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清《“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历史解析》主张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http://bbs.chinanews.com.cn/thread-576495-1-1.html
作者: 草民洪武    时间: 2008-10-18 07:22     标题: 历史上的今天:井上清重申钓鱼岛是中国领土(1996年)

1996年10月18日 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重申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1996年10月18日,正当日本一股势力无视历史事实,竟然宣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日本领土的时候,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在其所著《“尖阁”列 岛———钓鱼岛的历史解析》一书的再版前言中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的领土。

  井上清在《“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历史解析》再版前言中说,1996年7月,日本一右翼团体在钓鱼岛的一个小岛上设置灯塔,想以此来表明钓鱼岛及 其附属岛屿是日本的领土,而日本政府对此却未加丝毫干预。井上清说:“我在这件事情上感到,这是东山再起的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严重挑衅。我相信,让24 年前曾经出版过的这本书重新问世,再次阐明有关钓鱼列岛的历史面貌和国际法原理,是有深刻意义的。”

  他说,在写这本书之前,他曾在日本冲绳搜集到很多有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历史资料和文献。他还在英国海军资料馆搜集到许多英国海军绘制的中国内陆南 部、台湾和琉球方面的海图以及有关的航海记和探险记录等。他在书中说,大量的历史资料表明,至少从16世纪以来,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就是中国的领土,而不 是“无主土地”。特别是从日本方面的有关文献来看,更确切地表明了这一点。早在1785年日本出版的《三国通览图说》及其附图上都用不同的颜色标明钓鱼岛 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领土。

作者: 夏雨    时间: 2008-10-21 09:02

有良知的日本人!
作者: 轮廓灯    时间: 2008-10-21 16:00

我的地盘,我做主
作者: 匿名    时间: 2010-9-14 21:13

灭绝倭寇
作者: 匿名    时间: 2010-9-14 22:42

中国人应像韩国人一样,太度强硬。坚决回击。
作者: sweet521827    时间: 2010-9-15 13:35

中国人 站起来 支持我的祖国


http://www.docin.com/p-31678363.html
【钓鱼岛·历史与主权系列】《尖阁列岛》 井上清著


http://bbs.artron.net/viewthread.php?tid=1987932
作者: 三泰人    时间: 2010-9-14 21:40     标题: 关于井上清所写的《关于钓鱼岛等岛屿的历史和归属问题》
本帖最后由 三泰人 于 2010-9-15 08:58 编辑

井上清所写的《关于钓鱼岛等岛屿的历史和归属问题》
人物履历(1913.5—2001.11 ) 出生于日本四国岛的高知县。

  1936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国史科,井上清是日本近代史和现代史研究家、著名社会活动家、京都大学名誉教授。    井上清

  二战期间,他参与了文部省的维新史料和帝国学士院的帝室制度史的编纂工作。战后成为由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等组成的历史学研究会的重要领导成员。 1950年,他加入刚刚成立不久的日本学术会议。1954年,井上就任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的副教授,1961至1977年期间担任教授。

  井上主张“人民的历史学”,反对国家主义史观。退休后,他热衷于推动日中两国的学术交流事业,为加强日中友好和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作出了贡 献。到1985年9月止,他28次访问中国。井上积极参与市民团体的和平反战运动,痛斥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并且坚决抗议不正视甚至歪曲日本近、现代 史与修改历史教科书等行为,被国内外进步舆论誉为日本有良知的历史学家。

相关事件  井上清是日本京都大学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他从战后开始研究日本历史,是当时讲座派代表性人物之一,京都学派的著名代表人。井上清著述 颇丰,他撰写的《日本军国主义》(四卷本)、《日本帝国主义的形成》、《昭和天皇的战争责任》、《关于钓鱼岛等岛屿的历史和归属问题》等为中国学者所熟 悉。《日本帝国主义的形成》、《日本军国主义》、《昭和天皇的战争责任》等著作,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形成、发展以至侵略亚洲各国的罪行,做了深入的研究和深 刻的揭露。井上清一贯反对天皇制度,曾多次撰文公开批评天皇,这在整个日本也是绝无仅有的。他被日本学者称赞为“日本最勇敢的人”。1971年,发生“钓 鱼岛事件”后,我国台港澳和海外华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保钓运动”,井上清教授亲自到冲绳地方,进行了详细周密的调查研究,找到许多琉球时期的档案资料和 地图。

  十多年来,他多次出席我院近代史所召开的学术会议。1997年他最后一次应邀出席近代史研究所主办的国际学术讨论会,我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王忍之代表 中国社会科学院授予他“中国社会科学院名誉博士”,以表彰他在日本史研究领域所取得的重大成就以及他对中国学术界的贡献。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 主任李岚清在中南海会见了他。

  2001年11月,井上清教授因病不幸去世,享年88岁。

历史评价  他是唯一一位站出来发表论文论证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日本学者。以后,许多学者再研究钓鱼岛问题,都离不开井上清先生最原始的调查材 料。井上清坚持真理、坚持正义的言行,为日本右翼分子恨之入骨。井上清多次遭到右翼分子的威胁恐吓,但他临危不惧,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和战斗品质。由于井 上清在国内外的名气和影响实在太大了,右翼分子始终不敢对他下手。1960年井上清到苏联访问,回来途中顺访我国,受到-和周总理的亲切接见。

  他与近代史所的著名史学家范文澜、刘大年等进行了学术交流。以后,井上清30多次到中国访问,王震、邓颖超等国家领导人都分别会见过他。郭沫若院长、 胡绳院长都与他建立了密切关系。 作品一览  井上著作颇丰,他的《日本女性史》、《日本的近代史》、《日本的历史》、《天皇·天皇制的历史》、《部落的历史和解放理论》及《日本的军国主 义》等都是学习日本史和研究日本的重要资料。


http://bbs.514200.com/thread-157931-1-1.html
作者: 枫朗红叶    时间: 2010-9-16 11:34     标题: 钓鱼岛为什么是中国的领土(日本 井上清著)

井上清:钓鱼列岛等岛屿是中国领土

文献日期:1972年5月5日

  作者: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

  新华社北京一九七二年五月三日电 东京消息: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在日本进步刊物《日中文化交流》月刊一九七二年二月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钓鱼列岛(”尖阁列岛”)等岛屿是中国领土》的文 章,援引大量历史事实证明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文章全文如下:

  (一)

  目前在日本称为”尖阁列岛”、日本政府主张拥有领有权的这些岛屿,在历史上是明确的中国领土。在一八九四年–一
九五年的日清战争(指中日甲午战争 –编者注)中,日本战胜,它在从清国手中夺取了台湾和澎湖等岛时,也夺得了这些岛屿,并把这些岛屿作为日本领土,编入了冲绳县。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 国、美国和英国共同发表的开罗宣言,规定日本必须把它在日清战争和以后掠自中国的领土台湾、满洲以及其他地方全部归还给中国。盟国对日本的波茨坦公告,规 定了日本要履行开罗宣言的条款。正如自从日本无条件接受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向包括中国在内的盟国投降的时候起,台湾就自动地归还了中国一样,这些岛屿也 自动地成了中国领土。因此,这些岛屿现在就是全中国的唯一的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

  但是,日本反动的统治者和军国主义势力同美帝国主义合谋,叫嚷”尖阁列岛”是日本的领土,妄想把国民大众卷入军国主义和反华的大旋风中去。这股大旋风 在今年五月十五日美军归还所谓”冲绳的施政权”后,一定会更加强烈。我们真正地想争取日本民族的独立、日中友好与亚洲和平的人们,必须及早粉碎美日反动派 的这个大阴谋。作为进行这一斗争的一个武器,我在下面略述所谓”尖阁列岛”的历史沿革。详细的专门的历史学考证,请参看我在《历史学研究》杂志今年二月号 上发表的文章。

  (二)

  所谓”尖阁列岛”,在中国载入文献,称为钓鱼岛(钓鱼屿、钓鱼台)、黄尾屿等岛屿,最晚也不过十六世纪中叶。一五三二年,明朝皇帝册封当时的琉球统治 者尚清为琉球中山王时,他的使者–册封使–陈侃就来往于福州-那霸之间。据《使琉球录》刊载,他的船是一五三二年(编者按:据陈侃《使琉球录》序称, 陈侃去琉球的时间是嘉靖十三年,即一五三四年)五月八日从闽江的江口出海,首先以台湾的基隆为目标,向南南西航行,在台湾海面转向东稍偏北的方向,五月十 日从钓鱼岛的旁边通过,他的日记这样写道:”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过平嘉山(现称彭佳屿),过钓鱼屿,过黄毛屿(现称黄尾屿),过赤屿(现称赤尾 屿)……。十一日夕,见古米山(现称久米岛),乃属琉球者,夷人(琉球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

  中国皇帝的琉球册封使是一三七二年第一次派遣的,从那以后到陈侃以前曾有十次册封使来往于福州-那霸之间。他们的去路和陈侃所经之路相同,依次以基 隆、彭佳、钓鱼 、黄尾、赤尾等岛为目标,到达久米岛,穿过庆良间列岛进入那霸港(回路是从久米岛一直向正北航行,不通过钓鱼列岛)。所以,如果有陈侃以前的册封使记录, 也一定会把钓鱼岛等岛屿列入记录,遗憾的是这些记录没有保存下来。陈侃的记录是现有的最古老的记录。从对钓鱼岛等岛屿的名称没做任何说明来看,一定是早在 这以前就知道这些岛屿的所在位置,而且不仅定了中国名,事实上还作为航路目标加以利用过。特别重要的是,在陈侃的记录中,他从中国领土福州出发,一路经过 中国领土的几个岛屿,直到久米岛才开始写上”乃属琉球”。记录中特意指出从久米岛向前走是琉球,这就明确表明在到达久米岛以前所经岛屿不是琉球的领土。

  陈侃的下一任册封使郭汝霖,一五六一年五月二十九日从福州出发,在他的使录《重刻使琉球录》中写道:”闰五月初一日,过钓屿,初三日至赤屿焉,赤屿者 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姑米山(久米岛)矣。”也就是说,郭汝霖把陈侃写的从久米岛起属琉球领土,表现为赤尾屿是琉球地方和中国领土的分界。

  根据以上两个文献可以明白,从久米岛开始是琉球领土,而赤屿岛以西是中国领土。但是,国士馆大学的国际法副教授奥原敏雄说,陈、郭两人的使录,只是说 从久米岛起进入琉球领土,在到达这里以前不属琉球领土,但并没写明赤尾屿以西是中国领土,所以他主张那是无主地(见奥原氏在一九七一年九月号《中国》杂志 上发表的《”尖阁列岛”的领有权和〈明报〉文章》)。

  这种主张是把中国的古文和对现在国际法条文的解释等同起来加以解释,不过是强词夺理而已。的确,陈、郭二使没有明记到赤屿为止是中国的领土,但是从中 国的福州出发,通过不言自明是中国领土的台湾基隆海面,经过也不言自明是中国领土的彭佳屿,随后经钓鱼、黄尾到达赤尾屿,写出这是和琉球的分界,而且在看 见久米岛时,又写出这是属于琉球。按这种中国文的文势、文气来看,在他们的心目中,台湾、彭佳以至东面连接着的钓鱼、黄尾、赤尾等岛屿都是中国的领土,这 不是很清楚吗?

  奥原还说,陈、郭的使录是现有使录中最古老的,这以后的使录没有象前两个使录中那样的记载,仅仅以那样古老的记录作为论证现在的问题的资料是没有价值 的。这也是毫无道理的,也违反事实。在陈、郭以后的使录中,一七一九年,清朝康熙五十八年的册封使徐葆光的使录《中山传信录》,引用名叫程顺则的当时琉球 最大的学者所著的《指南广义》(一七○八年著),叙述了从福州出发到那霸的航路,在谈到久米岛时,写明”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镇”就是指镇守国界、村 界等的意思。

  《中山传信录》还详细列举了琉球的领域,其领域是冲绳本岛和琉球三十六岛,其中没有包括赤尾屿以西。不仅如此,而且在八重山群岛的石垣岛及其周围八岛 的说明结尾处写道,这八岛是”琉球极西南属界也”(离钓鱼岛最近的琉球岛屿,是八重山群岛的西表岛)。

  《中山传信录》是根据大学者程顺则以及许多琉球人的著作和徐葆光在琉球与琉球王府高级官员们会谈时的谈话写成。因此,当年关于久米岛和八重山群岛的上 述写法,意味着不仅是当时的中国人的看法,也是琉球人的看法。

  尤其在徐葆光之前,在一六八三年的册封使汪楫的使录《使琉球杂录》中谈到,(使船)驶过赤尾屿时,为避海险曾举行祭祀,这一带称为”郊”或”沟”,并 明确标明这是 “中外之界也”,即中国与外国的交界。这里,正如奥原所期望的那样,在文字上也明确了这是中国和琉球领土的交界。

  根据上述情况,琉球领土是在久米岛以东。赤尾屿及其以西的黄尾屿、钓鱼屿是中国领土。这一点显然最晚在十六世纪中叶之后就明确规定了的。不论是琉球方 面或日本人,都没有任何否定或怀疑这一点的记录和文献。不仅没有文献,连琉球人古时同钓鱼岛、黄尾屿有往来的传说也没有。由于风向和潮流的关系,从琉球去 钓鱼岛是逆风逆水,行船特别困难。十九世纪的中叶–日本的幕府末期,琉球人是把钓鱼岛作为YOKON(或YOKUN)、黄尾屿作为”久场岛”、赤尾屿作 为”久米赤岛”而得知的。这一点根据中国最后的册封使的记录得到了证实。这些,对于这块土地的归属问题并不发生任何影响。还有林子平的《三国通览图说》中 的琉球国的一部分,其地图和说明完全是采自《中山传信录》。《中山传信录》很早就传到日本,甚至还有了日本版本,是江户时代后期日本人关于琉球知识的最大 最有权威的来源。

  (三)

  明治维新后,一八七二年–一八七九年(明治五年–
二年),天皇政府强制推行所谓”处理琉球”,灭亡了持续数百年的琉球王国,从而使以前的岛津藩 的殖民地变成天皇制的殖民地,并命名”冲绳县”。当然,冲绳县的区域并没有超出原来的琉球王国的领土范围。

  把琉球变成冲绳县的这一年,也是清国和日本围绕着这块土地领有权的对立达到顶点的一年。一六○九年,岛津征服了琉球王国,使它变为殖民地附属国。但是 历代的琉球国王都是臣属于中国皇帝,先是向明朝皇帝,后是向清朝皇帝称臣,并接受其册封的。从清国看来,整个琉球是它的一种属领,因而能与日本对抗,主张 领有权。

  关于日清之间对琉球的领有权之争,当时的日本民主革命派主张,琉球属于日本还是属于清国,或者独立,都应由琉球人自己决定。如果琉球人民要求独立,日 本应首先承认和支持,并广泛地向世界表明大国不应侵犯小国的原理。他们说这也是日本从西方列强争取完全独立的道路。这种思想,我们现在不是也应当继承并加 以发展吗?

  这个姑且不论。美国前总统格兰特曾以个人身份调停日清之间的这个争执,使日清两国谈判。谈判时,中国方面提出了一个把琉球一分为三的方案,即奄美群岛 (这里在岛津征服琉球之前也属于琉球王国)是日本领土;冲绳本岛及其周围是独立的琉球王国领土;南部的宫古-八重山群岛是中国领土。对此,日本方面提出了 一分为二的方案,即冲绳群岛以北是日本领土;宫古-八重山群岛是中国领土。无论是日本提案还是清国提案,当然都因为钓鱼群岛是在琉球之外,所以没有当作谈 判对象。

  最后,清国妥协,一八八○年九月,日清两国的全权代表按照日本方案签署了把琉球一分为二的条约。但是,清国皇帝不批准这一条约,并命令其政府继续同日 本谈判,所以日本方面中断了谈判。之后,在一八八二年,当竹添进一郎作为驻天津领事赴任之际,同清国方面恢复了关于琉球分界的谈判,但是没有达成协议。这 一问题就这样被日清两国政府搁置起来,直到爆发日清战争。

  这就是说,日本就是在明治维新以后,直到日清战争爆发之前,也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提出它对钓鱼岛等拥有领有权的主张或者对清国的领有权提出异议。世界上 任何人都认为那是清国的领土是不言自明的。

  这个期间,一八八四年(明治十七年),有个在福冈县出生、一八七九年以来就住在那霸,以捕捞和出口海产品为业的古贺辰四郎,看到钓鱼岛上”信天翁”成 群,便派人到岛上采集羽毛并在附近捕获海产品,从此他的营业年年扩大。一八九四年,即日清战争开始的那一年(哪个月不清楚),他向冲绳县政府申请租借土 地,以便发展他在钓鱼岛经营的事业。但是据后来(一九一○年)赞扬古贺功绩的《冲绳每日新闻》(一九一○年一月一日–九日)刊登的消息说,(冲绳)县政 府因为”当时该岛是否属于帝国还不明确”而未批准古贺的租地要求。因此,古贺到东京直接向内务、农商两位大臣提出申请,并且面见他们陈述了岛上的状况,恳 求批准,但还是以这个地方的归属”不明确”为理由未被批准。

  ”由于此时(明治)二十七–二十八年的战役(日清战争)宣告结束,台湾划入帝国的版图,(明治)二十九年(一八九六年),以敕令第十三号宣布尖阁列 岛属我所有”,古贺立即向冲绳县知事提出租地申请,同年九月才被批准。(《冲绳每日新闻》)

  这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要的情况。古贺向冲绳县以及中央政府提出租借钓鱼岛的申请,是在一八九四年日清战争开战之前还是其后,虽不得而知,那时无论是 县政府还是中央政府尽管都说该岛的归属不明,但如果日本政府根据国际法,认为这里是无主之地,就没有理由不立即批准古贺的申请。正因为此地并非归属不明, 而显然是清国的领土,所以,日本政府没有办法批准古贺的申请。

  日本在日清战争中取胜的结果,从清国夺取了澎湖列岛、台湾及其附属诸岛屿。那时,就把连接台湾与琉球之间的中国领土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也当成了 日本的领土。

  在前面的引文中虽然有根据一八九六年(明治二十九年)敕令第十三号,”尖阁列岛”已成为日本领土之说法,但是这个敕令的发布日期是三月五日,其内容是 关于冲绳县各郡的编制,其中根本没有提及把钓鱼岛等编入冲绳县。琉球政府一九七○年九月发表的《关于尖阁列岛的领有权以及开发大陆架资源的主权的主张》中 说,这些岛屿”经过明治二十八年一月十四日的内阁会议决定,第二年即(明治)二十九年四月一日,根据敕令第十三号被定为日本领土,隶属于冲绳县八重山郡石 垣村”。但是,敕令第十三号就是前面所说的那样。也许是按照内务大臣基于三月五日的敕令第二条而发布的变更八重山郡界的命令,钓鱼岛等岛屿于四月一日被划 入该郡的石垣村的吧。

  而上面所说的一八九五年一月十四日的内阁会议决定,是怎么措词的,以及这一决定为什么是在日清战争结束、媾和条约生效(一八九五年五月)、日本已现实 地取得台湾等地(六月)之后经过了十个月才实行呢?这些问题,我也尚未调查清楚,但是,已经完全明确的是,钓鱼岛等岛屿,正如上述《冲绳每日新闻》也有记 载的那样,是日本通过日清战争,从清国夺取了台湾等地之时,作为自清国割取的一系列领土的一部分,才被当作日本领土的。

  (四)

  四年以后的一九○○年,冲绳县师范学校教师黑岩恒到钓鱼岛探险调查,把钓鱼、赤尾两岛及其中间的岩礁群总而称之,取名为”尖阁列岛”,并在《地学杂 志》第十二集第一百四十–四十一卷发表了题为《尖阁列岛探险记》,从这以后,日本才称这些岛屿为”尖阁列岛”。黑岩之所以取这个名称,是受到这样的启 发,即当时所用的英国海军的海图和水路志上,根据其形状,把钓鱼和黄尾之间的岩礁群称为PINNACLE-GROUP,而日本海军的水路志也把这个英国名 称译为”尖头诸屿”,有的人也把它译为”尖阁群岛”。因为钓鱼岛的形状也有如石山屹立在海面,所以就以”尖阁列岛”作为钓鱼岛及尖头诸屿和黄尾屿的总称。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为黑岩所取名,现在日本政府主张是日本领土的”尖阁列岛”,并不包括赤尾屿在内。日本政府大概是以为和中国之间发生争执的恰好又是 钓鱼岛,所以想把赤尾屿当作不言自明的日本领土,企图以只提钓鱼岛为代表的”尖阁列岛”,而不提赤尾屿的办法,能赖就赖过去。

  但是,赤尾屿在地理上是钓鱼岛、黄尾屿等一系列中国大陆架边缘的岛屿,正如已经详细叙述的那样,在历史上它同钓鱼岛等岛屿是从同一时期起,就被认为是 中国领土的连在一起的岛屿,并列入文献记载之中。因此,不能只注意日本所说的”尖阁列岛”而忽略了赤尾屿。为此,从日本人民反对军国主义的立场出发,不使 用日本军国主义从中国掠夺了这些岛屿之后所取的”尖阁列岛”这个名称,而以历史上唯一正确的名称,亦即在以钓鱼岛为代表,包括东到赤尾屿等一系列岛屿这种 意义上称之为钓鱼列岛或钓鱼群岛,这
才是正确的称呼。

  钓鱼岛群岛的历史沿革既然如上所述,它现在的归属,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除了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外,不能有别的历史学的结论。
作者: guohaiying    时间: 2010-9-16 11:49

沙发…
作者: RYQ65    时间: 2010-9-16 12:06

敢唱就会红,敢拼就会赢.不打永远就这样!


http://xzj04772.blog.sohu.com/159693680.html
日本京都大学教授井上清所写的《关于钓鱼岛等岛屿的历史和归属问题》

      中日两国对钓鱼列岛主权存在争议,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中国学者认为,钓鱼列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对该列 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而日方学者和官员也声称日本对该列岛(日方称为尖阁列岛)的主权具有充足的历史和法律依据。 

      真理只有一个,究竟谁是谁非?这需要学者进行研究,进而拿出可靠的历史资料来论证自己的观点。

      实际上,即便是在日本国内,也有人明文指出,钓鱼列岛是属于中国的。在1972年10月日本现代评论社出版的 《“尖阁”列岛——钓鱼诸岛的历史的解明》一书中,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京都大学教授井上清先生以《钓鱼诸岛的历史与所有权》一文,阐明钓鱼岛历史上是属于 中国的。1995年,井上清先生来华参加学术讨论会,笔者曾向他讨教过这一问题。井上先生说:钓鱼岛的确是中国的,1895年被日本窃取。但他也强调,中 国方面不但要从历史资料中寻求证据,想从日本手里要回钓鱼岛,还需要寻找国际法方面的依据,这样才更有力量。

      井上先生已经故去,后来的日本学者不大触及这一问题。最近,日本学者、横滨国立大学教授村田忠禧先生出版了《尖 阁列岛钓鱼岛争议》一书(日本侨报社,2004年6月出版),对中日两国关于钓鱼列岛的争议进行了简明扼要的梳理,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此书比较客观,值 得向中国读者推介。

 一、中日两国的相关著作与资料

      村田先生首先罗列了中日两国的相关研究成果和资料。中国的研究成果首推首都师范大学鞠德源教授的《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上、下册。(首师范大学 出版社,2001年5月出版。此书洋洋百余万言,极为详实,鞠教授托人赠送笔者一套。)村田认为,“这是一部详细而且丰富地介绍了目前保存在日本与中国的 史料、图版的巨著,可以说是论述这一问题时是必须要阅读的。”他提及的中方资料,还包括《国家图书馆藏琉球资料汇编》上、中、下册和《国家图书馆藏琉球资 料续编》上、下册,认为“这是很重要的原始资料集”。村田提及的日本资料除井上清先生的著作外,主要有两个:一是浦野起央编的《钓鱼群岛(尖阁诸岛)问题 研究资料汇编》(刀水书房,2001年9月出版),另一个是浦野起央著的《尖阁诸岛·琉球·中国·日本关系史》(三和书籍,2002年12月出版)。浦野 在后面这本书的后记中说:这是“他与北京大学的研究者通过共同研讨资料和共同研究的结果”,是“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叙述,不代表特定的意识形态讲话”。然 而,村田对浦野的自我标榜并不完全认同,他认为,“确实,这本书大量地介绍了日本与中国方面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著作和论文,但是我发现其中的记述未必像作 者说的那样客观。特别不可思议的是,作者声称与北京大学的研究者共同研究过,可是居然连一年前就在中国出版的鞠德源的上述著作都全然没有提到过。”

 二、钓鱼列岛是“无主地”吗?

      钓鱼列岛主权争议的关键之一,是这些岛屿是不是“无主地”,如果有主,是属于中国,还是属于琉球?日本政府声称钓鱼列岛是无主地,也有日本学者认为钓鱼列 岛属于琉球,而琉球后来并入日本,故钓鱼列岛属于日本。村田不同意上述说法,他指出:“明代以来各种各样的中国地图和文献都把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标注 在中国的版图内。特别是明代为防备倭寇和海盗侵入,政府实施海禁,……对沿海的海防相当注意。确保沿海的安全是国家的重要任务,在应当保卫的沿海岛屿中, 也包括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中国方面的证据,村田列了几种,如明代胡宗宪、郑若曾编纂的《筹海图编》中收录的两幅图,还有施永图编纂的《武备秘书》 卷二中收录的《福建海防图》。

      琉球曾是中国的属国,历代国王都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明清两朝共向琉球派过24回册封使。因为往来要经过钓鱼列岛,又涉及航海安全,所以中国的历任册封使 如陈侃、夏子阳等人在《使琉球录》中多次记载了经过钓鱼列岛的情形,从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琉球的领域是从久米岛(古称古米山或姑米山)开始的,并不包括钓 鱼列岛,越过赤尾屿与久米岛之间的海沟,才算进入琉球。一个可资佐证的细节是,与中国册封使陈侃同行的乘琉球船的琉球人,看到久米岛,认为是到了故乡了, 所以都特别高兴。周煌的《琉球国志略》中描绘了一张《琉球国全图》,也明确地将姑米山确认为琉球国的西端,而没有将钓鱼列岛这些不属于琉球的岛屿画进去。

      琉球方面的主要资料是《中山世谱》,其中记载的琉球的范围是三府五州三十五郡,另外有三十六岛,并不包括钓鱼列岛。

      日本方面的历史记载也印证了钓鱼列岛属于中国,而不属于琉球。1768年,林子平在其《三国通览图说》中,把琉球与日本、中国及台湾地区分别着色表示,钓 鱼列岛与福建、浙江是同一种颜色。德川幕府统一日本后,于正保年间命令各藩绘制地图以便合制全国地图。其中,琉球国地图由三张组成,连一些很小的珊瑚礁都 清晰地描画出来了,也并不包括包括钓鱼列岛。可见,钓鱼列岛属于中国,是当时中国、琉球、日本三方的共同认识,这是没有问题的。村田由此得出结论:历史 上,钓鱼列岛属于中国,“所谓的‘无主地论’是不成立的。”

 三、钓鱼列岛是如何被日本“领有”的?

      关于这一问题,日本政府《关于尖阁列岛的领有权的基本见解》是这样说的:“1885年以来,政府通过冲绳县地方当局对尖阁列岛以各种方式进行再三调查,确 认那里不仅是无人之岛,而且没有任何清国的管辖痕迹。在对此予以重新确认的基础上,1895年1月14日的内阁会议上决定于岛上建立航标,以正式编入我国 领土。”

    实际情况真是这样吗?村田教授并不认可日本政府的说法,他梳理的事实是这样的:

      1874年,日本出兵中国台湾,因遭到台湾民众激烈抵抗,以索取50万两白银为条件退兵。1875年,日本明治政府断绝了琉球王与清朝的朝贡、册封关系, 将琉球王迁到东京居住。1879年干脆废了琉球藩,改为冲绳县。清政府虽不接受,却无力扭转局面。

      到了1885年,日本出于图谋台湾的目的,开始有了控制钓鱼列岛的想法。当时的内务省给冲绳县令西村舍三发了一份命令,要求他“调查冲绳县与清国福州间散 在无人之岛”,以便在上面建立国标。西村调查后上报说,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均是“清国给予名称,以其作为前往琉球之航海目标。……如踏查后直接建立国 标,恐有问题。”外务卿井上馨也主张谨慎从事。他说:“近来,清国报纸传言我国政府欲占领清国所属台湾地方之岛屿,呼吁政府注意。故在此之际,对此等小岛 我拟采取暂时不轻动,避免不必要纷争之措施为宜。”

      既然如此,内务卿山县有朋只好表示:此事“涉及与清国间岛屿归属之交涉,宜趁双方合适之时机。以目下之形势,似非合宜。”山县所说“目下之形势,似非合 宜”,实际上指的是当时台湾巡抚刘铭传率部击败法军入侵,迫使法军从台湾撤退的时局。钓鱼列岛在行政区划上属于台湾,这个时候染指台湾,自然是“非合宜” 的。所以村田认为,如果刘铭传当时不能击退法军,暴露出清国对台湾统治的弱点,那么日本在1885年左右趁机在钓鱼列岛建立国标“是十分可能的”。

      后来的1890年、1893年,冲绳县知事又两次提出要将钓鱼列岛划归自己管辖,均被明治政府搁置起来。

      日本政府认为“合宜”的时机终于来了。1894年,日本向中国发动甲午战争,到了日方即将取得胜利的1895年1月14日,日本内阁会议正式作出了在钓鱼 列岛建立国标的决定。何以1890年、1893年冲绳县的申请都被束之高阁,而到了1895年就被通过了呢?答案就在日本内务省给外务省的协议文中:“如 今与当年之情势已经不同。”那时,日本对中国战争的胜利已指日可待,进攻台湾的准备也做好了,顺手牵羊控制台湾几个小岛岂在话下?从上述情况看,日本很清 楚钓鱼列岛是属于中国的,虽然对该列岛觊觎已久,却因惧怕引起纠纷未敢轻易动手,到了日方在甲午战争中快要胜利的时候,趁清朝无力回天之机,把钓鱼列岛抢 了过来。所以村田指出:日本政府的所谓因该岛无人管辖故而编入日本领土的说法,“很显然是不成立的”。据《人民日报》

     四、中日双方就钓鱼岛主权发生争执的原因

      日本将钓鱼列岛“编入”自己的领土之后,实际上并没有在上面建立国标。因为日本控制钓鱼列岛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 控制这些小岛,更大的目的是为了便于图谋台湾。既然不久后日本通过《马关条约》轻易达到了割占台湾和澎湖列岛的目的,在钓鱼列岛上建立国标的事情就没人提 起了。到了74年后的1969年5月10日,事情突然起了变化,石垣市为表示地籍而在钓鱼岛上建立了标柱,次年9月10日冲绳政府又引人注目地发布了对钓 鱼列岛的领有宣言。因为这个时候突然发现,钓鱼列岛海域有出产石油的可能性。

      村田说,“对这一点的反应,中国政府也有些相同。因为台湾的回归是最受关注的问题,所以开始时对那些无人岛屿没 有表示关心。”村田评价说:“日本也好,中国(包括台湾当局)也好,是在了解到这些岛屿的周边海底有可能出产石油的情报后,开始强调自己的领有权。而在这 之前,两国间没有围绕领有权发生争论。两国的地图也很清楚地表明了上述情况。无论是中国(包括台湾当局)的地图把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明确地标在中国的 领土内,还是日本文部省审定的地理教科书中用尖阁列岛的名称表示这些岛屿,都是1972年领土问题发生以后的事。”

      在钓鱼岛问题上,村田忠禧总的观点和结论是这样的:“作为历史事实,被日本称为尖阁列岛的岛屿本来是属于中国 的,并不是属于琉球的岛屿。日本在1895年占有了这些地方,是借甲午战争胜利之际进行的趁火打劫,决不是堂堂正正的领有行为。这一历史事实是不可捏造 的,必须有实事求是的认识和客观科学的分析态度。但是有的人打着研究的旗号,实际上是有意地隐瞒事实。”

    五、村田忠禧的担忧与希望

      村田教授是主张日中友好的人士。他认为,领土争议已经成为激发日中两国狭隘民族主义的口实,影响两国友好关系,并对此表示担忧。为此,他专门统计了钓鱼 岛、尖阁列岛这些概念在日本国会审议中出现的次数,也统计了这些概念在日本《朝日新闻》和中国《人民日报》中出现的次数。统计表明,两国出现这些概念次数 最多的都是在1996年、1997年、1998年,他认为“这一时期,日本和中国都是将对方视为对手,强调警戒论和威胁论的时期。这是90年代后半期,日 本与中国都仅强调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风潮强化的结果。”

      在书的末尾,村田提出了自己的希望:“对尖阁列岛·钓鱼岛等问题不要孤立地看,要放在冲绳问题、台湾问题等整体的演变中来看,要把过去的历史与今天的现实 结合起来分析。在领土问题这样的国家间的见解对立的情况下,需要倾听对方的意见,保持用冷静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态度。不冷静地思考,立即用狭隘的民族主 义,用伪装的
国主义煽动情绪是绝对要不得的。在这一问题上,我们应当向周恩来和邓小平学习,应当意识到,我们还没有超越他们的智慧,这是需要我们反省 的。日本和中国的国家关系还是处于‘初级阶段’,为了达到高级的阶段,需要我们双方不断的努力。”

      在钓鱼列岛归属争议的问题上,村田忠禧教授是继井上清教授之后又一位主持正义、敢讲真话的日本学者。从这本书的论述和观点来看,村田忠禧教授的立场是相当 客观的,他的研究能够尊重历史、尊重事实,不隐瞒真相。在追求真理的问题上,村田有勇气超越国家利益而站在更高的境界上阐述自己的观点。他说:“我们容易 把政府、政党、媒体的见解作为正确的见解而予以接受,但是那些见解并不一定代表真理。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真实、真理,而不是国家的利益,在这一点 上,政党和媒体也有同样的问题。”村田教授的这番话,让笔者想起了王云五先生的一句名言:“有大公方可以有卓见。”的确,在很多情况下,如果不把自己从某 个党派、某个民族或某个本位的立场上超脱出来,就不大可能得出顾全大局、客观公允的结论。笔者对村田教授的好感,不仅仅是他在钓鱼岛问题上得出了有利于中 国的结论,更主要的在于他追求真理的客观态度。

    由这本书还可以看出,村田先生真心希望日中两国能够保持友好关系。不隐讳钓鱼岛争议的真相,把本来的历史面貌交代给 读者,这不仅是村田先生做学问、求真理的态度,也是为中日友好而作出的可贵努力。我们希望,像村田忠禧这样有良知的客观公正的日本人士,能多一些,再多一 些;而像石原慎太郎那样的极右分子,能少一些,再少一些。

日军侵华军事地图


湖北省档案馆工作人员在整理日军侵华军事地图

12bc6bd8796g215

湖北省档案馆工作人员在打开日军绘制的长江水道图

  

清末日本 铜版彩印精印本【十八史略沿革县图】:(都是中国地图)——白纸、彩印图占33页

(物品编号:4133498)


http://xzj04772.blog.sohu.com/159814848.html

      文献记载中国的明朝就管辖钓鱼岛了,而在日本相当中国明朝时段的文献记载从来就没有记载有关钓鱼岛是日本的。

       钓鱼岛怎么会被日本夺走的?

中日钓鱼岛问题

        钓鱼诸岛位于中国台湾省基隆市东北约92海里的东海海域,是台湾省的附属岛屿,主要由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和北小岛及一些礁石组成。

        钓鱼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它和台湾一样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对钓鱼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我国的这一立场有充分的历史 和法律依据。

        早在明朝初期,钓鱼诸岛就已明确为中国领土,明、清两朝均将钓鱼诸岛划为我国海防管辖范围之内,并非”无主地”。1895年日本趁甲午战争清政府败局已 定,在《马关条约》签订前三个月窃取这些岛屿,划归冲绳县管辖。1943年12月中、美、英发表的《开罗宣言》规定,日本将所窃取于中国的包括东北、台 湾、澎湖列岛等在内的土地归还中国。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同年8月,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这 就意味着日本将台湾、包括其附属的钓鱼诸岛归还中国。但1951年9月8日,日本却同美国签订了片面的《旧金山和约》,将钓鱼诸岛连同日本冲绳交由美国托 管。对此,周恩来总理兼外长代表中国政府郑重声明,指出旧金山和约是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对日单独和约,不仅不是全面的和约,而且完全不是真正的和 约。中国政府认为是非法的,无效的,因而是绝对不能承认的。1971年6月17日,日美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时,这些岛屿也被划入”归还区域”,交给日 本。对此,我国外交部于1971年12月30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日两国政府公然把我钓鱼诸岛划入”归还领域”,严正指出”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明目张胆 的侵犯。中国人民绝对不能容忍。””美日两国在’归还’冲绳协定中,把我国钓鱼岛等岛屿列入’归还区域’,完全是非法的,这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 钓鱼岛等岛屿的领土主权”。其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归还冲绳的施政权,对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不发生任何影响”。

        鉴于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有不同主张,我国政府从发展中日关系出发,在坚持我一贯立场的前提下,与日方达成了此问题留待以后解决,不采取单方面行动,避免这 一问题干扰两国关系大局的谅解。

        近年来,日右翼分子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断制造事端。我均通过外交途径向日方提出了严正交涉,日方表示日本政府的基本立场是既不参与,更不支持右翼团体的行 为,右翼的行为有害日中关系发展,也背离了日政府立场。

钓鱼岛问题由来

       钓鱼岛列岛由钓鱼岛、黄尾岛、赤尾岛、南小岛、北小岛、大南小岛、大北小岛和飞濑岛等岛屿组成,总面积约7平方公里。在19世纪末爆发中日
午战争前,日 本没有对中国拥有对钓鱼岛列岛的主权提出过异议。1884年日本那霸居民古贺首次登上钓鱼岛采集羽毛和捕捞周围海产物。他随后提出开拓钓鱼岛的请愿还被冲 绳县知事拒绝。1885年后,冲绳县知事多次上书日本政府,要求将钓鱼岛、黄尾岛、赤尾岛归其管辖,日本官方都顾及中国清朝政府对这些岛屿的主权主张而没 作答复。但是后来日本在中日甲午战争后,通过强迫清朝政府签订《马关条约》而攫取了台湾及附属各岛屿。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后,把台湾归还给了中国,却把台湾 的附属岛屿钓鱼岛等私自交给了美国托管。

        60年代末联合国一委员会宣布该岛附近可能蕴藏著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后,日方立即单方面采取行动,先是由多家石油公司前往勘探,接著又将巡防船开去,擅自 将岛上原有的标明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标记毁掉,换上了标明这些岛屿属于日本冲绳县的界碑,并给钓鱼岛列岛的8个岛屿规定了日本名字。

        1971 年,美日两国在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时私相授受,把钓鱼岛等岛屿划入归还区域。这一交易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1972年中日两国在恢复邦交的谈判中,双方 从中日友好的大局出发,同意将钓鱼岛列岛归属问题挂起并留待以后条件成熟时解决。可是,当1978年中日谈判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日本一些敌视中国的 国会议员提出要中国承认日本对钓鱼岛列岛拥有主权。日本政府顺应右派要求,出动巡逻艇和飞机对我在钓鱼岛列岛海域作业的渔民进行监视。翌年5月,日本政府 用巡视船将人员和器材运到钓鱼岛,并在那里修建了直升机场,还向那里派出调查团和测量船。

        进入90年代以来,随著世界局势和国家间力量对比发生变化,日本再次将手伸向钓鱼岛。1990年10月,日本的一些右翼分子经政府允许,在钓鱼岛列岛的一 个岛屿上修建了灯塔。日方还出动12艘船只和两架直升机阻扰台湾渔船接近钓鱼岛列岛。1996年7月14日,日本右翼分子在钓鱼岛列岛的北小岛设置了一座 灯塔,企图使灯塔列于海图以便让国际社会承认钓鱼岛是日本领土。8月18日,日本右翼分子又在钓鱼岛上竖起绘有“太阳旗”和纪念死者字样的木牌。值得注意 的是,日本右翼分子在钓鱼岛上进行的这些活动都得到了日本政府的纵容和支持,而且政府要人与此相配合,称钓鱼岛就是日本领土,并要日本海上保安厅随时准备 用武力排除“干扰”。        

琉球及钓鱼岛考证

        日本媒体恶意炒作的“潜艇事件”主要发生在琉球群岛及钓鱼岛周边地区,这里也是中日两国近来争端激烈的地方。日本对这一带如此敏感,与这两个地方特殊的历 史背景紧密相关。琉球群岛北接日本九州,南接中国台湾省,是东北亚地区东出太平洋的必经之地,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史书上关于琉球的最早记载可追溯到千多年前的隋朝,那时中原与琉球的商贸发展、人民往来已十分活跃。隋朝曾派出大臣朱宽到琉球。12世纪琉球群岛出现南 山、中山、北山三国,分别在琉球群岛的南部、中部和北部。1372年,明太祖朱元璋给琉球的中山王察度下达诏谕后,琉球的北山、中山、南山三王遂开始向明 政府朝贡,从此琉球成为中国的藩属。1416年~1429年,中山王尚巴志征服北山、南山,形成统一的琉球王国(即第一尚氏王朝,据考证,琉球王国的尚姓 也是中国皇帝御赐的),以后的每一代国王都由中央政府册封任命,采用中国年号。所以琉球也是中国的领土。

        1853年5月,美国海军准将培利(Perry)的舰队到达琉球。1854年3月,培利与日本签订《神奈川条约》,培利误以为琉球是日本的领土,所以要求 日本开放包括琉球那霸在内的五个港口。日本的谈判代表向培利承认,琉球是个遥远的国家,日本的天皇和政府无权决定它的港口开放权。1854年7月11日, 培利与日本谈判结束后,赶回琉球与琉球王国政府谈判,最后以中、英两种文字正式签订条约开放那霸港口。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从此走上强国之路。随着日 本逐步强大,其野心也日渐膨胀。1871年,日本大举入侵琉球国,并于1875年强迫琉球国王停止向清朝政府朝贡。1879年,日本天皇政府将最后一位琉 球国王尚泰流放到东京,进行“废藩设县”,并在琉球强行推行“琉球分处”,把琉球一分为二:北为日本领土,改为“冲绳县”,南为先岛群岛,为大清领土(此 内容中没有涉及钓鱼岛,可见钓鱼岛在琉球群岛以外),并企图硬逼中国承认。清政府迫于内外交困,于1880年9月9向日本让步,按日本的二分法草签分界条 约。但此条约在北京遇到朝廷重臣的大力抨击,李鸿章曾上奏折说:“日人多所要求,允之则大受其损,拒之则多树一敌,惟有以延宕一法,最为相宜”,清政府随 之搁置此案。后来虽经日本再三催促也没结果,致使该案一直无法律效应。这也意味着中国当时不仅拥有南琉球的主权,而且北琉球在法律上也不属于日本。而此 后,日本则装聋作哑,继续占领全部琉球群岛,并实行残暴的同化、奴化和殖民政策,直至二战战败。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位于我国台湾省基隆市东北约92海里处,距琉球群岛约73海里,但相隔一条深深的海槽。钓鱼岛列岛由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 北岛及等岛礁组成,总面积约6.3平方公里。其中,钓鱼岛最大,面积4.3平方公里,海拔约3625米。东南侧山岩陡峭,呈鱼叉状,东侧岩礁颇似尖塔,岛 上长期无人居住。中国最先发现并命名为钓鱼岛。

       

 

在明朝永乐元年(1403)的《顺风相送》一书中便有关于“钓鱼屿”的 记载,这比日本人声称的1884年发现钓鱼岛要早400多年。1562年,明朝浙江提督胡宗宪编纂的《筹海图编》一书中的“沿海山沙图”,标明了中国福建省罗源县、宁德县沿海各 岛,其中就有“钓鱼屿”、“黄尾山”和“赤屿”等岛屿。可见早在明代,政府已视钓鱼岛为中国领土。直至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10月,即甲午战争的前 一年,慈禧太后还曾下诏书将钓鱼岛赏给邮传部尚书盛宣怀,作为采药用地。显然,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是无可争议的。在日本1783年和 1785年出版的标有琉球王国疆界的地图上,钓鱼岛列岛都属于中国。19世纪末,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前,日本没有对中国拥有钓鱼岛列岛主权提出过任何异议。甲午战争中国战败,被迫与日本签 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及其周围岛屿,
此钓鱼岛脱离祖国怀抱。直至日本战败投降,日本统治台湾长达50年,钓鱼岛等台湾周围附属岛屿也被日本长期霸 占。

        二战结束后,琉球群岛和钓鱼岛都被美国占领。1947年4月,联合国《关于前日本委任统治岛屿的协定》,把琉球群岛和钓鱼岛交给美国“托管”。不过早在 1946年1月29日发布的《联合国最高司令部训令第667号》,其中第三项中明确规定了日本版图所包括的范围,根本不包括钓鱼岛。然而,随着冷战的到 来,出于打造东亚第一岛链从海上封锁社会主义国家的需要,美国开始考虑把冲绳及钓鱼岛交给日本。1953年12月25日,美国政府发出第27号令,即关于 “琉球列岛地理界线”的布告。该布告称,“根据1951年9月8日签署的对日和约”,有必要重新指定琉球列岛的地理界线,并将当时美国政府和琉球政府管辖 的区域指定为包括北纬24°、东经122°区域内各岛、小岛、环形礁、岩礁及领海。这是美国对钓鱼岛的非法侵占。1970年,美日背着中国签订《美日旧金 山和约》,把琉球连同钓鱼岛的“施政权”转给日本(注:中国直到今天也没有承认所谓的《美日旧金山和约》)。鉴于此,有的学者就曾撰文提出“琉球地位未定 论”。

        琉球群岛和钓鱼岛的区别在于:中国历史上曾是琉球的宗主国,但钓鱼岛却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因此,美国的这一做法立即掀起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华 人保钓运动浪潮。美国政府被迫在1971年10月表示:“美国认为,把原从日本取得的对这些岛屿的行政权归还给日本,毫不损害有关主权的主张。美国既不能 给日本增加在它们将这些岛屿行政权移交给我们之前所拥有的法律权利,也不能因为归还给日本行政权而削弱其他要求者的权利。……对此等岛屿的任何争议的要求 均为当事者所应彼此解决的事项。”(引自1996年10月18日的《人民日报》上文章《论钓鱼岛主权的归属》)1996年9月11日,美国政府发言人伯恩 斯仍表示:“美国既不承认也不支持任何国家对钓鱼列岛的主权主张。”

        因此,仅从历史角度考证(从地理国际法角度同样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钓鱼岛从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而琉球群岛(现在的日本那霸县及周围岛屿)则是日本一 百多年前吞并的中国的藩属国。日本昨天吞并琉球,今日又把魔爪伸向我国固有领土钓鱼岛,一旦阴谋得逞,明天就有可能把魔爪伸得更远。因 此,我们必须要认清:保卫钓鱼岛,实际上就是在阻挡一道觊觎我领土领海的贪婪的目光,是保卫中华民族的未来,在这个原则问题上,我们不能有任何让步。

12bc6bbd706g21312bc6bc2560g21412bc6bc3281g21512bc6bd740fg214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