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虽保外就医实遭软禁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zhaolianhai-03312011103539.html

赵连海虽保外就医实遭软禁

2011-03-31

毒奶粉事件家长代表赵连海保外就医近四个月,他的行踪和生活状况 一直成谜。数日前他首次主动联络组织发言人蒋亚林,披露至今仍遭软禁并被限制对外通讯在狱中受精神虐待被迫妥协不上诉。赵连海重申, 不会放弃为受害孩童争取权益。(冯日遥报道)

Zhaolianhai305

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发起人赵连海,身穿家长们设计印有结石宝宝头像文化衫。他被抓捕时,所有 文化衫都被公安抄走。(相片由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2010年3月提供)

赵连海获保外就医后,他和妻子李雪梅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外界无法与他联络。接替他工作的蒋亚林周四向本台记者表示,周日突然 接到赵连海来电,双方倾谈只有短短数分钟,但言谈间赵连海表示仍遭当局软禁,被限制对外通讯。

她说:“他是用skype主动联络我,我问他现况如何,他告诉我出狱回家当天,与妻子聊天时都要被录音。夫妇一年多未见,聊天都要录 给看守人员监听,他的自由可想而知受到几大限制。“

蒋亚林又指,赵连海告诉她去年曾绝食六日抗议法院枉法裁判,当时他一度命危,其后在狱方强行灌食下脱险,他又透露在提出上诉期限届满 的最后一日,遭看守人员禁睡,精神受尽折磨下被迫妥协。

她说:“他说在提出上诉的最后一日前,看守人员24小时对他提讯,不准睡觉,先后6次提讯他,令他精神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下作出决 定,放弃上诉。”

蒋亚林感到赵连海受到的很大压力,他每句话均说得很小心,以防被旁边的人打断或制止,蒋亚林指,在短短数分钟的谈话终结前,赵连海仍 然很关心结石孩童的病况,重申不会放弃为自己孩子及其他病童维权。

她说:“我告诉他有一个结石孩子,现时病重并已经有脑瘫,四岁多都不能说话,赵连海听后感到很心痛,指该孩子很惨,要为他筹款医治。 他说,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孩子及病童的。”

那次通话后,蒋亚林至今一直无法再与赵连海取得联系,她批评当局肆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赵连海的前代表律师彭剑向记者指,获保外就医的囚犯,一般仍会受到当局某程度的限制,但若如赵连海遭24小时监控,并被禁止对外通 讯,那是违法的。他说:“通讯自由是一定有的,即使在囚的犯人都享有通讯自由的权力,若他所述的情况属实,那涉及违法行为,广义上可 算是一种酷刑。”

在两会期间,主动提案追究北京大兴区法院有法不依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向记者指,从媒体处获悉赵连海出狱后仍遭软禁,他对此表示十分 愤怒,刘梦熊批评法院知法犯法。

他说:“原来他获保外就医前即上诉期的14天内,是被迫作有条件交易,开头又不准他见律师,其后就指他获保外就医,现时他更遭人软 禁,禁止对外通讯,我可以肯定大兴区法院再有知法犯法,不见得光的行为存在。”

刘梦熊又说,他在两会期间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案,追究大兴区法院违法五宗罪,至今法院仍未有回覆,他指,自己已尽了最大努力,相信已 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大兴区法院办公室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记者无法找到负责人回应。

赵连海前年11月10日被北京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他被重判引起各界关注,其中刘梦熊在报章刊登文章,列出大兴区 法院有法不依的五宗罪,其后多名香港全国人大、政协委员联署去信最高人民法院,为赵连海求情,获最高人民法院回覆指赵连海已被保外就 医,去年12月底,赵连海在其博客上发出已获保外就医的讯息后,就一直与外界断绝音讯。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