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艾滋病感染者田喜在新华门前请愿被执行逮捕

报道文汇

  1. 河南艾滋病感染者田喜在新华门前请愿,被府右街派出所带走(图)
  2. 北京公民前去黑监狱营救爱滋病维权者田喜
  3. 快讯:田喜被看押在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
  4. 政府文件显示,抓输血染艾滋的田喜早有预谋
  5. 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警方带走
  6.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遭河南省新蔡县官方限制人身自由的声明
  7. 河南艾滋病感染维权人士田喜被刑事拘留
  8. 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迅速逮捕事件的经过
  9. 9岁时骨折输血被感染艾滋病:田喜要去新华门
  10. 田喜中南海展示标语受阻 艾滋病人政策无落
  11. 爱滋病患者田喜被限制人身自由
  12. 艾滋病感染者田喜说:公正之门向我们关闭
  13. 世界艾滋病日前 艾滋病人田喜被软禁(图)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7/201007162240.shtml

河南艾滋病感染者田喜在新华门前请愿,被府右街 派出所带走(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云起沧海
   
河南艾滋病感染者田喜在新华门前请愿,被府右街派出所带走

    河南艾滋病感染大学生田喜
   
    (参与网2010年7月16日讯)云起沧海报道:河南艾滋病感染大学生田喜,因昨天到新华门前第三次请愿,被府右街派出所带走,现被关押在北京南城右安门 医院附近河南唐河县外来人员党支部后院(黑监狱),该支部书记是央级全国名人张全胜,市委直接扶植典型人物。田喜正紧急呼吁网友到党支部门前喊他回家,或 者报警110。
   
    24岁河南新蔡县籍大学生田喜因9岁时骨折输血感染艾滋病,大学毕业后无法工作,又得不到妥善对待,最终走上独胆艾滋病患者维权的道路。
   
    参与编辑呼吁关注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田喜,和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群体的处境。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7/201007172309.shtml

北京公民前去黑监狱营救爱滋病维权者田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7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蓝星报道)7月17号上午十点左右,北京公民老虎庙接到电话,称“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让警察抓走关到佑安医院附近黑监狱去了”。身在青 海的老虎庙迅速把这条信息通知了北京的维权人士天天和独立制片人何阳等人。此消息传开后,网友们自发前往营救田喜,先期赶到的网友找到了挂着招牌(唐河外 出创业人员党支部)的黑监狱。 在网友到达十余人的时候,大家开始想办法营救身陷黑监狱的田喜, 下午三点半左右,田喜终于在大家的帮助下逃了出来,和在场的网友一起离开了黑监狱。
   
     田喜说,上次截访人员因为抓他有功,这个办事处领取了400元/天/人,维稳费用一年在一个人身上差不多10万。以前可能是把上访人员押到北京某个宾馆 了, 可现在直接劫持到当地在北京的党支部,这钱进了自己人的兜里,10万/人/年,这庞大的《截访经济利益链》形成了。 (博讯 boxun.com)
  
    天天在事后表示,“经过六个多个小时的努力,田喜总算出来了,虽然一天就做了一件事,但是非常高兴,我们公民行动,不用多,一天做一件事就行,关键是
    把这件事做好”。 (博讯 boxun.com)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181315.shtml

快讯:田喜被看押在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8日 )
    博讯快讯:田喜昨晚被派出所驾到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北环医院),在病人监室里,现在有8个警察囚着,他仍可以接电话。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181135.shtml

政府文件显示,抓输血染艾滋的田喜早有预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8日)

    田喜今天被抓,以下两个政府报告,显示政府不是要给医疗事故的病患解决问题,而是动用国安等国家机器,对田喜进行打击。
   
关于田喜赴京非访情况的报告
  
    县委:
    接到县委、县政府的指示精神,古吕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认真商讨化解办法。现将田喜情况报告如下:
    一、多次上访的原因
    田喜本人1994年因与他人打架受伤后输血受感染,于2004年7月确诊为艾滋病患者,由于输血感染艾滋病状告新蔡县人民医院索取高额经济赔偿的要求,并 要求为其安排工作。
    二、田喜目前状况
    田喜自2006年起便与北京的“爱知行”研究所联系,而得到其赞助,在北京上学期间就受顾于“爱知行”研究所,且待遇丰厚,活动经费充足,只听命于负责人 万延海,在万延海的洗脑和指示下与一些境外人员时有接触,在网上发布有关政府对艾滋病人不及时治疗、帮扶救助等一些虚假文章及言论,2009年7 月毕业后滞留北京期间一直在“爱知行”研究所内工作。“爱知行”研究所是一所非官方机构,其资金来源是由美国国会相关机构提供,主要负责人是万延海(美籍 华人)。由于田喜一直仇视政府,他现已被国家安全部门作为重点人员实施监控,由于田喜的艾滋病取药,都在北京市地坛医院并配有专门的主治医师,具了解,田 喜本人已进入艾滋病二期,现居住在国家气象局中关村南大街南区17号楼地下一层小6号单元,在当地派出所和国家安全局的严密监控之下。
    三、解决的办法和措施
    2005年9月田喜考入民办高校北京城市学院读书,2009年7月毕业,在四年大学期间,古吕镇党委、政府对田喜在学习、生活、经济等方面都给予了极大的 关心和照顾,体现了“四免一关怀”政策的温暖,其大学学费4万多元均由古吕镇人民政府负责筹集、募捐而来,并为其家庭5口成员办理了城市低保(现每人每月 160元),同时对其家庭进行特殊救助,发放现金、面粉、植物油、衣被等价值近万元。对其父的工作也给予
照,调任街道文书一职,一直干到 2009年5月退休(退休后享受正职待遇),其母也被安排到街道当保洁员,后因本人感到待遇低而不干。2005年田喜的抗病毒治疗由县卫生局艾防办通过省 卫生厅协调,将取药治疗转到北京地坛医院,省去了回本县取抗病毒药物带来的不便,抗机会性感染治疗费用县卫生局也给予解决。2008年城市医保在新蔡实施 后,经县委、县政府研究,对全县艾滋病个人免费办理城市医保,田喜也在其列,享受免费待遇。
    根据上述情况镇党委、政府又采取一系列的稳控措施:
    1、田喜提出的治疗问题,我县爱防办一直给予免费治疗;
    2、对田喜及家庭给予关怀和救助,尽全力做好稳控工作;
    3、落实了镇班子成员牵头的“四包一”稳控措施,密切注意田喜及其家庭的情况。
    四、对稳控田喜的意见和建议
    由于田喜背景复杂,思想行为受万延海影响较深,本人要求一是要求法院立案,追究县人民医院的责任;二是要求经济赔偿50万元(少一分免谈);三是本人大学 已毕业,没有工作,必须安排有财政供给的工作单位。他本人又在近期连续两次在京非访,给当地政府对他的监管带来很大的不便。建议:公安机关介入,完善材 料,予以打击。
   
    古吕镇人民政府
    2010年7月9日
   
中共古吕镇委员会关于对新华街田喜稳控情况的报告

   
    古文[2010]18号
   
    县委群工部:
    我镇新华街居民田喜,男,23岁,反映因输血感染艾滋病,要求治疗和经济赔偿等问题,我镇已对其进行了帮扶、救助。为确保我县大局稳定,经镇党委研究,对 田喜实行包案稳控措施。包案领导为镇人大主席张健,稳控领导为党委副书记段治才,稳控责任人为新华街支部书记马秀清,具体责任人为新华街居委会主任胡耀 东,要求包案领导及稳控责任人经常对信访人进行帮扶和思想教育工作。
   
    中共古吕镇委员会
    2010年3月4日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181117.shtml

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警方带走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袁文
   
     (参与2010年8月18日讯):河南新蔡县艾滋病维权青年勇士田喜在老家被古吕镇派出所非法抓捕,田母希望中外媒体密切关注此事并采访报道。参与打电话 给田喜的朋友同时也是访民的梅雪源先生,梅先生告诉参与,田喜是昨天晚上在自己家里被当地新蔡县古吕镇派出所的警察带走的,现在情况不明,他说,现在田喜 的妈妈很是着急,他呼吁大家关注田喜的安危。
   
    1996年3月田喜因轻微脑震荡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时输血四袋。2004年7月在新蔡县疾病控制中心对于95年前后卖血输血人员的艾滋病普查中被确 诊为艾滋病患者,同年11月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体检确诊同时感染乙、丙肝。多年来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要求病人进行法律诉讼,而地方法院一直拒绝协调、受 理。治疗和赔偿一直拖延至今,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田喜,男,出生于1987年1月3日,系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古吕镇人,身份证号412828198701030013.
   
    新蔡县古吕镇镇长:李河岭:15139646669 县委书记:贾国印:13939619788
   
    办公电话:0396-5903999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201557.shtml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遭河南 省新蔡县官方限制人身自由的声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0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近日我们惊悉,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当地公安软禁,并不准他与外界联系。据媒体报道,8月17日晚间,田喜被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古吕镇派出所公安带走, 并搜走他的电话。有消息说田喜被非法拘禁在河南省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病人监室,有八个警察看守;田喜母亲向外界呼吁求助。20日上午,据田喜母亲讲,当地 公安19日将田喜从前两天软禁的医院带走;现家人不知道他在哪里,其电话亦无法拨通。 (博讯 boxun.com)
   
    23 岁的田喜1996年在新蔡县医院输过血,在2004年新蔡县疾病控制中心普查95年前后卖血输血人员时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同年11月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 院确诊同时感染乙肝、丙肝。多年来地方法院一直拒绝受理这些受害者的诉讼,他们的治疗和赔偿一直拖延至今未获有效解决。田喜本人也多次因信访被抓。今年7 月17日,田喜因在北京信访,被关到挂着“唐河外出创业人员党支部”招牌的黑监狱,经网友6个多小时的努力才解救出来;8月之后,与外界失去联系。
   
    据在网上披露的当地政府两份文件显示,田喜一直是“稳控对象”,该份7月9日由镇政府发出的文件写到:“由于田喜背景复杂,思想行为受万延海影响较深,他 本人又在近期连续两次在京非访(即非法上访),给当地政府对他的监管带来很大的不便。建议:公安机关介入,完善材料,予以打击。”另一份3月发出的文件 称,对田喜实行包案稳控措施。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作为长期从事艾滋病防治教育的公益机构,一贯秉承实事求是的态度,田喜与爱知行研究所的接触,只是为了更好地帮助防治艾滋病工作,该文件 中对爱知行研究所和田喜的描述多有不实之处。田喜只是为了解决自身治病问题,并不像文件中所说的“一直仇视政府”,如果当地政府、法院能及时圆满解决问 题,田喜又何至于千里迢迢在北京上访。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对田喜的遭遇高度关注,对河南省新蔡县当地政府的所谓维稳措施和对爱知行研究所及其负责人万延海先生的污名化措施表示遗憾。我们希望当地 政府能从“为人民服务” 角度出发,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切实尊重人权,保护艾滋病感染者合法权益,撤销相关意见,恢复田喜的人身自由,正确及时解决田喜和其它因卖血输血感染艾滋病 同胞的问题,让他们早日享受到和谐社会的温暖。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2010年8月20日
   
    附:当地政府联系方式
    新蔡县古吕镇镇长李河岭:15139646669 县委书记贾国印:13939619788
    办公电话:0396-5903999


http://www.peaceh
all.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231744.shtml

河南艾滋病感染维权人士田喜被刑事拘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3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王德邦报道)8月23日,本网信息员联系到河南省新蔡县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的父亲,向他了解了田喜的最新情况。据田喜父亲介绍,田喜目前被 关押于距他家一百多公里的邻县上蔡县看守所中,因无相应的治疗艾滋病药物给他吃,他病情恶化,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博讯 boxun.com)

   
    下面是田喜先生父亲跟本网信息员的通话:
   
    王:请问是田喜先生的的母亲吗?现在田喜先生情况如何?
    田:我是田喜的父亲。田喜现在被关到了看守所中,由于没有药物治疗,身体非常危险。
   
    王:田喜先生被关押后你们亲人前去会见过没有?
    田:田喜的母亲与姑姑在8月21号前去上蔡县看守所要求会见,但不被允许。她们只送了几件衣服给看守所看管,也不知道是否转给他了。
   
    王:请问田喜先生是哪年出生?如何感染上艾滋病的?
    田:田喜出生于1987年元月3日,今年23岁,身份证号是412828198701030013。他是在1996年3月,9岁的时候,有一天不小心摔了 个跟头,把头上摔出个小包,到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去就医时,医生说他有轻微脑震荡,要求输血进行治疗,并说这样好得快些。于是我们家属听信了医生的话,就 进行了输血治疗,结果感染了艾滋病。到2004年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
   
    田喜从小就非常听话,从来不跟人打架,学习非常好。后来感染上艾滋病后,身体就很差了。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后,我们曾多次前往新蔡县人民医院要求给予治 疗,解决因医误而感染的问题,结果医院根本不理我们。没办法,我们只好上访。田喜在这种身体状况与精神压力下,仍然顽强的读完了大学。于2009年 7月毕业于北京城市学院软件工程专业。这期间田喜不仅自己上访维权,也关心那些与他有相似遭遇的感染者。大学毕业后因失事艾滋病毒及不愿放弃上访维权,田 喜一直无法找到工作。
   
    王:这次新蔡县警方是以什么理由抓捕田喜的?
    田:他们是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拘留田喜的。起因是今年7月23日,田喜收到新蔡县县委书记贾国印发短信邀请他回家协商解决感染艾滋病的问题。田喜应 邀回到家乡准备协商解决多年上访反映的问题。回到家后,县委书记两次约他前去见面,结果田喜每次前去时,却见不到县委书记。为此田喜回来还跟我说领导就是 拖老百姓的,说见面又不见面。当时田喜带的常服药已经不多了,于是他在8月5号前往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找院长理论。院长跟他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谈。这事 应该找领导,我作不了主”。随后院长就毫不理睬地走了出去。田喜在愤怒之下摔了办公室如茶杯之类的办公用品。8月6日,新蔡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就将田喜带 走,给家属下了个行政拘留15天的通知。8月17日,拘留所警察带田喜到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给他看病,并在病室中住了两天,到8月19日时,警方在没有通 知我们家人的情况下忽然将田喜带走。直到21号下午两点钟,我们家属才收到新蔡县警方送来的田喜已经被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并已经被转移到上蔡县看守 所关押的通知。目前田喜被关押在上蔡县看守所211室中。当天田喜的母亲与姑姑前往上蔡县看守所要求会见田喜,但被拒绝。田喜身体状况很差,他患有艾滋病 连带的丙肝与乙肝。目前负责田喜案子的新蔡县警察是董队长(电话:13783333871)。因为田喜在看守所没有药物了,我们今天被迫向新蔡县卫生局借 了些药物,因不让亲人直接送去,最后让董队长送去了。
   
    王:请问田先生家中情况如何?
    田:田喜母亲今年48岁,我今年52岁,我们身体都不好,因为田喜的事使我们忧心成病。田喜还有个姐姐,田喜是家中的独子。目前田喜身体很差,随时有生命 危险。我希望各界关心帮助他,让他尽快出来。
   
    田喜父亲电话:15516679846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241728.shtml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执行逮捕(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4日 转载)

Moz-screenshot-58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0年8月24日消息,此前被抓的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已被正式逮捕。逮捕时间是8月23日,逮捕机关是河南省新蔡县公安局。田喜是 8月17日晚在自己家里被当地新蔡县古吕镇派出所的警察带走的,8月18日被新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1996年3月田喜因轻微脑震荡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时输血四袋。2004年7月在新蔡县疾病控制中心对于95年前后卖血输血人员的艾滋病普查中被确 诊为艾滋病患者,同年11月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体检确诊同时感染乙、丙肝。
   
    田喜为很多艾滋病患者维护权益,他要求当局对这些患者进行经济赔偿。因为这些感染艾滋病毒的人和他一样都是因为输血而感染病毒的,田喜认为当局应该为此承 担责任。但是田喜的做法引起当地当权者的不满。田喜说因为他得罪了地方官员,因此地方官员坚持要求警察拘捕他。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301707.shtml

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迅速逮捕事件的经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30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张雷综合报道)8月30日,河南省新蔡县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的父亲赶到北京会同聘请的代理律师梁小军等与媒体见面,披露有关田喜案的详细情 况。
    
    田喜,河南省新蔡县人,家住新蔡县古吕镇新华街高台子轿轩巷,1987年1月3日出生,身份证号:412828198701030013
    
    2010年8月2日因前往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找院长商谈1996年他在该院治疗被误医而致感染艾滋病的事,因院长态度蛮横,甩门而出,不理会田喜 陈述,使田喜深受伤害。后田喜在愤怒之下将办公室一些物品推摔。
    
    2010年8月6日,新蔡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就将田喜带走,给家属下了个行政拘留15天的通知;8月7日田喜被释放(但实际仍处于控制)并被发给暂 缓执行行政拘留通知书;
    
    2010年8月17日,8名警察以看病为名带田喜到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并将其控制在一间长期废弃极肮脏的
病室中两天;2010年8月19日,警 方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田喜带走,家人一度不知田喜音信;
    
    2010年21日下午两点钟,家属才收到新蔡县警方送来的田喜于8月18日已经被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的通知书并告知田喜已被转移到上蔡县看守 所211号关押。当天田喜的母亲与姑姑前往上蔡县看守所要求会见田喜,但被拒绝。
    
    2010年8月23日,田喜被新蔡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2010年8月25日,田喜被神速的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田喜受到如此神速的逮捕与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该因田喜多年来坚持为自己被医院误医输血感染艾滋病讨说法。
    
    有关详细经过请看:
    
    田喜被医院误医而感染艾滋病与持续上访维权经过
    
    1996年3月,田喜九岁时因轻微脑震荡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时输血四袋;之后,幼小的田喜长期被医生以感冒诊治、服药;
    
    2004年7月,在新蔡县疾病控制中心对于95年前后卖血输血人员的艾滋病普查中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同年11月,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体检确诊 同时感染乙、丙肝;
    
    2004年起多次到来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要求赔偿,无果;
    
    2004年开始到法院起诉,要求赔偿和获得医疗,法院一直拒绝立案;治疗和赔偿一直拖延至今,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2004年开始多次到县、市、省法院和最高院、各级信访局、国务院等机关部门信访要求赔偿,未获任何结果;
    
    2005年考上北京城市学院,多年来积极帮助其他因输血感染艾者维权,多次受到打压,两会期间曾被关入黑监狱;
    
    2008年,李方平、牟继源律师代理田喜到河南新蔡县、驻马店市两级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新蔡法院、驻马店中院均以上级有指示不予立案为由再次拒绝 立案;
    
    2009年,田喜还为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两位被冠以“敲诈勒索”县、乡政府罪名判刑的输血感染者人赵凤霞、曹兰英呼吁;
    
    2010年3月4日,田喜户籍所在地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古吕镇“对田喜实行包案稳控措施”(见附件1);
    
    2010年7月9日,田喜户籍所在地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古吕镇计划对田喜“公安机关介入,完善材料,予以打击”(见附件2);
    
    2010年7月17日,田喜因在北京信访被关入黑监狱,经网友6个多小时的努力被营救;
    
    2010年7月23日,田喜收到新蔡县县委书记贾国印所发短信邀请他回家协商解决感染艾滋病的赔偿问题。回到家后,县委书记两次约他前去见面,结 果田喜每次前去时,却见不到县委书记。直到田喜带的常服药即将用完,于是8月2日前往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找院长解决问题。院长跟他说:“我跟你没什么好 谈。这事应该找领导,我作不了主”后毫不理睬地走了出去。感觉被耍被羞辱的田喜在愤怒之下摔了办公室如茶杯之类的办公用品。
    
    2010年8月6日,新蔡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就将田喜带走,给家属下了个行政拘留15天的通知;8月7日田喜被释放(但实际仍处于控制)并被发给暂 缓执行行政拘留通知书;
    
    2010年8月17日,8名警察以看病为名带田喜到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并将其控制在一间长期废弃极肮脏的病室中两天;2010年8月19日,警 方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田喜带走,家人一度不知田喜音信;
    
    2010年21日下午两点钟,家属才收到新蔡县警方送来的田喜于8月18日已经被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的通知书并告知田喜已被转移到上蔡县看守 所211号关押。当天田喜的母亲与姑姑前往上蔡县看守所要求会见田喜,但被拒绝。
    
    2010年8月23日,田喜被新蔡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2010年8月25日,田喜被神速的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0年8月26日,梁小军律师办理了案件委托手续,并会见了田喜;
    
    2010年8月30日,田喜父亲和田喜的辩护律师在北京与媒体见面。
    
    

201008301707china1


    
    

201008301707china2

    
    

201008301707china3

    
    

201008301707china4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5/201005232125.shtml

9岁时骨折输血被感染艾滋病:田喜要去新华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3日 转载)     

201005232125china1

      田喜对我说一件事,说到一个人,又说“我17岁开始到北京上 访时认识了他……”
      听起来凄惶,因为9岁时骨折输血被感染艾滋病,后才发现,直到人长成,懂事,开始要自我维权,到这时,田喜已到17岁上。后来田喜上了大学。 这样,在中国,就有了一个年轻的,有文化的,职业化的艾滋病维权人士。
      然而,田喜是孤单的。
      田喜向来不凑热闹,我行我素,所作所为,全在自我范畴。因此我们最初对他
几次劝阻均告失败。其中最“事大”的要算是那次新华门前请愿,当然 未遂。仅仅走到天安门金水桥附近,就被火眼金睛的武警看穿。那次总算是留下点文字和图片……[在这里]
      田喜上访所去的地方多啦,但他不同于其他访民的,是他早就不屑递材料的做法。田喜要去就是做类如请愿的事情,他要做的是直接与官员对话。这样 的对话要求也有很多次,目标各有不同,从河南驻马店的新泰,后到省里,再后来就到了北京,他成了北京的卫生部的常客。再就是卫生部的信访办,那也是他常去 的地方。前边我不是写到过,田喜说“我17岁开始到北京上访时认识了他……”吗?在长达八年的艾滋病维权活动中,田喜牢牢记下的是这个被田喜称做“某某” 的人,卫生部信访办的。我对田喜说:“看来某某的作为也只是个人行为。”田喜默认了我的判断。
      上月底,某某递给田喜一份信访办的内部简报《卫生信访信息》,《信息》上全文刊登着关于田喜常年维权的遭遇。田喜接到这封《信息》如获至宝。 连夜马不停蹄地奔回老家,接着就递给了县上……
      《信息》递给县上的反应如何稍后再说,我先有必要记录一下这封《信息》所递送对口都有哪些部门,也许正是这些个林林总总们才让田喜大喜过望, 心中升腾希望!
      报:部、厅领导,中央联席办,国家信访局,教育部。
      送:部内各司局,机关党委,驻部监察局,机关服务中心附属单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信访局,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厅 局。
      附:省级城市卫生局,驻马店市人民政府,新泰县人民政府
      我对田喜感慨道:“看起来力度不小,这下子该有个反应。”
      田喜说:“新泰是重灾区,最早因为隐瞒真相而死了很多人。他们也经历过舆论各界的强大压力。现在非但没有改变,反而更为冷漠。可以这样说,他 们的冷漠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上边的个别官员尚有的那点同情心。而这样的事情在个人作为实在有限,重要的是国家要作为。”
      我问田喜《信息》的内容是全文介绍了你的情况吗,是批评指责呢,还是其他?田喜说没有指责,提到希望地方政府帮帮田喜……
      田喜的现状:地方政府只是死照“四免一关怀”执行,除此之外对已经因政策错误、失误导致的致病者不予法律层面的处理,即不立案、不赔偿。采取 的措施则通常是:对患者上访非法截访,通常对向政府索赔患者冠以“诈骗政府罪”予以拘留、劳教甚至判刑。
      田喜说,希望又一次破灭,过些天再回北京,继续斗争。
      田喜因在北京上学,目前户籍身份证件均注明为北京市。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2/201002272233.shtml

艾滋病感染者田喜被当地政府的七、八个人看守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7日 转载)
  

Moz-screenshot-56

艾滋病感染者田喜被当地政府的七、八个人看守着
  
     此时,距离第22个国际艾滋病日仅仅一个多小时了。我在这里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的一位艾滋病朋友正在他家乡的村庄里被当地政府的七、八个人看守着。他 发来呼救信息:“我现在被困在老家,失去了人身自由”。
     然而,就在我收到他的求救信息的时候,在自己的办公室,我正接待血友病感染艾滋病的6个代表。他们代表着他们所知中国140多位血友病感染艾滋病的人们, 寻求媒体关注,他们大声呼吁:“请给我们赔偿,还我基本权利!”
     说说我的那位目前已经失去人身自由的艾滋病感染者朋友吧。他名叫田喜,有一个很生动很喜庆的名字,但是他的命运似乎并不喜庆。
     1987年1月3日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古吕镇的田喜,9岁时,因意外碰伤造成轻微脑震荡,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输血四袋。
     在他16岁的时候,也即2004年7月,新蔡县疾病控制中心对1995年前后既往卖血人员艾滋病普查中,田喜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同年11月在新蔡县第一 人民医院体检确诊同时感染乙、 丙肝。
     田喜给我提供的一份自述资料中是这样介绍的:
     地方法院以所谓的上级精神,涉艾案件由政府统一协调,拒绝受理输血涉艾案件,且同时拒绝下发不予立案通知。新蔡县政府主管卫生工作的史保存县长,以地方输 血感染人数太多为由,拒绝协调。卫生局以未有国家相关政策出台,拒绝提供除国家“四免一关怀”政策之外的输血感染其他疾病医疗救助医院。新蔡县第一人民医 院院长李俊洲,要求病人进行法律诉讼,不予私下协商。
     治疗和赔偿一直拖延至今,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2009 年11月19日上午9时,我同商丘市宁陵县在当地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赵凤霞和曹兰英女士,在卫生部门口打横幅请愿,要求司法公正。11时,被卫生 部的人员电话叫来的地方接访官员带走。赵、曹两位女士被地方接访公安带走。我被带到北京菜户营桥附近的菜户园宾馆。
     22日,我被新蔡县古吕镇政府来京人员以回家协商解决问题名义带回老家。
     23到26日,我分别见到卫生局、主管卫生的县长,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均未能就治疗或赔偿问题达成协议。
     26日,我准备返京,在前往县车站的三轮车上,突然上来两个陌生人,将我带到一个车牌号为豫QDA518的红色昌河车,称要前往驻马店市火车站,一同返 京。
     在即将驶出县城收费站时,车上的人接到镇纪委书记赵心悦的电话,我被带回镇里。
     当日,我家所在的巷子东口出现不明身份人员,黑色桑塔纳豫Q63007的跟踪、监视。巷子西口出现红色昌河车豫QDA518的监视。后得知都是镇维稳办人 员,总计近十人的轮班守候。
     现在我个人处于治疗无法得有效解决、赔偿无望,个人行动自由受限,无法离开县城的处境。
  
     我所认识的田喜,是一个很善良、很柔和、很孱弱的青年。我们认识已经好久了,这几年,他在北京读大学。每每有各地的感染者来到北京,他会带一些人到我的办 公室,期望更多的媒体能够关注这样一个处境艰难的群体。
     他不仅带一些艾滋病感染者来我这里,还经常带一些其他领域的上访者来我办公室。其实他已经成为了上访平民的志愿者。有好几次正好赶上吃饭时间,我发现,他 总是要从店家那里多要一双筷子。傍晚时分,他总是急匆匆往回赶,“不敢错过了吃药的时间。”
     病情已经加重,而且身体非常单薄的他,好多次却为外地来的上访者背着上访的材料,每每我说到谢谢的时候,他总像一个小姑娘似的笑着说“王老师,说什么呢, 这都是
们年青人应该做的。”
     但是,如今,他却被困在家乡的村庄里,被大量的政府工作人员看守着。且不说,他是否自由,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田喜今天能不能按时吃到药!因为他的病情现在很 不乐观,直到发出这个贴子的时候,他尚无药可吃。
     田喜给我当地政府领导的电视号码,所在镇长李河岭:15139646669。我电话这个镇长,对方称“我们正在联系为他进行治疗呢!”我说,他今天晚上就 没有药可吃。他说:“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明天我们了解一下了。”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290019.shtml

田喜中南海展示标语受阻 艾滋病人政策无落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9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日前逃脱河南当局的软禁赶到北京后,星期一带着横幅打算去中南海为艾滋病患者争取权益,但随后在天安门遭到警方的阻拦并强行带走。 另一位艾滋病人士李喜阁对此表示担忧,希望当局能够落实艾滋病患者的权益承诺,并要求尽快为他们立案解决。 (博讯 boxun.com)

    本台曾报导过河南新蔡县22岁的艾滋病患者田喜,19岁因输血感染,此后并没有得到有效救助,于是参与帮助其他艾滋病人士的维权活动。田喜曾到北京卫生部 上访,被信访人员带到北京一间“黑监狱”软禁之后又被带回当地看管软禁,几天后又逃出了看管之地并漏夜赶到北京,表示还要继续为艾滋病人讨公道。
   
     北京知名公民记者老虎庙星期一上午向本台记者提供消息,田喜星期一决定独自到中南海为艾滋病患者申诉权利。老虎庙说,上午11点,田喜只身闯中南海为民请 愿,但是到天安门附近就被警方搜包并发现横幅,之后又带到海淀警署。老虎在此前一晚发表声明,说此行只为艾滋病人无路可走。
   
    老虎庙向本台表示,“我们昨天上午都在劝他,因为我们觉得田喜这孩子真不错而且他也对艾滋病非常熟悉,应该说他在艾滋维权这块领域里已经是一个活动家而且 他也有献身精神,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但他现在却要做这么大的事情,我们都觉得他杀身成仁的勇气可嘉,但我们一直劝他不必要为此而牺牲。昨天都在劝他,因为 一去到那儿,横幅还来不及展开,马上就会被他们控制,而媒体又捕捉不到这镜头,但最后他还是坚持不改变他的想法”。
   
    田喜今年12月2日,曾经致信联合国艾滋病机构反映中国各级机构对艾滋病患者的权利侵害情况。此次又一次无可奈何的行动,可能是上次被遣送后更进一步的被 迫反应。
   
     记者星期一下午致电田喜时,他表示正在和海淀警方在一起,随后马上挂断记者电话。之后田喜发送短信告知其中一名警员的警号是036752,希望记者能关注 他被带走的事件。最后记者终于和他取得联系,但由于他仍然受警方控制,只能简短透露自己的现况,“刚刚两点的时候,海淀的警方来把我带回去,我们都还没有 吃饭。我们所有能去的信访部门都去过了,但是没有任何回复,并且地方的监管部门一再对我们进行欺骗”。
   
     目前中国虽然在各个层面开始讨论关于艾滋病的防治和救助工作,但是真正实质性的政策还少之又少,而且还极力避免与民间组织合作或关心受到感染的个体的权 利。另一位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李喜阁星期一对本台表示,“关键是这个不是一个小事,前提是这些孩子长到十七八岁,他们怎么办,包括我的孩子将来怎么办?因 此田喜的事情绝对不能把它看成个案。”
   
    李喜阁希望当局落实对艾滋病患者的权益承诺,并要求尽快为他们立案解决。 (博讯记者:韩洁)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022032.shtml

爱滋病患者田喜被限制人身自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2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小雨点报道)正当世界爱滋病日,因治疗而感染爱滋病的受害者,河南籍的田喜却被限制人身自由数日之久。
   
     田喜,男,出生于1987年1月3日,系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古吕镇人,身份证号412828198701030013. (博讯 boxun.com)
   
    据《权利》披露,1996年3月田喜因轻微脑震荡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时输血四袋。2004年7月在新蔡县疾病控制中心对于95年前后卖血输血人员的 艾滋病普查中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同年11月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体检确诊同时感染乙、丙肝。多年来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要求病人进行法律诉讼,而地方法院 一直拒绝协调、受理。治疗和赔偿一直拖延至今,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2009年11月19日上午9时,田喜同商丘市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赵凤霞和曹兰英女士,在卫生部门口打横幅请愿,要求司法公正。11点被地方接访官员带 走后,田喜被带到菜户营桥附近的菜户园宾馆。22日由古吕镇政府来京人员以回家协商解决问题将田喜带回。
   
    在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26日田喜在返京前往县车站的三轮车上,被突然上来的两个陌生人刘力和张雪飞强行带上豫QDA518的红色昌河车。
   
    当日,田喜家所在的巷子东口出现不明身份人员,黑色桑塔纳豫Q63007的跟踪、监视。巷子西口出现红色昌河车豫QDA518的监视。后得知是镇维稳办人 员,田喜被近十人24小时轮班监控。目前田喜个人处于治疗无望、赔偿无望,个人行动自由受限的处境。
   
    希望地方政府对田喜给予人道救助和人文关怀,停止任意侵犯田喜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
   
    古吕镇长:李河岭:15139646669
   
    县委书记:贾国印:13939619788
   
    办公电话:0396-5903999 0396-5903999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11/200911270036.shtml

艾滋病感染者田喜说:公正之门向我们关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清扬

     上个周四,河南艾滋病患者田喜去北京上访,在郑州被拦截,随后被政府截访的人带回,关进黑监狱里,到现在没有自由。这是他无数次被绑架、软禁中的一次。记 者电话采访了田喜。
   
     田喜告诉记者,他打算去卫生部上访,陈述自己和一些艾滋病难友的痛苦,但是政府不愿意他去找麻烦。坚持把他带回河南。当记者问政府是否有什么答复时,田喜 难过的说,没有,什么也没有。他们就是不想我去北京,至于我们的苦难,政府不想听,也不想管。在中国,公正之门已
向我们关闭!
   
     据悉,今年22岁的田喜因为一次偶然的碰伤感染了艾滋病毒,从而成为一名艾滋病感染者维权群体领袖,他多次应邀参加国际会议,都被政府拦截不能如愿。有一 次,他到郑州参加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举行的非政府组织工作委员会会议,甚至被驱逐出会场。与田喜齐名的另一位艾滋病维权人士李喜阁也多次被政 府绑架或者软禁,她的起诉不被立案,当地公安甚至下发文件给网通公司断掉李喜阁的宽带,以阻止她在海外发表维权文章。
   
     田喜希望通过记者呼吁国际社会和舆论关注中国大陆的艾滋病感染者群体。他们蒙受此种苦难不但非常无辜,而且投诉无门,已经无法在中国法律的框架内寻求到公 正。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11/200911262218.shtml

世界艾滋病日前 艾滋病人田喜被软禁(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6日 转载)
   

Moz-screenshot-57

世界艾滋病日前 艾滋病人田喜被软禁
   
     来源:参与 作者:云起沧海
   
    (参与网2009年11月26日讯)云起沧海报道:河南省新蔡县,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艾滋病人田喜是感染者代表,现在被当地政府控制。他上周四去卫生 部上访,随后被带到黑监狱“菜户营宾馆”。现在被河南省上蔡县政府部门控制,不能外出,每天两个人看管。
   
    参与网呼吁停止对艾滋病人的软禁,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加强对河南省各地人民法院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法律诉讼立案的受理工作,进行监督和纠正。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附:
   
    感染者代表
   
    田喜:13521240450
   
    李喜阁:13521323606
   
    律师代表
   
    李方平:13901360413
   
    黎雄兵:13701221801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 万延海:13910825120
   
    法律顾问 刘巍: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