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越南僧侣释广德等自焚抗议吴庭艳专制政权

1963年越南僧侣自焚抗议事件
文汇目录

  1. 061127 曹仕邦:越南僧侣自焚传统的来源
  2. 110526 《环球时报》 孙力舟:63年僧侣自焚抗击南越政府 儒夫人竟称烤肉
  3. 090323 震惊世界的越南自焚僧人——释广德,烈火中面带微笑
  4. 110331 烈火中的微笑 越南自焚僧人-释广德法师
  5. 1966年越南僧侣游行被镇压(组图)
  6. WPP大奖 1963年6月11日越南和尚自焚
  7. 吴庭艳 佛教徒危机

http://www.wuys.com/news/Article_Show.asp?ArticleID=5973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061127 曹仕邦:越南僧侣自焚传统的来源

[ 作者: 曹仕邦   来自:期刊原文   已阅:3092   时间:2006-11-27   录入:ningguannan
 
·期刊原文
越南僧侣自焚传统的来源
 
曹仕邦
 
贝叶

第七期

页28-29

 页28
  一九六三年南越僧人的壮烈自焚,燃点了延绵至今的越南战火,大概是人们多有同感的。而自焚事件发生后,颇引起中外学人们研究的兴趣,据所知,多数学人们的 意见都认为越僧的自焚;应导源于过去中国僧徒在宗教狂热下的「忘身」行为。不错,中越两国文化背景相同,即越南的佛教也一脉相承于中国的大乘传 统,而非东南亚其它国家的小乘传统。然而,若从越南本身的历史方面探讨,则越僧的自焚,实在另有本身的传统,并非源出中国,今谨引越南史籍以证。 大越史记全书册三卷二李太宗纪略云:
天成七年(一○三四)夏四月,改元通瑞元年。时有严宝性,范明心二僧,焚身尽成七宝,诏以其宝留于长圣寺,供以香火。帝以其异,改元通瑞。史臣吴 士连曰:佛家之说,有谓舍利者,乃焚身时精气所聚之精,不为火所灭之物,相传以为学佛成,身化为此。世人以不常见而异之,帝惑之,因而改完。自时 厥后,好名之人,祝发为僧,忍耐受死,如智通之类,多矣。
按,中国僧徒生时烧身或示寂后行荼毘法(火葬)而得舍利,是僧史上常见的记载。虽然高僧的舍利往往很受帝王尊重,然而向来没有被重视到因此改元; 一如越南李太宗那样做的。在古代,帝王改元是一件大事,此举给予当时佛教徒鼓舞之大,是可想见的。
  然而,李太宗这样做是否出于宗教的虔诚?据大越史记全书卷首载黎嵩撰写的越鉴通考总论略云:
(李太宗)勇知兼全,征伐四克,习礼乐之文,为守成之令主。
  大越史记全书册三卷二李太宗纪略云:
帝沉几先物,同符汉光(武),征伐四克,比迹唐太(宗)。
  同书同册同卷略云:
史臣吴士连曰:史称帝仁哲通慧,文武大略,六艺无不精谙  ,惟其有此才德,故能有为。
据上引诸史论,都认为李太宗是一位文武兼全的英明君主。他既是个深通儒学的人(「习礼乐之文」和「六艺无不精谙」),则他因僧人烧身获舍利而高兴 得改年号来庆祝,不见得出自宗教的虔诚。第一,儒家向来有反佛的传统,尤其中国唐代大儒韩愈倡议排佛以来,这种思想发展至宋代成了儒家普遍的主 张,所谓「理学」便是由于排佛而建立的新儒学。越南在唐代曾经是中国的安南都护府,其儒学与中国儒学的传统相同,而李太宗在位期间为天成元年至崇 兴大宝六年(一○二八──一○四五),相当于中国宋仁宗(一○二三──一○六三)在位期闻,中越两国在此时常有使节往来(见越南史书「历朝宪章类 志」卷四六──四九的「邦交志」),中国儒学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越南的儒学。第二,李朝九位皇帝中,其中四位有冠以「国师」称号的僧人辅政,他们 依次为万行佐李太祖、草堂佐李圣宗、枯头佐李仁宗、阮明空佐李神宗,另五位则没有(见行将刊于新亚学报十卷二期拙作「李、陈、黎三朝的越南佛教与 政治」一文),而李太宗是太祖的儿子,也是李朝开国的第二位帝王,偏偏他却属于没有国师辅政的君主之一,这也反映出李太宗不让僧徒干政。那么,他 这次
 
页29
改元,只有从政治手法方面去解释。
  原来李朝的建立,是靠着佛教徒的支持,上述的万行法师更是李太祖的谋主,这点仕邦在「从历史根源看现代南越僧人的干政活动」一文(刊猎户第二 期)已予概述。李太宗是守成之君,他当然明自讨好僧徒对其国祚的重要性,得舍利而改元,正属争取佛教善信拥戴的政治手法。
  如是一来,李太宗的手段却鼓励了僧人的自焚。前引越南史臣吴士连之言曰:「自时厥后,好名之人,祝发为僧,忍耐受死」,吴士连是后黎朝的人, 大越史记全书册七卷四黎圣宗纪略云:
洪德十一年(一四七九),春正月,令史官吴士连撰大越史记全书十五卷。
洪德十年跟通瑞元年(一○三四)相去四百四十五年,吴士连在这时发出这样的感概,也见越僧为了求名而自焚(「忍耐受死」指生时自焚),在此以前久 已成了风气。从吴士连所举的智通身上,更可看出越僧自焚的出发点。大越史记全书册四卷六陈英宗纪略云:
兴隆十七年(一○三九),初(陈)仁宗出家时,超类寺僧智通,燃臂自掌至入肘,俨然无变容,仁宗临观,智通设座而拜曰:臣僧燃灯也。灯毕,回院熟 睡,睡觉,火肿旋愈。至是仁宗崩,乃入安子山,奉待(仁宗之)舍利宝塔。明宗时烧身死。
  史称智通知皇帝陈仁宗出家为僧,乃燃臂来引起他的注意,而取得奉待仁宗舍利塔的荣宠,故不待陈明宗(英宗子)时烧身而死,也明白置通之所为完 全是为了求名!
  由于在星洲不能接触到更多的越南史料,无从进一步探究吴士连所称四百多年来越僧「忍耐受死」的详细情形,不过从上引史书。也看出现代南越沙门 的自焚,其实另有本身的传统,非纯然从佛教本身的教理(如妙法莲华经药王品所鼓吹「药王菩萨烧身供佛」的理论);或自中国僧史所载的「忘身」运动 可以探究其渊源的。


http://cul.cn.yahoo.com/ypen/20110622/428892.html
http://www.zhmo.cn/article-26539-1.html
http://history.huanqiu.com/globaltimes/2011-05/1718561.html
六兄弟中处死四位   “第一夫人”终老异乡
南越吴庭艳家族惨烈收场

110526 《环球时报》 孙力舟:63年僧侣自焚抗击南越政府 儒夫人竟称烤肉

2011-05-26 10:06 环球时报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4957068.html
人民网>>文史
1963年南越僧侣自
抗击政府 “儒夫人”竟称其为烤肉
孙力舟

2011年06月21日09:34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为了抗议吴庭艳政权对佛教徒的高压政策,1963年6月11日,越南佛教界德高望重的僧人释广德在西贡闹市用汽油自焚身亡。令人吃惊的是,曾是佛教徒的“儒夫人”,竟然把自焚的僧侣比作“烤肉”,宣称 “如果佛教徒们想再要一个烤肉,我会很高兴地送上汽油……” 【立里:看其他资料及下文对陈丽春的介绍对照,这说法看似不准确,是吴庭艳的弟弟吴廷瑈的夫人,“瑈夫人”,是天主教徒(基督教罗马宗),不是佛教徒。】

  陈丽春,一名原籍越南的天主教徒,4月24日在天主教圣城罗马走完了生命之路。提起这个名字,很多人也许不太熟悉,但如果说到“儒夫人”或前 南越第一夫人,很多人就会恍然大悟。她不是别人,正是南越前领导人吴庭艳的弟媳,绰号“龙夫人”。她的去世,标志着曾经在南越呼风唤雨的吴氏家族 历史的终结。

  拒绝和胡志明合作

  吴庭艳1901年出生,共有兄弟6人,他排行第三,其先祖是第一批改信天主教的越南人,其父吴庭可是越南阮朝皇帝的礼仪和宫监大臣。在法国殖 民越南期间,吴庭艳的大哥吴庭魁曾出任广南省省长长达15年,吴庭艳本人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官运也一路亨通,1933年被任命为内政部长。同 年,由于法国不支持他的立法改革方案,吴庭艳愤而辞职。1945年“八月革命”后,胡志明宣布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不久,吴庭艳被越共俘虏,胡志 明邀他加入政府,他断然拒绝,随后出国流亡。也是在这一年,吴庭魁被越共处死。

  吴庭艳流亡期间主要在美国活动,在那里他与有着很强政治影响力的红衣主教斯培尔曼和共和党参议员诺兰交往密切,并在1951-1953年被送 到新泽西州雷克岛德城的神学院受训。这几年间,吴庭艳经常到华盛顿走动,曾受到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接见,成为美国人眼中“最适合领导越南人民走 向真正独立的人物”。

  1954年,随着法国在越南战场上的失利,越南末代皇帝保大亟需其他外国势力的扶持。考虑到吴庭艳在美国决策者中广受欢迎,保大选择正在欧洲 学习的吴庭练(吴庭艳的六弟)参加决定越南命运的日内瓦会议。随后,保大邀请吴庭艳出任南越政府首相。

  根据1954年中苏美英法五国和越南南北双方参与的日内瓦会议,越南应在1956年7月前举行全国自由选举,实现国家统一。然而,美国中情局 估计胡志明会赢得选举,因此支持吴庭艳撕毁日内瓦协议,在南越单独选举。1955年10月,吴庭艳依靠控制媒体和舞弊,在全民公决中击败保大,宣 布废除君主制,自任越南共和国总统。

  治国无方遭美国人抛弃

  吴庭艳成为南越总统后,吴氏兄弟很快把控了政府各部门要职。吴庭艳本人不仅担任总统,还执掌国防部的大权,他的二哥吴庭淑是顺化区大主教,掌 管南越全部宗教事务;四弟吴庭儒是总统府首席政治顾问,掌控南越情报机关;五弟吴庭瑾是中越地区的保安部队头子;六弟吴庭练是南越驻英国大使,控 制着南越驻欧洲各国大使。

  此外,吴庭艳的弟媳、吴庭儒的妻子陈丽春,是“国会议员”,并负责南越对外宣传。由于吴庭艳终生未娶,陈丽春还充当着南越第一夫人的角色。由 于这种关系,陈丽春的父亲自吴庭艳上台后一直是南越驻美国大使,母亲则是南越驻联合国的观察员。

  尽管美国一手扶持吴庭艳掌握大权,但美国人对南越大力援助是有先决条件的,即当局的改革要有绩效。可惜的是,吴庭艳无法做到这一点。吴庭艳曾 向农民许下土改承诺,吴氏兄弟的政党也有一个听起来相当左倾的名字“人民劳动革命党”,但吴庭艳上台之后,对土改却极其消极。另外,吴庭艳自称是 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却在几个兄弟的帮衬下,用秘密警察维持独裁统治,在南越掀起一股股血雨腥风:镇压反对派,清除异己,残酷迫害佛教徒。

  为了抗议吴庭艳政权对佛教徒的高压政策,1963年6月11日,越南佛教界德高望重的僧人释广德在西贡闹市用汽油自焚身亡。他在火焰中被烧成 焦炭的惨烈场面被西方记者拍成照片,在全世界范围内引发强烈愤慨。这张照片和一张西贡警察当街处决嫌犯的照片一起,成为南越政权残暴与失败的象 征。但吴庭艳老调重弹,将一切持不同政见者都打上共产分子的标签。1963年8月21日,吴庭儒又命令他掌控的特种部队攻击多所佛寺,约1400 名僧人被捕。

  令人吃惊的是,曾是佛教徒的“儒夫人”,竟然把自焚的僧侣比作“烤肉”,宣称“如果佛教徒们想再要一个烤肉,我会很高兴地送上汽油……”8月 份的袭击事件发生后,采访她的《纽约时报》记者哈伯斯坦说,她“处在兴高采烈的状态中,就像刚参加完毕业舞会的女学生”。但美国人高兴不起来,事 态的发展让一直纵容吴庭艳的美国总统肯尼迪彻底失望,他决定抛弃吴庭艳。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4957069.html
为了抗议吴庭艳政权对佛教徒的高压政策,1963年6月11日,越南佛教界德高望重的僧人释广德在西贡闹市用汽油自焚身亡。令人吃惊的是,曾是佛 教徒的“儒夫人”,竟然把自焚的僧侣比作“烤肉”,宣称“如果佛教徒们想再要一个烤肉,我会很高兴地送上汽油……”
    丈夫被杀,父母遭弟弟毒手

  两个月后,在美国政府直接支持下,南越的杨文明将军发动政变,杀死了吴庭艳、吴庭儒兄弟。不久,老五吴庭瑾也落入政变军队之手,并在1964 年被处决。

  几个兄弟中,只有吴庭淑和吴庭练两人由于身处国外而得以幸免,吴庭淑当时正在梵蒂冈参加教廷大会,而吴庭练正在驻英国大使任上。之后,两人被 迫在国外流亡,吴庭练于1990年去世,吴庭淑则于1984年底在美国密苏里州去世。

  值得一提的是政变时的“儒夫人”。这名美貌而又恶毒的第一夫人当时正在美国访问,因此躲过一劫。在加州贝佛利山庄,得知政变消息的“儒夫人” 几乎要发狂了,她激烈地指责美国政府煽动和支持这场政变。当有人问她会不会在美国寻求政治避难时,她回答道:“决不!”之后,她多次公开攻击美 国,并指责参与那次政变的美国驻南越大使洛奇想当南越“总督”。1964年1月,“儒夫人”要求联合国调查1963年政变事件。3月,她发表了一 个1.6万字的声明,攻击已在1963年11月被暗杀的美国前总统肯尼迪。

  1964年6月,“儒夫人”申请签证访美,但由于洛奇大使的因素,她的申请遭拒。在罗马,她同丈夫的哥哥吴庭淑相聚。尽管声明讨厌美国媒体, 但儒夫人表示愿意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条件是每次采访收1000美元费用,如果还拍照的话,加收500美元。但随着美国在越南越陷越深和南越内部政 变接连不断,这名一度权势显赫的女性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而且她的生活也多了些悲剧色彩。在罗马,她的家常常遭盗贼侵入,1967年她的女儿在一 场车祸中丧生,1986年他的弟弟被指控犯有一级谋杀罪,而被杀的却是她住在华盛顿特
附近的父母。今年4月,“儒夫人”在罗马病逝,终年87 岁。


http://www.duozhiqin.com/forum/viewthread.php?tid=39035
大圆满龙钦宁提修学社区 » 禅宗净土论坛 »

090323 震惊世界的越南自焚僧人——释广德,烈火中面带微笑

作 者: jialin618    时 间: 2009-3-23 16:11     标 题: 震惊世界的越南自焚僧人——释广德,烈火中面带微笑

     

释广德(1897年—1963年6月11日),是一名越南的佛教高僧。    1963年6月11日,僧人释广德为抗议美国 支持的“南越”“总统”吴廷艳政府(伪政府),释广德在西贡的闹市街头,用汽油引火自焚。    此事披露后,全世界都谴责美国和“南越”政 权。      到秋天,美国对这一伪政权的支持减弱,并因此而赞成“南越”反对党的军事政变。11月1日,吴廷艳政权被推翻,后来被处以死刑。 
           
  释广德自焚的场面,被一名《纽约时报》记者大卫·哈尔伯斯塔姆记录了下来:     “我亲眼目睹那个光景,但一次就够了。一个活人的身体中,喷射着火焰!他的皮肤慢慢开始发泡,并且起皱;他的头被烧黑,并慢慢炭化。空气 中,弥漫着人肉燃烧的气味;我从未想过,人的身体是如此易燃。在我的身后,我听到越南民众开始聚集起来,并且小声地哭泣。我本人被震惊到连哭 都哭不出来,头脑中一片混乱,以致连采访和用笔记录都做不到,连脑子都已经无法思考了…… 
           
  “在他燃烧的过程中,他没有抽动 过一块肌肉,没有发出一点喊叫,他本人出奇地镇静,这与他周围哀号的民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自焚圆寂后,遗体又进行了再次火化。火化后,人们发现:他的心脏,还保持着原形!(即“心舍利”——“舍利子”的一种)      可以说,高僧
释广德的舍身自焚,对于越南国家的“抗美”、统一,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纽约时报记者麦尔肯因这张特 别的照片赢得了普利策奖 (美国新闻最高奖),而另一位记者大卫目击整个过程并因报导越战而获得乔治波克奖最佳国际报导.

[ 本帖最后由 jialin618 于 2009-3-23 22:43 编辑 ]


作者: jialin618    时间: 2009-3-23 16:16

根据一些佛教组织提供的资料,释广德生于越南中东部庆和省万宁县,本名林文息(Lâm Văn Tức)。其父母林有应(Lâm Hữu Ứng)和阮氏娘(Nguyễn Thị Nương)是当地农民,共育有七子。七岁时他到舅父兼佛学大师释弘深法师(Hòa thượng Thích Hoằng Thâm)门下研习佛学,远离尘世。日久释弘深视他为己出并把他改名为阮文洁(Nguyễn Văn Khiết)。15岁时他成为沙弥并在20岁正式受戒,法名释广德(Thích Quảng Ðức)。正式出家后他先是在宁和县附近的龙山寺静修三年。之后他在山边开设了天禄寺修行。[3]

他结束独自静修后,开始走遍越南中部去讲解佛学。两年后,他到距离南越海岸城市芽庄不远的敕赐天安寺(Sac Tu Thien An Pagoda)去避静。在他被佛教组织派到家乡庆和省去监察寺庙的修建情况前,他曾在1932年被派到宁和当监察员。在越南中部时,他负责兴建了14座新 庙。1934年,他改到南部省份传教。在南部传教期间,他花了两年时间在柬埔寨研习传统小乘佛教的佛经。从柬埔寨学成归来后,他又监察了建设 17座新庙。在他负责兴建的31座新庙当中,包括位于柴棍市郊的观世音寺院(Quán Thế Âm),现时该庙座落的街道就以他来命名。在完成寺庙后,释广德被任命为越南佛教团体仪式惯例小组(Panel on Ceremonial Rites of the Congregation of Vietnamese Monks)组长,兼任福和寺(Phuoc Hoa Pagoda)的住持,而这里日后成了越南佛学联盟(Association for Buddhist Studies of Vietnam,简称ABSV)的会址。后来佛学联盟的会址搬到舍利寺时,释广德辞了职,专注于个人佛学研究。[


作者: jialin618    时间: 2009-3-23 16:18

6月10日,一个佛教组织的发言人悄悄地告诉美国特派员,说翌日早上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发生在西贡柬埔寨大使馆门口对面 的马路。[19]很多记者并没有理会这信息,因自危机开始以来,他们已忙个不停,加上他们每天都会接到很多性质相似的事件。到第二天,只有包 括《纽约时报》的大卫和美联社西贡支部的主任麦尔肯在内的少数记者决定到现场採访。[19]

当释广德乘坐的轿车到达时,附近的寺院已有大约350名僧人排好了队,准备惨与示威。他们由释广德乘坐的轿车带领,高举用英 语和越南语两种语言写的示威横额。他们指责南越政府总统吴廷琰的迫害佛教徒政策,并要求他履行宗教平等的诺言。[19]有另一个和尚想代替释 广德去自焚,但被他拒绝了,因为他说自己的年资较老。[20]

当年释广德前往自焚时所乘坐的汽车今日停泊于顺化市的天姥寺(Chùa Thiên Mụ)内。自焚事件发生在潘廷逢大道和黎文悦道十字路口交界的柬埔寨大使馆门前。[19] 释广德和两个和尚一同步出轿车。之后,他们一个在路中央放置坐垫,另一个拿出五加仑汽油。在示威的僧人围绕著他排成一圈后,释广德以传统佛教冥想的盘腿打 坐方式坐在坐垫上。当他的助手把汽油淋在他身上时,他一直在旋转著念珠并当众吟诵南无阿弥陀佛(Nam Mô A Di Đà Phật),然后点火。火焰烧著了他的袈裟和身体,并冒出黑烟。[19][21]

释广德死前留下了遗言,内容如下:

“ 在我闭上双眼去见佛祖之前,我恳求总统吴先生能以一颗同情心去对待人民并履行许下的宗教平等诺言,以长久地保持国力。我已经呼吁各宗教人士及广大佛教徒, 在必要时为保护佛教而牺牲。[3] ” 

亲眼目睹他自焚的记者大卫写道:

“ 我会再看多一次该场景,但一次就够了。一个活人的身体中喷射著火焰,他的皮肤慢慢开始发泡并且起皱,他的头被烧黑并慢慢炭化。空气中弥漫著人肉燃烧的气 味;我从未想过人的身体是如此易燃。在我的身后,我听到越南民众开始聚集起来并且小声地哭泣。我本人被震惊到连哭都哭不出来,头脑中一片混乱 到连采访和用笔记录都做不到,连脑子都已经无法思考了……在他燃烧的过程中,他没有抽动过一块肌肉,没有发出一点喊叫,他本人出奇地镇静,和 他周围哀号的民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22]

警察们想接近自焚中的他,但却无法衝破和尚们围成的圈。一个警员出于对他的敬畏,竟拜倒在他身前。[20]目击者们大多都被 吓得目瞪口呆而默不作声,也有小部分民众在啕哭和祈祷。很多僧侣,甚至一些被吓呆了的路人,也同洋拜倒在燃烧中的释广德身前。[20]之后, 有一个僧人拿著麦克风用英语和越南语大声说:「一名僧人自焚而死了!一名僧人成了殉教者!」[19]

大约十分钟后,已经烧得焦黑的释广德遗体倒在了街上,火熄灭了。一班和尚用黄色的罩袍盖住了冒烟的屎体,然后尝试把它放进棺 木中,但奇怪的是,他的四肢竟不能屈曲。所以在把遗体运送回西贡市中心的舍利寺时,他的一隻手突出了棺材。在寺院外面,学生们展示著用两种语 言写的横额:「一名僧人为了我们的五个诉求而死了!(A Buddhist priest burns himself for our five requests!)」大约13:30(当地时间),约1000名僧人在舍利寺内集会,寺外则有学生围成人牆以防有警察前来。会议不久后完结,约百名僧侣 缓慢地开场,但更多的是千名僧人陪同民众前往火葬现场。警员们在场徘徊。大约18:00,有30名尼姑和6名和尚因在舍利寺外进行祈祷而被警 方拘留。警员们然后包围了寺院,封琐了出入口,并向群众表示:「由于行动升级,武力包围将无可避免。」[23]在当天黄昏太阳下山时,甚至有 西页市民说看见佛祖的脸出现在天上,并不停地哭泣。

[ 本帖最后由 jialin618 于 2009-3-23 23:01 编辑 ]


作者: 常愧    时间: 2009-3-24 19:30

Cry

 

Cry

 

Cry


作者: 向秋仁真    时间: 2009-3-27 09:57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