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07-RFA-《辛亥革命的回顾与前瞻》研讨会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m-10072011160957.html

《辛亥革命的回顾与前瞻》研讨会 (图,视频)

2011-10-07

今年10月10号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 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黄花岗》杂志等十多个组织星期四在美国国会举办研讨会,纪念和回顾辛亥革命,并对中国的民主未来进行前瞻。

Yl

  

图片: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在会上发言 (林坪摄)

下 载视频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Topic/辛亥革命/111007/

在星期四的研讨会上,中国民主运动海 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指出,孙中山1911年领导的辛亥革命意义重大。

“很多研究历史的人也都说中国的历史事实上两千多年以来一直是一个商品社会,是一个市场经济社会。但是在西方市场经济社会最终导致建立了 民主制度。而为什么中国就没有呢?中国总是反反复复在起义,推翻一个王朝,最后又建立一个差不多的王朝。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古代中国 人没有意识到我们还能建立起一个比王朝更好的,老百姓真正能说话算数的这样一个民主制度。西方人走在我们前面了,他们建立了民主制度,于 是我们中国人是最早学习西方人的这个制度。可以说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当然最近有人提出争议。日本人比咱们中国人要早一点,但是日本 到现在还是君主立宪,它并不是民主共和国,不是很彻底的民主国家。” 

魏京生说,目前围绕辛亥革命,有各种批评之声,认为当时不应该进行武装起义,而应该让清政府进行改革,有人对孙中山个人进行人身攻击,甚 至还有人把中国近百年来民主道路上遇到的挫折归咎于中国人素质差,不适合搞民主。

对此,魏京生表示:“中国人从素质上讲,无论从老百姓来讲,从精英阶层来讲素质都并不差。那么为什么这一百年来我们的民主制度始终没有建 立起来呢?我想有内因和外因两种原因。首先是外因比较重要。”

魏京生认为,辛亥革命后,西方列强为了各自的商业利益,选择支持代表旧的专制势力的袁世凯,而参与辛亥革命的很多人认为清王朝专制已被推 翻,革命已经成功,可以卸甲归田,也给了袁世凯篡夺辛亥革命果实,然后复辟称帝的机会。1927年北伐成功,中国又恢复到民主体制,但 10年后,日本侵华战争爆发,使得中国的民主进程又遭受挫折。

不过,即使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在民主、言论自由方面留下的空间和尺度,也远远超过今天的共产党政权。

“从共产党篡夺了政权以后,民主基本上就成为一句空话了。当然共产党刚刚建立政权的时候跟袁世凯早期一样也搞了一些民主的措施,看上去也 跟真的一样,甚至大力宣传要选举、要民主等等。那个时候宣传得很厉害,但是很快等共产党站稳脚跟以后,它就实行了独裁专制的政权。这个和 大家所批评的国民党国民政府当年的不够民主是有根本差别的。当年的国民政府的所谓不够民主,说要暂时实行君政,戡乱时期等等,不管那种说 法它基本的民主框架还是存在的。言论自由的尺度也是放到尽可能宽的地步。老百姓还是有言论的空间。至少像李敖那种天天骂国民党的人他就能 公开地存在,而且有媒体给他提供舞台。但是共产党它的根本理论就是一个专制的理论。那共产党的这些理论有个最基本的理论就是无产阶级专 政,它就是要搞专制,它从理论上就要搞专制。这个和台湾国民党的不够民主有根本的区别。”

魏京生说,共产党建政以来的专制统治,让人们感到愤怒。文革结束后,邓小平用“改革开放”的口号,吸引了大批对中共政权还抱幻想的人,当 时大部分中国人只想搞好经济,对民主不感兴趣,即使是89年的民主运动,也没能动摇共产党的统治基础。

不过,近年来,情况有所变化。

“共产党用各种非法的手段去掠夺老百姓使他们形成了一个新的富裕的官僚资产阶级。这个官僚资产阶级和老百姓之间的矛盾已经不是70年代末 的那种矛盾了。已经是非常尖锐的、你死我活的矛盾。用简单的形容来说70年代末的时候老百姓只是不满。现在老百姓对共产党已经不是不满 了,而是仇视。”

魏京生指出,当年孙中山领导革命者,不管人数多寡,拿起炸弹多次起义,最终推翻了专制的清王朝,共产党现在最担心这种情况的重现,于是在 今年对辛亥革命的纪念活动进行降调处理。

“今年他们特别的紧张,他们把辛亥革命纪念活动当作一个大事。他们要降调子,他们也不希望我们谈论这个事情。他们这么紧张的原因是什么 呢?也就是说中国现在也已经到了一个危机时机。老百姓的反抗的情绪比70年代末要更加严重。”

魏京生认为,用什么方式推翻专制政权,要由百姓自己来选择,不一定非要用精英们倡导的非暴力方式。

“你比如说这次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就有不同的方式。利比亚因为卡扎菲是坚决抵抗,他坚决不放权,那么就只能是武力推翻。即使利比亚人民牺牲 了很多,成千上万的人死掉了,但是大家觉得推翻一个专制统治者还是值得。但是也有不同的可能,你
如像埃及和突尼斯这样统治者主动让步 了,主动妥协了,那么在这个妥协的情况下当然用不着去发动战争了。但是这条道路容易吗?也不容易。看看埃及现在就在那个地方不断地反复。 不管走哪条道路其实都是不容易的,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老百姓的认识要一致。”

曾参与89民运,目前在纽约执业的李进进律师在研讨会上指出,今天的共产党害怕提“革命”二字。

“辛亥革命这个革命两个字是共产党最喜欢讲的,因为他们自己总是说自己是革命者。所以其他人像我们这种人就是反革命者。现在过了60年以 后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它看不对头了,它变成革命的对象了。他们今天在回顾、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辛亥革命祭奠的时候他们会说革命结束了,他 们完成了革命,不要再革命。”

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委员会主席助理张建认为,中国共产党建政以来,一方面摧毁传统道德文化,另一方面又阻碍西方民主价值的涌入。目前,中 国已从藏富于民变成藏富于“官”,从孙中山先生倡导的天下为公,变成天下为“共”。

张建认为,孙中山先生提出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

“鞑虏再也不是那些船坚炮利,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鞑虏就是欺凌在中国民族文化之上的,欺凌在所有中国人民之上,我们华夏母亲之上的 最邪恶的政党–中国共产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驱除中共,恢复中华。”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