首長特支費根本不足以應付捷運工程局有二千多員工的費用開銷所致,如今馬英九特支費三 審宣判無罪,台灣社會應還給齊老師在天之靈一個公道。

齊寶錚局長八字
吉丙癸丙
時午巳寅
大運 28丙申 38丁酉 48戊戌 58己亥 68庚子 78辛丑

齊老師八字丙火七殺身旺,最喜再遇壬水七殺,擔任台北市捷運局長即是在「己亥」大運,到了「庚子」大運正好屆齡自公務員生涯退休(1992壬申年),卻因 特支費案而官司纏身,此乃因庚子正好是丙午的天剋地沖。辛丑運雙丙爭合,2001辛巳年自新亞建設顧問職退休時,筆者算是齊老師退休前僅剩的最後一名關門 部屬。八字日柱丙午空亡在寅,月柱癸巳空亡在午,寅午都被空亡!

齊寶錚(1926.5.17~2004.03.31)生於民國十五年,與筆者老媽同齡,河北省高陽縣人,畢業於上海大同大學土木工程系,1951年公務人 員高等考試及工業技師考試土木科考試及格。先在台灣省住宅都市發展局的前身、省建設廳公共工程局工作,民國四十八年榮工處成立後進入榮工處。齊寶錚在接掌 捷運局前,已先後主持過曾文水庫、台中港等大工程,擔任過榮工處總工程司、副處長,已經是工程界公認的「大老」級人物了,不論是工程專業能力、領導能力都 受到相當的肯定,因此對於他被任命負責此工程,外界一般都持看好贊同的態度。

台北捷運工程可說是政府有史以來最龐大、最重要、而且最複雜的重大工程建設,更是自六十年代十大建設之後最引人矚目的公共工程,因此有意爭取此職位者不 少,最後是當時擔任榮工處副處長的齊寶錚,透過當時的行政院秘書長王章清的引荐,而被任命負責籌備捷運局。

當時榮工處仍是國內唯一的大型營建單位,承攬大部分的大型公共工程,齊寶錚長年在榮工處工作,又先後接任總工程司、副處長等要職,自然掌握了不少國內的工 程資源。尤其是齊寶錚聰明過人,精明外露,霸氣亦十足,因此成為榮工處內僅次於處長嚴孝章的具影響力人士,也是榮工處三大派系的首腦之一。

在十大建設期間,半數以上大型工程都由榮工處與中華工程公司這兩家公營單位承攬,因此榮工處在這段時間內快速膨脹,而其內部,在嚴孝章之下逐漸發展出以張 溥基、齊寶錚及林承志三人為首的三大派系,這三大派系的人員彼此之間幾乎不互相流通,大有「老死不相往來」的味道。

三人之中,張溥基由建造中山高速公路起家,完工後回處內當總工程司,隨後升任副處長兼海外部主任,不過其對
屬下的照顧較少,也未多培養後輩,因此退休後人 脈隨之離散;林承志則是以蓋中鋼崛起,其班底人員學歷較低,以高工、專科居多,後來他又擔任北工處長、副處長,最後轉任榮工處的子公司泛亞工程建設公司總 經理。在三人之中,林被認為「比較聽話」,因此雖然處內及外界認定其才華、能力皆不如齊寶錚,但卻先齊升任副處長。

齊寶錚在三大派系首領之中,是最有勢力、在工程界「存活」最久者,再加上遇事堅持、事事爭先的作風,使他的長官對他都有難以駕馭之感,齊寶錚亦自承「當我 的長官是很難的哦。」他在榮工處時,連嚴孝章都要防他幾分。

在齊寶錚做完台中港、曾文水庫等工程後,回榮工處接任總工程司,嚴孝章要他「只管技術不管工程」,意思是不要他真正掌權。但不到一年的時間,總工程司室就 由原來十來人規模,擴充為上百人的局面,職權空前擴張,為此齊寶錚還曾頗為得意的形容「現在半壁江山都是我的!」有人說他抓權,有人說他勇於任事,不過不 管如何,由此亦可看出其為人處事的作風。

在這段時間內,他最為人稱道的是大量啟用年輕而高學歷的工程師,藉此培養了不少人才,這些人都是其後他創造捷運事業的骨幹。

齊寶錚同時也是出了名的會照顧部屬,已幾近於「護短」,當年在榮工處,大家都知道如果齊寶錚的部屬犯錯,別人絕對不能「越權」去責罵,一定要交給他處理, 否則不論部屬的對錯,齊寶錚都一定代部屬出面爭回公道。

不過齊寶錚自己在部屬犯錯時,也是不假詞色的責罵,他形容自己是「刀子口,豆腐心」,他並表示一個主管要容許部屬犯錯,重點是「不能犯致命的錯,和不能犯 重複的錯」,否則大家都不敢做事。至於說他喜歡罵部屬的批評,他解釋說罵人是為了加強其印象,使其不再犯錯,雖然他罵人罵得兇,但從來沒有真正「拿刀殺 人」,觀諸其後來作為,情況亦的確如此。

到了捷運局後,齊寶錚仍維持這種領導風格,關起門來,他罵人比誰都兇,但對外則不遺餘力的袒護部屬的過失,甚至一肩挑下所有責任,從來不讓部屬作代罪恙 羊。

這些作法再加上其凡事堅持、又有點「衝」的脾氣個性,又因為大家私下說他「跩得像大帥一樣」,使他在市府任職期問贏得「齊大帥」的稱呼。這個稱號甚至形諸 公眾面前,如原來擔任市長機要、後擔任市府副秘書長、社會局長等職位的黃大洲心腹陳士魁,即使當面也稱呼齊寶錚為「大帥」,到後來,這已經是某種程度的 「尊號」了。

齊寶錚這種個性及領導方式,對內使部屬對其忠誠、賣命為其工作,而且可以號召到願意放棄榮工處高薪前來追隨他的工程人才;對外則為捷運局爭取到最佳待遇, 並在最短時間內使工程開始上路。而一旦他逐漸不管事,甚至去職之後,這些子弟兵即四散飄零,捷運局亦難以為繼,不斷併發問題,在對外關係上更種下與各單位 衝突的種子。

在齊寶錚的辦公室中,永遠掛著一幅「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的詩,這首詩頗為傳神的表達了齊寶錚的為人及行 事風範,因此特別獲得他的喜愛,亦時常以此題字給朋友、部屬,在相當程度上,亦是他性格的表徵。

這種「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的堅持與自我,成就了齊寶錚與捷運局的功業,但同時也帶來不少後遺症。

英雄來自四面八方

捷運工程既然是一個全新的單位,所需的人力又多,除了每個單位必定需要的行政人員以外,主要以交通規劃、土木及機電工程人員為主,市府本身無法供應充足的 人力,因此必然要往外大幅召募人手,也因此這些陸續投入捷運工程行列的人員,由中央至地方各單位、再至民間營建單位,甚至軍方單位,都有不少有心者先後湧 入這個看起來前景無限的新單位。

例如市府原來的捷運中運量小組成員,當仁不讓的進入捷運局籌備處,這些人包括工務局出身的黃通良、范良銹、賀陳旦、孫可立等等。

來自中央者,則以交通部運研所的捷運小組人員為主,如蒲大成,交通部鐵路地下化施工處的周禮良,高速公路工程局的陳世圯、吳夢桂,經濟部的賈二慶、銓敘部 的帖台之。

民間單位的如中華工程公司的賴世聲、李文才,出身軍方的曾水田、徐言、孫麟、崔雲青、金展飛、金德元。

但在捷運周中真正最重要的骨幹,仍是齊寶錚由榮工處帶來、陸續加入捷運局行列的子弟兵,構成捷運局初期最重要的管理階層,掌握最重要的權力。這些人包括王 良文、鄧乃光、李佐昌、張培義、李侃、朱旭、林瓊、劉德黎、莊鴻錕、嚴土潛、杜年成、張正戈、葉向陽、常歧德、鄭國雄、朱恆亮、成金生、林欽銘、楊建西、 吳國安……等。

這些榮工處出身者在籌備處時期及捷運局成立後的前三年,先後都擔任局內重要職務,甚至包括全部工程處的正副處長、土木課長等等,絕對掌握了捷運局的運作。

不到兩年時間,民國七十六年底,在當時五百六十二位員工編制中,捷運局一共進用了四百五十六名員工,其中有博士九人,碩士學歷者一百七十五人,佔全部人員 的三五%,大學畢業者二百二十一位,佔四四%,其他則為專科與高中,總計大學以上學歷者佔八一%以上,平均年齡只有三二.八二歲,被認為是標準的高學歷、 高素質、年輕化的單位,不但地方單位中無出其右者,甚至中央單位都沒有如此漂亮的素質。

大家都對這個看來優秀、有衝勁的單位寄予厚望。

胼手胝足,以啟山林

在市府正式成立捷運局前,雖然交通部與市府都作了若干相關研究,但成果僅止於一張地圖上給了幾條路線的「路網圖」,實際施工要面對的所有細部設計、管線資 料、地質資料,甚至民間機電及土木業者要如何配合等事項,可以說付之闕如,捷運局完全是面對著一片空白從頭做起。

捷運局舒備處一旦成立後,面對工程即將展開的壓力,再也不能如早期規劃一樣好整以暇,或只是閉門造車的做紙上作業。工作人員除了要準備正式成立捷運局外, 還有重新檢討早期的規劃方案、與民眾及各界溝通宣導、內部各項作業程序、編列預算、土木與機電發包施工前的規劃設計及地質鑽探、都市計畫變更、土地徵收作 業的測量、公告……等等,工作必須同時推動。

捷運局人員面對的可以說是千頭萬緒,剪不斷、理還亂的局面。

但捷運局在此時卻發揮高度的團隊精神及高效率,工作人員每天挑燈夜戰,工作時間都在十小時以上,從無間斷的開會、溝通、討論、決定……,一件件複雜繁瑣的 事情就這樣逐漸定案,整個捷運局與捷運工程的架構,也在這些過程中逐漸成型。

齊寶錚在這段時間,以充分授權的方式把許多規劃、設計及各種作業都交給部屬,自己則馬不停蹄奔波於交通部、經建會、銓敘部、省府、市府各單位之間,以堂堂 捷運局長、工程界大老之尊,親自拿著公文到各單位「磕頭」,有些是要求相關主管單位支持與配合,有些則是向該單位商調人員。

如果軟的不行他就來硬的,由於當時各界對推動捷運工程有相當大的期盼
及急迫感,可以說是「民氣可用」,齊賽錚就十分善用這股「民氣」,動輒以工程急迫,如 果相關單位未配合而延誤工程時機、進度,必須負此責任為威脅,逼使相關單位蓋章簽字。甚至在議會,如果議員對預算或其他要求不配合,齊寶錚都敢指著議員說 「如果因此讓捷運無法推動或延誤進度,你要負全部責任。」最後屈服者往往是議員,延誤二百萬民眾盼望的捷運系統進度這頂大帽子,任誰都戴不起。

若依照目前官僚體系的開會、溝通、開會、溝通……等「固定程序」辦理,這些問題至少要數個月,甚至一、二年的時間才能解決,而在齊寶錚這種軟硬兼施的方式 下,問題很快就一一解決定案,而且多半如捷運局所願。

齊寶錚這段期間的奔波,除了極力爭取其他單位的配合及支持,為未來的捷運局爭取最佳待遇與發展基礎外,也繼續延攬捷運工程需要的人才。

齊寶錚以六十一歲年紀的工程界大老身分,如此賣命奔走為捷運催生,其拚勁與幹勁也帶動、鼓舞了部屬,當時捷運局的情況就是由齊寶錚在外奔走衝鋒,局內部屬 則將士用命拚命趕出各種報告、預算,支持捷運局往前邁進。

這是一段可以說是「胼手胝足,以啟山林」的美好過程,至今仍令許多捷運局人員回憶不已。

當時擔任規劃處長的賈二慶就表示,當時大家以昂揚的鬥志,完成不少不可能的事情,同事之間充滿著「革命感情」;早期在規劃處,後來擔任公闢室主任的孫可立 提到當年景況更是眉飛色舞,他說早期規劃是最重要的業務,規劃處許多人除了加班以外,甚至晚上乾脆就睡在辦公室不回家了。

七十六年二月十一日,行政院正式核定捷運局的組織編制,其組織內設第一處(企畫)、第二處(土木工程)、第三處(機電工程)、第四處(工程管理)、第五處 (營運規劃)、財務計畫室、路權室、資訊中心、公共關係室、行政室、會計室、人事室等十二個內部一級單位及四十五個課、股等內部二級單位,總編制員額為五 六二員。

在行政院核定的捷運局組織編制中,較重要的是第八條規定,捷運局「得視個別工程需要,設施工單位,其組織規程另定之。」根據這條規定,捷運局先後設立了 東、北、中、南及機電五個工程處,增加上千名員額,組織大幅膨脹,也因此使各工程處的發包、招標由捷運局監督,可以不受市府的監督,這使捷運局的運作更具 彈性而能儘快推動工作,同時也種下日後爆發問題時有關「捷運局權力過大」、「主計單位無法監督」等眾多爭議。

員工薪資待遇方面,在齊寶錚積極奔走爭取下,捷運局員工得到市府所有單位中最優渥的薪資,除了正常敘薪外,還有專業補助費與趕工津貼,在七十六年三月行政 院剛核定時,專業補助費局長每月可領取一萬七千元,工程雇員有八千七百元,一般雇員五千四百元,甚至技工、司機都有四千二百元,連工友也有二十九百元的 「專業補助費」。

趕工津貼方面,局長、副局長等月領八千元,工程雇員五千元,技工、司機三千五百元,工友亦有二千五百元的「趕工津貼」。

連工友、司機都有專業補助費與趕工津貼實在今人費解,而這些「額外」的收人,使捷運局的薪資比同樣職等的市府人員平均多出一萬元以上收入,因而使各單位眼 紅不已,大家紛紛跳槽,局長辦公桌上堆滿了來自各方的推薦信。齊寶錚藉著幫員工爭取到的高薪,不但穩住局內員工的心,使其更賣命工作,也使捷運局更容易吸 收需要的人才。

也是在這種大家賣命工作的情況下,複雜而龐大的捷運局籌備處可以在短短八個多月就完成籌備,七十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捷運局正式成立,七十七年六月第一個土木 工程正式動工,其速度之快,令外界不得不佩服捷運局表現出來的高效率。

各界充分支持

捷運局既然上有中央列為十四項重大建設的鼎力支持,下有民眾改善交通的熱切盼望,可以說是揮舞著一支超級的「尚方寶劍」,許多特例都為捷運工程而開,其榮 寵令其他單位眼紅,而捷運局亦十分善於利用此尚方寶劍。

當時有鑑於捷運牽涉到中央、省、市及台北縣等不同層級政府,為了加強協調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儘速推動工程,因此由中央至地方各單位,成立了不少「委員會」 或特別會報,以解決捷運的各項問題為專職。

這些組織在中央有「行政院台北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協調委員會」,召集人為經建會主委,八名委員包括內政部長、財政部長、交通都長、行政院秘書長、行政院主 計長、台灣省政府主席、台北市長及經建會副主委,其層級之高由此可見,此委員會負責議決需要中央配合的重大事項,有關省市地方財源分擔、捷運局特殊的待 遇、路線的變更等等,都由這個委員會處理。

台灣省與台北市之間,則成立「台北捷運工程建設協調會報」,由省主席與台北市長共同擔任召集人,負責協調省市之間與捷運有關的問題;台北市政府本身則亦成 立由市長召集的「捷運晨報」,每兩週召開一次,負責協調市府本身單位,市府各相關局處首長都要參加,其他如與台電、電信局、自來水事業處、瓦斯公司、軍方 等管線單位也組成「管線協調會報」。

這些琳瑯滿目的「委員會」、「會報」,正是供捷運局揮舞其尚方寶劍的最佳場所,捷運局對於協調無效的單位與問題都提報會中討論,利用上級壓力,讓許多單位 不得不立即配合。

連市議會也在此強大壓力下,不得不儘量配合捷運局的預算及各種規劃,例如審查第一期特別預算時,雖然不少議員認為當時捷運局的組織章程都未通過,不應先行 通過預算,但最後在「捷運工程有其急迫性,必須考慮民眾反應」的大帽子下,仍能順利通過;再如淡水線士林、北投高架段,雖然有當地十一位議員(佔議員數的 近四分之一)不斷要求改為地下化以維護環境品質,但在捷運局評估說要多花二百五十億元,使淡水線工程延後五年之後,結果仍是在捷運局揮舞著「工程急迫」的 尚方寶劍下,議會不得不再次屈服接受捷運周的規劃。

七十七年六月十四日,一向以打架及無效率而聞名的立法院,也例外的迅速三讀通過大眾捷運法,使整個捷運建設有堅實的法源基礎。

捷運局將士用命,再加上由中央至地方政府,及民眾無限期待等榮寵的有利條件,初期的捷運工程一路過關斬將,衝破重重官僚體系、法令制度,及民意機關的干擾 向前奔馳。

「特別」預算編列

捷運局由交通部與市府手上接下來的路線全長七○.三公里,包括淡水線、新店線、中和線、南港線、板橋線及中運量的木柵線,共設七十站,初估經費一千五百四 十八億元,原定興建時間十五年。

捷運局接手這個計畫後,立刻著手檢討及規劃,這時期主要的變更是把新店線由原來規劃的高架改為地下,木柵線的路線作變更,並增加由西門站至中正紀念堂的維 修軌,原來只規劃至松山的南港線再往東延伸至南港車站,初步修正後的長度增加為七三.一公里。

更重要的是捷運局又在七十七年十一月,決定把板橋線延伸至土城,稱為土城延伸線,木柵線亦由松山機場延伸至內湖,稱為內湖延伸線,經
市府同意後,並於七十 八年一月獲中央同意。

至此台北捷運系統初期路網路線,除了內湖延伸線的路線後來再作一次變更外,可以說是全部定案未再變動,長度由最早的七○.三公里增加為八十八公里、七十九 個站,以路線長度計,整個計畫的規模擴大了二五%。

同時捷運局亦以飛快的速度編列預算,為了避免議會年年審議的麻煩,捷運局引用預算法第七十五條的規定,把所有捷運工程經費都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第一期特 別預算八百八十一億元,在七十六年六月就通過,後來又增加為一千零七十一億元,第二期特別預算一千六百三十六億元亦在隔年順利通過,七十八年又以增加土城 延伸線、內湖延伸線為由,再編列了一千八百零四億的第三期特別預算。

這三期特別預算在後來追加後的總金額達四千四百一十八億元,是國內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工程金額,捷運崗以驚人的速度,在大家都還對捷運期盼甚深,有求必應的 時候,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而且迅速通過了四千多億的預算,也使後來捷運縱然事故頻頻,但預算已通過,木已成舟,大家也無法可理。

事過多年後,齊寶錚亦感到相當自豪,能夠在短短三年內編列並順利通過四千多億元的三期特別預算,使捷運工程可以順利展開。

工程動工

籌備處成立後,各線的地質鑽探、地形測量、細部設計陸續順利發包,而且都如期完成;被捷運局列為「關鍵工程」(意指只要此工程延誤,整條路線的完工日期亦 受到延誤的工程)的淡水線北投機廠工程,亦在七十六年九月獲得行政院的特別核准先行徵收使用,十一月即開始公告徵收,七十七年一月八日,北投機廠一○七標 土方工程順利決標,這也是捷運工程第一個發包的土木工程。

其後雖然由於土地被徵收的地主抗爭,但在行政院再度特許對北投機廠地主採特別救助金補償,徵收補償亦提高至公告現值加四成的優厚特殊條件下,順利解決抗 爭,並在七月二十二日舉行開工典禮,由市長許水德主持。

木柵線中運量系統亦在七十七年四月十九日,由評審委員會順利選出法國馬特拉(Matra)公司的系統為第一順位議價廠商,七月十三日雙方簽訂合約,這是台 灣地區的第一項捷運工程合約,金額達七十八億六百八十一萬元,預定七十七年九月開工,八十年底完工通車。

七十七年底,木柵線和平東路基礎工程、淡水線新北投支線工程,都順利發包開工,台北市開始出現捷運圍籬,市內已經聽到隆隆的施工聲,施工機具、卡車匆匆的 奔馳於道路上。

一切似乎顯得那麼美好,捷運局也充滿樂觀與信心。對捷運局而言,這真是一個意氣風發的時刻,而民眾認為很快就可以搭乘到「舒適、便捷」的捷運系統,永遠脫 離堵車、混亂的交通噩夢,充滿著對未來美景的期待。

沒有人料到這只是一連串、不知何時了結的痛苦的開始,捷運局更想不到往後還有無盡的重挫在等待他們。

http://www.readingtimes.com.tw/ReadingTimes/ProductPage.aspx?gp=productdetail&cid=mcdb(SellItems)&id=DH0019&p=excerpt&exid=33857
http://www.taiwanclassic.com/Teps/ec_en/ecjnlissuelist.aspx?jnlcattype=1&jnlptype=4&jnltype=24&newIssueIID=3431&jnliid=635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urich&aid= 1816510

齊 局長特支費不夠用 難道要倒貼?

2008/04/26 12:02

特支費當然是也有補貼性質  齊局長特支費不夠用 難道要倒貼?

最高法院昨天判決總統當選人馬英九的特別費案無罪確定,由於判決理由認定特別費要因公支出,並非實質補貼,檢察總長陳聰明今(二十五)日表示,最高法院的 法律見解,可以作為檢察官偵辦特別費案件的參考。

據指出,陳聰明將召集檢察首長,針對最高法院的法律見解,研討日後檢方偵辦特別費案的齊一偵辦標準。

由於最高法院判決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確定,檢察總長陳聰明表示,將詳細研究判決理由,訂出檢方偵辦的方向。

至於是否要召開檢察長會議,陳聰明說,目前還沒有決定。但他也表示,最高法院認定特別費須因公使用,並非實質補貼,這個部分,大致上可以提供檢察官作為偵 辦特別費案的方向。

對於媒體報導,馬英九已經委請律師研究是否要採大赦或修法等方式解決相關的特別費案,陳聰明則表示,他樂觀其成。

☆☆☆開張天岸馬 奇逸人中龍☆☆☆

http://ciche.caece.net/html/semimonth/vol86/86-1.asp

工 程界的一代巨星-齊寶錚先生

沈景鵬

(榮民工程公司董事長、中國土木水利工程學會理事)

工程界知名人士齊寶錚先生於民國九十三年三月三十一日病逝台北,享年七十九歲,四月十七日在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景仰廳公祭火化後,靈骨長眠於陽明山第一公 墓。由於齊先生家屬大都不在台灣,夫人鍾燕波女士行動又不太方便,因此,由榮工公司協同捷運局同仁,共同完成治喪事宜。感謝兩單位相關同仁的辛勞,把齊先 生的喪事盡力辦得圓滿,顯示榮工公司與捷運局都是很有感情的單位,也感謝兩單位及工程界的朋友們,熱忱的前往禮堂致祭,尤其榮工近百位退休同仁,其中許多 位耄 之年、行動不便的老同事,白髮蒼蒼地在林前副處長承志先生率領下進行公祭,場面動人,彰顯了有情有義的榮工精神與文化,讓齊家存歿銘感,泉壤增光。

我與齊寶錚先生認識是民國六十年間的事,那時,我在台中港務局服務,在設計課擔任規劃設計工作,齊先生是榮工處台中港施工處的負責人,由於工作的關係,彼 此之間有很多接觸機會,我感覺他對公事很認真,講話耿直,很有正義感,有個性、肯負責,是一位處事明快、果斷的工地主管,相處數年後,他就調回台北的榮工 處榮升總工程司職務。

民國六十九年我調台中港務局港埠工程處擔任副處長,接辦台中港第二期建港工程的施工,隨後升任處長。屬於十二項國家建設工程之一的台中港第二期工程於民國 七十一年完工後,我已步入四十歲的中年,當時,內人在沙鹿高工任教、兩個子女也到就讀中學的階段,我很想能到台北工作,有一次,我碰到齊先生,跟他提起此 事,他一口答應我跟當時榮工處嚴處長講。我曉得嚴處長,但與他從未謀面。過了一段日子,齊先生打電話告訴我:嚴處長同意你到榮工處來,不過,目前沒有適當 的主管缺喔,我告訴他當不當主管沒關係,只要能到台北工作就可以了。民國七十一年十月,我離開前後服務十四年的港務局到榮工處報到,報到前一週左右,齊先 生全力向嚴處長爭取我擔任總工程
室設計組代理組長,齊先生是我的頂頭上司。當時的設計組組織蠻大的,四十多位學有專長的同仁,做的大部分是建築設計工 作。後來,我接任水工 (港灣) 工程部主任,而齊先生則於七十五年六月離開榮工處,過調台北市政府捷運局。 我很感謝齊先生對我這後進的提攜,才使我多了後一段的歷練。

齊寶錚先生服務榮工處二十六年零六個月,見證了榮民工程事業的發展歷程,而他自己也在榮工處的工作中,為單位負起一個個重大責任,主持一個個國家重大工程 建設,貢獻國家社會,僅以手邊資料,就其與榮工淵源,簡述如下:

齊寶錚先生是於民國四十八年十二月,由當年的台灣榮民工程管理處處長嚴孝章先生從一家民間建築師事務所延攬加入榮民工程行列,並給予重用,從副工程司一路 升正工程司、橋工隊隊長、建築組組長,曾文水庫工程處副處長、處長,南部地區工程處主任,台中港施工處主任,總工程司兼企劃部主任到副處長等職務。

榮工處是於民國四十五年成立,成立初期,只能做簡單的土石方工程,民國四十八年,齊先生加入榮工行列,而那時起,榮工處承辦工程的範圍也越來越廣,透過 「專業編組與專業訓練」計畫的推動,工程技術層面也越來越高,終於讓一批從部隊退下來的「藍螞蟻」(榮工制服顏色),靠著他們吃苦耐勞、犧牲奉獻的精神, 逐漸發展成為國家建設的主力, RSEA (榮工商標) 逐漸成為世界知名的營建工程企業,齊先生對榮工的轉型也投注了不少的心力,功不可磨。

齊先生到榮工處後不久,就被派主持台灣中部大安溪橋,也就是義里大橋工程的施工。連接台中縣三義與后里的這座混凝土橋,雖然僅八百公尺長、七點五公尺寬, 另有引橋及引道共約三公里,但在當時的台灣,已是了不起的大工程,因此,當時的台灣省政府主席周至柔先生曾親自為之命名,並為該橋主持竣工通車典禮,而義 里大橋及後來緊接著開工的大甲溪后豐大橋 (因介於后里至豐原之間而命名),也成為當年榮工處可以對外宣傳的兩大工程業績。

義里大橋施工期間一年三個月,大橋完工通車後,齊寶錚先生曾為文記述建橋經過,謂該橋之施工曾連遭五十年夏季「瑪麗」、「雪莉」及「崔絲」等連串颱風山洪 災損,因此,實際施工只有一年,績效受到省政府的肯定,因此又把另一座后豐大橋交給榮工處施工,而完成義里大橋工程的齊寶錚,又受命主辦后豐大橋工程。

民國五十二年十二月,齊寶錚先生以榮工處正工程司兼建築組組長,主持陽明山中山樓工程的施工。中山樓是具中國傳統特色的建築工程,於民國五十四年十一月開 工,克服施工地點硫磺氣高溫的困擾,動員一千四百多位員工,以一年的時間施工完成。該項工程扣除因故停工的日子,以實際工作日計算,僅費時兩百四十餘天, 創下台灣建築工程施工上工期最短的紀錄。

陽明山中山樓擁有可容納一千八百人開會的「中華文化堂」,容納一千五百人同時用餐的大餐廳,還有會議廳、會客廳、國賓室等,是一座代表我國古代文物典型的 建築。

民國五十五年八月,齊先生接任榮工處橋梁工程隊隊長,又先後領導該隊同仁,擔任榮工處承辦台北復興橋、百齡橋、華江大橋,中部大肚溪橋等橋梁工程的施工。 這些橋梁工程,比起早年完成的橋梁,工程規模更大,內容更複雜,挑戰性也更高,均以各不相同的工法完成建橋任務。

民國五十九年九月,齊先生由榮工處曾文水庫工程處副處長升任工程處處長,當時,這座東南亞最大的多目標水庫工程,導水隧道及上游檔水壩等先驅工程剛完成, 大壩、溢洪道及地下電廠工程將大規模展開施工,責任艱鉅。

曾文水庫工程是榮工處業務發展的重要里程碑,它是一個大規模、必須依靠大批重機具、高技術以及現代化的管理能力才能完成的工程。齊先生接事後,盡心竭智, 指揮若定,以無比堅忍的毅力,運籌帷幄,主壩土石方數量九百六十萬立方公尺,在兩年半的時間內填築完成,讓曾文水庫提前半年竣工,使水庫提前一年發揮效 益,因此,民國六十一年他奉 總統核定為保舉最優人員,特頒綬榮譽紀念章乙座。民國六十四年九月,榮工處推薦他前往美國哈佛大學高級企業管理班研究。

台中港建於台中縣梧棲鎮西海岸,日據時代,日人曾在該處建港失敗。由於該地無天然屏障,每年冬季,東北季風強勁,工地飛砂走石,施工相當艱苦。十大建設台 中港第一期建港工程於民國六十二年開工,全體施工人員在齊寶錚先生領導下,披星戴月,與海風搏鬥,終戰勝大自然,使台中港工程於民國六十九年九月提前一個 月完成,共興建外廓堤防四千兩百餘公尺、各式碼頭七座、航道挖泥一千八百餘立方公尺,於當年十月三十一日正式開港營運。總統特頒綬五等景星勳章一座,以示 褒獎。

擔任榮工處總工程司兼企劃部主任及副處長期間,齊寶錚先後參與策劃督導台北翡翠水庫工程、榮民總醫院更新計畫工程、台北市區鐵路地下化工程、台北世界貿易 中心計畫,中部明湖抽蓄水力發電計畫工程,南部高雄過港隧道工程,東部某軍事工程等,績效斐然;並引進與推廣隧道新奧工法 (NATM) 及法國SOLETANCHE灌漿、潛盾等新工法,對提昇我國營建技術卓有貢獻。

民國七十五年六月,台北市政府成立捷運系統工程籌備處,這是我國大眾運輸的劃時代創舉,政府希榮工處能支援部分工程人員,經嚴孝章先生推薦,行政院調派他 為籌備處處長。次年二月籌備處改制,他膺任捷運工程局首任局長,有機會為我國第一個大眾捷運系統網路工程獻力。

齊寶錚先生有個性、做事有原則,對屬下非常呵護,不容別人侵犯他的部屬,但他對內絕不護短。他出身榮工,但對榮工爭取工程一點都不偏袒,反而更加嚴格的要 求,例如,他雖知道榮工在新加坡捷運高架工程做得很有經驗,品質有口皆碑,國際廣泛讚譽,曾派人前往觀摩考察,但台北捷運高架段工程,無論是木柵線或淡水 線,在前期完全沒有榮工的份;而地質、交通狀況均很複雜、工期緊迫、單價偏低的淡水線CT-208及CT-209兩標工程,在國際標及國內標均告流標後找 榮工按底價辦理,榮工不願意,齊先生卻說:「政府成立榮工處本來就是辦理人家辦不了或不願辦的工程的嘛!」這話雖是事實,但齊先生離開榮工沒多久,就與榮 工嚴格劃清界限,公私分明,這正是他為人處事的一大特色。當然,後來榮工處還是接下工作,把這兩標從復興崗到紅樹林的平面車道與五座車站工程如期如質的做 完。

齊寶錚先生與我在施工台中港期間是甲、乙方的關係,後來也是我的上司、我的業主、我的長輩,更是推薦我到榮工處來並給予提攜的恩人。我覺得,齊先生個人潛 力的最高度發揮,不在榮工處而在台北市捷運局,他奠定了我國捷運揚名於世的基礎,真是不易,如果有人問我對齊寶錚先生一生的看法,我說他是工程界令人懷念 的長者,也是不可多得的一代巨星。

蔣故總統經國先生(中)巡視台中港,齊寶錚先生(中左)做施工說明 (榮工公司提供)
齊寶錚先生 (圖左三) 是推薦沈景鵬董事長 (圖右一) 到榮工處並予提攜的
(榮工公司提供)

http://n.yam.com/yam/politics/200708/20070814602835.html

一 審無罪 馬英九:盼「虛耗到此為止!」

yam天空新聞╱yam天空新聞 2007-08-14 12:07

http://blog.roodo.com/in_r5/archives/3927107.html
2007年08月14日

特 別費案 辯護律師:馬英九本來就是清白的

很不想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可是這麼明確的事實都能判為無罪

接受質詢訪問時都明確表達特別費是公款
法官卻依然能認為馬英九不知道特別費是公款
唉~~~

特別費案 辯護律師:馬英九本來就是清白的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07/08/14 10:23

(中央社記者黃旭昇台北十四日電)前台北市長馬英九特別費案,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判決馬英九無罪,全案仍可上訴。辯護律師宋耀明在聆聽判決之後表示,法院宣 判無罪,「主要是馬英九本來就是清白的,這是馬英九的本質,經過證據呈現之後,法院認定馬英九無罪。」

馬英九特別費案今天上午在台北地方法院宣判,馬英九並未到庭聆判,由他的辯護律師團宋耀明、薛松雨、陳明三人出庭聆判,法庭內旁聽席都坐滿了人。

宋耀明在聆判後,發表談話表示,樂見這樣的結果,並且尊重判決。由於馬英九本來就是清白的,加上證據的呈現,獲得法院的認可,才會有無罪判決。

宋耀明表示,判決之後更要省思的是,特別費的屬性為何?對於特別費的見解是否需要統一?刑事訴訟法是否需要重新檢討?不然,南北見解互異,將會造成各吹一 把號的狀況。

馬英九特別費案今年二月十三日偵結,台北地檢署依貪污治罪條例「利用職務機會詐取財物」將馬英九起訴,市府秘書余文被依貪污及偽造文書罪起訴。此外,廖 鯉、李克齊、孫振妮、方惠中、張鈞綸等當時的市府員工,則獲緩起訴處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feb/14/today-fo8.htm

陳 瑞仁喻馬 像偷東西不戴手套

特別費案辦下去 不會血流成河

〔記者林慶川/台北報導〕馬英九特別費案偵結,馬被起訴,陳瑞仁昨天指出,首長特別費案,每個案子情況不一樣,「辦下去,不會血流成河」。

陳瑞仁指出,目前查黑中心還有幾件特別費案,偵查方向與偵查步驟都已經出來了,全國有六千個首長,但有的人的特別費,每個月只有一、兩萬元,「只要有支 出,基本上,我們都認定是特別費支出」。

陳瑞仁坦言,馬英九被起訴,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特別費領了,卻不用;另外,十七萬元特別費沒有用,也全領走,納為己有,「有些首長,特別費若有十七萬元, 每個月只領七、八萬元的也有」。

對於外界質疑,馬英九的特別費匯入帳戶內,沒有刻意挪走,才會被起訴,反觀,國務費案,則是現金領走,根本沒法查。

陳瑞仁則說,國務費案,有查過,但清查時,因是領取現金,有「斷點」,這是「證據上的不公平,不是辦案上的不公平」,馬英九這種情況,就像是偷東西不戴手 套,騎贓車不拆下車牌的小偷。

陳瑞仁說,此名小偷可能會辯稱,我沒有偷竊的意思,否則,怎麼會笨到不拆車牌、不戴上手套,但實際上,他的行為還是小偷。

對於日後最高檢特偵組成立後,若對特別費案的偵辦標準與見解與馬英九案不同,查黑中心會有何看法?陳瑞仁說,會起訴馬英九,</span>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