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不会死亡,因为这是嵌在人类社会文化基因中的求生求变的本能

日期: 2009年11月30日 下午8:08
主题: 理想主义不会死亡,因为这是嵌在人类社会文化基因中的求生求变的本能

>@kay1230‘生命就是這樣,夏天過了,蟬都不叫了,到了第二年夏天又一樣出來了。我覺得相比之下個體的生命意義並不很大,該叫的時候要猛 叫,叫死算了,然後明年一樣會接著叫。我們並不重要,我們就是載體,帶著精神,精神一定會傳達到別人身上。’ 艾未未 about 3 hours ago from Tweetie

胡平先生在《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3]中开篇的作者手记写道:

人心不会熄灭,但它可能蒙上灰烬而不再燃烧。灰烬本来是燃烧的产物,但它反过来又抑制了 燃烧。
拨开灰烬,你会看到重新燃烧的人心。

jprp 君 于 Jan 27 22:44:51 2009 在《奴性,理性和反抗性》[1]中的解说,与艾未未和胡平先生如上表述很接近,且互为补充:

天生反抗的理想主义者究竟存不存在?[…]反抗是个赔本买卖,为什么为民请命的人还没有死绝呢?

动物世界里有很多利他行为,比如有一种昆虫,同一批卵中总有几个卵孵化出上颚
特别发达的幼虫保护其他幼虫,特化上腭的代价是失去生育能力,牺牲了传播基因
的机会。这种利他的幼虫仍然会一代一代的出现,因为他们的基因在被保护的兄弟
姐妹那里流传下来了。

人的文明传承依靠的不是DNA,而是“文化基因”,人类社会中利他行为的根源在于
文化传承中的“利他基因"。共产革命者夏明翰的诗写道:“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
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作者,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死活是不要紧的,关键
是鼓动后来人。集中营IIIB或者说中国古代,理想主义基因也没有断绝,科举考试
的教材,儒家经典本身就是理想主义救世精神的产物,孔孟年纪一大把,奔波于列
国推销儒家思想难道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富贵。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儒生追求修身治国
平天下,遇无道昏君失德,不会一味逢迎,劝谏不成反抗也在孔孟之道的范围内。
[…]

理想主义反抗性的文化基因的载体就是人类文明的载体,文字书籍,图画雕塑,音
乐歌曲,口述传说,历史上的英雄和当世楷模。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吸收多了这种基
因,就会变成新一代的理想主义者,新一代的文化基因又会沉淀在文化载体的更
新。集中营看守当然有对策,比如愚民,洗脑,不让囚徒接触有害思想,种种方法
加强囚徒的奴性,如果有的囚徒不吃洗脑这一套,可以宣传闷声大发财,枪打出
头鸟,实用主义,享乐主义,犬儒主义,至少把囚徒控制在理性不反抗的范围
内。

朱元璋读孟子后,认为有几处大逆不道,属于有害思想,于是明令孟子某些章节不是
科举考试范围,并且推广刊印删节本。中学课本里面的不少文章,都属于上一个革命
循环,共产党还不是看守的时候的那些东西,如今不合时宜当然要删除,比如鲁迅的
文章大多都有害,《纪念刘和珍君》尤其有害。
网络时代,信息获取自由,网民会
搜索,看守有金盾,网民会发贴,看守有五毛。

革命史上有很有趣的反阶级出身现象,革命者尤其是领导者往往出身于统治阶级
集中营的看守阶层。鲁迅纪念左联五烈士的文章中提到的徐平复,他写给兄长徐培根
国民政府航空署长的诗里有这样的句子:“我向我所在的阶级开了火。” 反阶级现
象不难解释,理想主义是吸收理想主义的文化基因成长起来的,出身于看守阶层则
意味着免于洗脑,有特权则容易接触到某些“反动”材料,尽管打着“内参,批判用”
的标签。

集中营的另外一种对策是把英雄搞臭理想主义反抗者不能被收买,则必须被孤
立。
大帽子比如贪图虚名,拿外国人钱,追求避难绿卡,揽炮灰求富贵等等一个个
扣到为民请命的人头上,另外还有乱搞男女关系,同性恋,贪污经费,泄露国家机
密,内斗,神智不清等等说辞,宣传机器,五毛,犬儒主义的义务五毛一起上阵,
不把英雄说成狗熊誓不罢休。

这里引用网友立里的发言做脚注:“如果你单身,他会说,你就因为上网,不看
书,不旅游,没手艺,没有老婆孩子,所以变态。如果你事业成功,且有家小,他
会说,你就因为性无能,婚外恋,嫖妓卖淫,所以变态。(参见郭国汀性无能离婚
案,何伟途嫖妓劳教案,任不寐玩女人逃窜加拿大案,赵昕在风月场所争风吃醋被
黑社会暴打案,余杰透露说国保威胁他要传播关于他的桃色新闻来打击他,郭泉也
马上就要婚外恋离婚案了)如果你家庭美满幸福,他会说,你就是想当总统的精神
病!(参见高智晟案)”

理想主义者的反抗有高尚的目标,不是为自己一人,而是为了改造整个社会,
把集中营改造成夏令营。杀死看守的暴力手段曾经流行,但已经被证实为只能重造
集中营,不能创造夏令营,共产革命的失败就是明证。 今天的革命者则倾向于让
囚徒和看守握手言和。

理想主义不会死亡,因为这是嵌在人类社会文化基因中的求生求变的本能。

jprp 的文章中上面最后一句话,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宣言,更是动人的诗句。

参考:

  1. jprp: 奴性,理性和反抗性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ece87e574d901ad1
  2. 德国之声 艾未未:我会忠实于我所处的这个时代; 2009.11.30;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4946396,00.html?maca=chi-newsletter_ch_Topstories-2357-html-nl
    http://docs.google.com/View?id=dhc9tk5q_15czrcxtgt
  3. 胡平: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cc7923944d0d06c0
  4. 中共国的犬儒主义和反智主义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cc7923944d0d06c0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