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被枉判 民众对中共已绝望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73934-1.asp
赵连海被枉判 民众对中共已绝望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
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节目长度:3分36秒  下载mp3(16k) | (128k)

Zhaolianhai1

11号,为毒奶粉受害家长维权的赵连海被北京大兴人民法院以所谓的“寻衅滋事罪”宣判2年半徒刑,现场哭声一片,旁听者感到非常气愤。本台记者采访了结石 宝宝家长周进先生、网友王荔蕻和刘德军。

结石宝宝家长周进对当局执法犯法的行为感到愤慨和绝望,他认为这个国家的法律早已荡然无存。

【录音】“他们想要判谁就判谁,这个法律在他们手里面,他们说什么都是法律。赵连海他落得被判刑的下场,就感觉这个社会太黑暗了,根本就没有法律存在了, 太气愤了。反正是对政府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反正已经绝望了。”

网友王荔蕻表示,毒奶粉事件酿成3千万儿童被毒害的悲剧,当局不但没有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反而对一个敢于为受害儿童讨公道的维权者判刑2年半,世界上恐 怕没有比这更无耻的政府了。

【录音】“我今天心情非常不好,就是很悲愤嘛,真是太没天理了嘛,3千万儿童被毒奶粉毒害,然后就赵连海站出来为这些人发声,结果就还寻衅滋事(所谓罪 名),(被判)两年半,太离谱了!作恶的倒没事情,受害的要关起来要判刑,简直是不可思议,太无耻了,一点幻想都不要留了。”

周进还表示,结石宝宝家长们不会被当局以权谋私、徇私枉法的卑鄙行为吓倒,他们将继续为赵连海讨回公道。

【录音】“我今天一整天心情都很难受,(赵连海)被判的那个行为就感觉怎么中国变的这么黑暗了,实际上我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赵连海会判的这么重嘛。这么多的 (结石宝宝)家长它(政府)怎么可能就吓住我们了?我们今天就是说专门打算带着孩子去‘自首’,就是让这个政府知道我们中国还有人在做赵连海的后盾,不是 他说判了就判了。”

网友刘德军认为,法院对赵连海的量刑标准完全是违法的,中共制下的法律只是一纸空文。当局枉判赵连海只不过是想让结石宝宝家长们息音,屈从于中共的暴政。

【录音】“他本来就没有罪,这是不应该判的,这是一定的;还有就是说什么叫他认罪就判刑,不认罪就判多少,这个很荒唐,一个人有罪就有罪,没罪就没罪,怎 么能说你承认了就判个刑,不承认就判个重的?所以我认为判赵连海主要是因为他追究毒奶粉会牵连很多既得利益集团,所以他们(当局)可能就是想把这些人控制 下来,不希望他再追究那些幕后的责任者吧。”

2008年令举世轰动的“毒奶粉事件”造成中国百万计的儿童受害,数十万儿童就医,死亡的真实人数被掩盖。结石宝宝家长之一的赵连海开始为受害儿童维权讨 公道,却不断遭到当局的打压。此次庭审宣判后,赵连海表示要上诉,并无限期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傅明 宇清采访报导。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73868-1.asp
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被判刑2年半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
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节目长度:1分56秒  下载mp3(16k) | (128k)

11月10号,大陆毒奶粉维权人士赵连海被北京法院判刑两年半。有关律师表示,对这一判决完全不能接受,赵连海准备无限期绝食表示抗议。几十名毒奶粉受害 者在法院外声援赵连海。

赵连海的辩护律师李方平表示,他完全不能接受这一判决,赵连海本人当场表示强烈抗议,有不少毒奶粉受害者前来支持赵连海。他还指出,法院方面没有对超期羁 押赵连海作出任何解释。

他说:(录音)“完全无法接受!”“(赵连海)大声抗议,说明自己无罪,这是荒唐的判决!拒绝戴手铐,把囚衣脱下来了。能看到很多的抗议,来了不少毒奶粉 受害者。有不少支持者吧!”

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表示准备提出上诉。她告诉记者,赵连海准备以无限期的绝食表示抗议。

她说(录音):“不服!我们会提出上诉!”“(赵连海)他不服判决、当场不服判决。很气愤、非常气愤,准备无限期的绝食。当场把号服就脱了,扔在地上。”

赵连海幼小的儿子因为食用三聚氰胺毒奶患肾结石。赵连海以民间网站“结石宝宝之家”的形式调查、公布了2008年中国乳制品污染事件相关资讯,号召中国大 陆因三聚氰胺毒奶事件而罹患结石的孩子家长联合起来,进行合法维权诉讼。

2009年11月13日,赵连海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经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0年2月3日,国际特赦组 织决定介入此案,努力营救赵连海。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秦越 赵子云采访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55152-1.asp
创办结石宝宝之家的赵连海被戴脚镣上法庭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
2010年3月31日 星期三    

201003318118

中国毒奶粉受害患儿的家长赵连海,被控“寻衅滋事罪”一案,30日在北京大兴区法院闭门开庭。赵连海的两名辩护律师说,他们为赵连海做无罪辩护,而赵连海 被戴着脚镣在进行近六个小时的庭审。被拒绝旁听的妻子不明白,为何毒奶粉受害者却成为被告。

据自由亚洲电台31号报道,三鹿奶粉受害者患儿家长、“结石宝宝之家”创办人赵连海被控“寻衅滋事罪”案件,30号早晨9点20分开庭,至下午两点半结 束。有大批支持者和维权人士在清晨冒雨到场声援,但被法庭拒绝旁听,早晨八点半左右,当押送赵连海的囚车抵达法院时,在场的人们高呼赵连海的名字,赵的妻 子李雪梅带着五岁的儿子也在高呼:“爸爸…..赵连海,爸爸……”。李雪梅面对电视台的镜头说:“我们是受害者,是为了那么多孩子,问题还没有解决,他们 根本不正视问题,却来打压我们,不理解 ”。

一批维权人士也到现场,来自河南的刘沙沙对记者说:“网友,访民,都在西门等着呢,网友们好多都是拿着手机在上推特,牌子是‘赵连海无罪’,我拿着的牌子 是‘坚持’,‘心安’,两个牌子,有的小孩拿着‘爸爸回家’”。

不公开的庭审结束后,赵连海的辩护律师李方平向记者表示,现场没有一个人旁听,在6小时的庭审中,赵连海一直铐着脚镣。李方平律师说:“我们认为,赵连海 也是食品安全受害者,包括他的家庭以及千千万万的儿童,他的孩子现在五岁多了,才15公斤,深受毒奶粉之害”。赵连海在八千字的
辩词中说,我们身为孩子 的家长最关心孩子的生命健康及一生有效的保障,我们的维权也一直是合理合法且理性文明的,我们也从没有指控的所谓“非法聚集,呼喊口号,起哄闹事”等这些 无中生有的事情。我作为维权带头人被警方多次谈话,但从未提及我曾经的事情构成犯罪,我也没有因这些事情收到过警告或提示说我构成犯罪,让我不能理解并痛 心的是事后竟指控我那些在警方严密监控下做的事情构成犯罪。

出庭的另一名律师彭剑认为,“寻衅滋事”罪的一个构成要件是当事人的行为造成了社会秩序的严重混乱,而检方连赵连海的行为造成社会秩序混乱的证据都未提 供;检方提供的所谓证据,在赵连海收押前就已经收集了,涉嫌先侦查后立案,是一种诱惑式侦查;检方的证人大都是警察或法警,证人缺乏公正性。

“结石宝宝之家”的家长们,当天也在互联网关注赵连海的庭审情况,代理赵连海“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的蒋亚林获悉赵连海戴脚镣出庭,她说:“这让我非常不 能理解,老赵这个罪名也不是什么重罪,为什么要给他戴脚镣呢?难道为自己的孩子要说法,为这些受伤的孩子要说法,就应该戴上沉重的脚镣吗?”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42088-1.asp
毒奶案开庭 家长遭扣押并取消庭审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
2009年11月8日 星期日     节目长度:3分1秒 下载mp3

787

原订10号开庭审理三聚氰胺毒奶粉民事诉讼案的受害家长王刚,5号遭北京海淀区羊坊店派出所强行搜查并扣押2个多小时,庭审也无故被法院临时取消,毒奶受 害家长代表赵连海表示,这是当局害怕庭审当天受害家长到场声援所以进行打压。

毒奶粉受害家长王刚告诉记者,5号他带着妻儿到儿童医院复查,希望取得医院证明,回来时在公主坟搭车的时候,无故被警察强行搜查后带往海淀区羊坊店派出所 扣押2个多小时。

王刚(录音):什么证件都没出示,对我进行搜查,也没说什么,突然就把我手给抓住了,就把我手拧到背后去了,往那个车,那个警察非常粗暴,上车就掏出那个 手铐子,强行给我铐上了,我说你凭什么铐我?我又不是犯罪嫌疑人,你自由检查我配合你检查,你搜完我身没有带任何的危险东西,铐的特别紧,当时都已经麻木 了,到现在手腕子还有印,他开车的时候就故意急刹车就撞上后座椅上,靠背上,到了派出所关了2个多小时吧。

毒奶粉受害家长代表赵连海表示,周二的庭审会有很多关注毒奶粉事件的人前往声援,还有的家长已经订好了车票。

赵连海(录音):法院这边那,没有给任何理由,就是给他们打了个电话通知一下,说取消了,这个庭审,如果他是很公正的不怕这个更多人去关注的话,他应该不 会考虑取消,但是我们很多的家长感到一种有被耍了的感觉,尤其是法院,这样的一个行政机关嘛,他仍然是属于政府嘛,言而无信,本来是定好的一个日子,就这 么轻易的就这样取消。

赵连海还表示,王刚无故被扣押和法院无故取消庭审,是当局害怕当天受害家长到场声援所以进行打压。

赵连海(录音):说到我们这个家长那被拘押就是要搜查他的证件,配合的前题下仍然那么的粗暴,是不是利用这种方式来进行这种打压,所以我们觉得真的有很多 的无奈吧,也期望当局能够多一些人性吧,有很多家长那也表示要去关注,包括那其他的一些关注包括一些社会人士吧,这个有旁听席那,我们就坐在旁听席上,没 有旁听席我们就在法院外呆着,就这样就让官方那如此紧张的。

记者打电话到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接电话的值班人员否认有铐人行为。

值班人员(录音):一般咱们那就带到派出所进行审查的人也基本上不铐,涉及到刑事案件重大的一些什么案件他才铐人的,一般轻易不会铐的。

去年发生的毒奶粉事件,当局提出的赔偿金太低,受害家长采取民事诉讼,法院大都拒绝受理,今年7月,5名在北京居住的毒奶粉受害家长,分别向大兴区、顺义 区、宣武区、西城区、丰台区法院递交起诉状,至今只有2宗受理。

以上新闻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林莉、思明采访报导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