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赘衡策划税务局爆炸案过程 揭穿警方说法

aboluowang 

刘赘 衡策划税务局爆炸案过程 揭穿警方说法 组图: 财新网的报道则披露了刘赘衡2005年就开始筹划报复时机的细节(全文如下) 2005年刘赘衡写给信访部门的上访材料官方公布的刘赘衡爆炸的… http://goo.gl/fb/w0u3R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827/article_106942.html
刘赘衡策划税务局爆炸案过程 揭穿警方说法 组图
阿波罗新闻网2010-08-27讯

财新网的报道则披露了刘赘衡2005年就开始筹划报复时机的细节(全文如下)

20100827043702160

2005年刘赘衡写给信访部门的上访材料
官方公布的刘赘衡爆炸的缘由是编造的,2005年信中所说的报复计划,数年后实施。

 

20100827043702710

长沙警方称刘赘衡为心理扭曲泄愤

刘赘衡策划长沙爆炸案全过程
【财 新网】长沙“7·30”爆炸案,刘赘衡筹划不下数月。更广泛意义上的筹划,恐怕更为长久。事后回看,在2005年到2010年之间,刘赘衡都在等待最为恰 当的“报复”时机:2008年7月儿子考上大学之后,他迅速离婚,并将身外之物全部交给妻子;在2010年春节前向姐姐提出将房产过户给儿子。 2010年6月,他从广州来到长沙,入住长沙市芙蓉区国税局东屯渡税务分局附近一处城中村,爆炸案山雨欲来。

  爆炸案前兆

   2005年赴广州后不久,刘赘衡就写下“血洗衡阳”,在长沙“大开杀戒”的“遗言”,称“这个世界对我很不公平,我也只是拉不公平的方法,回报这一切。 如果湖南、长沙(的人)想在广州发上海(那)样的才(财),我就让我的枪炮结出(结束)这一切”。已暗示了“7·30”惨案的“火药味”。

  早在2006年,“7·30”爆炸案中一名罹难者家中,就曾接到过威胁电话,但并未引起重视。东屯渡税务分局亦有幸存人员称,刘赘衡事发前曾屡次到该 局反映情况,要求解决他的问题,未果后,曾多次以电话形式扬言报复。

  事后回看,在2005年到2010年之间,刘赘衡都在等待最为恰当的“报复”时机。他在2008年7月儿子考上大学之后,迅速离婚,并将身外之物与儿 子全部交给前妻。他在2010年春节前向姐姐提出过户房产,亦像是父亲为儿子人生做最后一次“铺路”。

   家人得到的最后一次“预警”,是在2010年6月27日前后,爆炸案发前一个月。他接连发送了两条短信给二哥。第一条信息里,他提到想与二哥 “聊一聊”,说自己“现在一个人在长沙,想到你那里去怕连累你”,又嘱咐二哥“不要跟任何人说我跟你联系过”。他形容自己“现在很不好”。

  第二条信息则更像“托孤”,他拜托二哥“看在死人的亲情份上”,当儿子未来落难的时候,“给他一点钱,给一点亲情的帮助”,并且说,“有时给别人的帮 助也是给自己的帮助”。

  沉默的房客

  二哥并没有联系上想跟自己聊聊的弟弟——刘赘衡发完短信就关机了。二哥担心弟弟是暗示将实施杀姐计划,将信息转发给大姐。但他们都未曾想到,此时的刘 赘衡,正在长沙东屯渡税务分局附近的城中村,做爆炸案的最后准备。

  根据长沙警方的公开通报,2010年春节前刘赘衡就已购买炸药并制作好爆炸装置。湖南当地的知情人士透露,刘赘衡的炸药购自湖南耒阳,由于当地有很多 矿山,爆炸物买卖较为容易。

  长沙警方称:6月19日,刘赘衡携带炸药从广州来到长沙,多次前往东屯渡税务分局,企图实施爆炸,但因故一直未得逞。

  在东屯渡税务分局沿德政街往北600米,东拐,即进入一片城中村。因众多拾荒者在此租房聚居、捡拾来的废品亦密集堆放在此,这里被当地人称为 “垃圾一条街”。

  这里的房屋陈设十分简陋、空间狭小,房东几乎不登记住户的信息,来去自由,谈妥价格入住即可。租客多为拾荒者、电动摩托车师傅等。“这里喊拆了 20年,还没拆掉”,一位房东老板说。

  6月19日,刘赘衡来到这里,向这条街南端一户群租房房东薛某打听,问有没有房子租,薛看他一个人,说是做五金生意,同意了。谈妥后,刘赘衡入住,在 一张纸片上写下一行字:包水包电,180元——贴在门
后面。

  这间不到5平方米的房子,刘赘衡放下了他带来的全部家当:一个燕京啤酒的纸箱,上面绑了很多胶带、一个电风扇,一个直径不到10厘米的电饭锅。此后, 他每天九十点钟即出门,晚上12点后才回来,拖着带来的纸箱,“拖进拖出”。

  有人在附近五里牌立交桥下见到了他在摆地摊,商品有钳子、扳手等五金用品。

  他偶尔中午回来自己做饭,没有案板和刀具,用一把剪刀剪菜,做饭用那个小电饭锅,菜和米饭均一锅煮,房东几乎没见到他吃肉,“吃的都是小菜”。

  惊天爆炸案

  7月14日早上,刘赘衡出门后,没有锁门,仅用一根铁丝将门扣住,几天未归,不知去向。7月20日,刘赘衡回来了,从薛家搬家去了北面30米外的另一 家群租房。

  租下的房间,比原来的更小,只有不到4平方米,几块空心水泥砖垒砌、上面一张床垫,白天也需要开灯,除了躺下,无法做任何事情,月租150元。刘赘衡 在此住了最后十天。事后,警方在此找到一包残存的黑色粉末状炸药。

  “他不讲话的,和我们没有话说。”这边的房客介绍说。刘赘衡异常沉默,和所有人几乎都没有交流。

  院子晚上12点锁门。7月28日当晚,刘赘衡归来,院门已锁,刘叫门不应,和房东的侄子发生争执,双方隔门对骂。情急之下,刘赘衡口吐狂言: “不开门,我炸了你们屋!”

  两天后,7月30日早上,刘赘衡一言不发,拖着他的箱子出门。下午,刘赘衡出现在东屯渡税务分局,在三楼办税大厅的长椅上,刘赘衡坐了良久。

  下午4时15分许,彭涛进入三楼会议室后,刘赘衡将炸药放置在会议室门边的墙角,将爆炸装置引爆。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