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升:从文献看“少正卯被诛案”

徐洪升: 从文献看“少正卯被诛案”

★作者简介:徐洪升,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兰台世界 2009.10 上半月 第66页

文史探源

   长期以来,围绕着“孔子诛少正卯”一      
案,历史上聚讼纷纭。关于此案最早见载于     
《荀子 ·宥座》篇:“孔子为鲁摄相,朝七日而 
杀少正卯。门人进问曰:夫少正卯,鲁之闻人     
也。夫子为政而始诛之,得无失乎?孔子曰:    
居,吾语汝。其故: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    
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僻而坚,三曰言     
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     
五者,有一于人,而不得免于君子之诛,而     
少正卯兼有之。故居处足以聚徒成群,言谈     
足以饰邪营众,强足以反是独立。此小人之     
桀雄也,不可不诛也。是以汤诛尹谐,文王     
诛潘止,周公诛管叔,太公诛华仕,管仲诛     
付里乙,子产诛邓析、史付。此七子者,皆异   
世同心,不可不诛也。”

   《荀子》的记载可谓有声有色,颇为生      
动,且是关于此事最早的材料,故司马迁作     
《史记·孔子世家》便沿用此说,只是时间说   
得更为具体:“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   
由大司寇行摄相事,……于是诛鲁大夫乱       
政者少正卯。”除《荀子》、《史记》之外,《说
苑》、《孔子家语》、《论衡》诸书都记载过这 
一事件,记载的基本内容大同小异,但在历      
史上的影响远不及《荀子》、《史记》二书。特 
别是此事由司马迁盖棺定论后,在学术上       
先秦至北宋一直风浪全无,没有人怀疑过       
它的真实性与正当性。

   一直到了南宋,著名学者朱熹才对此        
提出了质疑,他认为:“若少正卯之事,则予   
尝窃疑之。盖《论语》所不载,子思、孟子所   
不言,虽以《左氏春秋》内外传之诬且驳而     
犹不道也,乃独荀况言之,是必齐鲁陋儒,     
愤圣人之失职,故为此说以夸其权耳。吾又     
安敢轻信其言,遽稽以为决乎”人云亦云之     
事一经点破,自然会失去一些人对它的信       
从。 自朱烹而至清代,相继提出怀疑的,仅    
著名学者就不下十人,尤以崔述、梁玉绳为     
代表。他们的论述,主要有两点:①秦以前,   
诛少正卯之说仅荀子一家独言而为《经》、
《传》所不载。②此事与孔子的一贯主张不   
合,如《论语 ·颜渊》记载,季康于有次向
子请教政治,问:“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
如?”孔子当即答曰:“子为政,焉用杀?子
善而民善矣。”孔子要求季氏如此,为何他 
一上台就杀人?且《荀子》所举少正卯“五 
恶”,其事不显,其人逐之可也,何需杀之?
  这两条理由曾遭到近世一些人讥议,说:   
《经》、《传》不载者多矣。事情之真伪怎能
《经》、《传》之有无为转移?至于孔子不随
杀人,那只不过是迷信圣人孔子的一贯正   
确。但是,这样论难,同样可以把问题回掷 
过去:《经》、《传》固然不能作唯一凭据,
子》一书又是否绝对可信?孔子固然不能迷
他随意杀人又是否就是正确评价?

   自清末或自“五四”以来,怀疑诛少正    
卯之说者亦不乏其人,特别应当提到的是   
钱穆所作《先秦诸子系年 ·孔子行摄相事诛
鲁大夫乱政者少正卯辨》。该文提出两点:
一是诛士之风起于何时的问题。钱穆认为    
“少正”是诸侯卿,是诸侯大夫中的最高
孔子秉政七日,就以一大夫(孔子)而杀另
一大夫(少正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春秋  
时代的孔子身上,是不可设想的;二是《宥
座》所载之事与荀子的思想关系问题。作者  
说:“《宥坐》之言少正卯曰:‘心达而险,行
僻而坚,信伪而辨,记醜而博,顺非而泽 ’而
《非十二子篇》亦云:‘行僻而坚,饰非而好,
玩奸而泽,言辩而逆,古之大禁 ’,则知少
卯即十二子之化身矣。”作者接着又说:“
卿先倡非十二子之论于前,其徒乃造为孔   
子诛少正卯之事于后,战国事如此例者甚   
多。”这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发现。作者认 
为在当时百家争鸣的形势下,几乎每一个   
学派都希望倡行自己一家之学而抑制百      
家,荀子和法家尤为如此。荀子虽属儒家, 
但又是一位具有法家思想倾向的人,其门   
弟子李斯、韩非尤为法家显人。《宥坐》非
子自撰,乃其门人弟子杂录而成,道听途说 
资料亦录入,所谓诛少正卯的说法,
正是体现了荀子后学要托孔子之名 
借助政治手段诛伐异己的愿望。   

   时至今日,随着“国学热”的升
温,有关孔子是否杀了少正卯的争论
愈演愈烈 (论者认为有无此事直接关系到
儒家文化根基的正当性)。“实有说”和“伪
造说”各执己见,莫衷一是,尽管大多数属
于一些“屁股决定脑袋”的主观臆断,但也
不乏一些学者从语言学、文献学等角度提
出独到的看法。沈善增先生在《孔子杀死少
正卯了吗》一文中认为,把文献记载中“孔
子诛少正卯”解读为“孔子杀死少正卯”是
误读,因为“诛”,“言”字旁,形声字。按照形
声字的造字规则,这个字做动词,是语言行
为,成语“口诛笔伐”即为此意。东汉许慎
《说文解字》释:“诛,讨也。”因此“诛”的本
意应是“批判”、“声讨”、“谴责”之意。
此说一出,应者甚众。但也有人提出不
同意见。质疑者认为,沈善增只引用了《荀
子·宥座》该段首句,就在“诛”字上做文章,
却没有联系下文“……此小人之桀雄也,不
可不诛也。是以汤诛尹谐,文王诛潘止,周
公诛管叔,太公诛华仕,管仲诛付里乙,子
产诛邓析、史付。此七子者,皆异世同心,不
可不诛也”。因此,倘若要推翻“诛”“杀”的
传统解读,就必须一起推翻、文王、周公、管
仲等七位上贤的做法,并且也把他们的
“诛”解释为“谴责”。“诛”本意固然有“谴
责”之意,但并不能排除“杀掉”的引申义。
上述争论也引发了史学界有关  “少正
案”的新一轮考证热潮。目前的考证
热点有:七位上贤的诛杀行为在历史上是
否确有此事?被诛者尹谐、潘止、付里乙和
史付是否确有其人?少正卯其人其事与孔
子的时代是否符合?《荀子 ·宥座》关于此事
的记载是否采自《尹文子》?———而《尹文
子》是伪书在史学界已成定论。

由此看来,孔子是否杀了少正卯,仍然
罩在历史的迷雾中,一时还难以
论。就
目前看来,孔子是否杀了少正卯,证据不足,
现有证据也无法形成链条,所以只能暂且疑
罪从无。然而,从学术发展的角度来看,真相
固然重要,更重要的却是探寻真相的过程。

参考文献:

[1] 王先谦.荀子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1988.
[2] 司马迁.史记[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6.
[3] 刘安,等.淮南子[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4] 朱易安,等.全宋笔记[M].郑州:大象出版社,2003.
[5] 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M].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6.
[6] 钱穆.先秦诸子系年[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