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密信内自称“支那”34次

http://www.forum4hk.net/viewthread.php?tid=2271
香港時代論壇www.forum4hk.net » 利公民論壇 » 孫文: 稱呼中國為”支那”是正確的,有圖做憑證~~
Formosasuper (銀足海仙女)
作者: Formosasuper    時間: 2008-5-28 20:45     標題: 孫文: 稱呼中國為”支那”是正確的,有圖做憑證~~

source : http://www.chitosan.com.tw/cgi-bin/topic.cgi?forum=9&topic=237&show=60

QUOTE:
下面是我剛才去友站”台灣民兵團”,所看到的資料! 把它轉貼過來這裡流傳和保存。

——————————————

網友 ‘Taiwan1947″ 寫:
這封孫文給日本首相大隈伯爵的密函中,孫文自稱支那29次,對支政策1次,支那革命 黨1次,支那國民2次,支那人1次,總計~~~34次  
PS : 密函內孫文叫法國為((佛))((佛政府))((佛國))叫美國為((米利堅))!!並叫日本為先進國!!

這些資料筆戰時極好用!!

[ 本帖最後由 Formosasuper 於 2008-5-28 20:55 編輯 ]

作者: mileycyrus1992    時間: 2008-8-7 03:16

講得非常好!!!

多謝分享+極力推薦~~ 作者: taxy    時間: 2008-8-15 16:15

支那一詞本屬平常﹐只是觸動了愛國者的中樞神經才被鬧大 作者: 毛煮直    時間: 2008-9-5 17:56

QUOTE:
原帖由 taxy 於 2008-8-15 16:15 發表
支那一詞本屬平常﹐只是觸動了愛國者的中樞神經才被鬧大

觸動了阿共仔的左毒發作 …    作者: taxy    時間: 2008-9-6 08:23

QUOTE:
原帖由 毛煮直 於 2008-9-5 17:56 發表

觸動了阿共仔的左毒發作 …  

阿共仔沒有獨立思考﹐沒有自己的靈魂﹐一切只聽命於狐鳩套


http://www.boxun.com/forum/201110/lishi/23497.shtml
送交者: 往事杂谈 于 北京时间 10/16/2011 (攻击期间计数暂停) [累积110分 给往事杂谈发悄悄话]

主题:孙文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信

[史海钩沉]

孙文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信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后来任《大公报》总编辑的著名报人王芸生就在其名著《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中,全文公布了孙文一九一四年五月十一日给日本首 相大隈重信的信。

拜启

大隈伯爵首相阁下:

窃谓今日日本宜助支那革新以救东亚危局。而支那之报酬则开放全国市场以惠日本工商。此中相需至殷相成至大。如见于实行则日本固可一跃而跻于英国现 有之地位为世界之首雄。支那亦以之而得保全领土广辟利源为大陆之富国。徒此辅车相依以维持世界之和平。增益人道之进化。此诚千古未有之奇功毕世至 大之伟业也。机会已熟时哉勿失。

今特举其理由为阁下陈之并加意详察两国幸甚。支那。襄者苦满清虐政。国民共赴革专制为共和。而民党笃信人道主义欲减少战争流血之惨。故南北议和使 清帝退位。后举袁世凯为总统。袁亦誓守约法矢忠民国。乃自彼就任以来背弃誓约违反道义。虽用共和民国之名而实行专制帝王之事。国民怨怒无所发舒。 乃其暴虐甚于满清而统驭之力又逮不及。故两年之间全国变乱频起。民党之必兴革命军之必再见无可疑者。顾革命军以自力而无助。则其收功之迟速难易或 非可豫期。以言破坏之际。得世界一强国为助则战祸不致延长。内免钜大之犠牲。对外亦无种种之困难。日本于支那地势接近利害密切。革命之求助以日本 为先者势也。以言建设之际。则内政之修善军队之训练教育之振兴实业之启发。非有资于先进国人材之辅助不可。而日本以同文同种之国。而又有革命时期 之关系。则专恃以为助又势也。日本既助支那改良其政教开发天然之富源。则两国上而政府下而人民相互亲善之关系必非他国之所能同。支那可开放全国之 市场以惠日本之工商。而日本不啻独占贸易上之利益。是时支那欲脱既往国际上之束缚修正不对等之条约更须藉日本为外交之援。如法律裁判监狱凭藉日本 指导而改良。即领事裁判权之撒去日本可先承认之。因而内地杂居为日本人于支那之利便。而更进使支那有关税自主国之权。则当与日本为关税同盟。日本 之制造品销入支那者免税。支那原料输入日本者亦免税。支那之物产日益开发即日本之工商业日益扩张。例如英国区区三岛。非甚广大。然其国力膨涨日加 者。人莫不知其以得印度大陆为母国之大市场而世界列强始莫与争。

日本地力发展已尽。殆无盘旋之馀地。支那则地大物博未有以发展之。今使日本无如英于印度设兵置守之劳与费而得大市场于支那。利且倍之。所谓一跃而 为世界之首雄者此也。然而日本若仍用目前对支之政策则决不足以语此。

何也。

现在支那以袁世凯当国。彼不审东亚之大势外佯与日本周旋而内阴事排斥。虽有均等之机会日本也不能与他人相驰逐。近如汉治萍事件招商局事件延长煤油 事件。或政府依违其议而嗾民间以反对。或已许其权利于日本而翻授之他国。彼其力未足以自固又惮民党之向与日本亲善。故表面犹买日本之欢心然且不免 利用所谓战国时纵横捭阖之手段对待日本。设其地位巩固过于今日。其对待日本必更甚于今日可以断言。故非日本为革命军助。则有袁世凯之政府在其排斥 日本勿论。即袁或自倒而日本仍无以示大信用于支那国民。日本不立于真辅助支那之地位。则两国关系仍未完满无以共同其利益也。就他一方言。则支那革 命党无一强国以为事前之助。其成功固有迟速之不同。即成功后而内政之改良外交之进步为无强国之助其希望亦难达到。故现时革命党望助至切。而日本能 助革命党则有大利。所谓相需至殷相成至大者此也。

或谓外交上日本未取得英国之同意不能独力解决支那问题。然此不足虑也。支那问题近始露其真相。当袁世凯就职之初大放金钱以买收欧洲一部份之新闻记 者通信员。使其报告与其评论皆极推重于袁。而英国政府亦信之。近则英之舆论已变。太晤士报已评袁为无定乱兴治之能力矣。英与佛邦交最善而近日佛政 府与国民皆己不信袁氏。故取消佛支银行借款之保证。夫英于支那以求真正之治安为目的。前误信袁氏有保持支那之能力今既知其不然。时与佛国渐同其趋 向。若日本导以真正解决支那问题之策能使支那得永久之治安者。则英必同意于日本之行动无疑。关于支那问题。日本常欲得英国之同情而英亦实视日本意 向为转移也。

夫惟民党揽支那之政柄而后支那可言治安。

以支那人民大别之为三种。

一旧官僚派。

二民党。

三则普通人民也。

政治上之争普通人不与焉。旧官僚得势为保持其禄位计未尝不出力与他人角逐。及其权势已失即无抗争反动之馀地。如袁世凯见逐于前清摄政王时。惟以免 死为幸不闻有何举动也。

民党则不然。所抱持之主义生死以之。求其目的之必达,前者虽仆后者复继
故虽以前清朝之残杀亦卒无以制胜。民党之志一日不伸即支那不能以一日安。 此深察支那之情形。当能知之而欲维持东亚之真和平。则其道固在此而不在彼矣。要之助一国民党而倾覆其政府非国际上之常例。然古今虽非常之人乃能为 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

窃意阁下为非常之人物今遇非常之机会。正阁下大焕其经纶之日也。文为支那民党之代表。故敢以先有望于日本者为阁下言其概。且观于历史佛曾助米利坚 矣。英曾助西班牙矣。米曾助巴拿马矣。佛之助米独立为人道政义也。英助西班牙以倒拿破仑为避害也。米助巴拿马为收运河之利也。今有助支那革命倒暴 虐之政府者。则一举而三善俱备亦何惮而不为乎。若夫几事之密更有以避外交之猜疑而神其作用。此又不待论区区所见。实为东亚大局前途计惟。阁下详察 而有以教之。

孙文。

大正三年。

民国三年。

五月十一日。

密呈。

大隈伯爵首相阁下 


http://www.sunyat-sen.org:1980/b5/192.168.0.100/sundb/sundbzz/show.php?id=46

題名:   
致日本首相大隈重信勸助中國革命函①
撰寫時間:   
一九一四年五月十一日
原載:   
據原函,東京、早稻田大學圖書館藏
出處:   
黃彥編:《孫文選集》(中冊),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致日本首相大隈重信勸助中國革命函①
                                      (一九一四年五月十一日)
大隈伯爵首相閣下:
    竊謂今日日本,宜助支那革新,以救東亞危局,而支那之報酬則開放全國市場,以惠日本工商。此中相需至殷,相成至大。如見於實行,則日本固可一躍而躋英國現 有之地位,為世界之首雄;支那亦以之而得保全領土,廣辟利源,為大陸之富國。從此輔車相依,以維持世界之和平,增益人道 之進化。此誠千古未有之奇功,畢世 至大之偉業也。機會已熟,時哉勿失。今特舉其理由,為閣下陳之。望加意洋察,兩國幸甚。
    支那曩者苦滿清虐政,國民共起革專制為共和。而民黨篤信人道主義,欲減少戰爭流血之慘,故南北議和,使清帝退位,後舉袁世凱為總統,袁亦誓守約法,矢忠民 國。乃自彼就任以來,背棄誓約,違反道義,雖用共和民國之名,而行專制帝王之事。國民怨怒,元所發舒。乃其暴虐甚於滿 清,而統馭之力又遠不及,故兩年之間 全國變亂頻起,民黨之必興,革命軍之必再見,無可疑者。
    ①  孫中山自一九一三年八月到日本後寓居東京,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繼續策劃武裝反袁。大隈重信系孫中山舊相識,於-九一四年四月十六日第二次組閣。此件為密 函,未對外公佈。

    顧革命軍以自力而無助,則其收功之遲速難易,或非可預期。以言破壞之際,得世界一強國為助,則戰禍不致延長,內免巨大之犧牲,對外亦五種種之困難。日本與 支那地勢接近,利害密切,革命之求助以日本為先者,勢也。以言建設之際,則內政之修善,軍隊之訓練,教育之振興,實業之 啟發,均<非>有資於 先進國人材之輔助不可。而日本以同種同文之國,而又有革命時期之關係,則專恃以為助,又勢也。日本既助支那,改良其政 教,開發天然之富源,則兩國上而政 府,下而人民,相互親善之關係必非他國之所能同。支那可開放全國之市場以惠日本之工商,而日本不啻獨佔貿易上之利益。是 時支那欲脫既往國際上之束縛,修正 不對等之條約,更須藉日本為外交之援。如法律、裁判、盜獄,既藉日本指導而改良,即領事裁判權之撤去,日本可先承認之, 因而內地雜居為日本人,於支那之利 便而更進。使支  那有關稅自主固定之權,則當與日本關稅同盟,日本之製造品銷人支那者免稅,支那原料輸入日本者亦免稅。支那之物產日益開發,即日本之工商業日益擴張。例如 英國區區三島,非甚廣大,然其國力膨脹日加者人莫不知,其以得印度大陸為母國之大市場,而世界列強始莫與爭。日本地力之 發展已盡,殆無盤旋之餘地,支那則 地大物博,而未有以發展之。今使日本無如英於印度設兵置守之勞與費,而得大市場於支那,利且倍之,所謂一躍而為世界之首 雄者此也。
    然而日本若仍用目前對支之政策,則決不足以語此。何也?現在支那以袁世凱當國,彼不審東亞之大勢,外佯與日本周旋,而內陰事排斥,雖有均等之機會,日本亦 不能與他人相馳逐。近如漢冶萍事件、招商局事件、延長煤油事件,或政府依違其議而嗾使民間以反對,或已許其權利於日本而 翻援之他國。彼其力未足以自固,又 憚民黨之向與日本親善,故表面猶買日本之歡心,然且不免利用,所謂戰國時縱橫捭闔之手段對待日本。設其地位鞏固過於今 日,其對待日本必更甚於今日可以斷 言。故非日本為革命軍助,則有袁世凱之政府在,其排斥日本勿論,即袁或自倒,而日本仍無以示大信用於支那國民,日本不立 於真輔助支那之地位,則兩國關係仍 未完滿,無以共同其利益也。就他一方言,則支那革命黨無一強國以為事前之助,其成功固有遲速之不同,即成功後而內政之改 良,外交之進步,苟無強國之助,其 希望亦難達到。故現時革命黨望助至切,而日本能助革命黨則有大利,所謂相需至殷、相成至大者此也。

    或謂外交上日本未取得英國之同意,不能獨力解決支那問題。然此不足慮也。支那問題近始露其真相,當袁世凱就職之初,大放金錢以收買歐洲一部分新聞 記者、通信員,故其報告與評論皆極推重袁,而英國政府亦信之。近則英之輿論已變,《泰晤士報》已評袁為無定亂興治之能力 矣。英與佛邦交最善,而近日佛政府 與國民皆已不信袁氏,故取消佛支銀行借款之保證。夫英於支那以求真正之治安為目的,前誤信袁氏有保持支那之能力,今既知 其不然,將與佛國漸同其趨向。若日 本導以真正解決支那問題之策,俾使支那得永久之治安者,則英必同意於日本之行動無疑。關於支那同題,日本當欲得英國之同 情,而英國亦實視日本意向為轉移 也。夫惟民黨攬支那之政柄,而後支那可言治安。
    以支那人大別之為三種:一舊官僚派,二民黨,三則普通人民也。政治上之爭,普通人不與焉。舊官僚得勢,為保持其祿位計,未嘗不出力與他人角逐,及其權勢已 失,即無抗爭反動之餘地。如袁世凱見逐於前清攝政王時,惟以免死為幸,不聞有何
舉動也。民黨則不然,所抱持之主義,生 死以之,求其目的之必達。前者雖 僕,後者覆繼。故雖以前清朝之殘殺,亦卒無以制勝。民黨之志一日不伸,即支那不能以一日安。此深察支那之情形,當能知 之。而欲維持東亞之真和平,則其道固 在此,而不在彼矣。
    要之,助一國民黨而顛覆其政府,非國際上之常例。然古今惟非常之人,乃能為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竊意閣下為非常之人物,今遇非常之機會,正閣下大煥其經 綸之日也。文為支那民黨之代表,故敢以先有望於日本者,為閣下言其概。且觀於歷史,佛曾助米利堅矣,英曾助西班牙矣,米 曾助巴拿馬矣。佛之助米獨立,為人 道正義也;英助西班牙以倒拿破侖,為避害也;米助巴拿馬,為收運河之利也。今有助支那革命倒暴虐之政府者,則一舉而三善 俱備,亦何憚而不為乎?若夫幾事之 密,更有以避外交之猜疑而神其作用,此又不待論。區區所見,實為東亞大局前途計,惟閣下詳察而有以教之。
                                                          孫  文(蓋“孫文之印”)
                                                       大正三年、民國三年五月十一日
    據原函,東京、早稻田大學圖書館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72ba790100tyyz.html
我心匪席
http://blog.sina.com.cn/18green
孙中山1914年5月11日致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信全文
(2011-10-10 16:58:19)

拜启
大隈伯爵首相阁下

窃谓今日日本宜助支那革新以救东亚危局,而支那之报酬则开放全国市场以惠 日本工商, 此中相需至殷,相成至大,如见于实行,则日本固可一跃而跻于英国现有之地位为世界之首雄,支那亦以之而得保全领土、广辟利源,为大陆之富 国。从此辅车相 依,以维持世界之和平,增益人道之进化,此诚千古未有之奇功、毕世至大之伟业也。机会已熟,时哉勿失,今特举其理由为阁下陈之,望加意详 察,两国幸甚。

支那襄者苦满清虐政,国民共起,革专制为共和,而民党笃信人道主义,欲减少战争流血之惨,故南北议和,使清帝退位后举袁世凯为总统,袁亦 誓守约法,矢忠民 国。乃自彼就任以来,背弃誓约,违反道义,虽用共和民国之名,而实行专制帝王之事。国民怨怒,无所发舒,乃其暴虐甚于满清,而统驭之力又 逮不及。故两年之 间,全国变乱频起,民党之必兴、革命军之必再见,无可疑者。

顾革命军以自力而无助,则其收功之迟速、难易或非可豫期,以言。破坏之际,得世界一强国为助,则战祸不致延长,内免钜大之犠牲,对外亦无 种种之困难。日本 于支那,地势接近,利害密切,革命之求助,以日本为先者,势也,以言。建设之际,则内政之修善,军队之训练,教育之振兴,实业之启发,非 有资于先进国人材 之辅助不可。而日本以同文同种之国,而又有革命时期之关系,则专恃以为助,又势也!日本既助支那改良,其政教开发天然之富源,则两国上而 政府,下而人民, 相互亲善之关系必非他国之所能同。支那可开放全国之市场以惠日本之工商,而日本不啻独占贸易上之利益,是时支那欲脱既往国际上之束缚,修 正不对等之条约, 更须藉日本为外交之援。如法律、裁判、监狱凭藉日本指导而改良,即领事裁判权之撒去,日本可先承认之,因而内地杂居为日本人于支那之利 便,而更进使支那有 关税自主国(定)之权,则当与日本为关税同盟,日本之制造品销入支那者免税,支那原料输入日本者亦免税,支那之物产日益开发即日本之工商 业日益扩张,例 如英国区区三岛,非甚广大,然其国力膨涨日加者,人莫不知其以得印度大陆为母国之大市场,而世界列强始莫与争。日本地力发展已尽 殆,无盘旋之馀地,支那则 地大物博,未有以发展之。今使日本无如英于印度设兵置守之劳与费,而得大市场于支那,利且倍之,所谓一跃而为世界之首雄者,此 也。然而,日本若仍用目前对支(那)之政策,则决不足以语此,何也?

现在支那以袁世凯当国,彼不审东亚之大势,外佯与日本周旋,而内阴事排 斥,虽有均等之机 会,日本也不能与他人相驰逐,近如汉冶萍事件、招商局事件、延长煤油事件,或政府依违其议而嗾民间以反对,或已许其权利于日本而 翻授之他国。彼其力未足以 自固,又惮民党之向与日本亲善,故表面犹买日本之欢心,然且不免利用所谓战国时纵横捭阖之手段对待日本。设其地位巩固过于今日, 其对待日本必更甚于今日, 可以断言,故非日本为革命军助,则有袁世凯之政府在,其排斥日本,勿沦即袁或自倒,而日本仍无以示大信用于支那国民,日本不立于真辅助支 那之地位,则两国 关系仍未完满,无以共同其利益也,就他一方言,则支那革命党无一强国以为事前之助,其成功固有迟速之不同,即成功后而内政之改良、外交之 进步苟无强国之 助,其希望亦难达到,故现时革命党望助至切!而日本能助革命党则有大利,所谓相需至殷、相成至大者,此也。

或谓外交上日本未取得英国之同意,不能独力解决支那问题,然此不足虑也。支那问题近始露其真相,当袁世凯就职之初,大放金钱,以买收欧洲 一部份之新闻记者、通信员,使其报告与其评论皆极推重于袁,而英国政府亦信之,近则英之舆论已变太晤士报已评袁为无定乱兴治之能力矣。

英与佛邦交最善,而近日佛政府与国民皆己不信袁氏,故取消佛支银行借款之保证。夫英于支那以求真正之治安为目的,前误信袁氏有保持支那之 能力,今既知其不 然时,与佛国渐同其趋向。若日本导以真正解决支那问题之策,能使支那得永久之治安者,则英必同意于日本之行动无疑。关于支那问题,日本常 欲得英国之同情, 而英亦实视日本意向为转移也。

夫惟民党揽支那之政柄而后支那可言治安,以支那人大别之为三种:一旧官僚派;二民党;三则普通人民也。政治上之争,普通人不与焉。旧官僚 得势,为保持其禄 位计,未尝不出力与他人角逐。及其权势已失,即无抗争反动之馀地,如袁世凯见逐于前清摄政王时,惟以免死为幸,不闻有何举动也。民党则不 然,所抱持之主 义,生死以之,求其目的之必达。前者虽仆,后者复继。故虽以前清朝之残杀,亦卒无以制胜。民党之志,一日不伸,即支那不能以一日安,此深 察支那之情形,当 能知之,而欲维持东亚之真和平,则其道固在此而不在彼矣。要之。助一国民党而倾覆其政府,非国际上之常例,然古今虽惟非常之人乃能为非常 之事,成非常之 功。窃意,阁下为非常之人物今遇非常之机会,正阁下大焕其经纶之日也。

文为支那民党之代表,故敢以先有望于日本者,为阁下言其概且观于历史。佛曾助米利坚矣,英曾助西
牙矣,米曾助巴拿马矣。佛之助米独立为 人道政义也,英助 西班牙以倒拿破仑为避害也,米助巴拿马为收运河之利也,今有助支那革命倒暴虐之政府者,则一举而三善俱备,亦何惮而不为乎?若夫几事之密 更有以避外交之猜 疑,而神其作用,此又不待论。区区所见,实为东亚大局前途计。惟阁下详察而有以教之。

孙文 (孙文之印)
大正三年
民国三年五月十一日

密呈

大隈伯爵首相阁下

  (转载者注:孙中山在此信中一边把中日关系比喻为英印关系,一边说:袁世凯其实是反日的,我孙中山才是亲日的。袁世凯在台上一天,日本的 利益就一天得不到保障……呵呵。袁世凯读了这封信可以含笑九泉了。)


http://eastern-ark.com/read.php?tid=19950
东方之舟 -> 海外视点 -> 孙文1914年5月11日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信
金枪鱼
孙文1914年5月11日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信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后来任《大公报》总编辑的著名报人王芸生就在其名著《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中,全文公布了孙文1914年5月11日给日本首 相大隈重信的信。

看来原贴者对“支那”这个词是极度的反应强烈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baozuitun/archives/194200.aspx
zt:1914年孙中山給日本首相大隈伯爵的卖国密函——多幅图片
饱醉豚 @ 2008-10-20 17:17 阅读(1161) 评论(5) 推荐值(33) 引用通告 分类: 非正常人类研究
http://www.bokesun.com/blogger/loryn/archives/2006/21126.shtml)

30年代初,后来任《大公报》总编辑的著名报人王芸生就在其名著 《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中,全文公布了孙文1914年5月11日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信。这封信有四个要点:

  1,中国对日本,可以起到比印度之于英国更大的作用。孙文说:”英国之区区三岛,非甚广大,然人莫不知其国力膨胀日加者,以其得印度之大陆, 为母国之大市场,世界列强始莫能与争。日本之发展已尽,殆无回旋之余地,中国则地大物博,尚未开发。今日本如英国之于印度,无设兵置守之劳费,而 得中国之大市场,利且倍之,所谓一跃而为世界之首雄者此也。”也就是说,中国可以提供给日本比印度这块殖民地之于英国更廉价和利益更大的作用。具 体说来是内政、外交、军事、实业、司法等等均靠日本帮助,且”可开放中国全国之市场,以惠日本之工商,日本不啻独占贸易上之利益……日本制造品销 入中国者免税,中国原料输入日本者亦免税。”

  2,袁世凯政府实际上是反日的。袁氏及其政府”佯与日本周旋,而阴事排斥……或政府依违其间,而嗾使民间反对,或其权利已许日本,而翻授之他 国。彼之力未足以自固,又惮民党与日本亲善,故表面犹买日本之欢心……设其地位之巩固过于今日,其对待日本必更甚于今日。”

  3,国民党掌握政权之目的未达到之前,中国不可能安定。信中的原话是:”夫惟民党握中国之政柄,而后中国始有治安可言也。”民党”抱有主义, 为求其之必达,生死以之……民党之志一日不伸,即中国一日不能安”。

  4,”日本能助革命党,则有大利”,所以要敢于超越常规,帮助国民党。孙文坦言”中国革命党事前无一强国以为助,其希望亦难达到”,但”助一 国之民党,而颠覆其政府,非国际上之常例。然古今惟非常之人,乃能为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窃意阁下乃非常之人物,今遇非常之机会,正阁下大焕其 经纶之日也。”

图片来源:http://tw.myblog.yahoo.com/green-pod/article?mid=2325& prev=1251&next=2248&page=1&sc=1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baozuitun/archives/194496.aspx
支那国父孙中山给日本首相的卖国密函原件照片
饱醉豚 @ 2008-10-21 9:43 阅读(1785) 评论(2) 推荐值(31) 引用通告 分类: 非正常人类研究

原来插入的图片链接,由于贵党GFW工程的原因,在国内打不开,只好一张张下载后重新上传。

本人无意羞辱爱国青年和孙文的崇拜者,我只是想说:史实本身比史书可靠。政治家并不是因为高尚或爱国而成功。有时候只是因为他们成功了,就变成爱 国的或高尚的了;有时候仅仅是因为他对某些人有利用价值,于是在史书里就被神话了。再好的史书也是人写的。

那些被极度妖魔化的人,和那些被极度神话的人,其实差别很小。


我带三个表
   
我带三个表 [125.66.109.*] @ 2008-10-21 14:24:50
王怡老师说孙是中国20世纪的乱臣贼子,不知道是客观还是妖魔化?看了饱老师的这些照片,我觉得王老师的评价接近客观了。
反对 1    
   
    1 支持
走人
   
走人 [58.33.51.*] @ 2008-10-29 23:10:17
是的,同样“支那”的称呼在孙中山和宋庆龄的结婚证书上也是找的到的。

要知道,“中国”在日本另有所指,中国地区除了广岛县外,还有鸟取、岛根、冈山和山口几个县,

日本在平安时代模仿我国唐朝的律令制度,规定“凡诸国部内郡里等名,并用二字,必取嘉名”。并以当时的首都京都为中心,根据距离远近将国土命名为 “近国”、“中国”、“远国”3个地区。这个“中国”其实就是“中部地区”的意思,这一名称一直沿用至今。中国地区除了广岛县外,还有鸟取、岛 根、冈山和山口几个县。

反对 1    
   
    3 支持

334969_500x399Image_operate_6163131823811278Image_operate_4996131856686603Image_operate_26371318566950104c72ba79gaf3ac8ae7bc4690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