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16-若迷1: 中共登载的刘晓波的“猛料”是高寒爆出来的吗?

http://zyzg.us/viewthread.php?action=printable&tid=213114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16 05:47     标题: 中共登载的刘晓波的“猛料”是 高寒爆出来的吗?

1)中国官方媒体网站《中国新闻网》有报道称《网友曝料:刘晓波在中国坐牢,领美国的工资(图)》   2010年10月15日 17:39

http://www.chinanews.com.cn/gn/2010/10-15/2591103.shtml

2)上面的报道中的材料与“草鞋”在共舞台上贴的材料几乎一摸一样——《【猛料】刘晓波坐牢,中美共谋发薪13,000元RMB/月》,时间 是:2010-10-10 09:48:01

http://www.gongwt.com/show.php?ID=100462

这个帖子的抬头和材料上都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这样的标记。
共舞台上谁会对刘晓波的这种事如此投入,并下功夫去找资料,而且还把资料搬到网络上?“草鞋”又是谁?稍微搜索一下,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帖子也是 “草鞋”发的:
——————————
高寒的律师起诉刘晓波等的诉状写极其专业、极其有力,棒极了!   草鞋 [1092 b]  2010-10-09 09:34:37   [阅读:11]  (100127)
——————————

而谁会对高寒的案子这么感兴趣,而且要把高寒的事再次搬到网上来?这最集中的怀疑对象只能是高寒本人。

而高寒的老本营似乎是《中国之路》网站。

3)在《中国之路》上可以看到高寒的一个元旦社论一类的文章——《民主社会主义》杂志2010年元旦社论:“新三座大山”与税收宪政》

http://*/bbs/thread-9266-1-1.html

这里有两个比较明显的共同的地方:一,2)和3)都有《民主社会主义》;二,两者都在需要强调的文字下面用了十分罕见的红色的短线。
最后,以上线索是否提示,中共采用的“猛料”是高寒爆出来的?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16 06:53

若是高寒爆出来的,又怎样呢?
总不能就把它等同于造谣吧?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16 10:41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6 06:53 发表

Back


若是高寒爆出来的,又怎样呢?
总不能就把它等同于造谣吧?

若是高寒爆出来的,也不能怎么样,但起码说明此人非常卑鄙怯懦。他为什么不用他最响亮的网名“高寒”?

除了在高寒的大本营《中国之路》外,在其他地方好久没有看到高寒用“高寒”这个网名上贴了,到处都看不到,最多有个拼音GaoHan,一年也就在 这里出现那么一两次。

向民事侵权被告刘晓波先生祝贺荣获炸药奖 GaoHan [123617 b] 2010-10-08 04:53:33 [阅读:71] (99841)
一个祝贺 一个抗议,一个通报,一个邀请 GaoHan [1356 b] 2009-12-24 01:39:12 [阅读:11] (78335)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原来与高寒有关的那几件案子最近又有人拿出来炒。稍微在网上浏览过几年的网友也许能注意到,有人老拿这几个老掉牙的案子 翻过来掉过去地贴啊贴的。而其中最显眼的就是高寒被中文独立笔会开除案。

本来,高寒热切关注自己的案子完全在情理之中。他是当事人,是他被开除了,他不热切地关心还有谁会这么做?

然而,只要稍微留点心就会发现,关心此案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多人。这就让人生疑了,哪里会有人这么多人关心高寒并为其鸣冤叫屈?这完全有反常 理,因为高 寒的案子已经被美国的小民事法庭拒绝受理,连告到那么小的法庭都告不响,可见其在法理上根本就站不住。更何况,中文独立笔会是经过了投票,在 95%的会员 头票赞成开除高寒的情况下才做出了最后的决定的。因此,舆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站在高寒一边。再加上这事已经过去多年,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人去关 心高寒 案?

但问题是,到不同的地方去稍微搜索一下,很容易就能看到,张贴与高寒案有关的上贴人不是一个,而是多个。

如果再进一步搜索,看看这些上贴人还关心什么,就会发现他们还关心严正学的案子。再看那些网名的文字组成,好多都是四个字,而且非常规整,非常气 派。

如果再用关键词‘高寒’、‘严正学’放过了核对一下,仅仅在《独立评论》和这里搜索关键词‘高寒’、‘严正学’就能看到这么一大串上贴这两个话题 的网名:

随风而来、盛世危言、漂流之心、月门闲客、天网义工、黄喝楼主、民主通讯、颜色革命、民主论坛、年年有余、老牌民运、萨刘邦、草鞋、雅欣、世 盟、顏鈞、stong ……

再从文字内容和文风上看。只要稍微留点心阅读比较一下这些帖子,就会非常容易地发现,这些帖子的内容和文字风格全都是一样的。无疑,这些帖子只能 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而谁会有如此长久的兴趣、倾注如此大量的心血去关心这两个案子?答案只能是唯一的一个,那就是高寒。

再从这么多的网名所能代表的人物来看,无疑,这些网名的背后只能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堆人。因为哪里会有这么多人去关心一个跟自己不相关的案子,而 且这两个 案子处在被动一方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名人,谁会有那么大的兴趣去倾注如此大量的热情去关心?要回答这些,答案也只能是一个,那就是高寒。

再从高寒案与严正学案所要打击的对象上来看,它们所要打击是同一个主要的人物——刘晓波。因为刘晓波在这两个案子发生时是笔会会长。结合以上三点 可以得出结论,只有高寒才是这一大堆笔名后面唯一的一个人。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高寒在为自己到处鸣冤叫屈到处张贴他的控诉的时候不是光明正大地用自己的最响亮的名字“高寒”呢?他为什么要用一大堆的网名 呢?

高寒不象有的网友,有的网友是因为与人打架而导致了与版主有矛盾,最后矛盾升级,以至被斑竹多次封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了多个笔名的。而高 寒什么时 候被封过名?查了一下,几个高寒以前常去的论坛都找不到高寒被封名的公告。要不,请高寒或有兴趣的网友提供一下他被封名的证据如何?

再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高寒根本就没有被多处封名,他并不是跟版主有矛盾,出于不得已才用了多个笔名,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显然,这里有一个答案——高寒很怯懦。为什么这么说?他这么干,无非是要给人造成一个错觉,以为帮高寒打抱不平的人很多,舆论是站在高寒一边 的。而问题 是,用这种虚假的方式试图造成假象,这是不是很怯懦?如果高寒觉得正义在自己一方并能理直气壮地为自己鸣冤叫屈的话,他根本不需要用这么多的笔 名。常言 道,有力走遍天
,干嘛不敢用自己最有代表性的笔名高寒呢?这不是怯懦又是什么?


作者: fengyan    时间: 2010-10-16 10:55

QUOTE:
原帖由 若迷1 于 2010-10-16 10:41 发表

0back

是高寒爆出来的,也不能怎么样,但起码说明此人非常卑鄙怯懦。他为什么不用他最响亮的网名“高寒”?

除了在高寒的大本营《中国之路》外,在其他地方好久没有看到高寒用“高寒”这个网名上贴了,到处都看 …

同意


作者: micronet    时间: 2010-10-16 22:42     标题: 回复 #3 若迷1 的帖子

那厮卑鄙无耻,也不是一天两天,我说这话有依据的。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16 23:37

搞这种捕风捉影/借题发泄的动作,有意思吗?
可有人就是对这个有兴趣呵。
一声叹息!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17 02:24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6 23:37 发表

Back


搞这种捕风捉影/借题发泄的动作,有意思吗?
可有人就是对这个有兴趣呵。
一声叹息!

我的主贴只是给出线索,你可以把它叫做捕风捉影。

但我在三楼所说的那些却是有实际根据的,通过例举高寒的那些行为所下的论断——他很怯懦——可不是什么“借题发 泄”。我对 高寒这么点小小的评价相比于他疯狂地对刘晓波的攻击来简直算不得什么。要说发泄,高寒那才是发泄。他在上次把被中文独立笔会开除的案子弄到小 的民事法庭被 拒绝受理之后,现在还在搞第二次。在法院是否受理都没有结果的情况下,高寒居然说刘晓波是民事被告,这些才是发泄。你完全把是否高反了。

要说跟着高寒这样的烂仔去琢磨他那点低级的花花腸子,这的确没什么意思,发现很无聊。没劲,我干嘛去折腾这破玩意 儿?


作者: micronet    时间: 2010-10-17 03:02     标题: 回复 #7 若迷1 的帖子

高寒那厮是怎么混出国的?那个吃不上,喝不上的,被哪个大佬看上的?


作者: 业余观察家    时间: 2010-10-17 03:41

这事不用你们几位劳神猜测是谁干的.

这事非同小可.专业部门自会有动作.

不久要么水落石出.要么黯然失声.

爆料的人是个昏头的傻子.他是在肚脐眼拔火罐子.


作者: 业余观察家    时间: 2010-10-17 03:46

不过总编应该进来学习 学习.

我给他策划过好多不用自费上网的人生方案.他熟视无睹.

不过我有点怀疑.其实他一切都心知肚明.这鸟人是在跟我装疯卖傻.哈哈


作者: fengyan    时间: 2010-10-17 08:59

如果说都是因为一个共同的大目标而坐的牢,那么有领工资的,也有不领工资的,确实是 不公平。爆如此之料也本是光明正大之事,也本无必要躲躲闪闪。


作者: fengyan    时间: 2010-10-17 09:09     标题: 回复 #1 若迷1 的帖子

“中共登载的刘晓波的‘猛料’是高寒爆出来的吗?”——无论是中共登载,还是 反中共登载,只要是有根据而不是歪曲、捏造,就具有共同的文明进步意义:帮助公众全面了解有关人物、事务。


作者: 大漠落日    时间: 2010-10-17 09:27

无论是中共登载,还是 反中共登载,只要是有根据而不是歪曲、捏造,就具有共同的文明进步意义
——这话说得含混!中共眼下处于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其专制害人几乎达到了只要有良知者皆知的地步。它会有不是歪曲、捏造的东西?!


作者: fengyan    时间: 2010-10-17 11:37

我是针对证据事实说话,重在“坐牢领工资”事实的有无。 如果有的话,也不奇怪,共产党不也是这样嘛!延安大家普遍挨饿时期,老毛吃红烧肉也是“组织决定”,“工作、革命需要”;现在的高官更是大大方方 地搞特 供。也可不说高官,尤其是在国有单位工作过的人,应当都有各级领导公开享受特权待遇的体会吧!


作者: 联想打印    时间: 2010-10-17 13:54     标题: 愿普及高寒知识

愿普及高寒知识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19 03:56

QUOTE:
原帖由 若迷1 于 2010-10-17 02:24 发表

Back

我的主贴只是给出线索,你可以把它叫做捕风捉影。

但我在三楼所说的那些却是有实际根据的,通过例举高寒的那些行为所下的论断——他很怯懦——可不是什么“借题发泄”。我对高寒这么点小小 的评价相比于他 …

[要说跟着高寒这样的烂仔去琢磨他那点低级的花花腸子,这的确没什么意思,发现很无聊。没劲,我干嘛去折腾这破玩 意儿?]
你的指摘,你所加给他的”卑鄙”/”无耻”/”怯懦”“`等等评价,你能让他在这里回答你吗?
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起码有失公允呵!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19 04:30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9 03:56 发表

Back

[要说跟着高寒这样的烂仔去琢磨他那点低级的花花腸子,这的确没什么意思,发现很无聊。没劲,我干嘛去折腾这破玩意儿?]
你的指摘,你所加给他的”卑鄙”/”无耻”/”怯懦”“`等等评价,你能让他在这里回答你吗?

1)高寒是否被这里封了,我不知道。

2)我起码没有任何权力阻止他来这里,我又不是版主。而且我连言论上说不许他来都没有。相反,我非常希望高寒能到这里来跟我对质、辩论。

3)更能回答你的问题的是,我在这里的主贴是同时上到高寒常
的《共舞台》的。现在在那边的萨刘邦正是高寒,他还有其他网名,如stong、 草鞋等。请你打开这个链接:

[问题] 中共登载的刘晓波的“猛料”是高寒爆出来的吗?   若迷1 [1257 b] 2010-10-16 15:15:22   [阅读:22]  (101405)
http://www.gongwt.com/show.php?BD=0&ID=101405

4)不仅如此,我在《共舞台》还在那边批驳过茉莉、张三一言、牛乐吼(XO)等,那里是反刘晓波最疯狂最集中的地 方。从上 贴日期可以看到,我反驳他们比较多的是在四月份,那时议论刘是否可能得奖的人还很少很少。在刘晓波得奖前是他们反刘最高潮的时期,我也在那边 批驳他们。你 应该自己去看看。随便给你几个我在那边批驳他们的例子:

牛乐吼变脸,从狂骂刘晓波到 跟风为其大声叫好   若迷1 [3271 b] 2010-10-07 21:30:00   [阅读:22]  (99814)

说两句《给诺贝尔评奖委员会 的第二封信》和仲维光的文章   若迷1 [2182 b] 2010-10-06 09:52:31   [阅读:22]  (99660)

请教茉莉,刘晓波说过什么打 击贬损高智晟的话?——兼请张三一言 (stong请)   若迷1 [4426 b] 2010-10-05 08:48:03   [阅读:22]  (99598)

就郭罗基是否有资格作为诺奖 提名人答茉莉、XO   若迷1 [6865 b] 2010-10-02 06:35:38   [阅读:22]  (99394)  

郭罗基有资格作为诺贝尔奖的 提名人么?   若迷1 [5111 b] 2010-10-01 05:08:19   [阅读:22]  (99310)

和张三一言谈点逻辑,而且是 只谈逻辑   若迷1 [4923 b] 2010-05-01 08:44:31   [阅读:23]  (88109)

就“清場時我沒見到打死 人”、“开枪杀人是铁证”再回飞鸿黄(4)   若迷1 [13083 b] 2010-04-20 05:00:26   [阅读:22]  (86974)
就“清場時我沒見到打死 人”、“开枪杀人是铁证”再答飞鸿黄、螺杆、看客、白兰   若迷1 [16973 b] 2010-04-19 05:21:08   [阅读:22]  (86926)
就“清場時我沒見到打死 人”、“开枪杀人是铁证”再答飞鸿黄   若迷1 [7952 b] 2010-04-17 13:50:49   [阅读:22]  (86840)
1)再说土匪大傻赛昆胡标, 兼说独评主管;2)回飞鸿黄、白兰   若迷1 [6183 b] 2010-04-16 21:11:54   [阅读:22]  (86768)
刘晓波说的是“清場時我沒見 到打死人”,不是天安门广场没有开枪杀人   若迷1 [5956 b] 2010-04-15 04:54:38   [阅读:22]  (86478)

[ 本帖最后由 若迷1 于 2010-10-19 04:42 编辑 ]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19 12:25     标题: 回复 #17 若迷1 的帖子

谢谢你给我回复。遗憾在这里看不到你所指摘的朋友出来为自己辩护。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19 14:33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9 12:25 发表

Back


谢谢你给我回复。遗憾在这里看不到你所指摘的朋友出来为自己辩护。

还有比这更让你遗憾的呢,我打上门去他们也没本身为自己辩护,不信,就再打开我前面的七个例子,看看他们为自己辩护过什么?NOTHING。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19 21:01     标题: 回复 #19 若迷1 的帖子

以前我和高寒有过接触,发现他是一个很有血性的人。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不知近况。
对论坛上的朋友,詈以“卑鄙、无耻”,好重,简直与开除球籍无异。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19 22:10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9 21:01 发表

Back


以前我和高寒有过接触,发现他是一个很有血性的人。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不知近况。
对论坛上的朋友,詈以“卑鄙、无耻”,好重,简直与开除球籍无异。

高寒的卑鄙无耻完全是他自己罪恶多端表现出来的,他 实在是比卑鄙无耻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之所以这么认为,我想是因为你对高寒了解的太少。有几个基本事实不是知道你是否清楚:一个是高寒被中文独立笔 会开除; 一个是他已经尝试过在美国就此状告刘晓波,结果人家法院根本就不受理;再一个是就在刘晓波获奖呼声甚高的时候他又一次试图状告刘晓波,并以此声称 刘晓波是 民事被告。而且这件连影子都没有事,竟然被那十四个写信给诺委会反对刘获奖的人当做几条反对的理由之一。

请你看看跟高寒有过几年网上交往的芦笛是怎样评价相关事项的:

作者:芦笛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敦请“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立即开除害群之马、文盲“作家”高寒

芦笛

刚才看见高寒首署的“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不由得仰天长叹。

首先,这位内斗专家果然不出区区所料,把独立中文笔会当成了政治斗争工具(也就是实现他个人政治野心的工具),抓住余杰、王怡二先生的一时失误大 作文章, 把自幼练就的毛共党文化童子功使出来,不按有关程序解决争论,却悍然捅到中文网上来,企图以此发动群众,制造舆论,掀起网上暴民运动,制造“政治 地震”, 用非法手段搞掉在国内外具有巨大影响的笔会负责人,由他这个文盲白丁取而代之,从此将笔会化为他的个人政治资本与争权夺利的政治工具。

本来,对余王两位先生此次的道德失误,我深感痛心,曾撰文《中国文人那触目惊心的轻骨头──从“余王拒郭风波”想到的》加以抨击。但我毕
竟觉得, 那不过是 两个年轻人的道德失误,并不是不可以改正的。更何况王怡先生确实写出了一系列有助于启迪民智的出色作品,其成就乃是那公开信所有署名人全捆在一起 都比不上 的。将人家一时的道德错失无限放大为政治错误甚至罪行,抓住一棍子打死,正是毛共权力斗争的拿手好戏,我决不能坐视这种“网上文革”再现于21世 纪的自由 中文世界。请诸位想想,如果高的暴动奸谋得逞,余王两位丧失的又岂止是区区笔会职务?What have they done to deserve this?!

可惜,高先生干这套可谓轻车熟路,这就是他的“术业有专攻”。在这个意义上,他代表了整整几代时代制造出来的政治垃圾。国内外一有风吹草动之日, 便是他使 出将一切行为政治化的毛共功夫,为个人野心“搞搞震”之时。就连当初营救刘荻小姐那种人道主义救援活动,都让他变成了“新民运”取代“旧民运”的 政治斗 争。

当初刘荻小姐被中共非法关押的消息传到海外,网友青牛发起成立了营救义工小组。高寒一开头假惺惺地提出,为了避免民运人士公开介入给刘小姐造成不 必要困 扰,义工小组内的“民运”人士“只干活,不出头”。话音刚落,他就因争夺不存在的义工小组“领导权”,和安魂曲先生大打出手,为此用尽了一切阴谋 诡计:一 面把青牛写给他的私人信件寄给安,还对安说青牛是个可疑角色,不能信任,一面又对青牛说安的坏话;一面教唆安去公开质疑寒江月人格,一面对寒说什 么安魂曲 怀疑你……导致安魂曲和其他人大打出手,他便趁机串通大众,把安那个义工小组内最有才华、因而对他独揽“胜利果实”的野心构成了最大挑战的眼中钉 无情踢出 门去,搞得丑声四溢。

那义工小组的全部活动,无非也就是起草一封公开信。等到公开信写出来并寄给中共当局后,高先生便彻底忘记了他当初“民运人士只干活,不出头”的诺 言,丝毫 没有投鼠忌器的顾虑,不顾刘小姐的死活,到处以“公开信起草人”的身份招摇撞骗,写文章,上电台作广播,成功地把那场人道主义救援活动化成了他的 私人政治 资本。

到此地步,高先生还意犹未尽,为了彻底搞臭安魂曲,他竟然在海纳百川网站众议院分坛贴出《打架宣言》,大量披露义工小组内部隐私,甚至作了个链接 直通该小 组的内坛。只是在其他小组成员抗议之下,他才赶快删去了那些内部信息。这些花样百出、毫无底线的毛共内斗高招,使得那场本来是崇高的人道主义救援 活动最后 竟然变成一桩丑闻!

后来高寒等人又发假誓,对天下人保证“愿陪刘荻坐牢”。此后在那份公开信上签名的国内网友杜导斌先生被捕,我悲愤万分,便写了文章发在各中文论 坛,敦促高 寒、胡平等人履行他们对公众作出的神圣誓言,公开回国闯关,以此吸引世界舆论注意,形成压力,迫使中共当局释放刘、杜。到了这节骨眼上,高先生却 食言而 肥,只装作天聋地哑。等到刘小姐被释放,他又出来以“运动领导人”的身份热烈庆祝,就此贪天功为己有。

既是这种资深毛共余孽,高寒此时跳出来“搞运动”就是必然的。任何与政治无关的活动或组织,一旦他加入进去就必然要堕落为权力斗争的斗牛场。惜乎 贵会当初吸收会员时把关不严,致使他这种道德败坏的毛共余孽得以混了进来,以致有今日之殃。

其次,高先生再度表现他作为“作家”的文盲素质,竟然连那公开信的标题都写成“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似乎不是他们要求罢 免余王,而是发布罢免令!

当然,这算是他表现最良好的一次了(大概应该归功于郭罗基先生的润色吧),过去网友们曾在海纳百川网站召开过“高寒妙语研讨会”,列举了他那层出 不穷的病 句别字。因为时间久远,我已经无法记住那些笑话,只在这儿随便列举几例:“那些对物质结构做出正确反映的真理具有物理性或化学性 ”、“归缪法 ”、“互为驳论之论证 ”、“另劈蹊径”……

据我所知,各国笔会都由享有相当声望的作家组成,并不是什么不通文墨的阿猫阿狗想入就能入的。贵会竟然“不择细流”如斯,不能不使珍惜羽毛之辈因 此望而裹足,特为贵会一惜。

这些当然是小事,主要问题还在于,高寒作为混入笔会的犯罪分子,根本就没有任何道义资格出来发动那场网上暴民运动。本人目睹笔会陷入他一手制造的 人为危 机,义不容辞,责无旁贷,不能不挺身而出,呼吁贵会理事会立即整肃纪律,将这个整个网络存在都和贵会章程对着干、全部网络“写作生涯”都耗费在 “滥用言论 自由、写作自由与出版自由”,“以任何政治的、个人的或其它目的,用中文或其它文字进行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之中,对笔会的崇高声望 构成了不 可修复的重大损害的败类立即清除出去。

查贵会章程,对基本宗旨以及会员行为操守有如下规定:

“第六条

本笔会主张,中文文学自有其语言特性,超越国界和民族。任何人都有权使用中文进行写作和表达。中文作品在任何国家和地区的发表和流通,都不应因当 地政治制度和局势而受到干扰。

第七条

本笔会主张,中文文学作品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资源,在任何情况下,即使在战争等紧急状态,都不得以政治、民族、国家、宗教、意识形态等理由毁损中文 文学作品。

第八条

本笔会主张,中文文学工作者不得滥用言论自由、写作自由与出版自由。

本笔会反对以任何政治的、个人的或其它目的,用中文或其它文字进行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

第九条

本笔会希望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尊重,竭力消除社群、种族、阶级和民族之间的仇恨,并提倡人类在同一世界和平共处的理想。”

……

第十五条

会员有下列情形,经会员大会或理事会表决,可终止其会员资格:

1. 公开反对章程第五条至第九条所阐明的笔会宗旨;

2. 从事严重有损笔会声誉的活动,经会员大会或理事会警告而不停止;

3. 参与违背笔会宗旨的、对中文文学工作者的迫害行为;

4. 连续两年不缴纳会费。 ”

作为爱护贵会的在海内外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的独立网络作家,作为高寒滥用言论自由、主动、自觉、独力发起并坚持实行“违背笔会宗旨的、对中文文 学工作者 的迫害行为”,“以任何政治的、个人的或其它目的,用中文或其它文字进行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的多名受害人之一,本人在此提出以下指 控:

一、过往四年多,高寒一面使用固定笔名“高寒”道貌岸然写政论,一面使用“钟馗打鬼”、“鬼话人说”、“屡战屡败”、“肿肘”、“中国良心”、 “反扫 荡”、“轰鸣曲”、“摇篮曲”、“鹰眼”、“看棋人”、“平阳虎”、“笑看穿帮”等数以百计的化名,在“海纳百川”网站、“万维天下论坛”、“博 讯论坛” 等地,肆无忌惮辱骂、诽谤、“围攻”与他政见不同者和一切冒犯了他的论者,辱骂这些人是共特,是“国安加强排”,是“共奴”,是“阿Q”,实行不 折不扣的 “违背笔会宗旨的、对中文文学工作者的迫
行为”。就连国内网友出尘批判马克思主义,都遭到他的疯狂咒骂,证据在此:

http://hjclub.com/ShowTopic.asp?ID=139109

迟至前天,他还到“海纳百川”网站化名“轰鸣曲”捣乱,证据在此:

http://zyzg.org.ru/viewthread.php?tid=136276&fpage=1

二、公然违反所在国法律,冒充国内网人,以所谓“中国抗日救国联合阵线”的虚构名义,发表所谓《告爱国同胞书》,将他痛恨的国内拥共派网人名单悉 数开列于上,企图诱导国安去抓捕这些人,制造了网络史上最大的政治诈骗坑害案。证据在此:

http://hjclub.com/ShowTopic.asp?ID=599686

三 、不但造谣诬陷拥共派网友是“共特”、“国安加强排”,甚至对我这对中共持严厉批判态度,写下了无数入木三分的批判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经典著作的 独立知识分子都不放过,公然违反所在国法律,对我进行了连毛共残民运动高峰文革中都难得见到的“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特别是在他和 我在“热 血汉奸”决斗时,竟然公开披露从另一网人RR那儿刺探来的我的所在国隐私,造谣说我是共特,中共使馆间谍头子曾经邀请过我,甚至说我没有太太孩 子,是个性 变态,在网上提到家人乃是蓄意欺骗网民,证据在此: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forum.php?f=8&sid=cbd22183845b7e326f143dfa71a628ec

任何人只要犯下上述一桩罪行,就足以受到法律惩罚,但就是这种违法乱纪的文盲,竟然不但成了“独立中文笔会”的成员,而且居然施施然纠合几个前朝 遗老,出 来宣布“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很明显,再容忍放纵这种无论走到东西方都是社会渣滓的犯罪分子打着贵会的旗帜招摇撞骗下去,贵会的名声 迟早要扫 地以尽。起码目睹高寒持续4年之久的网上犯罪行为的“海纳百川”网站的访问者们有可能把“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和“流氓犯罪分子”联系在一起。

有鉴于此,我特地向贵理事会发出紧急呼吁,吁请你们立即履行自己制定的章程,将混进贵会的败类高寒清除出去,以肃纲纪,而孚民望。谢谢!

时间: 2006-7-15

芦笛文章链接: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600753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19 22:14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9 21:01 发表

Back


以前我和高寒有过接触,发现他是一个很有血性的人。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不知近况。
对论坛上的朋友,詈以“卑鄙、无耻”,好重,简直与开除球籍无异。

看看当事人刘晓波是怎样描述高寒案的:
楊千峰供稿:劉曉波:關於筆會的反對派——反駁郭羅基為高寒的辯護

(首發稿)

文章摘要:

作者 : [url=../author.asp?authorid=667]楊千峰供稿[/url],

發表時間:11/18/2007(楊千峰筆會現場供 稿)

作為德高望眾的老前輩,我一向對您保持敬意和尊重,在包遵信先生去世後,我還親手為您和其他海外人士訂做了花圈或 花籃。但再次看到經過您修改的連署信,聯繫到您在本次的會員大會上的其他言論,我對您熱衷於無原則內鬥的習性和強悍深感失望。

郭先生,您自稱筆會的反對派,而且是專門反對筆會當權派的反對派,但我要指出的是,筆會內的某些“反對派”有一個 習慣,只 要在筆會內部的爭論中得不到多數認同,就一定要把內部討論訴諸於會外的公共輿論。我覺得,這樣做,既是對社區規則的故意違反,也是對多數會員 的不尊重,很 有點輸不起的義氣用事。

這次連署信徵集簽名的過程中,發起人的做法可謂機關算盡:1,在一些會員根本沒有看到連署信的情況下,就先把人家 的名字列 入其中,這種先列名再確認的方法是雙重不道德:對不知情的列名人而言,類似於先斬後奏的裹挾;對其他會員而言,是有意識地誤導。高寒的“天鵝 絨行動”就是 這樣搞起來的。2,在連署信上簽名的46位會員中,有人沒看過連署信,也不瞭解有關理事選票風波的具體情況,僅憑私人關係就連署了。張桂華先 生已經在社區 的發帖證實這一點兒。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在類似的情況下簽名的。

反對派還喜歡說,我們的失敗是筆會當權派操控的結果,那麼我想問,報名參加會議的148人,參與理事選舉投票的 161人,誰能操控?

這種筆會當權者操控大會的指控之所以不成立,首先在於筆會是個義工團體,領導層與會員之間沒有利益瓜葛,所以,誰 也操控不了誰。如果真有實實在在的利益,違反規則就要付出利益代價,我想,反對派也不會那麼隨心所欲地違規。

其次,這種指控,在某種意義是對參加大會的會員的貶低,甚至侮辱。因為操控筆會多數,意味著被操控者毫無獨立性, 既無獨立的判斷力,也無獨立的人格,而只能被筆會當權派牽著鼻子走。

再次,凡是將筆會社區的發言拿到外面去的會員,大都自以為絕對正確,在社區內的發言,即使得不到多數認同,也自以 為是真理 在握;把社區內的發言外泄,即使違規,也是在捍衛真理。所以,可以公開違規,可以不擇手段,可以洋洋灑灑地為違規行為辯護,很有點“良知不服 從”的勇敢。 您為高寒辯護,與鄭義爭論,顯然沒有得到與會者多數的認同,郭先生在社區內的言論很快就出現在“自由聖火”等網站上,更為詭異的是,自由聖火 的編輯為郭先 生的文章加上編者按:經過郭先生的修改和授權發表。一段時間後,該網站又將“經過郭先生的修改和授權發表”的編者按刪去。即便不是您親自外泄 的,但您起碼 默認了這種違規行為。因為,您發現在筆會外詆毀筆會很有成效,甚至可以取得網路大批判的效果。

現在,看到您在本次會員大會上的表現,我不知道,您現在除了熱衷於無原則的內鬥之外,還會做些什麼?

您對“高寒案”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我覺得你的長篇發言並沒有談到開除高寒的實質問題。

首先,兩年前,高寒指控陳邁平“巧立名目,中飽私囊”如果成立,陳邁平就犯有貪污筆會錢財之罪,這已經不僅是道德 判斷,而 是涉及到刑事犯罪的事實判斷。在筆會內部,輕則將被罷免副會長、理事和秘書長,重則將被終止
會籍,那麼,如果不成立,就是高寒“侮辱、誹謗、 捏造或故意傳 播謊言”,該行為不僅將是對陳邁平信譽的嚴重傷害,也將是對筆會聲譽的嚴重損害,已經明顯違反本會章程,高寒必須對自己的言論負責。在兩年前 的會員大會 上,大量相關事實已經證明:高寒對陳邁平的指控屬於“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侮辱、誹謗”,邁平所報銷的$2000絕非“巧立名目”,因為捐助 者NED並不 認為筆會這樣處理是“巧立名目”,更不是“中飽私囊”。

難道高寒不應該向陳邁平個人和全體會員道歉嗎?陳邁平本人和其他會員也要求高寒道歉。難道做錯了道個謙就這麼難 嗎?

郭老拿出其他筆會的例子,那麼,我想請郭老舉例說明,在“海外華文作家筆會”開會員大會時,是否出現過類似高寒案 這樣嚴重 的指控,如果出現過,他們將如何處理?我相信,當一個民間組織內出現類似“巧立名目,中飽私囊”這樣的指控時,組織領導層肯定要對這樣的指控 進行調查和處 理。

其次,郭先生提到:“瑞典作家揚.米達爾和他的太太古恩.凱絲麗在媒體上公開為鄧小平辯護,認為北京的屠殺是必要 的。三十 九位具有正義感的作家聯名發出公開信,要求將他們開除出筆會。漢學家陳安娜(陳邁平夫人)、羅多弼、馬麗娜也共同撰文批評他們:“當他們支持 中國領導人在 天安門廣場向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開槍的決定時,引起了我們極大的震驚。……在凱絲麗表達她對鄧小平的支持之前,她曾關切地談到中國 許多鄉村的窮 苦人民沒有享受到經濟改革的成果,甚至至今沒有度日的食糧。這是否是一種高雅的虛偽.當人們表示願意為受壓迫者服務,而在同時,當被壓迫者表 達他們的願望 時,又支持用機關槍把他們像割韭菜一樣割下去。”“儘管沒有一個其他筆會成員支持米達爾,但出於堅持言論自由的價值,還是有許多作家仍然不同 意開除他們。 政治正確和言論自由,形成二律背反。在經過無數的爭吵之後,瑞典筆會委員會的十一位委員討論是否提出開除揚.米達爾夫婦的議案,投票的結果﹕ 五票對五票, 另有一票棄權,未能向年會提出。揚.米達爾終究沒有被開除。即使他們的觀點沒有人同意,要開除會籍談何容易?”

我認為,您舉的這個例子與高寒案也沒有可比性。揚.米達爾夫婦的發言是針對中國的巨大公共事件,其中不牽涉到瑞典 筆會內部 的具體個人;而高寒指控的是我們筆會的具體個人,而且是可以控以刑事犯罪的指控,這和言論自由有關係嗎?高寒的指控發生筆會的任何人身上,被 指控者大概都 會向理事會投訴,要求理事會出面干預,因為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理事會沒有理由拒絕這樣的投訴,而處理高寒這樣的行為和對高寒的投訴,筆會章 程規定的處理 方式只有啟動終止會員資格一種。而我本人和理事會考慮到決不能輕易開除會員,希望給他充分機會,讓他認錯道歉。所以,從2006年8月26日 到2007年 5月26日,理事會先後三次對高寒提出警告,要求高寒作出回應,但高寒對理事會的決議完全置之不理,既不道歉也不回應(包括自辯、反駁、反控 都沒有)。俗 話說,事不過三,我認為理事會已經仁至義盡。甚至在2007年7月28日作出《關於第四次警告會員高寒嚴重違反章程行為暨終止其會員資格的決 議》中,仍然 給他留有餘地,給出一個月的時間。決議說:“對高寒提出第四次嚴重警告:在‘終止其會員資格’後的保留會籍期間,高寒如果執行理事會所有相關 決議,向全體 會員道歉,並保證不再重犯‘侮辱、誹謗、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和‘嚴重損害筆會聲譽’違反本會章程的行為,或者提出可接受的辯護或解釋,由此 獲得所有當事 人(包括陳邁平和《關於請求筆會理事會審議處理高寒先生嚴重違反章程行為的提議》的全部發起人)的諒解,理事會可以隨時考慮恢復高寒的“會員 資格”,否則 其會籍在2007年9月3日時也自動撤銷。”

所以,郭老的不給高寒自辯時間的說法,根本不能成立。

另外,每個民間社團,由於處境的不同,對某些問題的處理自然會不同。如果我們筆會的某位會員公開發表揚.米達爾夫 婦那樣言 論,我不知道其他理事作何感想,起碼我個人無法容忍,我會聯合其他會員向理事會提案,要求理事會按照章程終止其會籍;如果是其他會員向理事會 提出這樣的議 案,我在理事會表決時肯定投贊成票。因為我們是獨立中文筆會,至今仍然生活沒有言論自由的政治恐怖之下;我個人親歷了那場震驚世界的大屠殺, 決不會容忍有 會員為鄧小平的大屠殺辯護的言論。如果我們獨立中文筆會容忍公開發表這樣言論的會員留在會內,那將對筆會信譽造成巨大的傷害。

即便退一步,西方國家的言論尺度也不一樣,比如德國就不允許納粹言論,美國也不允許種族歧視的言論。

再次,關於誹謗案的問題,郭老說的那些原則我都同意,但這些原則與高寒案的處理並無可比性,與中共的因言治罪更沒 有任何可 比性。郭先生說:“很遺憾,在我們這個標榜言論自由的組織內部,還是有人不懂得言論自由的價值,不知道如何實行言論自由。主流社會認可的言 論,多數人認可 的言論,領導認可的言論,官方認可的言論,也就是被認為正確的、革命的言論,本來沒有言論不自由的問題,所以不需要爭取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的 實質在於,主 流社會、多數人、領導、官方不認可的言論,也就是被認為錯誤的、反動的言論,是不是可以發表?發表了是不是予以追究?我們筆會中的一些人,在 反對專制主義 時以自由主義者自居,在自己管轄的地盤同樣也不給別人自由。我們在外部爭取言論自由的同時,難道在內部又要扼殺言論自由嗎?”

顯然,郭先生把筆會終止高寒的會員資格類比于中共的因言治罪,我認為,這很有點無限上綱的味道。高寒指控邁平的言 論並不反 動,僅僅是沒有事實根據。沒有事實根據的指控和反動言論是兩回事。在筆會內部,我認為的“反動言論”只有一種,即公開反對作為筆會宗旨的言論 自由、寫作自 由和出版自由。如果真有會員公開發表這樣的“反動言論”,而且拒不認錯道歉,我想,按照筆會的章程規定,也應該被終止會員資格。

民間社團與政府部門不一樣,不能拿約束政府的言論自由制度來直接套用到民間組織上。任何民間社團都會有自己的內部 章程,加 入某一社團的前提認同其內部章程,也就等於加入者與社團簽訂了契約,承諾不違反社團章程。如果違反就是破壞了契約,何況,明明違反了章程還拒 不認錯道歉, 那麼社團必須根據章程進行處理。但民間社團處理其成員違反章程的決定,只適用於社團內部而已,並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會傷害被處分者的言論自 由。

筆會正是這樣的民間組織。高寒加入筆會的前提是認同筆會章程,而筆會章程第八條明確規定:“本筆會主張,中文文學 工作者不 得濫用言論自由、寫作自由與出版自由。本筆會反對以任何政治的、個人的或其他目的,用中文或其他文字進行侮辱、誹謗、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 第十五條規 定:“會員有下列情形,經會員大會或理事會表決,可終止
會員資格:1.公開反對章程第五條至第九條所闡明的筆會宗旨;2.從事嚴重有損筆會 聲譽的活動, 經會員大會或理事會警告而不停止;(從略)”顯然,高寒的行為明確違反了以上規定。

所以,張裕已經指出,理事會中止高寒的會員資格,並不是誹謗案,理事會沒有治他任何罪,也沒有進行任何法律制裁, 只是根據 團體章程處理了他而已,就好比根據會場紀律將一個合法入場但在會場內擾亂會場的人驅逐出場一樣。因此,郭老援引的司法理論與案例在此不適用, “興誹謗案以 言治罪”的結論更與事實不合。
我要補充是,事實上,言論自由權利只有通過暴力強制剝奪(包括政府和暴力集團),而筆會沒有能力剝奪任何會員的言 論自由, 高寒被終止會員資格,僅僅是失去在筆會社團內部的發言權,但並不影響他的言論自由,他可以在筆會之外繼續發表批評筆會的言論,甚至是極為不負 責任的言論, 筆會決不會去干涉。因為,言論自由作為一種制度,其核心是政府不得立法限制言論和媒體,更不能因言治罪。因為,只有擁有暴力的公權力才能干預 媒體和封殺言 論,也只有政府才有以言治罪的權力。所以,言論自由所針對的是公權力。言論自由就是要禁止公權力干預媒體和言論,以確保一個言論的觀念的自由 市場,讓眾聲 自由喧嘩,讓媒體保持獨立,讓眾多媒體平等競爭,讓多元價值在競爭中共處。

最後,郭先生對高寒的評價是:“高寒是一個頑強的民主鬥士和勤奮的寫作者。他也像法國大革命期間的米拉波那樣,是 在監獄裏 鍛煉成長的。”“高寒是一個願為正義事業獻身的人,主要的精力都用在‘幹民運’,不是考慮如何吃民運飯、如何掙錢。我到他家裏去看過,在美 國,我還沒有見 到這樣破爛的家。聽說筆會的某些負責人在國內日子過得很“滋潤”,大概想不到富裕的美國還有如此貧困的高寒。”

在此,我想對郭先生說:這僅是郭先生個人的評價和替高寒訴苦,實在與高寒案無關。再說,筆會規則對所有人一視同 仁,不會因為某個會員的個人品質而給予優惠。

我是筆會的負責人之一,不知道郭老的這個“某些負責人”是否有我。我在國內恐怖政治下的日子是很滋潤,十八年來, 我多次被 抄家,三次失去自由,走出小監獄便進大監獄,我的通訊常年在監控下,家門口每年有小半年時間有員警站崗,有時會被軟禁在家中出不了門。現在, 我去外地旅 行,也一直有兩三台警車一路相隨,接待的朋友也會遭遇騷擾,甚至我的深圳同學因接待我而被抄家;我還拿不到出國的護照,家裏的親人也不時受到 騷擾和威脅。

可能,我的物質生活不像高寒那樣貧困,但那也是我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的,當會長四年,我分文未取。我不知道高寒過 窮日子的 真正原因,但我並不認為他如此貧困是由於一心幹民運造成的。因為,在國外,一心幹民運的人很多,筆會內就有陳奎德、盛雪等。再說,高寒可以選 擇留在國內過 如我一樣很滋潤的日子,沒人攔著他。

2007 年11月7號 於北京家中

http://*/trad/article/6396.asp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21 02:30

高寒,这取名,是不是有着高处不胜寒的寓意?
反正他受到您这样热心的关照,他有幸了.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21 03:08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9 21:01 发表

Back


以前我和高寒有过接触,发现他是一个很有血性的人。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不知近况。
对论坛上的朋友,詈以“卑鄙、无耻”,好重,简直与开除球籍无异。

再给你提供一份参考,看看用卑鄙无耻来形容高寒是不是过分了。

作者: 韵谷  笑看人权斗士茉莉为高寒起诉笔会案出丑 2008-03-04 21:14:20 [点击:130]
说明:

本文贴出后被斑竹删去,据胡标解释是我两次使用了含动物名词的成语“害群之人”,违反了本网站中宣部文字狱法规实施细则。但那词语虽然是我某篇文 字的题 目,却出现在我引用“林晓生”的造谣文章中。胡斑竹现在竟然逼迫我违反文明世界通则,擅自改动我引用的网络犯罪证据。他的好快刀了得,我只能俯首 扭曲原则 了。为防微杜渐,避免让他找到其他借口,我还把京剧的旦角名称改成“刀人旦”,这些违心作法都是民主中宣部逼迫出来的,尚请广大网民原谅,谢谢!

——————————————–

笑看人权斗士茉莉为高寒起诉笔会案出丑

芦笛

前两天著名人权斗士茉莉再度发扬敢于并善于窝里斗的民运优良传统,在《独立评论》论坛为捍卫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家”高寒的“神圣权利”, 和一众民 运大佬胡平、郑义等人大打出手,撒泼放刁,勇不可挡,连著名独立作家丁林都骂了进去,骂对方“最无耻的是你这种两边通吃的人”、“恃强凌弱”、 “耍无 赖”、“只教育弱者,令我恶心”,甚至威胁胡平,要他向高寒投降(美其名曰“和解”),否则就是把“笔会推到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 “将来对笔会的失败是要负责任的”,简直令人眼花缭乱。

“民主刀人旦”茉莉女士悍勇绝伦地演出这全武行,与她的众多朋友撕破脸皮不说,还连无关人等诸如丁林、洪哲胜都捎带上了,到底是为 哪般?乃是为了高寒起诉独立中文笔会案。

如所周知,高寒因为在网上犯下重大的政治坑害罪,害得国内异议人士重庆许万平先生、南京杨天水先生被中共当局判处12年重刑,引起公愤。笔会成员 杜导斌等 人因此发起对高寒的弹劾,笔会负责人经过为高寒本人同意的民主程序运作,通过表决,根据会章开除了高寒。据会长郑义披露,这一决定获得高达约 95%的会员 赞成。笔会这一英明决定,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它虽然无法挽回高寒配合中共当局坑害许万平、杨天水造成的严重恶果,但毕竟表明了大多数笔会 成员还是 有起码的善恶是非感的,具有耻于与高寒这种中共的事实帮凶、伪劣假冒的“作家”为伍的狷介节操。

任何一个文明人都看得出来,笔会开除高寒的行动,乃是成员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 ,根据会章依法“剥夺”了高寒滥竽充数、招摇撞骗、败坏笔会名声的“权利”。若高寒真的信仰民主自由,就该乖乖接受这一集体民主决策,把它当成对自己犯罪 行为的当头棒喝,从此幡然猛醒,痛改前非。实在不服气,也该严格按照程序行事,串连笔会成员,获得大多数同意重新开会表决,推翻原决定。这才是任 何一个有 起码文明常识的人应该干的事。

然而高寒又岂是文明人?“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就是他那种不幸落到文明世界的毛共余孽的“斗争哲学
”。他竟然在美国纽 约皇后区小额法庭悍然起诉笔会,该法院因此于2月25日开庭。据《世界日报》报道:

“根据民法第78条,私人团体有权处理内部的事务。法官William A. Visovich当庭据此强烈建议高寒撤销告诉。他对高寒说,高寒的告诉并不属于民事法庭范围,即使高寒有可能是对的,以他的职权也无法审判。”

这话说得连白痴都能看懂:根据美国民法,独立中文笔会不过是个非营利的民间私人组织,有充分权利处理其内部事务。笔会开除高寒案不属于法院可以审 理的民事 诉讼,因此法官不能受理,否则就成了法院违法侵权了。此乃美国籍以立国的“大社会,小政府”的民主法治原则:政府和司法部门权责明确,不能随便把 手伸到私 人领域中去,如极权政府一般野蛮干预民间事务。除非笔会触犯了美国法律,诸如偷税漏税走私贩毒等等,否则美国司法机构根本也就管不着。高寒以中国 那种烂污 国家的例子比照美国,以为可以如在故园一般恶意兴讼,实在是哭错了坟头。那法官是过于文明礼貌了,没有这么直截了当地这么跟他说,但若高某稍有三 分神智, 也该听出人家的弦外之音。

高寒毕竟可以原谅——after all,他不过是个区区无足道的文盲法盲而已。令人惊骇莫名的乃是“法学家”郭罗基闹出来的惊天笑话。我曾在《自由中国论坛》看到他对高寒起诉笔会案的 “法理论证”,在那篇妙文中,他竟然把笔会那种非营利的联谊组织比为企业,将笔会驱逐其犯规成员的合理行动比为雇主无理解雇雇员,要笔会赔偿由此 给高寒造 成的巨额经济损失!

无独有偶,“民主刀人旦”也拿这手威胁胡平,以龚小夏起诉雇主胜诉、获得巨额经济赔偿为例,要笔会及早与高寒“和解”,否则就会把 “笔会推到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

您能相信文明世界有这种“民主浑人”么? Absolutely unbelievable!看来要毛主席的红秀才、铁姑娘们学会西方民主法治的ABC,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有趣的是郑义那老实头,毫无辩才还要出来独挡刀人旦的花枪秀腿(可不是花拳绣腿),说笔会是被控方,无法和解,立即被茉莉抓住痛脚,说哪有被控方 无法和解 之事,老郑就此失声,令我这“阶级兄弟”对着荧屏扼腕不止——我被《独立评论》无限期封杀,三个网名给暗杀了两个,不能跳上去助这“阶级兄长”一 臂之力, 杀得刀人旦同志人仰人翻,又憾何如也!

其实事情明摆着:现在法院已经驳回高寒的告诉。连官司都打不成,哪还有什么“和解”问题?该怎么个“和解”法?高寒向美国法律挑战,闹个灰头土 脸,笔会爱 莫能助。难道要让胡平去求法院违法越权受理该案不成?茉莉所谓“和解”,无非是要笔会屈膝投降,不仅得将高寒请回去,而且还得下罪己诏,沉痛糟蹋 自己,是 不是啊?可开除高寒的决定获得了约95%会员批准,笔会负责人岂能背着如此众多的会员,践踏人家的自由意愿,和高寒那犯罪分子私下作暗盘交易?若 笔会负责 人只是因为茉莉几句阴森森的威胁,就吓得放弃自己对民主的信仰,那就连做人的资格都丧失了,遑论当独立作家!

最搞笑的还是高寒本性难移,明明闹个灰头土脸,却还要使出的阿Q神功来,捏造出一系列谎言来“反败为胜”,涉嫌篡改《世界日报》的报道,并在他主 办的《中国之路》论坛上张贴:

“根据民法第78条,法官William A. Visovich当庭建议高寒撤销告诉。他对高寒说,高寒的告诉并不属于民事法庭范围,即使高寒是对的,以他的职权也无法审判。法官说:‘我看了此案的材 料,相信原告会胜诉,但他应该依循正确的程序,向高等法院或联邦法院起诉。’”

请读者比照上引的正版,高寒张贴的这段话少了“私人团体有权处理内部的事务”一句话,多出了“法官说:‘我看了此案的材料,相信原告会胜诉,但他 应该依循正确的程序,向高等法院或联邦法院起诉’”一句话。

这种拙劣篡改,也只有高寒那种对文明世界一无所知的文盲法盲才干得出来。这假新闻出笼后,当即引起文明网友大哗,群起打假,指出美国法官决不会说 出这种作 明显左右袒并严重越权的话。茉莉女士还不服气,愤然质问道:“‘相信原告会胜诉’这句话有错吗?”暴露了这位“人权斗士”把大部分智力和精力都花 到钻研内 斗武功上去了,以致“用进废退”,内斗神功盖世,对文明规矩却一无所知。

接下来的事更加可笑。《世界日报》那则报道被篡改的丑闻爆出后,网人纷纷怀疑那是高寒的又一杰作。这怀疑是天然合理的。作为“作家”,高寒的“代 表作”有 二,其一是冒充国内组织“新抗联”在网上发公告,将法轮功公布的国内“恶警”名单伪托为该组织成员,进行政治陷害;其二是在网上设下“赵紫阳治丧 委员会” 的圈套,骗取国内异议人士参加,再将他们的名字悉数绑架到所谓“民主中国临时过渡政府各省市政权和平交接委员会接收成员”名单中去,为中共迫害他 们制造了 理想借口。和这两项杰作比起来,篡改《世界日报》的报道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

有趣的是,茉莉急于为高寒遮丑,却坐实了高寒的嫌疑。据她说,篡改那报道的乃是黑客所为,因为高寒曾在给她的电邮中说过类似的话,这话被侦伺他们 通信的黑客看见了,于是便把它加进了那则报道,云云。

这种天方夜谭,就连先天愚也不会相信。可怜茉莉越帮越忙,越描越黑,自行泄露了“法官说他相信高寒会胜诉”一语最先出自高寒本人。既然如此,那到 底是谁篡改那则报道,还能有什么疑问么?

另一女士云儿宅心仁厚,出来说高寒篡改那报道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太容易被戳穿。此乃典型的以己度人,用自己的道德和智力水准成亿万倍地放大提升对 方。谓予不信,请云儿看看下面这段话:

“既然撕破了脸,那就索性彻底摊牌。2006年7月,‘独立笔会’内部论坛抛出署名‘芦笛’的文章《敦请“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立即开除害 群之人、 文盲“作家”高寒》。文章揭露:高寒‘ 企图以此发动群众,制造舆论,掀起网上暴民运动,制造‘政治地震’,用非法手段搞掉在国内外具有巨大影响的笔会负责人,由他这个文盲白丁取而代之,从此将 笔会化为他的个人政治资本与争权夺利的政治工具。’高寒分析认为,这是杜导斌等人打响了以‘开除高寒案’来反制‘余、王罢免案’的第一枪’。 ”

这是在网上广为流传的某个化名“林晓生”的造谣文章,文中言之凿凿,污蔑我是杜导斌的打手,写的那篇文章发表在“独立笔会内部论坛”上。请注意, 该文将此 谎言的发明权确凿地归于高寒(“高寒分析认为”)。而且,在我专门发表声明作出澄清之后,高寒至今未出来否认过。不仅如此,茉莉还于2月28日郑 重其事地 将该文转贴在《独立评论》论坛,说明她起码对该文没有异议。

这个谎言的特征具有鲜明的“高寒指纹”,那就是智力含量为负值,极度容易被戳穿。任何一个对芦某稍有了解的人包括云儿和茉莉在内,都知道芦某根本 不是笔会会员,与该会任何人毫无关系(上文说郑义是我的“阶级兄长”乃是接过人悲鸣的 指控
插科打诨,我其实根本不认识郑义)。高提到的那篇文章确实是我写的,但与笔会毫不相干,更没有贴在“笔会内部论坛”上,而是同时贴在当时高寒 作斑竹的 《自由中国论坛》和我所在的《罕见奇谈》论坛上。我也曾贴到了《独立评论》,但被斑竹立即删除了。由此可见云儿以己度人,实在是谬以千里。作为网 络存在, “高寒特色”便是专门捏造不戳就穿的愚蠢谎言。

茉莉为何要出来为这么一个网络犯罪分子“打抱不平”?据说那是因为她英风侠骨,看不下去胡平、郑义乃至丁林、洪哲胜等人“恃强凌弱”、“只教育弱 者”,而且天性嫉恶如仇,所以“该出手时便出手”,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便是:

“以茉莉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脾气,如果发现高寒做了这一类虚假的事情,我是绝对要要和他断交的。但现在,我还是很信任高寒,仍然愿意支持他和笔会 打官司,以维护自己的权利,并在此继续呼吁笔会和高寒和解。”

这里自相矛盾的笑话(诸如一边支持高寒和笔会打官司,一边呼吁笔会和高寒和解)就忽略不计了——对靠玩政治当上“作家”甚至“思想家”的同志应该 心怀悲悯,宽宏大量嘛!咱们只来看看“弱者”和“沙子”问题。

听茉莉的意思,高寒竟是“弱者”,所以她这位女侠路见不平,要出来锄强扶弱了。但不知因被高寒陷害而被中共判刑12年的的许万平、杨天水等人和高 寒比起 来,到底算是强者呢,还是弱者呢?何以不见侠肝义胆充盈得要爆破的女侠出来为他们打抱不平,讨还公道,敦促高寒兑现他当着全天下的网民发下的神圣 誓言,回 国闯关,换出被他陷害的两位超级“弱者”?

茉莉认定高寒相对于笔会是弱者,其中高妙理由何在,她秘而未宣,我辈也无缘打听,只能揣测那是因为笔会人多势众,高寒单枪匹人,这才成了“弱 者”。除此之 外,区区愚钝,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理由来了,因为笔会并非中共机构,不过是个民间联谊组织,并无什么迫害人的权力,相反自身还处在被中共迫害的巨 大阴影之 中。

茉莉看不见高寒败坏笔会声誉、甚至企图以法律手段为中共那“强者”拔除笔会那眼中钉的事实不足怪。但她以人数多寡定强弱,立志与“少数服从多数” 的民主原 则决一死战,要帮助高寒把他那独夫的意志强加到笔会约95%成员头上去,与此同时还要声称自己相信民主,这到底是什么逻辑,我真是搔破了头也想不 出来,还 请女侠指点,行不行?您为何又不去为本拉登那真正的“弱者”打抱不平涅?

至于“沙子”说更是令人纳闷。据说女侠之盈盈秋水冰清玉洁,容不得半点沙子,所以她要向天下人拍胸担保:“如果发现高寒做了这一类虚假的事情,我 是绝对要要和他断交的。”

高寒做的“虚假的事情”多如恒河沙数,千车也载不尽,万船也装不完。他冒充“新抗联”诱骗网人上钩以及为中共布下圈套,诱捕许杨等人的重大罪行咱 们就不提 了,省得小看了女侠的道德标准,就看看为您亲手转贴的那篇造谣文章吧。高寒在其中愣说我写出《敦请“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立即开除害群之人、 文盲“作家”高寒》一文,并在“笔会内部论坛”上发表,乃是“杜导斌等人打响了以‘开除高寒案’来反制‘余、王罢免案’的第一枪’”,一举中伤了 笔会以及 我本人,这粒经您亲自筛选并刻意抖入您的秀目的微不足道的沙子,怎么就会让您那么受用熨贴呢?您能不能给咱们解释解释那到底是何原因?

其实我对茉莉颇有好感。过去我看不下去这位“民主柯湘”的过激戏路,多次冷嘲热骂之,但人家从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自觉过份,内省之余,趁她误 将集体信 发到我公开邮箱来的机会,特地写信向她道了歉。但我这次又忍不住跳出来“锄弱扶强”,其原因很简单——她闹得太过分了。连丁林在国内出书,她都要 诬蔑为 “在国内共产党那里充当青年导师,在海外又和民运人士互相吹捧”,以丁领取“国内官方出版社的大笔版税”为其七寸,甚至骂出“最无耻的是你这种两 边通吃的 人” ,这就令任何一个正派人都无法忍受了,哪怕那个正派人因为过去冷嘲热骂过她而内疚于心也如此。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但凡有点人味的都能理解:领取“国内官方出版社的大笔版税”不一定是耻辱,关键是要看写什么。像樊弓教授那样在“国内顶级理论 刊物上发 表文章”,还要炫耀到网上来,当然是奇耻大辱。但像丁林先生那样,写出大批深度介绍西方文明的杰作,为启迪中国民智从奥林匹亚山上偷来天火,则非 但不是耻 辱,而且是一般国人特别是伪劣知识分子们不可企及的功绩。把这当成对方的七寸捏,只能暴露这位“民主刀人旦”的戏台,其实是善搞 “清理阶级队伍”的毛中国,只需把城头大王旗改为“民主”二字即可。

茉莉的个人悲剧,在于她的浅薄正义感太强烈,终生以自定的正义去匡时救世,以主观道德原则改变客观世界以及芸芸众生。这其实是儒家给中国人留下的 传统,为胡平、郑义等人同享,双方乃是五十步与百步之距,只是茉莉太过于激越,难免变成哈哈镜形象而已。

记得万润南在《罕见奇谈》回忆道,薄一波曾在清华演说时伸出双手来抱成圆圈(太极拳所谓“抱球”),说左的极端和右的极端迟早要交会在一起。此话 虽然出自老共干之口,的是至理名言,愿茉莉好生记取。

人总是要长大,不能毕生只是个“义令智昏”的愤青坯子。高寒那种人,谁挨上谁倒霉。我早在五六年前就警告过大众了,“扫荡伪民运”的主要靶子就是 他。这就 是我这先知先觉与胡、郑等后知后觉的区别(记得老郑曾在《罕见奇谈》为高打抱不平,对我大赞大颂高寒的“道德文章”来着)。可叹的是,茉莉至今还 不知不 觉,居然看不出高寒被开除乃是罪有应得,不可逆转。他闹得越凶,上诉的法院越高级,最终丢脸就越彻底。只怕茉莉最后要为这么一个犯罪分子彻底毁了 芳名,犯 得上么?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21 07:00

[……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家”高寒…….]
[对自己犯罪行为的当头棒喝,从此幡然猛醒]

一个知道使用[幡然猛醒]成语的大学者,当然有资格判决出一个[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家”高寒]
俗话说,豁嘴子爱笑,跛脚子爱跳,真是一点不假。

似曾相识的姚文元文采,唤不起我领教的兴趣,看了前面两段就止不住生理反应,恕我不往下读了。


作者: 东方右    时间: 2010-10-21 09:10

若迷单方面引用别人攻击高寒的文章来证明高寒为人的低下,这和中共攻击刘晓波的低下的手段又有什么不同

再说,所引用的文章言辞刻薄,逻辑不通,我所从没了解过高寒这个人,但通过这几篇攻击高寒的文章就不能看出,笔会为了那点国际资源和钱财真是磨刀 霍霍的对待那些不是他们小圈子里的人啊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21 12:17

QUOTE:
原帖由 东方右 于 2010-10-21 09:10 发表

Back


若迷单方面引用别人攻击高寒的文章来证明高寒为人的低下,这和中共攻击刘晓波的低下的手段又有什么不同

再说,所引用的文章言辞刻薄,逻辑不通,我所从没了解过高寒这个人,但通过这几篇攻击高寒的文章就不能 …

既 然你从没了解过高寒这个人,而且在楼上的文章中刘晓波、芦笛都例举了几个重要事实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不愿意了解,那你又如何判断出我所引用的文 章所说的不是 事实,而仅仅是言辞刻薄,并且是逻辑不通?对基本事实都不愿意了解就妄下判断恐怕才犹如中共攻击刘晓波的低下的手段吧。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21 12:45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21 07:00 发表

Back


[……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家”高寒…….]
[对自己犯罪行为的当头棒喝,从此幡然猛醒]

一个知道使用[幡然猛醒]成语的大学者,当然有资格判决出一个[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家”高寒]
俗话说,豁嘴子爱笑,跛脚子爱跳,真是一点不假。

似曾相识的姚文元文采,唤不起我领教的兴趣,看了前面两段就止不住生理反应,恕我不往下读了。

[幡然猛醒]出现在第四段,你不仅读了,而且还明明引用了该段中的成语,怎么可以否认,并说“看了前两段就止不住 生理反应,恕我不往下读了”呢?

而且你明明读了第四段,怎么可以无视第三段所综述的基本事实呢——“如 所周 知,高寒因为在网上犯下重大的政治坑害罪,害得国内异议人士重庆许万平先生、南京杨天水先生被中共当局判处12年重刑,引起公愤。笔会成员杜 导斌等人因此 发起对高寒的弹劾,笔会负责人经过为高寒本人同意的民主程序运作,通过表决,根据会章开除了高寒。据会长郑义披露,这一决定获得高达约95% 的会员赞成。 笔会这一英明决定,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它虽然无法挽回高寒配合中共当局坑害许万平、杨天水造成的严重恶果,但毕竟表明了大多数笔会成 员还是有起码 的善恶是非感的,具有耻于与高寒这种中共的事实帮凶、伪劣假冒的“作家”为伍的狷介节操。”

不仅如此,你还在23楼为21楼刘晓波的文章和22楼芦笛的文章回了贴。而面对其中列举的大量事实,你不但没有反 驳,而且没有提出一个字的否认。但即便是如此,你都能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反而空洞指责作者的文风是姚文元式的,这是不是正如你自己所说 是”
豁嘴子爱笑,跛脚子爱跳”啊?嗯?


作者: 东方右    时间: 2010-10-21 14:08

QUOTE:
原帖由 若迷1 于 2010-10-21 12:17 发表

0back

既然你从没了解过高寒这个人,而且在楼上的文章中刘晓波、芦笛都例举了几个重要事实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不愿意了解,那你又如何判断出我所引 用的文章所说的不是事实,而仅仅是言辞刻薄,并且是逻辑不通?对基本事 …

对于文中连基本逻辑都不通的事情又有什么必要多了解,比如高寒质疑笔会的资金使用问题,这有何不可,为什么刻薄说高寒这是在造谣和诽谤,如果这也 算是的话,那美国千千万万的国民不是天天在诽谤政府了吗?

再比如高寒质疑王怡在短暂的做笔会理事(可能是其它笔会的职位)一职时,配置了一台高端的4000多美元的电脑,并且一直没有交还,后来一直到事 情搞大出来后,王怡的那台电脑才不明不白的收回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些问题不难看出吧。

那么笔会对待高寒是什么手段呢,对于高寒,余杰派系人马,或者说是他们的那个核心圈子发动了两拨赶走高寒的行动,当然他们是不用亲自出马的,自有 廖亦武这样的角色冲在前面(做为回报,他们找机会安排廖亦武出国休养玩去了)。请问这些不是事实么?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21 15:25

QUOTE:
原帖由 东方右 于 2010-10-21 14:08 发表

Back


对于文中连基本逻辑都不通的事情又有什么必要多了解,比如高寒质疑笔会的资金使用问题,这有何不可,为什 么刻薄说高寒这是在造谣和诽谤,如果这也算是的话,那美国千千万万的国民不是天天在诽谤政府了吗?

连基本事实都不了解,更不愿意了解,那你还凭什么说“文中连基本逻辑都不通”?又凭什么说那是对高寒的造谣和诽谤?难道逻辑不是建立在基本事实上 的?

高寒干的不是什么质疑,是直接的指控,其指控是有具体事件、具体人物、具体数字的——[首先,兩年前,高寒指控陳 邁平“巧 立名目,中飽私囊”如果成立,陳邁平就犯有貪污筆會錢財之罪,這已經不僅是道德判斷,而是涉及到刑事犯罪的事實判斷。在筆會內部,輕則將被罷 免副會長、理 事和秘書長,重則將被終止會籍,那麼,如果不成立,就是高寒“侮辱、誹謗、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該行為不僅將是對陳邁平信譽的嚴重傷害,也 將是對筆會聲 譽的嚴重損害,已經明顯違反本會章程,高寒必須對自己的言論負責。在兩年前的會員大會上,大量相關事實已經證明:高寒對陳邁平的指控屬於“捏 造或故意傳播 謊言、侮辱、誹謗”,邁平所報銷的$2000絕非“巧立名目”,因為捐助者NED並不認為筆會這樣處理是“巧立名目”,更不是“中飽私 囊”。]

你应该懂得质疑与指控之间的区别、如果指控不如实就是造谣诽谤、谁是肇事者、谁是反击者、前因后果、高寒被中文独立笔会开除是咎由自取等等这些基 本道理。

高寒有具体事件具体人物具体数字的指控也能和美国千千万万的国民对政府的行为相提并论?更何况,美国人指控政府各 有不同, 难道也能全部放在一起混为一谈?再有,千千万万的美国人如何指控了政府?他们是不是做没有事实依据的指控?请你把具体事例
拿出再说事儿,如 何?有你这么什 么都一锅煮的么?

QUOTE:
再比如高寒质疑王怡在短暂的做笔会理事(可能是其它笔会的职位)一职时,配置了一台高端 的4000多美元的电脑,并且一直没有交还,后来一直到事情搞大出来后,王怡的那台电脑才不明不白的收回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些问 题不难看出吧。

这不是说明,不管你对高寒了解得对不对,但起码是了解一些的吧?那你怎么先说什么“我所从没了解过高寒这个人”?这不是自己揭发自己在前面说 谎了么?

高寒什么时候质疑过王怡这件事?他的原文是什么?能不能先拿出来看看?你又是如何判断出在这件事情上谁是谁非的?

QUOTE:
那么笔会对待高寒是什么手段呢,对于高寒,余杰派系人 马,或者说是他们的那个核心圈子发动了两拨赶走高寒的行动,当然他们是不用亲自出马的,自有廖亦武这样的角色冲在前面(做为回 报,他们找机会安排廖亦武出国休养玩去了)。请问这些不是事实么?

看来你不是什么“从没了解过高寒这个人”,而是了解过一些的吗。可干嘛又在前面为此撒谎?

什么余杰派系?当时是刘晓波任会长,他在高寒案上才是最大的责任承担者,高寒的指控以及状告笔会都是以刘晓波为中 心人物的。而对照你的说法,你是不是可以肯定是刘晓波在撒谎?

刘晓波:[首先,兩年前,高寒指控陳邁平“巧立名目,中飽私囊”如果成立,陳邁平就犯有貪污筆會錢財之罪,這已經 不僅是道 德判斷,而是涉及到刑事犯罪的事實判斷。在筆會內部,輕則將被罷免副會長、理事和秘書長,重則將被終止會籍,那麼,如果不成立,就是高寒“侮 辱、誹謗、捏 造或故意傳播謊言”,該行為不僅將是對陳邁平信譽的嚴重傷害,也將是對筆會聲譽的嚴重損害,已經明顯違反本會章程,高寒必須對自己的言論負 責。在兩年前的 會員大會上,大量相關事實已經證明:高寒對陳邁平的指控屬於“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侮辱、誹謗”,邁平所報銷的$2000絕非“巧立名目”, 因為捐助者 NED並不認為筆會這樣處理是“巧立名目”,更不是“中飽私囊”。

難道高寒不應該向陳邁平個人和全體會員道歉嗎?陳邁平本人和其他會員也要求高寒道歉。難道做錯了道個謙就這麼 難嗎?

郭老拿出其他筆會的例子,那麼,我想請郭老舉例說明,在“海外華文作家筆會”開會員大會時,是否出現過類似高 寒案這樣嚴重 的指控,如果出現過,他們將如何處理?我相信,當一個民間組織內出現類似“巧立名目,中飽私囊”這樣的指控時,組織領導層肯定要對這樣的 指控進行調查和處 理。

其次,郭先生提到:“瑞典作家揚.米達爾和他的太太古恩.凱絲麗在媒體上公開為鄧小平辯護,認為北京的屠殺是 必要的。三十 九位具有正義感的作家聯名發出公開信,要求將他們開除出筆會。漢學家陳安娜(陳邁平夫人)、羅多弼、馬麗娜也共同撰文批評他們:“當他們 支持中國領導人在 天安門廣場向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開槍的決定時,引起了我們極大的震驚。……在凱絲麗表達她對鄧小平的支持之前,她曾關切地談到 中國許多鄉村的窮 苦人民沒有享受到經濟改革的成果,甚至至今沒有度日的食糧。這是否是一種高雅的虛偽.當人們表示願意為受壓迫者服務,而在同時,當被壓迫 者表達他們的願望 時,又支持用機關槍把他們像割韭菜一樣割下去。”“儘管沒有一個其他筆會成員支持米達爾,但出於堅持言論自由的價值,還是有許多作家仍然 不同意開除他們。 政治正確和言論自由,形成二律背反。在經過無數的爭吵之後,瑞典筆會委員會的十一位委員討論是否提出開除揚.米達爾夫婦的議案,投票的結 果﹕五票對五票, 另有一票棄權,未能向年會提出。揚.米達爾終究沒有被開除。即使他們的觀點沒有人同意,要開除會籍談何容易?”

我認為,您舉的這個例子與高寒案也沒有可比性。揚.米達爾夫婦的發言是針對中國的巨大公共事件,其中不牽涉到 瑞典筆會內部 的具體個人;而高寒指控的是我們筆會的具體個人,而且是可以控以刑事犯罪的指控,這和言論自由有關係嗎?高寒的指控發生筆會的任何人身 上,被指控者大概都 會向理事會投訴,要求理事會出面干預,因為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理事會沒有理由拒絕這樣的投訴,而處理高寒這樣的行為和對高寒的投訴,筆 會章程規定的處理 方式只有啟動終止會員資格一種。而我本人和理事會考慮到決不能輕易開除會員,希望給他充分機會,讓他認錯道歉。所以,從2006年8月 26日到2007年 5月26日,理事會先後三次對高寒提出警告,要求高寒作出回應,但高寒對理事會的決議完全置之不理,既不道歉也不回應(包括自辯、反駁、 反控都沒有)。俗 話說,事不過三,我認為理事會已經仁至義盡。甚至在2007年7月28日作出《關於第四次警告會員高寒嚴重違反章程行為暨終止其會員資格 的決議》中,仍然 給他留有餘地,給出一個月的時間。決議說:“對高寒提出第四次嚴重警告:在‘終止其會員資格’後的保留會籍期間,高寒如果執行理事會所有 相關決議,向全體 會員道歉,並保證不再重犯‘侮辱、誹謗、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和‘嚴重損害筆會聲譽’違反本會章程的行為,或者提出可接受的辯護或解釋, 由此獲得所有當事 人(包括陳邁平和《關於請求筆會理事會審議處理高寒先生嚴重違反章程行為的提議》的全部發起人)的諒解,理事會可以隨時考慮恢復高寒的 “會員資格”,否則 其會籍在2007年9月3日時也自動撤銷。”]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22 04:12     标题: 回复 #28 若迷1 的帖子

我说的是:“一个知道使用[幡然猛醒]成语的大学者,当然有资格判决出一个[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家”高寒]。”

请解释[幡然猛醒]出自何处?[幡然]是何意思?

在下‘脑残’,只知成语中有个用“皤(读po,不读fan)然--”的,没有学到过有资格判别人[文盲“作家”]的大学者的“幡然”!

冒犯了,请原谅。

[ 本帖最后由 黄柏林 于 2010-10-22 04:21 编辑 ]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22 04:47     标题: 回复 #30 若迷1 的帖子

笔会里的这些是是非非,外人如何能够清楚?
阁下这么热心把它拿到这个时政论坛上来搬弄,我只不明白,这笔会是个党政机关呢,还是是个青红帮组织?怎么成员说个话,一不中听就“开除”的干 活?还是拿人家资助民主的基金的,这对得起民主二字吗?
一个民间组织,搞得也像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动不动就把不喜欢的人驱逐出境,不让回国,真让人匪夷所思.
–我多嘴了,还是要请原谅,以后再不说了.

[ 本帖最后由 黄柏林 于 2010-10-22 05:07 编辑 ]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22 04:52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22 04:12 发表

Back


我说的是:“一个知道使用[幡然猛醒]成语的大学者,当然有资格判决出一个[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 家”高寒]。”

请解释[幡然猛醒]出自何处?[幡然]是何意思?

在下‘脑残’,只知成语中有个用“皤(读po,不读fan)然--”的,没有学到过有资格判别人[文盲“作家”]的大学者的“幡 然”!

幡然 fānrán
[change quickly and completely] 迅速而彻底地
君子之学如蜕,幡然迁之。——《荀子·大略》
幡然悔悟

(引自汉典)

幡然  幡然(fānrán)很快而彻底地(改变):幡然改进│幡 然悔悟。
  幡然同翻然
  【示例】
  《孟子*万章下》:“既而幡然改曰:‘于我处畎亩之中,由是以乐尧舜之道。’”
  《三国演义》第六十四回 孔明定计捉张任 杨阜借兵破马超 中“……刘璋唤入。呈上书。璋拆开视之。其略曰:昨蒙遣差结好荆州,不意主公左右不得其人,以致如此。今荆州眷念旧情,不忘族谊。主公若能幡然归顺,量不 薄待。望三思裁示。……”

(引自百科)

幡然
【相关词】栉然、续然、惄然、顿然、蠢然、翼然、密然、沸然、衄然、寤然、哗然、栗然、拉然、恝然、烜然、踔然、畅然、愤然、隐然、翔然、

(引自百度)


作者: 黄柏林    时间: 2010-10-22 05:16     标题: 回复 #33 若迷1 的帖子

谢赐教。
(百度了一下,还有’番然醒悟’/’播然醒悟’/’方然醒悟’““““`)

[ 本帖最后由 黄柏林 于 2010-10-22 06:55 编辑 ]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22 07:59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22 04:47 发表

Back


笔会里的这些是是非非,外人如何能够清楚?

外 人要想搞清楚,就要多看,看看主要当事人前笔会会长刘晓波怎么说,看看其他笔会成员如郑义、胡平等怎么说。同时也要看看笔会之外的人怎么评 论,尤其要看看 你称之为“深为芦君的学养才智所倾倒……相信他是独裁专制制度的天敌”的芦笛怎么说,而不是遇到他写的你不喜欢的文章连看都不看,就立即把原 来对人家的态 度掉转一百八十度,大骂“一个知道使用[幡然猛醒]成语的大学者,当然有资格判决出一个[著名网络犯罪分子、文盲“作家”高寒]
俗话说,豁嘴子爱笑,跛脚子爱跳,真是一点不假。

似曾相识的姚文元文采,唤不起我领教的兴趣,看了前面两段就止不住生理反应,恕我不往下读了。”

QUOTE:
阁下这么热心把它拿到这个时政论坛上来搬弄

什么叫我热心搬弄?你怎么连刚刚发生在眼前的事情的基本经过都居然漠视,而且把前因后果全都颠倒过来这么说呢?

我在这里的主贴是对网上热议的刘晓波的一则新闻而发出的质疑和提供的我怀疑的相关者的线索。是你来这里首先跟帖,但又不对我的主贴谈点具体的 内容,而是空泛发问道:“若是高寒爆出来的,又怎样呢?总不能就把它等同于造谣吧?”

我就你的问题给以了答复后,又是你进一步引申并空泛发问“搞这种捕风捉影/借题发泄的动作,有意思吗?”。

我再指出议论这些的意义,又是你为高寒鸣不平,接着空泛发问“你的指摘,你所加给他的”卑鄙”/”无耻”/”怯懦”“`等等评价,你能让他 在这里回答你吗?”

我再给你举出多个例子,以此说明高寒的卑鄙无耻是有大量的事实可以查证的。到此,你还是对我所提供的事实依据不予辩驳,仍然坚持为高寒喊冤, 称“詈以“卑鄙、无耻”,好重,简直与开除球籍无异”

我再为你提供主要当事人刘晓波的对相关事件的描述和介绍,以及你曾经大为赞扬的网上重量级写手芦笛的评论。

以上过程是不是事实?若是,那你怎么现在反而指责我热心搬弄呢?

QUOTE:
我只不明白,这笔会是个党政机关呢,还是是个青红帮组织?
怎么成员说个话,一不中听就驱逐出境-“开除”的干活?还是拿人家资助民主的基金的,这对得起民主二字吗?

请你把基本事实先搞清楚,再给笔会扣上“党政机关”“青红帮组织”等大帽子不迟。可是你又要来不断地空泛质问,又对我反复提供的主要当事人刘 晓波及你曾经极为尊重的芦笛的评论文章视而不见,你这么干是不是太胡搅蛮缠了啊?

什么叫只是“说个话”?高寒干的那些事难道只是“说个话”?你到底看不看当事人怎么说啊?如果你认为当事人刘晓波是在造谣,那也提出你具体的 反驳行不行? ——刘晓波:[首先,兩年前,高寒指控陳邁平“巧立名目,中飽私囊”如果成立,陳邁平就犯有貪污筆會錢財之罪,這已經不僅是道德判斷,而是涉 及到刑事犯罪 的事實判斷。在筆會內部,輕則將被罷免副會長、理事和秘書長,重則將被終止會籍,那麼,如果不成立,就是高寒“侮辱、誹謗、捏造或故意傳播謊 言”,該行為 不僅將是對陳邁平信譽的嚴重傷害,也將是對筆會聲譽的嚴重損害,已經明顯違反本會章程,高寒必須對自己的言論負責。在兩年前的會員大會上,大 量相關事實已 經證明:高寒對陳邁平的指控屬於“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侮辱、誹謗”,邁平所報銷的$2000絕非“巧立名目”,因為捐助者NED並不認為筆 會這樣處理是 “巧立名目”,更不是“中飽私囊”。

什么叫[一不中听就“开除”的干活?]啊? 你能不能从当事人那里先把事情的经过搞清楚,看看是不是你说的那么回事——刘晓波:[難道高寒不應該向陳邁平個人和全體會員道歉嗎?陳邁平本人和其他會員 也要求高寒道歉。難道做錯了道個謙就這麼難嗎?

郭老拿出其他筆會的例子,那麼,我想請郭老舉例說明,在“海外華文作家筆會”開會員大會時,是否出現過類似高寒案這樣嚴重的指控,如果出現 過,他們將如何 處理?我相信,當一個民間組織內出現類似“巧立名目,中飽私囊”這樣的指控時,組織領導層肯定要對這樣的指控進行調查和處理。

其次,郭先生提到:“瑞典作家揚.米達爾和他的太太古恩.凱絲麗在媒體上公開為鄧小平辯護,認為北京的屠殺是必要的。三十九位具有正義感的作 家聯名發出公 開信,要求將他們開除出筆會。漢學家陳安娜(
邁平夫人)、羅多弼、馬麗娜也共同撰文批評他們:“當他們支持中國領導人在天安門廣場向手無寸 鐵的和平示威 者開槍的決定時,引起了我們極大的震驚。……在凱絲麗表達她對鄧小平的支持之前,她曾關切地談到中國許多鄉村的窮苦人民沒有享受到經 濟改革的成 果,甚至至今沒有度日的食糧。這是否是一種高雅的虛偽.當人們表示願意為受壓迫者服務,而在同時,當被壓迫者表達他們的願望時,又支持用機關 槍把他們像割 韭菜一樣割下去。”“儘管沒有一個其他筆會成員支持米達爾,但出於堅持言論自由的價值,還是有許多作家仍然不同意開除他們。政治正確和言論自 由,形成二律 背反。在經過無數的爭吵之後,瑞典筆會委員會的十一位委員討論是否提出開除揚.米達爾夫婦的議案,投票的結果﹕五票對五票,另有一票棄權,未 能向年會提 出。揚.米達爾終究沒有被開除。即使他們的觀點沒有人同意,要開除會籍談何容易?”

我認為,您舉的這個例子與高寒案也沒有可比性。揚.米達爾夫婦的發言是針對中國的巨大公共事件,其中不牽涉到瑞典筆會內部的具體個人;而高寒 指控的是我們 筆會的具體個人,而且是可以控以刑事犯罪的指控,這和言論自由有關係嗎?高寒的指控發生筆會的任何人身上,被指控者大概都會向理事會投訴,要 求理事會出面 干預,因為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理事會沒有理由拒絕這樣的投訴,而處理高寒這樣的行為和對高寒的投訴,筆會章程規定的處理方式只有啟動終止會 員資格一種。 而我本人和理事會考慮到決不能輕易開除會員,希望給他充分機會,讓他認錯道歉。所以,從2006年8月26日到2007年5月26日,理事會 先後三次對高 寒提出警告,要求高寒作出回應,但高寒對理事會的決議完全置之不理,既不道歉也不回應(包括自辯、反駁、反控都沒有)。俗話說,事不過三,我 認為理事會已 經仁至義盡。甚至在2007年7月28日作出《關於第四次警告會員高寒嚴重違反章程行為暨終止其會員資格的決議》中,仍然給他留有餘地,給出 一個月的時 間。決議說:“對高寒提出第四次嚴重警告:在‘終止其會員資格’後的保留會籍期間,高寒如果執行理事會所有相關決議,向全體會員道歉,並保證 不再重犯‘侮 辱、誹謗、捏造或故意傳播謊言’和‘嚴重損害筆會聲譽’違反本會章程的行為,或者提出可接受的辯護或解釋,由此獲得所有當事人(包括陳邁平和 《關於請求筆 會理事會審議處理高寒先生嚴重違反章程行為的提議》的全部發起人)的諒解,理事會可以隨時考慮恢復高寒的“會員資格”,否則其會籍在2007 年9月3日時 也自動撤銷。”]

[ 本帖最后由 若迷1 于 2010-10-22 10:55 编辑 ]


作者: 若迷1    时间: 2010-10-22 08:37

QUOTE:
原帖由 黄柏林 于 2010-10-19 21:01 发表

Back


以前我和高寒有过接触,发现他是一个很有血性的人。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不知近况。
对论坛上的朋友,詈以“卑鄙、无耻”,好重,简直与开除球籍无异。

我已经在二楼论证了活跃在《共舞台》的萨刘邦就是高寒,如果你认为我的论证无力,那我还可以提供进一步的证据来证明这点。

如果你对以上说法不再怀疑,那就请看此人是不是卑鄙无耻,再随便给你提供点证据

嘿嘿,刘晓波的姘头刘老鼠可 是自由中国的站长哩。哈哈~~   萨刘邦 [0 b] 2010-10-19 10:24:51   [阅读:6]  (101752)
请有心人来算一算:将160 万美元放在银行十年的利息是多少?   萨刘邦 [0 b] 2010-10-14 20:30:23   [阅读:23]  (101256)  一个喝“六四”人血馒头的 人!   萨刘邦 [0 b] 2010-10-14 20:22:25   [阅读:23]  (101255)
共舞台首发:话说刘晓波的奖 状与奖金   萨刘邦 [3354 b] 2010-10-15 01:14:01   [阅读:24]  (101270) 警告:若刘晓波获 状

作者:萨刘邦   2010-10-07 17:03:24 [Reads:23]   

Edit

返回共舞台 首页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