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 关于美联社采访,三妹给网友的回信

From: “Diane Liu”
Date: 15 January 2011 17:58:01 CET
Subject:
关于美联社采访,三妹给网友的回信

关于美联社采访,三妹给网友的回信

网友问道: 

 

三妹:
有件事梗在我心里好久了,一是苦于找不到或找不全所有的信息和资料,二是与我同感的人恐怕也找不到。现在求助于你,是觉得你对高智晟的研究和对高家属的接近要远胜过我。这梗在心里的疑问就是:高受酷刑后,在视频里向全世界公开说了屈服的话的那个人,是高本人吗?

三妹回答:

 

XX

 

我现在正好在写一篇评论文章,可以把文章的部分内容先发给你。

依我的推断,去年高智晟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还活着。我认为那个变了模样的是高智晟本人,变了的地方有,眼皮整个皱了(酷刑中烟熏造成的),牙齿呈现松散错位的样子,是否遭暴打后牙齿受伤而移位?高智晟原来的脸部皮肤非常光洁明亮,现在却发红和有暗斑,像是脸部烧伤病人。遭受那么巨大、长久和多次的酷刑,一个人会产生难以想象的巨大变化。

 

另外,据最近美联社的报导说,美联社是在一个空了的餐馆采访高智晟的,而且门外有便衣把守。这说明,高智晟是被便衣送来的;也说明,这次采访是中共官方同意并安排的;还说明,酷刑之下的高智晟接受了他们的条件,条件是:高智晟要向美联社表示,他将放弃维权抗争。这也是美联社在去年四月采访高智晟后没多久就向世界发布出去的一小部分采访内容——高智晟表示放弃,同时,美联社保留了大部分内容没有发表。

直到今年一月十一日(三天前),由于高智晟失踪的时间太长了,美联社才进一步发布了去年四月采访中高智晟所披露的第二次被绑架后遭酷刑的细节。

这些细节使我们看到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方面,高智晟遵守了中共警方要他配合的条件,向美联社表示了他放弃维权抗争的意思。另一方面,高智晟向美联社详细地揭露了中共警方对他的酷刑折磨。这两方面向我们说明了什么呢?它们说明:高智晟虽然在口头上向美联社表达了放弃维权抗争,同时却在实际行动上仍然坚持维权抗争——仍坚持揭露中共对自己的酷刑,抨击中共的残酷无耻。而且,高智晟知道,外面的便衣不可能当着美联社记者的面制止他,把他强行带走。这就是大智大勇的高智晟,他一直在以个人血肉之躯的极限去挑战强大无比的中共极权,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国家机器。

其后果当然是可想而知,在接受这次美联社的采访两个星期后,高智晟第三次失踪。更严重的后果也可想而知,这次遭绑架失踪,高智晟会遭到比前两次更残酷非人的酷刑折磨。他能不能挺过去这次的酷刑折磨,我们很难预料,到现在外界已经有九个月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中共这个无恶不作的黑帮和极恶大全,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可恨的是国际社会和美国,他们为了与中国的经济利益,早就偏离为人权而战的治国理念。高智晟一人的牺牲如果能换来西方世界认清中共也值得。只怕会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演,直到希特勒毁灭世界,直到日本毁灭整个珍珠港,这些玩政治的西方人士才能醒悟。

再聊。祝好。

三妹

0一一年一月十四日

附件一:

美联社公布高智晟遭受酷刑专访 ()

发表时间: 2011-01-12 04:17  

Clip_image001


美联社说, 之所以现在公布采访内容,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失踪的时间太长了。

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出访美国之前, 美联社11日对外公布了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遭受酷刑的专访。20104, 高智晟失踪前向美联社详细描述了自己被酷刑折磨的细节。接受专访之后, 高智晟至今下落不明。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 曾要求等他流亡到海外或真的失踪后再向外公布。美联社说, 之所以现在公布采访内容,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失踪的时间太长了。

高智晟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说,警察将他全身剥光,用枪毒打他两天两夜;警察打累了,就用塑料袋绑住他的手和腿,把他抛到地上。

高智晟回忆说:那种残酷的程度,简直无法形容。仅仅48个小时,我已经危在旦夕。

高智晟告诉美联社,他被蒙住头,强迫一动不动的坐了16个小时,或者是用带子捆住,同时用一块湿毛巾包住他的头达一个小时,他感觉到了一种缓慢的窒息。

绑架高智晟的人对他说:忘记你是个人吧!你就是名畜生。

还有一次,高智晟求他们把他关进监狱,他们回答说:你还没好到配进监狱。我们想让你失踪的时候,你就得消失。

高智晟告诉美联社,他曾被关在中国多地的旅馆、农舍、公寓和监狱里。

关在新疆的时候,高智晟说他的待遇好了一点,偶尔允许他晚上散步。但是在10月份,即使是散步时,几个男人会靠近他并用拳猛打他的胃部。这些毒打他的人后来告诉他,他们是反恐部门的人。他们把高智晟铐上,用胶带封住他的嘴和眼睛,然后开始长达一周的持续拷打,最后毒打他48小时,才算罢休。

高智晟形容这次遭受的酷刑折磨,比他在2007年失踪时遭受的更加残酷。2007年失踪的时候,国安人员用电
击他的生殖器,用香烟烫烧他的眼眶。

人权组织认为高智晟的案例最令人不安,他之前百般遭受折磨又失踪了这么长时间。

高智晟律师因为接手中国当局禁止的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使北京当局十分不安。2006年,当局以颠覆罪名监禁他,并判处3年徒刑,后又被缓期执行。

20092月高智晟失踪。直到去年春天,他重新出现在距北京数百英里的地方,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几天后,再次失踪。

高智晟说,他的处境在200911月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之后有所改善。外界认为,奥巴马在访问中国期间提过高智晟的案子。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与他们的孩子居住在美国。耿和告诉美联社:我们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这个报道会让我们获得他的一些信息,也希望真的能让他获得自由。

美联社说,中国公安部没有对高智晟的采访做出回应。关押高智晟的当地警察局也拒绝对此篇专访作出回应。

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要求等他流亡到海外或真的失踪后再向外公布。美联社说,之所以现在公布采访内容,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失踪的时间太长了。

  

附件二:

美联社原文翻译: 失踪的中国律师高智晟谈警方虐待

 

内容摘要 警察剥光高智晟,用套在皮套里的枪干殴打他。两天两夜里,他们轮流殴打他,并对他做了难以言述的事情。当所有三个人员累了,他们用塑料袋绑住他的胳膊和腿,把他扔到地上,直到他们呼吸平缓后,又继续开始虐待。 这种残酷的程度,没有办法叙述。 这位人权律师说,他一向威严的声音颤抖着。 48小时里我命悬一线。 这些殴打是直到三月份的14个月以来最糟糕的经历和最黑暗的一幕。

 

 

 

Clip_image002

美联社独家报导
Charles Hutzler
/美联社

星期一,2011110;  6:21am 北京


警察剥光高智晟,用套在皮套里的枪干殴打他。两天两夜里,他们轮流殴打他,并对他做了难以言述的事情。当所有三个人员累了,他们用塑料袋绑住他的胳膊和腿,把他扔到地上,直到他们呼吸平缓后,又继续开始虐待。

这种残酷的程度,没有办法叙述。这位人权律师说,他一向威严的声音颤抖着。 48小时里我命悬一线。这些殴打是直到三月份的14个月以来最糟糕的经历和最黑暗的一幕。


在此期间,中共当局秘密关押着高智晟。他在四月向美联社描述了他的苦难,但要求他的讲话不要公开,除非他失踪了,或去到安全的地方如美国或欧洲。

两个星期后,他又消失了。他的家人和朋友说,八个多月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公安部门或拒绝发表评论、或说他们不知道高智晟的下落。基于这次失踪的长度,美联社决定公开这段讲话。

高智晟一直是人权运动的关键人物,提倡宪法改革和讨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保护财产权利、以及政治和宗教异见人士,包括法轮功精神运动。他的2009年失踪掀起了国际抗议,可能促使他去年得到短暂的释放。

在民主和人权活动家中,显然只挑了高智晟进行这么多次酷刑,超出了中国纤弱的法律所保护的。这似乎是说,他们害怕高智晟的某些方面,是别人所不具备的马兰特纳说,他是《现在自由的执行主任,这是个位于华盛顿的一个组织,它为政治犯们说话,高智晟是其中一个。

高智晟的妻子、兄弟、和朋友都担心他的安全。他们希望公开这段讲话以重新给政府压力透露高智晟的下落,并请关注刘晓波的国际社会转变焦点。刘晓波是监禁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异议作家。

我们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他的妻子耿和在上周旧金山地区接受电话采访说,在那里她和子女同住。 这可以帮助我们得到一些他的消息,带来自由。高智晟是在一个几乎空了的北京茶馆和美联社记者交谈的,茶馆外有便衣警察看守。不像以往的强有力,他看起来很疲惫。他说,那14个月警察曾经把他藏在旅馆、农屋、公寓、和监狱,地点分布在北京、他的家乡陕西、以及他生活了好多年的新疆西部。

闲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又被残暴所打断。他被蒙头几次。他的绑架者用皮带把他绑上,让他16个小时一动不动,对他说他的孩子们患上精神崩溃了。他们威胁要弄死他,并把他的尸体扔到河里。

“‘你得忘了你自己是个人类。你是个动物。’”高智晟说,20099月折磨他的警察这么告诉他。

这即使对中国常施虐的警察也是过了头了,对高智晟的待遇突显了这个独裁政府的意愿:违反自己的法律来压制批评。

高智晟曾因越来越多的公开活动在2006年以颠覆罪名被判入狱。但是,与大多数被定罪的颠覆分子不一样,高智晟被释放,并得到三年缓刑。不断被监视着,他与骚扰他和家人的警察发生口角。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逃出中国,偷渡头子通过陆路把她们送到东南亚。 高智晟去年4月说,警察似乎随心所欲地就把他投入地狱。

高智晟有一次问北京警察:为什么你们不把我关在监狱里?

他们说,‘你想进监狱,做梦。你还没好到那个程度。现在只要我们想让你失踪,你就失踪。’”

负责监督警察部队的公安部并没有回应查询高智晟的电话和传真。而高智晟所说的他被关押的北京、陕西、和新疆等地的警察拒绝评论他目前的状况,以及他之前的遭遇。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