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被拆迁户苗秀芳的血泪控诉

http://niyulan.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09.html
倪玉兰,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前章胡同19号,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有一个优越的学习环境,受父亲的熏陶,1986年毕 业后,我从事了法律工作。

我是天津市河东区居民苗秀芳,我家2003年9月25号官商勾结打着危房改造、改善百姓住房条件的旗号被河东区法院违法强拆,把我们祖辈居住几十年百姓赖 依生存的土地拍卖(在强拆前一个多月,就停水、停电、拆厕所、堵路。)强拆前拆迁办和法院从没有一个人找过我们当事人,法院就下了栽定书。我早上起床时发 现在我家窗台上,此房我们家已住六十多年四代人,原是日本人在时的油厂库房,刚解放时改为东风油厂。当时油厂扩建搬走了,就给百姓居住。1976年唐山大 地震后,有企业产改为公产房,让自己去办本,我们家没办本;一是家庭困难,二是房管部门也没人找过我们。在拆迁办和河东法院没人找我们协商的情况下,法院 就突然来强拆(我当时还不知道他们是法院的人,他们都没穿制服)我就问你们是哪儿的?他们说:是法院的,来强拆,我说:我们没有地方搬,我们就这一套住 房,法院的人说:这个我们管不着,我们就管拆房子,说着法院的人就叫一帮人进入我家去搬东西,我一看法院的人跟本不和你讲理,也不管我们的死活,我就进屋 不让他们搬我家东西,可是他们人多我根本阻止不了他们,被逼无奈我只能与我的房子共存亡,我拿起汽油就浇了一身,刚要拿火,就被他们抱住,因他们都进了我 们家,他们害怕把他们一块烧死,法院的人不由分说就把我扭着胳膊拉了出来往他们准备好的警车上拉,我一看有好几百人,好几辆警车,(就这架势….)这时我 丈夫从他妈家回来,看到这情况不知怎么回事,上去问他们没人理他,他就拿出随身带的摄像机拍下来,法院庭长李研学(后来知道他名字)过来就把我丈夫扭着胳 膊拉到警车上,到了法院他们把我夫妻往关犯人的大铁笼子里推,我们不进,法警120133、120134就用暴力手段连踢带踹,当时我被他们踢倒,我丈夫 的手被他们打裂,鲜血直流,我们喊救命,一个在前面正开庭的一个法官过来制止了他们的暴力行为,他们还是应把我夫妻关了进去。后来又把我夫妻送到天津市拘 留所关押十五天,在车上我就昏了过去,他们还把我们铐在他们车上,我丈夫求他们才把我放了下来,到拘留所门口,我丈夫报了110 ,110问了情况后就没来。给我们的拘票也没盖章。等我们出来后,我们家没了,财产也不知去向,我们住的房子是解放前的房子,市联系办的周处是打听过粮油 公司的,任何人都可以把别人的房子定为违章吗?拆迁办书记张春荣说:不管你们房子住多少年有多少平米,没本就是违章。就因为拆迁单位对我家的抢夺和掠取, 我们不同意,我们就遭暴力野蛮对待,当时我夫妻身无分文,衣裳单薄,出来后就借钱找房子,买衣(快到冬天了三口人还都没有衣服)买生活用品等等,只能重新 再制个家,我们还得过日子还得凑合着活着,我们又多次找到河东法院要我家财产,执行厅长李研学说:财产是拆迁办拉走的。我说:当时是你们法院去执行强拆和 拘留的我们,我们家财产你们应该负责,李研学说:我们只管拆房子,别的我们不管,财产找拆迁办去,我再找到拆迁办,拆迁办人说:你们家财产在农村的一户人 家存着,我们给你们钥匙你们自己去看,我说你们把财产清单给我们,把财产给我们拉回来就行,得先让我们活着。拆迁办人说:不看拉到,就在也没人离我们了。 没办法,我们多次找政府,可政府也告诉我们,法院执行强拆就是法院拉走的,他们管不了法院,我只好又去找河东法院执行厅长李研学,在我多次和他交涉后, 2004年8月他才把拆迁办书记张春荣叫到法院,经我们三个人多次协商打成协议,财产赔偿二十万元,可是一直没兑现,至今我家财产没有人负责。房屋不安 置,财产不归还,我们多次向市有关部门反应,一年多来没有任何回应,我们负债累累,面临冻死饿死,无家可归,我们多次向市里提出困难补助,到2004年年 底市信访和区信访提出给我们按特困补助15万元,没人对我们提房子和财产的事,我夫妻当时对他们说:这就算到财产损失里吧,你们不可能给我们特困补助这么 多,可他们还是说财产让找法院。我又找到法院,法院说拆迁办已经答应给你们,你不要再找法院了,法院不可能给你们一分钱。就因为我们拿了这特困补助15万 元,(我们当时不拿这15万元我们三口人就面临冻死饿死,借的一屁股债人家也多次摧要,还帐后就已经所剩无已。孩子还要交学费,我们还在租房还要生活。我 夫妻天天上访,什么也干不了,从市信访和区信访找我们协商以来,我们从来没说我们家房子我们要钱,我们一直要房子,内环给我们中环就行,拆我们多大给我们 多大,财产没有了他们就应该赔偿),后来就出现了他们伪造的具结书,而且具结书上没有任何我们保证的对象和公章,我们也从来没见过具结书这三个字,而且后 来还出现了三份具结书,我第一次见到的具结书是2005年10月份,我去建设部上访,天津市拆迁办在建设部驻点的工作人员拿出来的,是手写的具结书,我当 时让他给我复印,他说:人家不让给你复印,你可以把里头内容写下来,我只好把内容写下来。里头写到拆我们家104平米的两间违章房,当时他们都说是我丈夫 写的,我就开始要求他们给我们一份做鉴定,他们一直不同意,第二次见到的是2006年9月份在市拆迁办主任那里见到的,就变成了电脑打出来的,给手写的那 份内容不一样,当时市拆迁办主任说:拆你们家12平米的房子,你们还想要什么?我也让她给我复印,她也说:人家不让复印,第三份具结书就是我被劳教后,我 丈夫向法院提起诉讼时拆迁办给的第三份具结书的复印件,也是电脑打出来的,里头就不在提平米数了。当我和我丈夫看到第三份具结书时,我们就想:不知道以后 还要出现多少份不同版本的具结书,内容不一样可三份具结书的签名和手印却是一样的,我出来后多次问他们要原件,拆迁办的说是河东区信访给他们的复印件,他 们也没见过原件,我又多次找区信访要这份具结书原件,区信访又说他们没有,这份具结书到底是谁伪造的,这份具结书上说是市秘书长刘宏声给解决的,他们以这 个理由说:市领导解决的问题,我们怎么能推翻。我们从没见过这个人,我们家什么情况他都不知道,他是依据什么给我们解决的。河东公安分局就以这份伪造的具 结书劳教的我,(劳教决定书上有具结书里的内容)以他们伪造的具结书往上汇报我们家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可是到现在他们没给我们任何文字东西手续,拆迁办 的说我们家房子没有本,所以不能给文字东西和手续。抢了我们房子抢了我们财产,房子不安置,财产不归还,我们多年无家可归,一无所有,就因如此,我公公一 直看我们到此地步,一气之下病倒,05年病逝。拆迁弄的我们家破人
,妻离子散,没给我们任何手续,还说给我们解决了,我们至今还在外流浪,无家可归。可 是区政府和市政府也从没见过任何文字手续,也跟着说给我们解决了,我现在就要给我们解决的手续,到现在就是不给,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从我上访以来,我被河东区政府指派河东公安分局和原河东和平村派出所十几次超过24小时的软禁,两次拘留,2008年8月25日,我去中央人大信访上访 (中央人大信访有簦记)被中央人大信访集中送到北京久经庄,被天津市政府接回送到天津大沙河的分流中心,到晚上11点多有河东政府命开发商和一位我不认识 的警察当天晚上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关押4天,在关押期间,他们派的看管我的工作人员张国靖(男)晚上十一点左右对我长达半个多小时的流氓骚扰,经我奋力 反抗和呼叫,(有二个和我一样被非法关押的上访人员刘姓(女)和一位高姓(男)作证,他们说当时听到喊叫想进房子阻止但有不敢,那个地方无人烟,弄死几个 人都没人知道)才来了一位值夜的工作人员强行把他拉走(当时他们俩都醉醺醺的)转天我找到在我被关押的地方驻点的区政法委书纪(崔)和区信访主任(石) (音)反应此事,他们说:这事他们管不了,让我向一个姓史(音)我一个大个姓张的警察反应,可是他们两个连笔录都没作。我是被政府无理由关押在此,我的安 全却没人保证,我反应了此事后,第二天就有河东公安分局法制科的主任(孙)和何昆等人,把我送到了天津拘留所拘留十天,当时在拘留所门口,河东公安分局法 制科的何昆,还拿出他们伪造好的假材料让我在上面签名,我不签何昆说:你要是不签,拘留决定书就不给你(当时他让我看了拘留决定书)我为了能拿到拘留决定 书,我就在上面签上:以上所属不实,刚写了这几个字,还没签上我的名字,何昆一下就抢了过去说:你别签了,拘留决定书不会给你,我当时就说:你们拘留我不 给我决定书,你们这是违法,何昆说;你就等着倒霉吧。过了几天分局来了几个人,我都不认识,他们来后又是让我在他们写好的假材料上签名,我不签,他们就走 了,到了拘留十天的日子却没放我,到了9月17日那天,河东春华派出所一个姓史(音)的还有一个我不认识两位从拘留所把我接出后就带上铐子拉到一辆金杯车 上,车上还有拆迁办的几个人,我问他们去哪?他们却说:到时你就知道了,到了天津女子劳教所我才知道我被劳教了,是队长告诉我被劳教一年半,我9月17号 被送进劳教所,10月份我婆婆听说我被劳教当时就挺了过去差点没命,经医院全力抢救才保住生命,可是落下全身瘫痪。弄到我们家破人亡还不够,现在又迫害的 我们无法生存。我丈夫什么也干不了,天天得伺候我婆婆拉屎拉尿,喂饭喂水。我在劳教所时,我全权委托我丈夫替我复议和申诉,市政府维持原决定,后来我丈夫 到二中院申诉,二中院推到和平区法院,和平法院不受理,说是天津高院有个口头文件,只要是上访被拘留和劳教的,全不受理这类案件。(我丈夫又把申诉材料寄 到和平法院作为证据,一直没有回音)我们多次找到有关部门反应此事,一直没有音讯。2010年2月4日在我从劳教所出来当天,有两位去接我的警察让我在他 们打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名,保证以后不再去北京上访,我不签,他们说:只要上访还劳教你。我就不明白,国家开着信访部门让百姓去上访申冤,为什么下场却都进 了监狱,对我的劳教是对我上访的镇压、打击和迫害,上访7年来问题没得到解决却一次次被拘押、拘留、劳教还有被送进精神病院送到偏远山区关押和判刑的。在 中国还有让百姓讲真话和伸冤的地方吗?我们老百姓还能得的权益和利益的保障吗?中国还是法制社会么?我们百姓上访是在保卫国家、维护党,是那些腐败分子在 害国、害党、害人民,而且拆迁办书记张春荣和区信访人员多次对我说,你们天天去北京告有人给你们解决吗?有本事去联合国上访,他们一直在向我们示威和挑 衅。而且拆迁办从拆迁到现在一直没给我们下达裁决书,没有下达裁决书就证明我们不在拆迁范围。法院更没理由给我们下达裁定书和对我家强制拆迁。2010年 9月6号,我们从河东法院挡案室复印了一套对我家裁定的档案材料,这是8月25号(左右)国家信访局接待人员提醒我们要裁决书,之前我们跟本不知道裁决书 的事。当我们从法院复印拿到裁决书第一条就规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定拆迁协议,至今也没给我们任何文字东西,更别提拆迁协议。做为政府官员应该知道拆迁 问题的解决应该以什么手续为依据。没有对被拆迁人办理拆迁协议怎么会以净地出卖?(据我所知,我们华昌北四期还有大盖一百多户没签拆迁协议的)。

自从拆迁以来,我们就被彻底踢出法律的保护,无论是法院裁定还是劳教决定以及拘留决定都被法院以“拆迁纠纷不予立案”为由拒之门外,开发商和公安局的一些 人也正是在法院的保护下,对我们肆意欺辱打击报复。

如今开发商又以房屋没本不给拆迁手续为由将我们彻底踢出社会保障体系,申请住房补贴和申请廉租房申请经适房等等,房管局都需要我们出示拆迁协议书,他们扒 了我们的房子却又不提供任何手续造成我们多年无家可归到处流浪。

房屋改革我们从来没有享受到任何实惠,拆迁又将我们驱赶得到处流浪,当我们提出异议又对我们打击报复肆意伤害。法院对我们的冤屈从来不立案逼迫我们长年累 月的奔波于上访,几乎没有半点正常生活,公安局的一些人还对我以造假的手法故意伤害,导致我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我不知道老百姓想要恢复自己的正常生活为 什么这么难。

在老教所,我们上访的被打成政治犯(队长找我谈话时对我说谁让你们上访的粘上政治呢,在我出所之前,劳教所的所长亲自到我们街道要求610的去接我)受尽 折磨和凌辱,不让吃不让睡,活还比别人干的多,手累伤累残,回到号房还要坐板登(连床都不让坐,也不允许活动)屁股坐烂坐出严重性的痔疮,还让那些吸毒、 卖淫、盗窃的看着我们,不许你乱说乱动,不准任何人跟你说话,还经常让你罚站,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等等的折磨手段全用在了上访人的身上。我不明白,我们上 访说小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说大了是为了国家的命运和前途不允许那些腐败份子给毁了,我们非常爱国,我们上访就是一种爱国的表现,就这样却进了共产党 的监狱,我一直想不通,上访多年无果,却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打击和迫害。为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和法律的尊严,会受很多魔难和痛苦,上访的百姓还在坚持,因 为他们相信,中国不会永远这样,总有一天会见天日,冤案总会被昭雪,各位领导们,老百姓在看着你们,在等待着你们的答复,我们想信国家领导不会都是腐败 的。所以我们还会坚持。

                                              2010年10月28日

63960377_37229992_middle-7022263960383_37229992_middle-7039163960389_37229992_middle-70484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