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14-杨子云: “以法律为业”的盲者 [陈光诚]

http://www.gyxlawyer.com/news_content.asp?articleid=2114
“以法律为业”的盲者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1-02-14  阅读次数:835

杨子云

2011021411224762690

陈光诚

2011021411230872796

袁伟静

 

2011021411220964609

2003年陈光诚和妻子袁伟静在美国合影

 

2011021411215321522

陈光诚全家合 影

 

2011021411461918923

陈光诚全家与陈光诚母亲合 影

 

 

如果不是6个月大 时发的那一场高烧,以及10岁左右 一次失败的手术,陈光诚 将和他的母亲、妻子以及不到两岁的儿子一样有着明亮的眼睛;如果不是因为10年前自 恃懂了点法律,并因此 钻进了一只狭长的“牛角尖”,陈光诚 将和他南京中医大学毕业的诸多盲人同学一样,做着按摩医生,过着一 种也许不很富有但绝对平静无忧的生活。但陈光诚拒绝这样的假设,人生经不起假设,也不可 能推倒重来。

他惟一能确定的是:他是一 个盲人,是共和 国一个普通公民,他不健 全,但很健 康。他要讨回自己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合法权益,并且有能力帮助更多的公民(残疾人 以及健全人)维护自 己所拥有的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

20023月美国 《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的 封面,是一个 眼戴墨镜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的中国男子,由于照片采取了仰角拍摄,那个青 年人显得高大冷峻。他就是家住山东省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陈光诚。为了和他一样的残疾朋友的合法权益,他长年 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为使中 国农村更多的普通百姓拥有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他建立了一个“乡村法律图书馆”。他不是律师,没有专 门学过法律,他只是 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农民,但是却 被包括美国(NEWSWEEK)在内的 众多媒体誉为“乡村律师”。

2005328日下午,在京沪 高速129公里处,从临沂 驶往蒙阴的公共汽车还未停稳,记者便 看到在马路边等候的陈光诚。他很普通,没有往日在杂志上看到的照片那样高大冷峻。听到 我的声音,他展开 笑容,他握住 我的手有力而长久,令我感 到他是在用手的触摸来代替目光的探索;他带着我从一个小小的斜坡走下京沪高速,穿过一 片又一片等待春耕的庄稼地,半个多 小时后,到达他 的村子,在每一 个转弯的地方,他告诉 我要小心行走。他似乎比任何一个双眼明亮的人更加熟稔这个总共480口人的村子的每一道沟沟坎坎。

 

鸡蛋与石头的战争

 

“为什么我要起诉沂南县公安局行政不作为?我就是 想通过这个案件让很多普通的百姓都知道,政府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一个机构,当他们 的服务不到位,我们不 能等,要靠自 己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陈光诚说话直奔主题,他的声音有一种坚硬纯净的内质。

在临沂,我就听 《沂蒙生活报》的一位陈姓记者介绍了陈光诚因为“一丁点小事”起诉沂南县公安局行政不作为的案子。

“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农村司空见惯,大部分 人都是忍气吞声,可是他 却坚持打这样一场官司。这有点像拿鸡蛋敲石头”。陈记者说。

事情缘起于陈所在的东师古村的村务纠纷。20043月之前,陈光诚 所在村的公告栏上,贴出了 一封300多村民 联名写的公开信,要求村 委会公开10多年没 公开过的村务账目、解决侵占村民的“黑地”问题。公开信贴出去一个多月,村委会无动于衷,村民们 愤怒了,推选出6个代表,到乡、 县、市多次上访,被有关 部门踢皮球似地踢来踢去。村民们没辙,来找陈光诚。陈光诚告诉他们其实不用上访,可以根 据《村民组织法》和一些相关法律,法规启 动罢免不称职的村委会的罢免程序,并送给 村民代表一本《村民组织法》。于是,这几位村民代表启动了罢免程序,并用红 纸进行张贴公布。

此举激怒了相关利益者,他们认 为这都是懂法律的 陈光诚 给闹的,于是张 贴了22张大字 报谩骂和恐吓,主要矛 头指向陈光诚。得知被谩骂和侮辱之后,陈光诚多次拨通沂南县的“110,并给乡 派出所送去证据,但石沉 大海。他找到乡派出所,所长说:“我们 很忙,管不了 这种小事”。村干部公开叫板:“看看 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还是我 们家开的?

在长期(20043月至10)向公安 局要求展开调查,保护公 民合法权益未果的情况下,200411,陈光诚 他们通过邮局向沂南县法院立案庭递交诉状,起诉公安局的不作为。十多天后,公安局 的人拿着他们的起诉书找来:“就这 么点小事你还起诉?

公安局的人走后的第二天,村民代 表到沂南县法院立案庭交纳立案费,对方却 说:“没有 收到你们的诉状。”

“这事就蹊跷了,如果法 院没有收到,公安局 拿来的起诉状从哪儿来的”?在陈光 诚家光线昏暗的屋子里说起这事,他的语 气充满质疑。

 他告诉 记者,他们200411月开始 起诉,直到2005125,才收到 法院受理案件的通知书,这个案 子于2005228日第一 次开庭,至今(2005328)没有新 的进展。

“派出所在接到公民的报案后,理应当 即勘测现场,进行调 查;法院本 应在接到公民的起诉状后7日内给 答复,但却到 了近90天才给 我们立案。这件事情中,法院与 公安一起都不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老百姓要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是何等艰难”。陈光诚说。  

“感觉你像堂吉珂德”,记者说。

“那个与风车作战的人”?陈光诚 说,“以前 有记者这样说过我,可我更 习惯村子里人的说法”。

“他们说你拿鸡蛋敲石头”?

“对。我进行几乎就是鸡蛋与石头的斗争。斗争的 胜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 通过这种斗争让普通老百姓明白了他们有对不负责或者是违法的政府部门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力”。

这个双目失明的人,他的内 心比任何一个双眼明亮的人都要亮堂。他坚信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是靠一个个细小的个案来推动的。喝完一碗水,他的讲 述把记忆拉回到十年前。

 

从自我维权到公益维权

  

属于各个年份的材料堆积在桌子上。陈光诚抬起头 来,若有所 思地“看”向屋外的阳光。

“我是从给自己维权开始走上维权之路的。1996年冬天 为了依法免除当年加在我头上的高达368元的各种税费,我到北 京上访,从那一 刻起,我就走 上了维权的‘不归路’”。10年时间,陈光诚 走过了从上访维权到用法律维权,从为自 己维权到帮助其他残疾人维权,从帮助 残疾人维权到为更多健全人维权的漫长路程。

1991年的一天,陈光诚 从父亲嘴里得知有了一部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的法律,其中规定:“县级 和乡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具体情况减免农村残疾人的义务工、公益事业费和其他社会负担。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逐步增加对残疾人的其他照顾和扶 助”。时年20岁在临 沂某盲校读小学并一心想着继续念书的陈光诚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他想到自己的那份田终于不用交税费了,终于能 减轻一点父亲的负担了。

不料几年过去了,他要上 交的税收、乡统筹和提留等等却一分没少。1996
,他所在 镇政府强行收取他的“三提五统”等税费高达368元。当时,陈光诚 在青岛盲校上学,“家里 供我读书已经很艰难,还要为 我上交各种税收。于是,我就拿 着‘残疾人保障法’从村里找到乡里,找到市里,没有人 把这个法律条文当回事。1996年一放 寒假,我就直 接从青岛上访到北京”。

也许陈光诚是幸运的。“这次上访完全就是按照程 序办事,但是,在上面 按程序转下这个批示后,1997年开始 就没有收我的‘三提五统’,并且上 学期间每年给我补助200元。我 算是成功地为自己讨回了说法。不过,也就, , 在这一年,我们村 里开始实施‘两田制’,40%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