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4968642,00.html

新闻报道 | 2011.04.06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4月5日傍晚时分,艾未未的母亲,中国已故著 名诗人艾青的夫人高瑛,与女儿高阁一起发出一份”寻人启事”,寻找4月3日在北京机场被边检人员拦截后,迄今为止毫无音讯的 艾未未。

 

这是一份手写的”寻 人启事”,写道:”艾未未,男,53岁,于2011年4月3日上午八点半左右,在北京国际机场前往香港登机前被两名男子带走,至 今50多个小时下落不明。请知其下落者通知其家人。母亲高瑛,姐姐,高阁。2011年4月5日17点43分于北京。”这份”寻人 启事”随即在网上迅速传播,在世界各国政府及国际机构呼吁中国政府尽快释放艾未未之际,这位母亲的泣血呼唤更打动人心。

德国之声电话联系到 艾未未的母亲高瑛,以下为记者与高瑛的专访内容:

记者:”请问 您为什么想到要用发’寻人启事’的方式来找艾未未?”


高瑛:”我找不到我 的儿子,他被抓走后,没有消息。我的儿子如果是被警方带走,也超过了法定时间,24个小时没消息,48个小时没有消息,50多个 小时还没消息,没有人告诉我他在哪儿,没办法了,我必须要发’寻人启事’了,所以我就发出了这个启事,我想请大家帮忙找一找,我 的儿子在哪儿?我能不着急吗,一个人说被带走就被带走了,可是带人总要和家里打个招呼吧,他到底犯了什么罪,也应该告诉我们,作 为一个母亲,我能不牵肠挂肚吗?”

记者:”您是 否就艾未未失踪一事和北京警方直接沟通”


高瑛:”我 现在发出了寻人启事,警方肯定知道的,我们家现在整个被监视,包括我们通电话都有可能是录音的。这个寻人启事也是一种向他们询问 的方式。”

记者:”艾未 未以前写过文章,提到您非常担心他,您为什么总是那么担心他”


高瑛:”现在中国这 么一种混乱的状态,我特别担心,因为我对我的儿子了解得很多,我太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了。我觉得他就是为老百姓说话的,为一些 不公平的事情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从不是为个人的利益,如果是为个人的利益,他就不会左一次右一次的被打,他上次在德国被查出脑溢 血,如果不是治疗及时,说不定就死了,那次也是为了四川地震时和他一样调查豆腐渣工程的环保作家谭作人,为了给这位不认识的人去 出庭,被四川警察打的。他就认为对地震中死去的那些孩子的生命得尽责任,他当时说’豆腐渣工程’不可能只是这一处有,应该说很多 地方都是这些情况,如果有些地方再发生地震,不能象汶川地震一样,要汲取教训,所以他冲出来调查这件事,结果他走上了一条,现在 还不能说是不归路;”

“我也认为他是一个 最标准的人,他是一个很有人性的人,他考虑自己太少了,我以前和他讲,你休息休息吧,他说有好多事情我不得不去做。他也确实希望 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能走在健康的路上,现在这么腐败,他看不过去。”

“我担心他的个性, 他是不认输的,他要是觉得他做对了,让他低头是不可能的,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勇敢的一次一次的抗争,我有时候真是替他捏把汗,他说 ‘生命的价值是什么啊,妈妈你应该知道啊,就是应该干点好事嘛,如果大家都不发出点东西来,象腐败就会越来越厉害,象上海的大 楼,(指上海11.15大火事件中的上海胶州路教师公寓)如果你不做,还会出现,如果大家都是这样子看见了却不说,明哲保身,那 么这个国家和社会还怎么向前走'”

“但是警察不相信他 是这样的人,要么怎么能这么大动干戈兴师动众的抄他家,而且是以这种方式抓人。”

记者:”您是 否知道世界各国都在发出声音声援艾未未?”

高瑛:”他们不是在 为一个坏人说话,是在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一个有德性的人,有正义感的人的一种支持;我也知道现在国内的网只有’艾’字也会扫 掉,不让发出一点声音,包括’艾青’两个字也该往下扫了,有一位网友告诉我,有些人在网上写’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的 儿子找不到了’,他们用很多隐喻的方式来支持艾未未,可见人还是有人心的,今天一早就有人打来电话,说他是湖南的,说虽然艾未未 并不认识我,但我太佩服艾未未了,我会永远的支持他。也有从台湾打来的电话,得知我的电话被监控,他们也不便多说什么。”

“昨天也有亲戚来我 家,说在中国没有多少支持艾未未的声音,你看未未的朋友,他说的是一位在文艺界比较有名的一些人,他们为什么不站出来为未未呼吁 呐喊?我说你们不能这样要求别人,中国社会是特别的,他们要明哲保身,他们要在这里生存,我们要对别人理解和体谅,狼来了,不能 要求别人有冲出去的勇气,因为一旦冲出去,有可能被吃掉。但我也很欣慰我的一位亲属的孩子,他说,我不能不说话,因为这件事我不 参与,我不作出一个表率,我怎么教育我的孩子,我要在我的身上传承艾未未身上的品质。”

记者:”您知 道他当时想在德国开工作室的打算吗?”


高瑛:”他在上海盖 工作室的事情,当时莫名奇妙的请他盖,然后又毫无理由的让他拆,他们想把他逼出去,他需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来搞艺术创作,他当时 和我说过、德国是最适合我的’,他说当我在这个国家失去安全感的时候,实在没有办法工作的时候,才动了换一个地方工作的想法,没 想到他们连让他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他如果去德国开工作室可不是叛逃,任何人都可以移居到其他任何的国家,这是人的权利,中国当局 也可能是因为这个限制他离开,这也是有可能的;可现在他们抄走了艾未未的公司里所有的东西,这个公司是一个空壳了,把水电也停 了,电话也停了。”

记者:”您和 家人是否在做法律及其他方面的打算”

高瑛:”路青(指艾 未未的夫人)和我说’妈妈我们分头准备’,包括请律师这些,我们都做了准备。我还有一个四合院呢,为了我的儿子我可以卖掉,可现 在我就是不知道他在哪,他们要怎么整他,我和朋友们说过,鸡蛋里是可以找到骨头的,以前警察把他打成那个样子,到现在也没承认, 全世界都知道警察在撒谎,他们还恬不知耻的说’没有打人’,他们耍流氓有什么办法,为了我儿子我赴刑场都不怕,只要我做的是对 的,我都不怕,我豁出来了,我就站在他的背后,我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我现在不怕被他们 监听,他们如果有监听更好,我每天说的这些话是可以坐在天安门前去说的,我们是爱这个国家的,这没错,当一个国家发生一些大事 情,我们参与意见有什么不对吗?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几个国家领导人的事情,这是全民的事情,人人都有责任。我们说出一些 意见来,也许这些意见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但肯定有参考价值,何况我们认为发出的声音都是很正确的,这些意见是从全民利益出发 的,看着这个国家走到这一步着急、心疼、对不起祖宗。”

整个交流过程中,高 瑛数次哽咽落泪,她告诉德国之声,她曾对儿子说:”你得哭我,别让我为你哭,我很担心你,你是不安全的,你如果出事,我就没法活 了。”

她说目前的自己只无 法停止运转的轮子,不能停息的担忧和想念儿子。

采访记者:吴雨

责编:谢菲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