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赫尔佐格&德梅隆改造金华

v4vendett: 【#aiww 在金华】@aiww 与政府官员出现在同一照片中,非对抗性的。貌似不多。http://is.gd/BuXR1l
about 1 hour ago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8ac41001008z7l.html
刘高桥的稿库
http://blog.sina.com.cn/liugaoqiao
赫尔佐格&德梅隆改造金华
(2008-04-27 23:54:27)
标签: 金华  商业文化中心  城市设计  赫尔佐格  德梅隆  中国  文化

Unknownname

 

 

 

 

 

 

 

 金东新区商业文化中心项目,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设计所,继“鸟巢”之后,在中国的第二个项目,也是第 一个城市规划设计。图中左起,金东新区余区长、赫尔佐格、艾未未、Ascan、德梅隆。他们面前是金东新区商业文化中心项目模型。

(此稿写于2004年)
 

文/刘莉芳

 

2月11日,来自瑞士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设计所的建筑师Sarah经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前往浙江金华。 Sarah作为设计所负责金东新区商业文化中心项目的一员,已经来过金华数次。这是世界建筑最高奖——普利茨克奖得主赫尔佐格和 德梅隆建筑设计所,继奥运会场馆“鸟巢”之后,在中国的第二个项目,也是第一个城市规划设计。

笔者曾在2003年在上海独家专访过赫尔佐格,第二天,他们就去了金华。金华那块占地22公倾的城区设计,在他们 眼里,其意义更甚于“鸟巢”。事实上,在金华要建设成为浙江省中西部地区中心城市与交通枢纽的背景下,金华整座城市正在启动改造 计划,那里的机遇和平台是发展逐渐饱和的欧洲所不能提供的。

2月11日,记者与Sarah一起奔赴金华,2月12日,项目总建筑师Ascan随后抵达金华。此行仍是就设计方 案与中方进行讨论修改。记者随行,记录下这次国际建筑大师与金华的对话。

2月12日早9:00,记者从鹜城区去金东新区。金华人习惯用老城区和新城区来区别这两个核心区,车程仅十多分 钟,一进入金东新区,马路开阔,两边有待建的工地,也有音乐广场、文化广场。广场里已经有本地人在散步休闲。

金东区余秋荣副区长向记者介绍,金东新区的总规划面积近50万平方公里。浙江省委1999年41号文件批准的《浙 江省城市化发展纲要》指出:金华应成为浙江省中西部地区中心城市与交通枢纽。由国务院批复实施的《浙江省城镇体系规划》,将金华 市定位为“一级经济亚区”、“发展成省域次区域中心”。2001年5月,金东新区由金华市政府批准成立。新城区和老城区紧密相 连,东邻义务,南接永康。

余区长介绍,新区建设大量引进了艺术家和国外的建筑事务所。不仅引进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而且还引进法 国、西班牙、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的设计公司和设计师进行项目设计。另外,新区的候车亭由上海著名艺术家丁乙设计,艾青文化公 园、城防大堤由北京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设计,同时艾未未还是金东新区商业文化中心项目的艺术顾问。

走在金东新区的音乐广场上,当地正有一对新人在放风筝,摄像师左右忙乎着。附近有座楼盘正在开发,一打听,单价要 2000多元,在当地算是不错的住宅。对面一大片空地就是未来的商业文化中心。

规划科胡科长带记者参观了未来的金东新区和商业文化中心模型,这座城市设计完全不雷同于一般性的城市设计。街道南 北走向,连接南部的金东新区、艾青文化公园和义务江。在北部,集中了大多数的建筑物,密度相当大,在南部,形成了一个公园空间。 沿着马路两边,规划着象百老汇那样的建筑物,有展览厅、剧场等。定义为田园部分的建筑物,屋顶伸展的趋势,街景和屋顶轮廓之间的 张力造成动态的空间和形态。那些狭窄的步行街道让人们远离夏天的太阳和狂暴的冬雨。定义为山脉部分的建筑物,立面如悬崖般,好象 层层可见的往事。

据余区长介绍,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物所一开始就把金东新区和两个世界标志性的城市做比较:曼哈顿和巴塞罗纳。 那两座城市都被当作以理性的格子区段为基础的城市典型。巴塞罗纳是有机的城市计划的一个例子——中世纪城市的弯曲的街道追踪着水 的路径和莱茵河一起流动。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物,一贯对材料重要。这次也不
外,他们从当地砌转的纹理、颜色;从竹屏的幽雅中,从手工 制作混凝土的粗糙个性中获得灵感。他们在尊重过去和现在建筑文化、建筑传统的同时,为中国的城市化设计展示了一种新的可能。

专访金 东商业文化中心项目总建筑师Ascan

“我们没有 中国建筑师那么大的包袱”

 

文/刘莉芳

 

2月12日晚7点,金东商业文化中心的瑞士总建筑师Ascan到达金华。晚饭后,Ascan熟门熟路地带记者步行 三分钟,去一家他们常去的茶馆接受访问。

 

刘:为金东商业文化中心做规划和设计, 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Ascan:最大的难度就是一开始的时候,周围环境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新的建筑,旁边都是农田。对我们来说,问 题就是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和工具去设计这个重大的城市?

一般的城市设计,很典型的,是采用90度弧状和竖状的道路规划,另外就是根据当地的地形和不同的纹理。你可以在北 京看到,有很多很典型的90度的道路设计,而上海因为有黄浦江,本身有弧形,可能它的道路和城市规划不能用正常的标准来衡量。

 

刘:请简单地谈谈你的设计理念。

Ascan:我们希望用金华当地不同的纹理来表达不同的空间性质,比如我们用90度的道路去代表农田,我们融入当 地的山、水地理环境。很简单地说,我们这个项目的设计理念就是关于密度的讨论,我们利用不同大小的密度去表达。

我们也讨论过现代中国的建筑应该是什么样,我们希望用现代的手段结合中国古代建筑,比如我们用材料,用很粗糙的材 料表达现代的感觉。

 

刘:设计中融入了金华本地的人文精髓, 比如和本地的山脉、水资源融为一体,利用本地的材料,你们是怎样做到这一点?

Ascan:我们并不想把中国现在的建筑直接搬过来就算了,虽然我们是外国建筑事务所,但是现在很多外国建筑事务 所都有关于中国建筑的资料,我们觉得中国建筑是很有美感的建筑体系,特别是对中国古代建筑很感兴趣。外国建筑师来中国做项目,不 仅希望把外国的东西带来就算了,从我们的感觉出发,我们希望能凭自己对当地的感觉,做一些让当地居民称赞的建筑。

我们第一次来金华,看到那些砖头,很感兴趣。德梅隆本身对材料是很感兴趣的,他希望用在中国古代常见的建筑材料, 通过某种手段,把它弄成很现代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

我们以前来中国的机会不多,希望能把握机会多来中国,尽量了解中国有什么技术和材料可以运用到项目上。

 

刘:我知道你们第一次来金华后,曾要求 去乌镇和附近的古镇考察,而且我注意到,在最新的设计方案中,你们拍了很多古镇的照片来传递设计概念。那些古镇带给他们怎样 触动?

Ascan:那里的民居建筑让我们很感动,充满设计灵感,在乌镇,我们看到了许多不同年代留下来的住宅。中国是 21世纪里最有活力的国家,我们如果直接把古镇那些东西搬过来,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变成有自己特色的东西。

 

刘:在原有的总体规划中,河两岸的建筑 物几乎是平均分布,为什么你们把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推到河对面,加重对岸的建筑密度?

Ascan:这里有很重要的三个想法,一是为了延续绿化带,从新区北边的施光南音乐广场延续过来,经过我们设计的 部分延续到城市空间。二是,我们把一部分的建筑推过去,整体提高密度,街道的宽度能有一定的提高,步行街的概念就由此确立。第 三,我们很不满意原有设计的公共空间,我们希望对公共的绿化带设计有自己的想法,可能原有规划是把这里当作公共空间,但是我们希 望这里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的公园。

 

刘:我了解到,你们的设计方案修改过几 次,其中的一次是当地不能接受商业区的精品店的概念,要求改成shopping mall,这是为什么?

Ascan:我们的整体规划中有个大概念,要做一条步行街,两边是进行商业活动很好的地方。为什么我们把几个小的 精品店放在一起,我们想做一个很集中的商业中心。但甲方提出修改,我觉得没问题,建筑本身就是让甲方很满意。

 

刘:方案中,用中国的24节气命名所有 的街道,这是谁提出来的?

Ascan:这是金东新区的余区长提出来的。他去瑞士和我们讨论的时候提出来的。

 

刘:设计中运用的一些材料在实际操作 中,受各种因素局限,不能用于具体施工,你们如何来解
这样的矛盾?

Ascan:我们很想用的材料,如果不被允许的话,我们不会用。我们强调材料的功能、结构可变化上的可能性。我们 提出来的材料不一定都要用,可以根据现场的条件改变。金华项目的规划和建筑单体已经形成很强烈的概念,材料的运用都已经讨论做研 究,我们不会做根本不能成功的材料。如果材料昂贵的话,我们会降低其他的材料,总体不会超过甲方的要求。

 

刘:金华商业文化中心这个项目在赫尔佐 格&德梅隆建筑事务所中,占怎样的地位?

Ascan:非常重要。我们建筑事务所现在有三个项目在中国,一个就是已经做过的北京奥运会体育馆,一个就是金 华。在欧洲,现在已经不太可能有那么大的一块地让我们从头规划,能够来中国做城市规划和设计,这是很难得的机会。

我们的建筑事务所有一个小组专门负责这个项目,成员都很年轻很有经验,一共6、7人,分两拨,一部分人先做单体设 计方案,另一部分人考虑节点,因为要赶时间。我们这次跟中国设计院配合,速度比在欧洲做大约快5倍。

 

刘:你如何看待在中国的城市建设进程 中,现代的因素越来越多地取代传统的人文因素?

Ascan: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可能现代中国建筑师追求的是更现代、更个人、完全西方的概念。而作为我们,外 国建筑师来中国工作,肯定没有一般中国建筑师背那么大的包袱,我们反而更想做一些有现代思想的中国建筑。

我认为还是有一部分中国建筑师很关心中国的建筑问题,比如艾未未,他运用中国材料,研究中国特色,中国建筑还是很 努力地去发展。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