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情报中心官员谈中共控制学联会

日期: 2007年7月15日 下午10:35
主题: 欧洲情报中心官员谈中共控制学联会

欧洲战略情报安全中心执行长克劳德·莫尼克

欧洲情报中心官员谈中共控制学联会
专访欧洲战略情报安全中心执行长克劳德·莫尼克

记者YVES VAN DER HOEVEN采访报导 随着中国驻北美国家使馆利用当地社团和学生学者联谊会进行特务活动的一系列案例相继曝光,中共情报机关对海外的渗透日益引起欧洲多国的关注。曾亲身参与一宗中共高级间谍案调查的欧洲战略情报安全中心执行长官克劳德·莫尼克 (Claude Moniquet)先生近日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称中国大陆特务机关规模大,运作非常严密,就像20年前苏联的特务机关一样。

记者:前中国驻悉尼外交官陈用林日前访问加拿大时指控中国驻北美国家使馆控制、利用当地学生学者联谊会进行特务活动。北美最近也爆出了一系列相关案例。2005年欧洲追踪工业间谍案的线索曾经导向了比利时鲁汶的一个中国学生会。您怎么看待这类事件?

答:我想首先要说明的是,所有的国家都有间谍。但是中国的做法非常有侵略性,而且规模很大。中国大陆特务机关的运作非常严密,就像20年前苏联的特务机关一样。他们有国家安全部,也在军队设置了特别情报局,他们控制大量在国外的机构,尤其是新闻工作者,当然还有学生。

现在有很多的中国人在海外留学,有好几万的中国人在国外工作,他们在其所生活的国家被组织起来,加入学生联盟、中国学生联合会等等,这些团体通常是通过文化事务部门和中国使馆有着密切的联系。海外华人希望和故乡保持联系,这很正常。但很清楚的是,中共政府用这种方法来向海外传递命令,并利用学生从事间谍和宣传活动。几年前在比利时发生了一桩案件,鲁汶大学的中国学生联合会被指控从事间谍工作,因而受到调查,我想调查工作还没有结束,而且我们也知道他们和中共使馆的关系。

记者: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注意到这种以“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名义存在的特务组织,并在密切地关注他们的行动。您认为欧洲对这种现象的了解程度如何?欧洲,特别是比利时对此采取了什么政策?

答:很遗憾,在这个问题上欧洲不是美国。美国在安全问题上有十分明确的政策。尽管美国和中国有贸易关系,他们非常明确地告诉中共,不可以在美国从事任何间谍活动,一旦被发现,间谍会被监禁或遇到大的麻烦。

可悲的是欧洲却不一样。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如: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他们知道中共的间谍机构在他们的国家非常活跃,窃取他们的工业和商业机密,但他们不想破坏同中国的关系。很多案件并没有被报导出来,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政府希望避免和中国之间出现摩擦,也不想影响他们和中国的经济关系。总的来讲,美国传递了一个很强烈的信号,欧洲却发出了一个非常软弱的信号,这对我们来讲,当然非常糟糕。

记者: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加拿大总理非常强硬地对中共提出了人权问题。正因为如此,中共不得不做出让步。

答:是的,我们和中国打交道过程中的错误在于,我们没有坚持自己的原则。我们应该清楚地告诉对方,我们愿意和你们有经济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你不可以在这里做,你不可以从事间谍活动,你不可以试图影响生活在欧洲的华人,威胁或操纵他们等等。

我不认为坚持原则,甚至驱逐从事间谍活动的外交官会伤害到欧中贸易关系。当然他们会在公开的场合否认这种指控,并威胁要断绝经济往来,但他们最终还是需要和我们做生意。因此,我们应该更强硬一些,像美、加一样划出一条清楚的底线。

记者:像您所说的,中共当局的做法非常特别,并且在向海外输出其控制自己人民的做法。

答:当然。关键问题在于今天的中国绝不是我们所说的民主国家。中国在这20年有了发展,没有人会说今天的中国和20年前的中国是一样的,但中国仍然不是民主国家,所以中共能够对海外华人施加压力。海外华人被迫成为间谍或者是服从中国使馆的命令,否则的话,他们在国内的亲人有可能遇到麻烦。一个民主国家不会这么做的。

欧洲国家的政治决策人目前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和一个非民主国家打交道时,我们必须坚持自己的原则,而不是倒过来。我认为,在和中国打交道的时候,我们经常都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对一些问题熟视无睹。

记者:欧洲会对那些充当中共当局海外组织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答:我可以告诉您的是,我们劝告企业在雇佣中国学生和中国实习生时要非常小心,不要让他们接触某些特定的技术和知识领域。当然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个遗憾,但是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我们知道太多的技术已被中国偷走。

所以我认为,在中国间谍问题上,欧洲国家必须有一个明确的政策和一致的态度。 我们要告诉中国说,我们愿意和你们合作,也愿意为中国学生提供机会。但如果哪一天我们发现中国学生或外交官窃取商业或技术秘密,游戏就结束了。我们将采取制裁行动。

记者:对于那些被迫做政治间谍而敢于投诚的人,比利时政府是否应该考虑马上给他们提供政治庇护?

答:在欧洲,这还不是一项官方政策。但我认为我们应该为他们个人和他们的亲属提供政治庇护,就像以前冷战时代对苏联人那样。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限制中国间谍的方法。(http://www.dajiyuan.com)

7/15/2007 11:34:00 PM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707151032171151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