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食品安全 文汇 03

文汇目录:

  1. 1203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顾秀林 真相:农业部存档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材料
  2. 120226 光明网卫生频道 顾秀林:转基因农产品:无毒也可以有害
  3. 120226 中国经济导报 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 转基因生物环境风险
  4. 120226 中国经济导报 “质疑转基因食品是人的本能”
  5. 120222 京华时报 粮食法征意见:主要粮食品种拟不得擅用转基因
  6. 120226 深圳特区报 转基因食品尚未进入果蔬供应链 明码标识
  7. 120219 光明网卫生频道 蒋高明: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后 农药用量持续增长
  8. 120214 中国科学报 转基因是生物进化及育种技术发展的必然
  9. 120226 南京晨报 不用转基因 江苏人也能吃上最好大米
  10. 120229 新华网 转基因食品的危害
  11. 120304 光明网卫生频道 吕永岩:应充分认识推行转基因“双重标准”的极端危险性
  12. 120309 韩长赋:我国已实现转基因技术研发和应用的全过程管理
  13. 120311 中国科学报:国产转基因抗虫棉是如何反败为胜的
  14. 120311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欧洲研究机构 质疑转基因粮食作物的安全性
  15. 120304 中国新闻网 罗援少将:警惕以转基因物种为武器的新型战略打击
  16. 120305 中国新闻网 罗援少将:警惕以转基因物种为武器新型战略打击
  17. 120309 光明网卫生频道 吕永岩:中国国防难抵御转基因及疫苗打击 处境极端危险
  18. 120306 光明网卫生频道 吕永岩:转基因物种“战略打击”手段揭秘
  19. 120304 光明网卫生频 吕永岩:全球转基因作物发展战略模式介绍与中国策略建议
  20. 120308 吕永岩:转基因产业化不应先有“鲜明”而应先有“科学”
  21. 120310 光明日报 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瞿振元:对转基因技术积极支持严格管理
  22. 120309 韩长赋:中国转基因品种均按法规进行安全评价和准入审批
  23. 120325 农业部  《转基因30年实践》出版发行
  24. 120321 中国网络电视台 [视频]危机中的呐喊——恩道尔谈转基因危害
  25. 120318 羊城晚报 转基因那些种和吃的纷争 袁隆平:需年轻人自愿实验
  26. 120315 时代周报 袁隆平:我从未说过转基因影响生育这类话
  27. 120313 中国经济周刊 袁隆平谈“转基因争议” 称“人民不是小白鼠”
  28. 120313 中国经济周刊 袁隆平:转基因食品或影响生育 必须有年轻人亲自实验
  29. 120314 光明网卫生频道 蒋高明:支持转基因主粮进百姓餐桌的“红五类”


http://health.gmw.cn/2012-03/11/content_3742016.htm

1203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顾秀林 真相:农业部存档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材料

2012-03-11 10:38:53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顾秀林

一、进口转基因大豆安全卫生部不管

13亿中国人己经消费了8年从美国孟 山都公司 生产基地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公众一直听到的声音是“转基因大豆很安全”,那么,是不是真的安全吗?凭什么说“转基因大豆很安全”?由于向卫生 部查询发现: 管食品与药品安全的部门并不管“转基因大豆安全”,由此我们必须自己开始寻找安全判断的依据。这就是我们申请向农业部查询发给孟山都公司的转 基因大豆安全 证书的依据。

Unknownname

二、农业部查询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

农业部在2011年第一次答复我们最初查询要求时说:批准美国孟山都公司转基因大豆的四个根据之一,就是我方独立进行的第三方检测,言之凿凿。按 理,这份报告应当就是我国有关方面的第三方检测报告。

2012年2月20日下午,我们一行几个人依据信息公开法规,再次获准前往农业部查询有关转基因大豆获批安全证书的证明文件。下午2点前,接待人 员手持一册10厘米厚活页插装卷宗等候我们。我们被允许查看并手抄记录,不允许拍照。最初规定只许一个人看,不允许4人同时查看不同部分。经据理 力争才允许我们4人分别同时查看。由于时间短暂(仅允许到下午4点截止),有的地方做了摘要抄录,在文字上可能不完全准确。

三、孟山都公司转基因大豆食用“安全”根据

第二次查询发现,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食用“安全”的根据,竟然是1983~1998年发表的几篇英文文章。农业部信誓旦旦所说的“我方独立检 测”,本应该是我国的动物实验报告,内容却竟然是一篇1996年英文文章。7年前报告的这6项动物实验,时间最长90天,最短28天——就这么搪 塞过去了!

中国农业部发给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从程序到内容,无一不假。农业部相关部门和人员,这可能是对全中国13亿消费者犯下了严重的渎职 罪!

下面是查询报告(之一)。

卷宗中有关转基因大豆作为人类食品的安全性评价书共两份,这是我们指明要求查看的关键性文件之一。

从标题上看,这份报告由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2003年12月出具,名为“CP4 40-3-2 产品食品安全性评价报告”。这么重要的文件,居然既无人签字,又无机构盖章。

这份报告为全中文,全长41页,简易装订,黄色硬纸封面。正文从第6页开始,文末有索引共61条,占篇幅5页。掐头去尾,有内容的部分仅30页。

从第6页正文开始至21页即一半篇幅处(下1,2,3节)为技术性内容:(1)受体植物是大豆,(2)基因供体是CP4,(3)转基因操作(具 体)等(见文末)。

第四节为实质性内容:转基因大豆的生物学实验。这一节提到了6个实验,涉及4种动物:3个实验为大鼠,一个为鸡,一为鲶鱼,一为奶牛。每一个实验 报告内容都没有超过一页纸。目录如下。

第4.4 关于动物实验。

4.4 植物因转基因改变特性对健康产生的毒性 P31-34

4.4.1 未加工抗
农达大豆SD大鼠1个月喂养实验 P31

4.4.2 加工的抗农达大豆SD大鼠1个月喂养实验 P31

4.4.3 鸡6周喂养实验 P32

4.4.4 鲶鱼10周喂养实验 P32

4.4.5 奶牛4周喂养实验 P33

4.4.6 SD大鼠90天喂养实验 P34

4.4节中所谓的6项动物实验,全部来自一份外文文献:

Hammond BG, Vincini JL, Hartnell GF, et al., The feeding value of soybeans fed to rats, chicken, catfish and dairy cattle is not altered by genetic incorporation of glyphosate tolerance. J. Nutr, 1996, 126:717-727.

也就是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并没有做任何实验,只拿了一篇1996年的英文文献,当做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安全性的唯一根据。回来后我上网去查证 这篇文献,用百度只找到一两个引述,原文没有找到。

查看文件结束时,我实在忍不住,对那位接待人员说:这文件你倒真敢拿给我看。全都是假的!

目录:

1. 受体植物 (大豆) P7-8-10

2. 基因供体 P11-12

3. 转基因操作 P12-21

4.1 大豆成分分析 P22-25

4.2 新表达大豆毒性 P26-29

4.3 致敏性(实质上等同) P30

4.3.1 致敏性研究 安全评价的依据是2001年FAO/WHO,结论是“未见”

4.3.2 同源性分析 引用了一份1996年外文文献

4.3.3 表达含量,引用了4份外文文献,发表时间分别为:1993, 1991, 1998, 1983.

4.3.4 外源基因表达蛋白质对热…

(这里回到了4.2.2.2 加工过程和消化稳定性研究,引述N个外文文献,发表时间分别为:1988,1983,1987,1995,等)

4.3.5 特异的血清学实验 (1995年的一份外文文献)

4.4.1 未加工抗农达大豆SD大鼠1个月喂养实验 P31

4.4.2 加工的抗农达大豆SD大鼠1个月喂养实验 P31

4.4.3 鸡6周喂养实验 P32

4.4.4 鲶鱼10周喂养实验 P32

4.4.5 奶牛4周喂养实验 P33

4.4.6 SD大鼠90天喂养实验 P34

5 其他 P35

6 小结 P36

索引

四、寻求转基因大豆食用“安全”来历

几位朋友帮助搜寻那篇动物实验报告的出处,最终证明:那篇“报告”不过是广告而已。那篇文章的1-3脚注说:

1. 本文依惯例经过了同行评审。

2. 本文作者支付了一部分版面费。依据相关法规18 USC第1734节,为反映该事实必须注明本文为“广告”。

3. 与作者联系的地址:孟山都公司地址(Monsanto C2SE, 800 Lindbergh Blvd, St Louis MO 63167)。【没有联系人的姓名】

文章的署名作者,不会是孟山都公司的雇员吧?(本人查不到那3人的具体身份和成果)。第一页左下角的详细信息表明:该文1995年2月提交草 稿,1995年12月(通过评审被)接受,1996年发表,如此可推测:那6个动物实验如果真的做了,完成的时间当在1994年下半年。

大家注意一下一个关键环节:孟山都公司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提出安全证书申请的时间,正是1994年秋季。因此,这份存档在中国农业部的“研究报 告”十分可能就是FDA批准由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安全,无须进行市场准入批准”,并让孟山都公司自行负责其产品安全性所依据的同一份东西。

美国FDA用完过的东西,先做成广告,然后再次利用——孟山都的广告充当了中国颁发安全证书的“科学依据”。

这事很可笑。但是我笑不出来。我相信,中国的13亿个消费者,谁也笑不出来。

农业部相关机构和人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你们笑过吗、现在还笑吗?

这份该死的文件,到底是谁让干的,谁批准的,谁印发的?谁!?

五、美国环保局专家的查证与观点

在美国国家环保局工作的研究员刘实先生在看了本人材料之后,提供了一些材料。他对中国农业部转基因大豆安全证明文件根据之一,就是中方独立进行的 第三方检测。这个中方检测报告由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于2003年12月出具,名为“CP4 40-3-2 产品食品安全性评价报告”。这份重要文件是个既无人签字也无机构盖章的“两无”报告感到震惊。刘实先生写道:

这份应是“中方独立进行的第三方检测”转基因大豆安全的报告的动物实验结果全部来自一份外文文献:

Hammond BG, Vincini JL, Hartnell GF, et al., The feeding value of soybeans fed to rats, chicken, catfish and dairy cattle is not altered by genetic incorporation of glyphosate tolerance. J. Nutr, 1996, 126:717-727.

也就是说,应作为第三方的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不仅没进行独立的实验,而且还与时俱退地不顾国际上后来已发现的转基因大豆不安全问题 而非常有选择性地抄袭了提供转基粮的第一方孟山都的过时不靠谱的报告给接受转基粮的第二方中国农业部。因此,我认为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 全所不仅违反了学术道德,也违反了法律规定,有关方面应当追究相关责任。

而作为“上当受骗”的第二方中国农业部也应当有责任揭露对其进行了“欺诈”的第三方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并有义务向其主管部们(国 务院)报告“被骗”情况并向其所管人民报告所谓的转基因大豆有“安全证明”的真实情况。

而作为论文“被抄袭”的第一方孟山都应对抄袭者第三方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的学术不端进行指责,并有义务说明后来被发现的转基因大豆 的不安全发现。因为,作为发表“被抄袭”论文的通讯作者的雇主,孟山都应当明白这份所谓的转基因大豆安全的报告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人阅读了孟山都的科研人员发表在Journal of Nutrition(《营养学杂志》)上的这篇过时不靠谱的转基因大豆“安全”论文。结果发现,这篇论文根本没有涉及到转基因大豆的安全问题,因为它只是 一个“营养学”的实验报告,而非毒理学的实验报告!

不信的话,大家请看该文可被免费阅读的摘要:

Journal of Nutrition 126:717-727, 1996

The Feeding Value of Soybeans Fed to Rats, Chickens, Catfish and Dairy Cattle Is Not Altered by Genetic Incorporation of Glyphosate Tolerance

BRUCE C. HAMMOND,3 JOHN L VICINI, CARY F. HARTNELL, MARK W. NAYLOR,

CHRISTOPHER D. KNIGHT,* EDWIN H. ROBINSON,’ ROY L. FUCHS AND

STEPHEN R. PADGETTE

Monsanto Company, St. Louis, MO 63167; *NOVUS International Inc., St. Charles, MO 63304;

and rDelta Research and Extension Center, Mississippi State university, Stoneuille, MS 38776

ABSTRACT

Animal feeding studies were conducted

with rats, broiler chickens, catfish and dairy cows as part of a safety assessment program for a soybean variety genetically modified to tolerate in-season application of glyphosate. These studies were designed to compare the feeding value (wholesomeness) of two lines of glyphosate-tolerant soybeans (GTS) to the feeding value of the parental cultivar from which they were derived. Processed GTS meal was incorporated into the diets at the same concentrations as used commercially; dairy cows were fed 10 g/100 g cracked soybeans in the diet, a level that is on the high end of what is normally fed commercially. Ina separate study,laboratory rats were fed 5 and 10 g unprocessed soy bean meal 100 g diet. The study durations were 4 wk(rats and dairy cows), 6 wk (broilers) and 10 wk (cat fish). Growth, feed conversion (rats, catfish, broilers),fillet composition (catfish), and breast muscle and fat pad weights (broilers) were compared for animals fed

the parental and GTS lines. Milk production, milk composition, rumen fermentation and nitrogen digestability were also compared for dairy cows. In all st
udies,measured variables were similar for animals fed both GTS lines and the parental line, indicating that the feeding value of the two GTS lines is comparable to that of the parental line. These studies support detailed compositional analysis of the GTS seeds, which showed no meaningful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parental and GTS lines in the concentrations of important nutrients and antinutrients. They also confirmed the results of other studies that demonstrated the safety of the introduced protein, a bacterial 5-enolpyruvylshikimate-3-phosphate synthase from Agrobacterium sp.strain CP4.

如果你还想要看全文,可点击:

孟山公司发表在Journal of Nutrition的论文

该报告主要是从食用转基因大豆动物的体重,一些脏器和组织的重量,以及消化器官里被降解食物的化学成份来判断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的营养“等 同性”。这与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的毒理等同性风马牛不相及!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说加有三聚氰胺的奶粉含氮量更高,并能把孩子吃得更胖,因此 就说三聚氰胺奶粉不仅有营养而且还安全,你信吗?

然而,这样一篇牛头不对马嘴的不靠谱还过时的第一方孟山都公司的广告性论文,竟被进行第三方检测的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抄袭进其独立 的转基因大豆安全报告!而且还“骗”过了对中国13亿人民生命安全非常负责的第二方中国农业部。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因此,我们呼吁:有关机构对这起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学术造假、玩忽职守和商业欺诈事件进行严格调查!


http://health.gmw.cn/2012-02/26/content_3655377.htm

120226 光明网卫生频道 顾秀林:转基因农产品:无毒也可以有害

2012-02-26 14:59:56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顾秀林 顾秀林 专家专栏

0unknownname

一、安全主粮与生物武器

转基因农产品作为食品、饲料的有毒有害性,是一个全新的科学问题,也是一个事关最高国策决策这样的重大社会问题。

中科院陈君石院士曾经就我国食品安全问题发表过这样的说法:“转基因食品不含有毒物质、不属于食品安全问题” (注1)——这种错误的判断性言论,出自一位拥有最高科学头衔、负责我国13亿人口粮食安全的泰斗级人物之口,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因为现有的国内外大量研 究报告,甚至包括美国政府官方网站的公示,都显示了转基因食品具有严重的安全风险和隐患,甚至已经造成了伤害,这些广为人知的信息,把他个人的这 个判断性结论完全否认了。

公众已经开始怀疑,为什么在我国13亿人口的粮食安全问题上,中国学术界有这样一些人惯于盲目宣称“转基因食品很安全”的看法?这到底是因为知识 陈旧、被人以讹传讹,还是出于某种不良动机?主粮安全问题的严重性是无需多说的,我国13亿人口正“与日俱增”地吃下进口和自产的转基因食品,转 基因食品安全性这个问题,理所当然地引起公众日益严重的关注,当然,这和陈君石院士所表达的愿望有点背道而驰。

广义的安全食品含义,是指具有对人畜的生理和健康无毒性、无害处,在营养上符合现有专业界定所要求的食品。它必须是在人畜摄食后,对机体具有营 养、有益处,不会对人体动物身体健康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危害。

能够造成常规食品不安全的因素,基本上都是外源性因素。其中包括:致病性微生物(细菌、病毒、真菌等)、各种农药残留、禽兽药物残留、重金属污染 物质等因素,通过食物链传递到人类;这些因素主要是被加工食品和食品原料受到污染,结果导致了人类食品的不安全。这一大类被称为有毒害性食品,其 毒害性不是来自食品原料自身的、内部的原因,而是来自于外在的因素。因此,绝大多数经过几千上万年种植的传统农作物和饲养的动物,只要排除了受污 染的情况、能够采用传统的正常手段种植、养育和加工,其品质都可以被认为是安全的。

再来看本文讨论的主题:“无毒也可以有害”。转基因食品的不安全性,这是一个全新的问题,它与传统食品安全的概念是完全不相同的,因为它来自转基 因生物技术品种的新特性:从分子生物学(细胞以下组分单位)角度看,它是一个完全的“新品种”;因此,这里需要一个如何判断一个“新品种”安全性 的新标准。反过来说,如果硬要拿人类历经千万年己熟悉的传统食品安全标准去套,那么我们可能只涉及到外源性的食品“有毒”因素,而这只属于外源性 问题的范畴。对转基因食品这样的新型的生物,其中的问题来自细胞层次以下的更微小单位,用“外源性”毒害因素理论去找,的确是找不到“有毒”的证 据的。

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对畜禽生命引起的问题,是内源性的不安全性。能够与这种性质的危险性相比较的,只有当年日本的731细菌战部队的细菌战研究、 美国的原子弹研究——即生物武器研究。

1unknownname

转基因农产品:无毒也可以有害(组图)

二、转基因主粮:毒从何来

有害即是有毒,只不过毒与害的方式都改变了、或者还没有被承认而已。转基因食品已经造成了人体和动物伤害,证据己遍布天下:从中国到美国到阿根廷 ——所以真正的问题是:“无外源毒性,但是出现了内源性有害因素”,毒性从外源性变成内源性了。

已经被发现的转基因农产品有害性问题是:营养成分改变了、外源转基因片段不能在消化道中降解,或无法用工程手段消除、出现了疑似新的未知蛋白质成 分(毒性尚待确定、定义和归类),以及配套使用的有害农业化学物质超量残留(如除草剂草甘膦、草铵膦,这也属于外源性毒害)。

应用于抗虫类转基因技术中的Bt毒蛋白,被植入了农作物,Bt过去被认为只针对特定昆虫,对人和动物没有影响。然而最新的科学研究发现,以往的判 断严重低估了Bt毒蛋白的变异性和非特异性,这种针对鳞翅目昆虫的毒蛋白,实际上可以经食用、通过肠道进入各种动物体内(鱼类、哺乳动物和人 类),已知可对哺乳动物和人类的发育、特别是生殖系统造成重大伤害。

这些问题已经足够严重的了,但是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我们过去完全不了解的、更新的问题。然而,制造转基因主粮的全球利益集团和它雇佣的技术代言 专家们,却把不少事实真相一一掩盖,不像真正的科学家那样,在发现新问题时客观地向公众传播、承认新问题存在的事实,反而在确凿的事实面前扭转逻 辑,坚持把传统的旧
模式套用在新问题上,像陈君石院士那样,致使公众长期被误导,连媒体中的不同观点也未得到客观的事实辩论,因此各种似是而非的 “转基因主粮安全”谬论流传甚广。

2011年9月20日,中国南京大学张辰宇等专业团队发表的“微小核糖核酸”研究报告(注1),给了我们提供了一个食品安全全新的启发性概念 —转基因技术产品即使“无毒”也可以有害;连毒性尚待确定的未知新蛋白质,都不属于这里所说的“无毒也可以有害”的全新范畴。

Unknownname

转基因农产品:无毒也可以有害(组图)

三、 mRNA“无毒”但可以有“害”

中国南京大学发表的最新研究成果,大约可以这样概括:植物性食品(稻米)中独有的一类微小核糖核酸(microRNA),分子量极小、性质很稳 定,被实验证明能够通过消化道直接进入哺乳动物和人体、进入血液,迅速结合于目标器官的细胞,参与调控某种人体基因的表达,也就是参与了某种人体 的生理过程。

例如,大米中特有的一种微小核糖核酸,编号为MIR168a,在以大米为主食的人体血液中被发现,并以较高的浓度存在,它被发现可迅速结合到肝脏 细胞,其功能为调控低密度脂蛋白从血液中被清除的速度。这是一个前所未知的发现:

在不同“界”(植物界,动物界)的生物之间,竟然有着生物信息的直接交流。另外,小分子蛋白质和酶类物质不能被消化成氨基酸,从根本上彻底颠覆了 “转基因食品很安全”这个假设的全部理论基础。

    植物中的微小核糖核酸与动物和人体的这种直接关联、生物体之间跨“界”的直接生物信息交流,很可能就是千万年以来,人类和作为食品的生物物种在基因水平上 一直都保持着的生物信息交流,也是人类与作为食品的生物体共同进化、相互适应的一个科学证明,只是过去我们无法证明而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 个古老的经验判断,可能也会据此得到科学的解释。

    同时,微小核糖核酸能够直接通过消化道进入人体这个发现,同时也把转基因生物武器的“发射”问题很轻易地解决了。基因武器的“弹头”,可以设想为针对靶标 基因的特定的DNA序列(基因或基因组)。这个弹头DNA(基因片段)的设计,包括转录序列(转录出微小RNA),也包括启动子在内的其他基因结 构部件。下一个问题是“发射”。要让某种RNA完成对靶基因的攻击任务,还必须要求这种RNA能够顺利地侵入靶基因所在的组织细胞。微小核糖核酸 跨界起调控作用的发现,解决了基因武器的发射困难——用微小核糖核酸作为基因弹头的载体,植入或插入农作物,开发成食物农作物品种,推广种植商业 化,给目标人群吃下去,就行了。在食品农作物上做这样的基因改造,在理论上和技术上已经没有任何困难——由于微小核糖核酸只需要十几到二十几个核 苷酸,因此,不仅转录序列设计简单,人工合成也很容易。

    现在,只要能实现这种转基因食品的引入、生产、投放(激活),引导目标消费者群体食用,一场不见硝烟的世界级基因战争可能就打完了。这同网络黑客攻击的 “肉鸡”激活机理之间,有着难以言传的异曲同工之妙。

转基因食品“无毒也可以有害”的道理,深藏在生命科学中。简单地说,如果细胞中出现了一段与某种正常的mRNA碱基排列顺序相反的一段单链的 RNA(反义RNA),那么这段反义RNA就会按照碱基互补对接原则,与mRNA相互吸引而成为双链RNA(1) 。这种变化,形象地说,相当于原来正常的mRNA被另外一段反义RNA“抱住”——在这里所需要的,仅仅是一段可以有效“抱住”目标人群的特定mRNA的 微小核糖核酸。“抱住”的后果是:或者导致靶标mRNA的降解,或者阻止靶标mRNA进行“翻译”,结果都是导致不能完成正常生理功能所需要的蛋 白质的合成。

包含了这样的microRNA的转基因新技术产品食品,也许的确可以按照常规食品毒性的原则,“合理”地归入“无毒”一类,因为用基因工程完成的 创新,确实没有造成任何有毒物质——即按照常规理解的、已知的内源性、外源性有毒物质,或者任何一种有毒有害物质,诚如陈君石院士所言。它仅仅造 成了一种微小的“反向mRNA”,它的功能也不是直接产生任何明显的毒害,而是“抱住”目标人群体内的某种目标mRNA,使相应的某些功能不能表 达,如造成发育迟缓、丧失生殖能力,等等。(注2)这种技术的应用前景,既可以是制药,更可以是以食品、饲料为外形的生物武器——前景是非常可怕 的。

(1)RNA原本是单链的,变成双链就会失去功能,相当于被中和了。

2unknownname

转基因农产品:无毒也可以有害(组图)

四、全球行动中的生物技术

南京大学的研究报告发表后,虽然中国的生物科学界没有发出什么反响,可是全球生物科学界被震动了,并且生命科学的研究热点、方向立即受到影响,甚 至连生物技术巨头如孟山都公司的行动都被扭转了:

    *“食物通过肠道微生物影响人体的健康或疾病——这个领域现在已是研究热点”(2)。

    *南京大学的报告发表后仅3个月,德国巴斯夫公司就宣布,停止销售它在欧洲市场推广的唯一项目转基因土豆,并撤出欧洲市场;

    *随后仅10天之内,美国孟山都公司也宣布,停止销售它投放在法国市场上的唯一一个转基因玉米品种MON810,撤出法国和欧洲市场。

    至此,欧洲已经成功地排除了一切转基因农产品的商业生产和产品销售,仅剩一些科学研究项目还在进行。换句话说,转基因的“生物技术”商业化应用,在欧洲已 经彻底失败、基本上被排除掉了。

    但是,全球转基因生物技术寡头从来也没有打算过停止开发和销售转基因农产品,它们借助各种合法与非法的手段,始终把主攻方向对准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例如 中国、印度和巴西等。

国际生物技术巨头公司10年来在经济上收益甚巨。然而与此同时,转基因主粮背后隐藏着的非常性技术应用、包括生物武器的杀伤力等问题,也引起了各 国有良知的科学家和公共知识分子的忧虑,其中包括开发生物技术的美国欧洲国家。真正的科学家一直在大声疾呼。

不幸的是,在几乎所有的国家、所有的地方,科学的真知灼见都被这些国际生物技术巨头公司以商业利益手段压制和封杀,因为他们知道:一旦人民知道事 实真相,反转基因浪潮将不亚于一场社会革命,他们的商业利益将遭到灭顶之灾。

因此
,国际生物技术巨头公司们一方面把转基因食品即所谓生物技术的应用和开发核心技术秘而不宣、守口如瓶,掌控在自己手中;同时不惜一切代价地打 压任何有关转基因主粮食品危险说法的科学家、社会学家, 封杀他们在公共媒体中的声音;还有就是培植一批为转基因主粮唱安全颂歌的生物技术商业科普代言人,其中有中国一位“科普作家”,十年来己出版了三本“转基 因安全”的科普著作:以最终用户网上购买,倒贴成本价销售推广——他们为何如何如此不遗余力,背后的道理其实是很明白的。

(2)【食物与健康】食物通过肠道微生物影响人体的健康或疾病?是的,这个领域现在已是研究热点:nature今年5月份关于肠道微生物分型 (enterotype)的文章发表仅半年,引用已达65次,上月的science跟进了一篇,反响也比较热烈。微生物组、代谢组和免疫组一起 上,比较过瘾啊。

3unknownname

转基因农产品:无毒也可以有害(组图)

五、科学谬误将贻害全人类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还涉及到一个更深层次的认识和行动问题:虽然科学研究中发生错误是正常的,也是应该接受的,但是如不能及时纠正错误,致使谬 种流传,或者相关应用技术的开发走向“造福人类”的反面,那么“新技术”对人类社会可能的杀伤力,也许会超出任何人最大的想象力。原子能—核武器 早已显示了这个深刻的悖论。生物技术可能具有比核武器更大的杀伤力,全球有识之士早就达到了这个共识。

面对转基因农业技术的普及和应用问题,我们必须充分强调,科学技术的应用可能对人类社会造成的第一类风险——科学原理尚不完善时,相应的技术开发 将危害人类社会(3) 。在我国,转基因农业技术的开发、应用、管理,始终被以美国为首的跨国企业牵着鼻子,特别是我国的管理、监督、评价体系标准,完全听命于他人,对于转基因 技术应用的安全性评价,我国始终没有自已的规范和方法,控制转基因主粮技术产品的具体安全性问题,更是无从谈起。

对于13亿中国人而言,开发转基因主粮而在技术和标准上受制于他人,绝对不是中国人民的福音。例如,中国出口的大米玉米被发现含有转基因成分,多 次被一些国家以含有不安全成份(转基因)而退货;足见中国大规模非法种植转基因作物,将要遭遇一个更严重的局面:被国际市场排斥。

(3)科学技术应用对社会可造成的风险分三类:1. 科学原理不完善,导致相应的技术不能造福人类反而贻害人类;2. 技术项目实施所要求的管理,超出了人类社会已经达到的水平,导致项目失败,贻害社会;3. 科学技术成果直接被开发成武器,可大规模杀伤人类,违背科学技术造福人类的根本宗旨。

4unknownname

转基因农产品:无毒也可以有害(组图)

六、拿出勇气,行动起来

在目前难以遏制的中国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转基因食品推广局势中,有一个极其明显的巨大纰漏:转基因食品(例如转基因大豆)虽然在中国大量销售食用 了8年以上,它的食用安全性没有一丝一毫的保证。本人两次从农业部查阅与《进口安全证书》有关的材料,表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胆大包天,有法不 依,不按规定做转基因农产品的独立检测,竟然用孟山都公司的广告做科学依据,用营养学实验冒充毒理学研究,这如何能保证我国13亿民众吃转基因食 品还能保证安全?

转基因农产品作为食品,作为饲料,究竟有害无害,很多人可能还不太清楚。然而,如果仅仅依靠90天动物试验,中国主管机构就敢颁发《安全证书》给 大宗转基因食品,这就值得每一个有危机感中国人、每一个重视中华民族生存安全的正常中国人大声疾呼:

    我们再也不能让这些闭眼不承认客观事实的主流科学家误导我们,欺骗我们,因为他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保证主粮食品的安全,是我们民族生存、发展的和长远健康的底线。摆在中国人民面前唯一可行的合理选择,就是全国人民和政府,拿出巨大的勇气,亡羊补牢 —–向欧洲国家学习,停止转基因主粮的应用技术的投入与开发,停止进口没有任何安全保证的转基因大豆作为全国人民的食用油;中国必须在基本 粮油生产上自力更生,自己生产出健康安全有保证的食品。

在目前,我们必须立即禁止转基因主粮和其他食品在任何虚假的安全性借口下上市——不是只禁一时,而是要禁久远,因为转基因技术安全使用的理论基础 现在根本就不存在。

有良知的中国人,赶快行动起来吧!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2/26/content_3655284.htm

120226 中国经济导报 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 转基因生物环境风险

2012-02-26 14:22:24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在20世纪末,当“21世纪将是生物技术的世纪”的预言出现并迅速得到认同时,也就意味着生物技术迟早要接受来自实践和人们认知的检验。

  随着人类社会对技术的反思或批判的深入,“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的概念也逐渐成为一种共识。转基因技术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学术界众说纷纭。当 前,对于转基因生物环境风险,有很多领域的研究被遗漏,还缺乏足够的资料对转基因生物生态环境风险进行准确评价,再加上有些潜在的影响还无法进行 预测,使得科学认识转基因生物环境风险存在着不确定性。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生物技术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会引发人们更激烈的争论,无疑也是人们对于 生物技术焦虑情绪的一种诉求和表达。

  但是,环境影响的延迟效应告诉我们,一旦环境危害产生了,结果是很难逆转的。为了解决危害带来的后果,人类付出的代价也是触目惊心的。以氯氟 烃类物质对环境的影响为例,刚开始科学对于氯氟烃类物质的认识是“它在化学属性上有非常强的惰性,与其他物质几乎不发生化学反应,被看成是一种无 毒的物质”。因此,在20世纪20年代后,含氯氟烃被成功引入许多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以此来取代其他相关的毒害环境危险物质。直到半个世纪后 的20世纪70年代,科学研究表明氯氟烃类物质在处于一个与地球表面不同的环境时,它会进入大气的平流层与平流层中的臭氧发生复杂的化学反应,破 坏了全球臭氧层的化学平衡。值得注意的是,现在臭氧层的破坏是人类过去几
年排放氯氟烃类物质的结果,而且这些排放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还将继续产生 影响。有预测说,《关于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协议书》即使是完全得到履行,臭氧层的耗损也是在2050年以后才有可能完全复原。

  粮食产量确实提高了,但安全性就应该置之不顾吗?当转基因产品摆上了你我的餐桌,你会有什么感受?不管时下人们对于转基因技术的看法如何,一 旦主粮运用了转基因技术还是比较令人担忧的。转基因作物的一大特点就是抗虫、抗病性,那些连虫子吃了都受不了的东西,人吃了会没事吗?我们人类有 必要冒这个风险吗?很显然,对于主粮的转基因技术,世界上目前并没有大面积地加以推广,也从一个侧面论证了上述观点。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田松副教授指出,不仅转基因,人类对于基因工程这种技术本身都应该保持警惕。在实验室里,科学家或许可以保证转基 因种子的各种特征,但是把它投放到自然中,在长时间的累积下,所产生的问题必然超出人类的想象。侏罗纪公园的设计者相信,公园的运行完全在科学家 的监控之内,但是这种决定论的美梦很快就破产了,一个个微小的意外接连发生,最终使公园这个人工系统完全崩溃。《侏罗纪公园》虽然是科幻小说,但 其基于混沌理论的预见,完全具有现实性。转基因水稻会产生什么生态后果,完全是人类不能预料的。


http://health.gmw.cn/2012-02/26/content_3655230.htm

120226 中国经济导报 “质疑转基因食品是人的本能”

2012-02-26 14:11:44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2010年3月10日,包括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田松副教授在内的一些学者发布了《关于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的呼吁书》,由于没有找到合 适的媒体,他们当时利用了各自的博客。

  记者辗转通过熟人联系到了田松副教授。作为转基因技术的坚决置疑者,当听到《粮食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 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这一利好消息时,田松反而显得很平静。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田松表示,这是反对转基因技术的学者和社会公众共 同推动的结果。尽管该征求意见稿中对主粮上应用转基因并没有出现“绝对禁止”的字样,但在田松看来,“有这个约束就是好事。现在处于科学主义时 代,一旦提到绝对禁止转基因主粮国家是没有退路的。”

  据田松介绍,自己两年前参与写那份呼吁书时,掌握的否定转基因的证据还很少,最近几年搜集到的否定转基因的证据越来越多了,这说明“质疑转基 因食品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权利。”

  “当时,我们的呼吁书得到了很多支持,也遭到了很多反对和质疑。”田松回忆说,清华大学科技与社会所刘兵教授在新浪博客上发布的呼吁书一度上 了新浪首页,在一天的时间里访问量过万人,但是很快又被新浪设为隐秘博客,不能直接访问了。当时,整个生物学界反对转基因的声音是非常弱的,而批 评转基因主粮的最强音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自然科学界外。

  当时对田松等人最常见的质疑是:“你们这些人都是文史哲领域的学者,没有一个人是转基因专家!”田松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解释说,

  从人文学科的角度讲,科学技术是我们这些学者研究的对象。这要求我们对科学技术研究要充当旁观者,持有反思和批判的精神,审慎地看到该技术的 负面效应。

  在田松看来,转基因作物种植多年,已经引发了很多当初转基因专家未曾预料的事件。“转基因好不好,不需要转了才知道。”田松强调说,在实验室 里,科学家或许可以保证转基因种子的各种特征,但是把它投放到自然中,在长时段的累积下,所产生的问题必然超出人类的想象。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历史 的、哲学的以及伦理的方式对此有所预见。

  谈到这里,田松感慨地说,科学技术导致的负面效应一旦被我们现实地知道,就意味着严重的后果已经发生了,并且不可逆。未雨绸缪很重要,对于科 学及其技术发明出来的人类历史上、自然历史中都没有过的新东西,我们首先应该做的不是欢呼,而是警惕!打个比方说,动物园里放出一只老虎在街上 逛,任凭动物园怎么解释说这只虎是素食动物,人们也不会放心。一个全新的自然不可能产生出来的物种被放到自然中去,岂非比这只老虎的风险更大?是 药三分毒,越是强有力的技术,在应用的时候,越需要谨慎,越需要警惕。


http://health.gmw.cn/2012-02/22/content_3628926.htm

120222 京华时报 粮食法征意见:主要粮食品种拟不得擅用转基因

2012-02-22 10:18:25 来源:京华时报 

  国务院法制办昨天对外公布《粮食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转基因粮食种子的科 研、试验、生产、销售、进出口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

  粮食是关系国计民生的特殊商品和重要战略物资。征求意见稿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作为粮食法的立法宗旨作了明确规定——既要稳定发展粮食生产,从 源头上保证国内粮食供应能力,又要加强对流通环节的调控和监管,保障市场稳定和维护市场秩序,还要在消费环节合理利用和节约粮食。为此,征求意见 稿规定,我国境内的粮食生产、流通、消费活动适用本法。

  针对转基因技术在粮食品种上的使用,征求意见稿规定,国家保护粮食作物种质资源,扶持良种选育、生产、更新和推广使用。转基因粮食种子的科 研、试验、生产、销售、进出口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

  此外,征求意见稿规定,国家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和水资源管理制度,建立健全耕地和水资源保护目标责任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 加强对粮食产地大气、土壤和灌溉用水质量监测。对粮食生产环境造成污染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及时采取措施进行治理修复。
[责任编辑:陈普]


http://health.gmw.cn/2012-02/26/content_3655298.htm

120226 深圳特区报 转基因食品尚未进入果蔬供应链 明码标识

2012-02-26 14:23:39 来源:深圳特区报 

  到底什么是转基因食品?现在市面上有多少转基因食品?在挑选食品的时候,如何辨识是否为转基因?昨天,由广东省农业厅科教处主办,深圳市农业 科技促进中心和深圳市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共同承办的“农业转基因技术公共宣传日活动”在深圳湾公园举行,转基因食品,这个离大家既远又近的事物, 揭开了神秘面纱。

  转基因食品一定要明码标识

  怎样知道买的产品是
是转基因食品呢?专家们现场指导市民如何对转基因标识进行识别。记者看到,专家拿出一桶调和油向前来咨询的市民示范,这 桶调和油的原料为花生、芝麻和大豆,因为花生和芝麻没有转基因品种,而这款调和油使用的大豆为转基因大豆,所以标识出“本产品所含的大豆油加工原 料为转基因大豆”。

  同时,专家拿出另一桶葵花子油,因为原料不涉及转基因食品,所以用料成分上无此标识。

  专家称,我国实行转基因部分强制标识的管理办法,按照国家相关规定,为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转基因食品,要求作标识。华南农业大学生物技术教 授梅曼彤称,转基因育种只是一种育种手段。现在消费者,一看到农作物的一些新品种就以为是转基因,其实不然,她举例说,我们过去少见、而近年常食 用的小番茄、甜玉米,都是常规育种选育出来的,未使用转基因技术。

  转基因食品未进入果蔬供应链

  据了解,我国消费者日常能接触到的转基因农产品主要有:棉花及其加工品,大豆油、油菜籽油、番木瓜。转基因食品未进入果蔬供应链。

  梅曼彤表示,自己曾在广东大豆油加工工厂调研,所有的转基因大豆均通过海运或河运到达后,直接进入工厂加工,消费者不可能在市面上吃到转基因 大豆为原料的其他食品。

  梅曼彤称,进入我国消费者食品链的转基因相关食品,都经过了国外开发和监管部门,以及我国监管部门对其进行了长期的食用安全和环境安全安全监 测和评价。据悉,转基因技术1996年开始进入商品化市场。对转基因管理最为严格的欧盟,也批准了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作为商品进口,且部分国家还有 种植。我国的转基因研究多在科研院所和高校,离市场化还有距离。2009年,我国农业部批准发放了抗病毒转基因水稻和转植酸酶玉米安全证书,但 是,根据国家对新品种的管理规定,这些转基因的新品种还未获进入市场的许可,所以都还没有进入商品的流通市场。

  新闻链接 转基因食品

  转基因食品是利用现代分子生物技术,将某些生物的基因转移到其他物种中去,改造生物的遗传物质,使其在形状、营养品质、消费品质等方面向人们 所需要的目标转变。以转基因生物为直接食品或为原料加工生产的食品就是“转基因食品”。


http://health.gmw.cn/2012-02/19/content_3604336.htm

120219 光明网卫生频道 蒋高明: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后 农药用量持续增长

2012-02-19 09:00:49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蒋高明  查看评论 进入文化论坛 手机看新闻

  2月10日,农业部副部长李家洋会见国际农业生物技术组织(ISAAA)董事会主席克莱夫·詹姆士。

   会见中,詹姆士继续鼓吹,生物技术是解决发展中国家粮食安全问题的重要手段,巴西、阿根廷、印度等国家已不断加大对农业生物技术的投入,转基因作物品种 数量和推广面积逐年增加。此外,西班牙等欧盟国家在推广转基因玉米和马铃薯,以减少杀虫剂的使用,并增加粮食产量。他预计,在未来十几年内,抗晚 疫病马铃薯、“黄金”水稻等转基因作物将陆续得到推广。

  且不说詹姆士所说的“西班牙等欧洲国家大种转基因的土豆”是睁眼说谎——德国巴斯夫公司 1月20日已经宣布了撤出欧洲,唯一种植了20公顷巴斯夫转基因土豆的西班牙,就是巴斯夫撤出的地方——欧洲不仅把巴斯夫撵出去,连孟山都这样的头号转基 因巨头也被逐出欧洲,詹姆士在欧洲关门之后来在北京忽悠“中国应考虑及时放松对转基因技术的管制,并期待中国的转基因玉米于2015年实现商业化 种植”。这样明显挑衅与蔑视中国人民的话,竟然是对着泱泱十三亿大国的农业部副部长说的,是明显地挑战中国人的心理底线。

  詹姆士描绘的转基因能够较少杀虫剂(即农药)使用情景出现了吗?从美国反馈回来的信息看并没有。美国三大转基因作物即玉米、大豆、棉花,在 1996~1998年3年间,减少了农药使用量0.206亿磅,但从1999~2004年6年间,种植这些作物农药用量却增加了1.43亿磅。也 就是说,9年之间,转基因作物的农药用量净增1.22亿磅。 

  再以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重大危害的草甘膦农药来看转基因作物种植与农药使用量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出现詹姆士所鼓吹的减少农药用量情景。

  1996年, 孟山都抗草甘膦除草剂转基因作物上市,当时生物技术行业都信誓旦旦地保证,转基因作物作物只需少量除草剂。那么15年来,随着转基因作物的推广,在美国以 草甘膦为主的除草剂并没有减少,而是在2002到2010年之间,随HT转基因作物种植、农药草甘磷用量持续增长。
  更严重的后果是,由于不断使用孟山都草甘膦(农达,Roundup),杂草对除草剂中的活性成分草甘膦产生抗性。农民们不得不使用更多草甘膦 除草剂,或添加更多有毒除草剂,比如百草枯、2,4-4等。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在美国,从1996年到2004年,抗除草剂大豆、棉花、玉 米的净效应是,除草剂用量增加了1.38亿磅(5%)。该数据还在不断上升。到2004年,同常规大豆相比,对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使用的除 草剂多了86%。
  随着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种植扩展,“超级杂草”也越来越扩展。草甘膦除草剂的使用增加了春小麦赤霉病(真菌感染)的发生率。根据《新科学家》 (New Scientist)报道:“致病真菌也产生了毒素,这些毒素能导致人和牲畜死亡。”一名美国农业部研究员也指出:“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与未经处理过 的大豆相比,在其根部有大量镰刀菌菌落。”增加量在50%和五倍之间,变得更偏向真菌而不是细菌。……如果这样大量使用一种化学物,而不引起微生 物群落改变,这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根据欧洲委员会(The European Commission)的一项研究,“有关研究的发现指向土壤微生物活动性发生了更偏于真菌微生物变化的方向……事实上,如此广泛使用这样一种化学品不造 成微生物群落的变化,那才令人感到意外。”

  随着抗草甘磷转基因作物种植增长带动农药草甘磷用量增长,美国转基因巨头试图说服美国官方和国际组织,把食品作物中的草甘磷残留限量提高百 倍。从这个无理要求来看,转基因公司承诺的减少农药用量的承诺就是落空的。为了其商业利益或政治军事目的,以牺牲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为代价,继续 推广其转基因和专用农药产品。同样的道理,中国转基因科学家承诺的转基因能够减少农药用量也必将是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最近几年中国转基因棉 花农药用量超过普通棉花就是明证。    

    草甘磷是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使用的生化武器“橙剂”的替代品。全球要变成“第二越南战场”了,中国某些官员和农业科学家在本土造就那么个“战场”危害本国民 众居心何在?难道就为了报答转基因公司的“知遇之恩”吗?

  ISAAA到底是个什么组织,竟然在欧洲转基因遭禁、美国本土对转基因喊打后,不远万里将国际“最先进的
果”到中国来推销呢?原 来,ISAAA是转基因作物不遗余力的推广者和鼓吹者,每年ISAAA还要与洛克菲勒基金会联合发表“生物技术商业化及转基因作物的全球态势”年 度报告,以权威形象鼓吹转基因作物发展的重大成就,而且“为各国生物技术研究发展和政府决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中国农业部不少官员经常在答记者 问中,自觉引用ISAAA组织的数据,为转基因商业化提供理论依据。  

  号称非盈利组织的ISAAA背后其实都是大财团在支撑。洛克菲勒基金会是ISAAA的三大赞助商之一,并且是主要控制者,除此之外,孟山都、 先正达旗下的诺华、安万特农作物科学公司下属的艾格福公司和美国国际开发署都对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获取服务组织给予了经济支持。这样的“非盈利 组织”编造出来的转基因神话,您敢相信吗?

  下面的数据和图。

5unknownname

  图1 美国和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后草甘膦用量变化。

6unknownname

  图2 美国三大转基因作物(玉米、棉花、大豆)种植后农药用量变化趋势。

7unknownname

  图3 美国用飞机喷洒草甘膦农药,在中国农民(多为农村妇女)用肩背式喷雾器喷洒。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tech.gmw.cn/2012-02/14/content_3566257.htm

120214 中国科学报 转基因是生物进化及育种技术发展的必然

2012-02-14 08:57:50 来源:中国科学报 

  “转基因技术是纯人为创造的技术,是一种非自然的育种手段,在自然界中不存在转基因,培育转基因生物品种(系)违反了自然规律。”这是反对转 基因生物育种的主要观点之一,观点并不正确,却得到不少人的认同。

  对于这种错误的观点,有必要进行解释和纠正。那么,自然界中是否具有转基因的存在?我们可以从生物的起源和进化来讨论这一问题。

  生物起源即转基因的产物

  千差万别的生物体有一共同的起源,它们都是由核酸组成的基因决定其遗传性状,并且保持世代的稳定性。基因突变和重组是生物进化的主要动力,而 这两者均依赖于遗传物质的转移。生物遗传物质的转移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纵向转移,即从亲代向子代转移;另一种是横向转移,即在不同生物物种之间转 移。

  自然界中一个物种在形成之后主要是以纵向的方式向其后代转移遗传物质,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但我们所看到的瓜和豆仅 是表面现象,实际上,变异是生物界永恒的主题,在DNA分子水平上绝大多数子代个体都与其亲代不一样。

  在自然界中,遗传物质的变异是生物进化的动力,而普遍存在着的遗传物质的横向转移现象就是变异的重要原因之一。基因横向转移是基因突破物种界 限,从一个基因组转移到另一基因组,这是自然界中最典型的转基因现象。

  转基因只不过是人类从大自然那里学来的促进基因横向转移的一种方式。纵观生命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看到,生物起源的本身就是大规模基因横向转 移的产物。

  生命体最初诞生的形式是以浮游细胞的状态存在的,海洋中最早出现的生物是原始单细胞生物,这些单细胞生物逐渐进化出了一些不同的功能。其中的 一部分通过内共生过程,即一种细胞吞噬了另一种细胞的全部基因组,进而进化成了动物或植物;另一部分基本保持了其原始状态而成为今天的蓝藻和细 菌。

  植物中的叶绿体和线粒体以及动物中的线粒体都被认为是原始单细胞生物所俘获的其他单细胞生物基因组后所形成的。这些不同来源的基因组共生于一 个生命体后在核基因组和质体及线粒体基因组之间发生了大量的基因交换,以协调二者之间的基因表达。例如,最近的研究结果证明,被遗传工程用为模式 植物的拟南芥的核基因组中就至少有18%(约4500个)的基因来自于叶绿体等质体。在水稻核基因组中也发现了大片段的叶绿体DNA。

  内共生产生的新的单细胞生物体显示出了无比的优越性和竞争优势,获得了新的进化动力,从单细胞进化到多细胞状态,进一步发展进化成为今天地球 上郁郁葱葱、多姿多彩的生物。因此,植物和动物起源的本身就是大规模转基因的产物。

  转基因推动生物进化

  在漫长的生物进化过程中,转基因依然是重要的推动力之一。在微生物和蓝藻等低等生物的不同基因组之间,发生基因交换的自然现象十分普遍。而在 高等生物与低等生物之间以及在高等生物中,跨物种的基因横向转移仍然广泛存在。

  最近的研究表明,早期的水生植物从真菌中获得苯丙氨酸氨解酶基因是其进化为陆生植物的关键一步。类似的自然界中发生的植物转基因过程已有多个 报道。例如,一种高粱的寄生植物——独脚金就获得了高粱基因组的DNA。而被科学家广泛用作植物转基因工具的农杆菌就是从自然界中已经被实施了转 基因的植物中分离出来的。

  自然界中的生物之间发生转基因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生物必须不断地进化,以便使自身在“物竞天择”的自然界中处于竞争优 势,或者至少不被环境条件的变化所淘汰。而进化的源泉就来自于DNA的变化,转基因就是DNA改变的主要途径之一。

  同其他技术一样,转基因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它既是生物进化的必然,也是人类育种技术发展的必然。转基因产品是否安全,主要看对其转的是什么基 因,基因表达产生什么效果,而不是笼统地担心所有的转基因产品,更没有必要对其感到恐慌。因为科学家在进行转基因操作时,一般是有特定目标生物和 特定育种目标的,对培育出的转基因品种,除了自然选择外,还有严格的人工选择,以保证其对环境和人类的有益无害。

  与其他的品种改良技术一样,转基因是大自然教给我们的更加有效、准确的改良品种技术。对转基因技术培育出来的品种应该与通过其他方法培育出来 的品种同等看待。在人口猛增、耕地锐减和环境日趋恶化的今天,我们就应该充分使用包括转基因技术在内的现代生物技术来造福人类和自然,去应对各种 严峻的挑战。

  (作者系山西省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
心主任、研究员,农业部科技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魏晓虎]


http://health.gmw.cn/2012-02/26/content_3655221.htm

120226 南京晨报 不用转基因 江苏人也能吃上最好大米

2012-02-26 14:10:27 来源:南京晨报 

  省科学技术一等奖获得者王才林:

  不用转基因,江苏人也能吃上最好大米

  日前,国务院法制办对粮食法征求意见稿予以公布,意见稿中明确提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对于当前还备受 争议的转基因技术,江苏省农科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所长、第九届“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省科学技术一等奖获得者王才林表示,不用转基因,咱们江苏人 也能吃上最好吃的大米。

  巧用杂交技术,攻克水稻“癌症”

  1999年3月,王才林在日本宫崎大学从事完博士后研究后回国。次年,江苏省主要粳稻地区爆发了一种叫条纹叶枯病的病虫害,当时就有800万 亩的面积受害了。要控制这种病,唯一的办法就是培育抗病毒品种。

  “日本在20世纪40年代就培育了此类抗病毒品种。后来我就把日本的抗病毒品种跟江苏的品种杂交,培育适合江苏当地生长的抗病毒品种。”南粳 44不仅抗条纹叶枯病,而且抗倒性也很好,最关键是它的产量高,一般亩产都在600公斤以上,高产达到800公斤左右,后来被农业部认定为超级 稻。

  建设“种子银行”,培育多个超级稻

  在南粳44成功的背后,是王才林与他的科研团队所掌握的种质资源。在江苏省农科院中就有这样一个种子资源库,外界形象地将其称为“种子银 行”。正是依靠这座“种子银行”,王才林成功培育了一个又一个新品种。

  目前,位于农科院的“种子银行”里面保存了大概5万份种子资源,其中有3000多份太湖流域的地方品种和野生品种。

  好品种向北走,要让全省百姓吃上好米

  王才林培育的“南粳46”在2007年江苏省粳稻优质米食味品尝会上获得第一名,被誉为江苏“最好吃大米”。不过,成功没有让王才林停止探索 的脚步。“南粳46”只适合在苏州、上海地区栽种,为了扩大种植范围,王才林又育成了“南粳5055”,并通过了江苏省审定。“接下来的目标还是 向北发展,争取到2014年,能让淮河两岸,最远到徐州、连云港地区的农民都能种上新品种,让江苏人都能吃上最好吃的大米。”记者仲永

  2011年度省科学技术

  奖励大会25日举行

  近五成科技成果惠及老百姓

  新华报业网讯 昨天,2011年度江苏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隆重举行,共授奖219个项目,包括一等奖17项、二等奖60项、三等奖123项, 企业技术创新奖19项,其中省企业技术创新奖是首次设立并颁奖。

  记者注意到,在200项省科学技术奖项中,农业、医疗、交通等民生科技领域共有94项成果获奖,占总数的47%。包括江苏省农科院等单位完成 的超级粳稻新品种选育与应用、江苏省人民医院等单位完成的慢性炎症诱导肝癌发生机制及临床干预新策略等项目。这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成果,在 服务百姓、改善民生中发挥了重要的支撑和引领作用,取得了良好的经济社会效率。

  除此之外,技术创新企业成为获奖主力也是本次颁奖大会的特色之一。在200个获奖项目中,企业作为第一完成单位有101项,超过50%。(通 讯员张辉 记者 仲永)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2/29/content_3675031.htm

120229 新华网 转基因食品的危害

2012-02-29 11:07:33 来源:新华网

  1、你不知道的危险:转基因食品的危害

  目前有大部分人还不愿意吃转基因食品,但转基因食品已无处不在,我们无法预测这项技术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但我们清楚这种毁坏将是不可逆的。

  金龙鱼食用调和油瓶身上用很小的几乎看不到的小字标着:大豆油由转基因大豆提炼,菜籽油由转基因油菜籽提炼。金龙鱼的品牌营销做得相当好,可 想而知,在中国有多少人已经吃了由转基因大豆提炼的油。

  转基因食品无处不在:土豆,西红柿,木瓜,大豆油,色拉油,调和油,饮料,奶粉,饼干……

  1998年,美国媒体报导了对英国罗伊特研究所普斯陶教授的专访,他警告人们关注未充分证明其安全性就已经推广的转基因食品,经过试验:用转 基因土豆喂老鼠后,老鼠发生器官生长异常,体重和器官重量减轻,并且免疫系统遭到破坏。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一直存在着巨大的争议,目前国际上还没有达成共识。它的存在也只有短短10多年的时间,许多长期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食用 转基因食品就如把自己当作白老鼠,有不可预测的风险。因此,对转基因食品应采取预防原则,在长期的安全性还没有完全确定之前,不应该在食品生产中 使用转基因原料。

  长期以来,遗传工程一直被“神化”,宣扬为农业发展的新革命,而对它的负面危害却很少谈及。特别是各国政府的高层决策者很难听到转基因生物有 什么危害。长此以往,肯定会对人类的未来发展产生致命的错误。

  目前,墨西哥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欧盟暂缓进口转基因食品;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都要求在转基因食品上明确贴上标签,说明转基因成分 的含量;英国的许多大超市禁止使用转基因生物作为原料生产食品。

  欧美之间因”基因瓜果”导致贸易磨擦,原因是欧洲人不愿意吃美国人生产的”基因瓜果”。又后来,美国的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基因瓜果”在 销售时必须要有标识。新千年开始的3月26日,美国波士顿反基因改造食品大示威,3500人趁“生物2000年”大会举行之际,抗议食品制造商未 对基因改造食品进行试验,也没有为消费者提供足够的相关信息。

  国内已有知情人士忧心忡忡地指出,“转基因食品的研究表明,耐除草剂的转基因大豆,抗癌成份也减少了,抗虫转基因玉米在提高害虫死亡率的同时 也影响着益虫的成熟,小动物吃了转基因土豆会使内脏和免疫系统受损,那人呢……”。欧洲人正是因为转基因食物可能对人体有害而禁止在欧洲销售;即 使在美国,经销商被规定转基因食物必须具有标识。

  1998年8月,英国教授普兹泰发现,老鼠食用了转基因土豆之后免疫系统遭到破坏;美国也有一些害虫的天敌因转基因植物致死的报导;2005 年5月22日,英国《独立报》又披露了知名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的一份报告,以转基因食品喂养的老鼠出现器官变异和血液成份改变的现象。这些消 息在带给全世界震惊的同时,也使更多的人怀疑食用转基因原料制成食品的安全性。

  转基因稻米会带来诸多生态环境和食品安全方面的风险。在食品安全方面,由于稻米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直接食用的主粮,因此其安全性尤为关键。然而 该非法转基因稻米的安全性被未经过长期评估,
用它是否安全仍存在很大疑问。在生态环境方面,由于转基因稻米在种植过程中可能发生转基因逃逸,通 过花粉和种子,转基因会转移到相邻的同类型非转基因品种中。在中稻区试时,参加实验的65种水稻密密麻麻地种在一起,相互之间间隔只有大约30厘 米,极容易发生转基因逃逸,造成大范围内的基因污染。

  已经发现一种基因工程大豆会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用基因工程细菌生产的食品添加剂色氨酸曾导致37人死亡和1500多人残废。最近发现,在美 国许多超级市场中的牛奶中含有在牧场中施用过的基因工程的牛生长激素。一著名的基因工程公司生产的西红柿耐储藏、便于运输,但它们含有对抗抗生素 的抗药基因,这些基因可以存留在人体内。人造的特性和不可避免的不完美会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影响其它有关及无关的生物,它们将永远无法被收回或 控制, 后果是目前无法估计的。

  转基因食品对动物身体器官的损害,已经被英国知名生物技术公司的一份秘密研究报告证实。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普遍存在以下几方面的怀疑:1、产 生毒素或增加食品毒素含量。一些研究学者认为,转基因食品可能增加微量毒素的含量,严重的会导致某些遗传类疾病。2、营养成分减少。英国伦理和毒 性中心的试验报告说,转基因食品中对人体有益的成份减少了12%至14%。3、引起人体过敏反应,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而天然食品却不存在以上的 缺点,对人体是相对安全的。

  我国食品安全专家叶永茂对此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转基因食品在理论上至少存在5大潜在危险:产生毒素,引起人类致癌致畸或基因突变,导致人 体产生过敏反应,引起食物营养结构失衡,使人体产生抗药性,使自然和生态环境失衡,现在欧洲许多国家因此抵制转基因食品上市。”

8unknownname

  2、转基因是饥饿问题救星的美丽误会

  推动转基因食物的跨国公司声称,转基因可以解决饥饿问题。然而,经过仔细分析,人们会发现转基因只会令世界饥饿问题更加恶化。

  全球有八亿人长期食不果腹。在饥饿致死的人中,只有一成死于天灾或战乱造成的饥荒,其余绝大部分都是因为赤贫,无法取得足够粮食和营养,长期 饥饿致死的。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1999)指出,现时世界粮食产量足以喂饱所有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1998)也指出,全球最富裕的两成 人,消耗了近一半的肉类和鱼类,最穷的两成人却只食用了百分之三。

  不少食不果腹的人,都住在盛产粮食的国家。印度是全球数一数二的饥饿国度,在九亿人口中,超过两亿人长期处于饥荒状态。与此同时,印度农业出 口占国民生产总值三成,一九九九年,印度小麦及稻米储备达至四千万四百吨,比标准超出了二千万吨,然而,粮食依旧囤积,穷人依然饥饿。

  即使粮食供应充裕,饥饿也不会自动消失。真正造成饥饿的,不是粮食不足,而是贫穷和资源分配不均。饥饿的往往是贫穷的人,他们缺乏谋生资源、 防灾乏力,又缺乏社会保障,即使粮食再多,他们无钱买粮,只有饿着肚皮。既然如此,转基因食品当然不能解决饥饿问题。

  转基因技术不是解决饥饿问题的答案,只会使得情况更加糟糕。转基因技术会恶化跨国财团对种子市场的垄断,从而使农民不能像千百年来一样储存、 交换和种植不同的种子,更有可能要付出庞大的专利费来购买转基因的种子。

  生物多样性是粮食生产和品种改良的基础。没有生物多样性,农民和科学家将难以利用不同的物种和基因资源来应付复杂多变的天然环境,抵御不可预 知的自然灾害。转基因生物会造成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因此是粮食安全的挑战。

  此外,转基因农作物的花粉和种子会意外地传播到邻近田野,令相近的传统品种改变,如杂草在吸取抗除草剂的基因后,可能会变成「超级杂草」,这 样,既扰乱了生态平衡,也对粮食生产构成危害;种植能对抗除草剂的农作物,也可能导致农民增加使用除草剂,对泥土和环境造成更大的损害。

  最后,现在全世界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大部份都是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它并没有提高粮食的产量,也没有增加食品的营养。

  认为饥饿问题源于粮食不足,而转基因可以增加产量以解决问题,实在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因为,饥饿的问题,并非源于粮食不足,而转基因,只能令 饥饿问题恶化。

  误会:粮食不足导致饥饿。

  真相:全球有八亿人长期捱饿,其中三分二住在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孟加拉国国、中国,四分一住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区(粮 农组织,1999)。然而,不少数据资料却指出,真正造成饥饿的原因,并不是粮食不足,而是贫穷和资源分配不均。在 2002 年,全球粮食产量足以提供每人每日所需的 2,800 卡路里热量 (Hunger Report, 2003) ,但饥饿问题仍然持续,可见问题不在产量,而在分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1998)又指出,全球最富裕的两成人,消耗了近一半的肉类和鱼类,最穷的两成人 却只食用了百分之三。明显地,饥饿不是因为粮食生产不足,而是资源分配不均所致。不论是从事饥荒研究的学者,例如1998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印度学者辛尔(Amartya Sen),或是乐施会、行动援助组织(Action Aid)等长期关注饥荒和组织紧急救援工作的民间团体,皆异口同声地指出,现代饥荒的成因,往往是贫穷及分配不均所致,与粮食缺乏无关。

  误会:穷国粮食生产少,人民自然要捱饿。

  真相:不少长期捱饿的人,都住在盛产粮食的国家。印度是全球数一数二的饥饿国度,在九亿人口中,超过两亿人长期捱饿(粮农组织,1999)。 与此同时,印度农业出口占国民生产总值三成,数量在发展中国家当中亦名列前茅。一九九九年,印度小麦及稻米储备达至四千万四百吨,比标准超出了二 千万吨,然而,粮食依旧囤积,穷人依然捱饿(TheHinduBusinessLine,2000)。在粮食生产充裕的情况下,饥饿还是不会自动 消失。1998年,由二十多个非洲国家,包括埃塞俄比亚、苏丹、卢旺达等组成的代表团发出声明,表达了他们反对转基因作物的立场,并指这种技术对 他们的经济和贫穷情况毫无帮助。

  误会:人口太多了,地球都容不下来!

  真相:在一份报告中,粮农组织(2000)指出,粮食产量能够满足全球人口需要。在过去三十年间,虽然人口增长了七成之多,但粮食生产增长更 快,人均粮食就增长了近两成。在发展中国家,情况也是一样。

  3、强烈抗议转基因

  针对农业部生物安全委员会批准首个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引起的广泛质疑,人民日报发表《转基因水稻过安全关之前不上市》的报道予以解释:针对有 关转基因水稻的安全问题,农业部官员表示,我国对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评价工作已进入到最后阶段,但整个过程没有最后完成,工作没完成之前,转基因水 稻不会
市。

  这不是自打嘴巴吗?既然安全评价工作还没有最后完成,凭什么批准首个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既然转基因水稻暂时不会上市,你批准首个转基因水稻 安全证书干什么?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转基因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它是不是真的绝对对人体是安全的?是不是真的是绝对无害的?我们还是看一看有关的消息,

  2007年10月和11月,美国《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经过长期周密跟踪观察,发现有两种转基因玉米种植导致伤害蝴蝶生存,给食品生产链带 来了副作用,影响到了河流生命的正常生存,对生态环境安全的威胁程度已经超出可接受水平。为此,欧盟已经做出了初步决定、禁止该转基因玉米的种子 销售使用。

  早些时候,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长篇科研调查报告清楚指明:越来越多的观察和发现证明,转基因农作物的种植和使用对动物和生态环境有潜在的安全 威胁;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现有检验预测技术不能帮助我们在短期内看到那些长期潜伏后才显现出来的安全威胁,现有科技能力也不能帮助我们纠正和弥 补那些威胁带来的损害损失。因此,必须对转基因作物种植区域实行强制性隔离措施,对转基因食品实行更严格的控制和检测监测。

  早在1998年秋,苏格兰Rowett研究所的普兹泰教授(Pusztai)就在电视上公开宣称,他的一项未经发表的实验证明,幼鼠在食用转 基因土豆后,幼鼠的器官生长异常,体重和器官重量减轻且免疫系统遭受破坏。这位教授当时没有说出的更惊人的内容是,这些幼鼠的肝脏和心脏都要比正 常小白鼠小很多,免疫系统更脆弱,甚至脑部也比食用正常土豆的老鼠药小很多。他害怕在公众中引起恐慌。

  1999年,美国康耐尔大学的研究者John Losey也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报告,用涂有转Bt基因玉米花粉的叶片喂养斑蝶,导致44%的幼虫死亡。

  2007年,在奥地利政府的资助下,泽特克教授及其研究小组对孟都山公司研发的“转基因玉米NK603(抗除草剂)和转基因玉米 MON810(Bt抗虫)的杂交品种”进行了实验。他先选取一组小鼠作为对照组,这组小鼠从出生到死亡所食用的饲料都不含有任何转基因作物。然 后,再选取三组小鼠,这三组小鼠所食用的饲料都含有33%的转基因杂交玉米。对于食用转基因玉米的小鼠,对其观察4代,研究转基因作物对其繁殖能 力的影响。

  在经过长达20周的观察之后,泽特克发现,与食用不含转基因饲料的小鼠相比,食用转基因玉米的小鼠,其第3窝(代)小鼠和第4窝(代)小鼠的 数量有了减少。也就是说转基因产品影响了小鼠的生殖能力。

  自1998年10月至2003年7月,欧盟对于转基因食品实行全面禁令。后来由于四大粮食和美国的强大压力,欧盟于2003年7月22日,通 过新的转基因产品条例,新条例还规定转基因物质含量在0.9%以上的所有转基因产品,包括农作物、食品、动物饲料和植物油等必须清楚地标明“本产 品为转基因产品”。消费者对于转基因食品具有充足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也表示极大的担忧。转基因水稻可能通过花粉传播而污染传统的水稻品种,对于环境与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威胁。就长期人体健 康而言,转基因水稻的食品安全性尚不明确。同时,转基因水稻更因涉及多项国外专利而对国家的粮食主权埋下定时炸弹。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 立峰说:“此次农业部为转基因水稻打通商业化的大门,等于将中国的农业、国民健康与粮食主权三个方面都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下。”

  方立峰说:“绿色和平急切呼吁我国政府重新考量转基因水稻商业化隐含的众多风险与不确定因素,立即停止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进程,以保护我国最 重要的粮食作物,保护农民生计,不要将中国的粮食主权拱手相让于孟山都等国外生物技术公司。”

  几年前,世卫组织就主张继续就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进行更深入评估,对每一种新的转基因食品进行检测,因为不管哪一种食品,人们不经过 长期跟踪研究就很难知道它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世卫组织仍然主张对发展转基因食品持谨慎态度,尤其要慎重引进国外没有经过严格检验的转基因产 品。

  网友牧川在文章《转基因水稻–最新国民被自杀计划》中写道,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还没有将转基因粮食作为人的主粮食用。将转基因食品作为 13亿国民的主粮,很可能成为贻害13亿国民的自杀计划,尤其是贻害其子孙后代的自杀式种族灭绝计划。转基因产品的危害性在第一代人身上表现的并 不是很明显,但是却很可能损害其后代的免疫能力、生殖能力和大脑。将一种未经充分证明其安全性的转基因食品作为人的主粮,无疑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是灾难性的!

  从事基因工程的科研人员littmu网友列举了转基因的重大危险性,动物实验已经发现了一些转基因食物对动物的免疫、生殖功能的危害。

  这些情况清楚地说明,转基因是一种存在着重大缺陷和潜伏着重大危机的一个研究方向或研究领域。

  中国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让大豆油等等转基因食品摆上了中国的超市,成为老百姓躲不过的食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批准首个转基因水稻安全证 书!

  欧洲人为什么拒绝转基因大豆进入市场,为什么拒绝转基因食品,这本身不是已经很说明问题吗?如果转基因食品真的是安全或绝对安全的,欧洲人是 没有理由要拒绝转基因的。欧盟对转基因食品实行全面禁令,中国有什么理由要开放转基因食品?中国这样做,不是把无知当真理吗?今天的中国的许多超 市,充满了各种各样转基因的大豆油等转基因食品。弄得国人完全没有任何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中国这么做,是对民族负责的态度吗?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长篇科研调查报告都认为,“现有检验预测技术不能帮助我们在短期内看到那些长期潜伏后才显现出来的安全威胁,现有科技能力也 不能帮助我们纠正和弥补那些威胁带来的损害损失”,这也就意味着,转基因对人类的影响,不是几年十几年能够看得出来的,它有时是需要几十年上百年 甚至是几百年,需要几代人甚至是十几代人才能显性出来。中国凭什么就认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的,无害的?

  有网友写道,据说转基因的东西,虫子都不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转基因,确实不好!虫子都不能吃,我们还能吃吗!网友说的何其到位。是啊,既 然转基因的植物,害虫都不能吃,吃了都会死,那么,转基因的食品,凭什么人吃了就没有问题?这符合逻辑吗?符合辩证法吗?

  中国引进转基因完全是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为。中国的主流“精英”能够保证说,转基因是安全的吗?答案是清楚的,他们不能保证!他们不敢保证!他 们保证不了!!!

  今天中国开放并放任转基因食品,如果在几十年或几百年以后,问题出来了,中国人开始出现免疫力下降,开始出现不孕不育的灾难,还有可能挽回 吗?经历了几千年的中华民族不是要种族灭绝吗?

  这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局面!问题是,这样的局面是可能发生的,而一旦发生,将是不可逆转的,灾难性的,惨绝人寰的。某
种意义上,引进转基因是 一种比卖国更加邪恶的东西,卖国主要的国家利益的丧失,引进或放任转基因则可能灭绝中华民族!

  中国应该本着为中华民族负责任的态度,拒绝美国孟山都等公司的转基因水稻,拒绝美国政府向中国倾销转基因大豆等行为,继续放任转基因,势必将 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孟山都等美国公司,为什么一定要把存在着重大缺陷的转基因大豆倾销到中国?为什么要向中国推销存有重大问题的转基因水稻,美国这么倾心地在中 国推销转基因食品,未必就不是一个危害中华民族生存的天大的阴谋。中国有些所谓的专家,为什么要大力在中国推广转基因,有网友已经指出,他们是为 了利益,为了自己能够拿到蝇头小利。为了蝇头小利而不顾民族的生死存亡,可见这些人丧心病狂到了何等地步。中国的所谓专家如果一定要在中国推销转 基因,那么,你们应该首先去欧洲推销,如果欧洲接受了转基因,你们再回到中国来推销。

  我国科学家袁隆平研究的杂交水稻,已经是国内外尤其国际社会广泛认可的重大科技成果。杂交水稻的研制成功,已经大大提高了我国水稻的单位面积 产量,为我国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目前杂交水稻不仅在中国种植,而且已经有外国在种植杂交水稻。那么,在杂交水稻已经取得大面积 丰收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是没有任何理由不认真做好推广杂交水稻种植的工作,而去引进一个存在着争议或重大危险的转基因水稻种植的。

  要挽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只有团结起来,同官僚买办汉奸卖国贼主流“精英”做坚决的斗争,抵制转基因,只有斗争,才能避免灾难,才能挽救中华 民族。

  强烈抗议大规模引进转基因大豆等行为!强烈抗议国家批准首个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作为!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3/04/content_3699800.htm
120304 光明网卫生频道 吕永岩:不可忽视的转基因”药”性:兼评抗生素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
2012-03-04 10:47:31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吕永岩

天天吃药。你准备好了吗?这就是本文想说转基因主粮与百姓健康问题的主题。

一、转基因“正如”抗生素说法来源

主张转基因产业化的饶毅教授曾在公开发表的《转基因是现代科技的必然》(以下简称“必然”)一文中称:“基因技术使人类可以将特定基因转入农作 物,用来改进农作物的抵抗力(比如抗病虫害),以便提高产量。这种能抵抗农作物病虫害的基因,其产物对人体完全没有作用,因为这些转基因产物的靶 点只存在于农作物的致病害虫。正如常用的抗生素可以杀死细菌,但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一样。”

这篇文章所说的“能抵抗农作物病虫害的基因”,其“抵抗”的本来真相是“杀死”。也就是能使虫子肠穿孔,造成败血症而死亡。文章没说虫子“肠穿 孔”,也没说“败血症”,更没说“杀死”。而是用了一个模糊的“抵抗”。仿佛这个转入的基因是刀枪不入的盾牌,虫子咬不动。

紧接着这篇“必然”文章用了一句“正如常用的抗生素可以杀死细菌,但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一样。”这句话非常重要,意思也十分明了,那就是他们力主 “产业化”,要强行推广到老百姓餐桌上的转基因主粮,他们认为与“抗生素”一样,“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

二、“抗生素”真的只杀“细菌”,“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吗?

查查《辞典》,搜搜“百度知道”,再随便问问哪位医生,回答都是:“抗生素的副作用很多,比如肝、肾毒性,胃肠道反应,造血系统毒性等等,还有个 别的有耳素性,造成耳聋;还有,比如四环素能引起四环素牙,等等”。比例典型、临床证实人的身体慎用抗生素的几个结论有:

1、“抗生素的种类很多,不可胡乱服用”。

“少数病人在服食抗生素后,可能会出现短暂性的副作用如头痛、恶心、呕吐、便秘或腹泻等。如情况持续或转趋严重,病人应停止服药并尽快请教医 生。”

“有些病人可能会对抗生素有过敏反应,故服药后如出现红疹、痕痒或哮喘等症状,便应立即停止服药并携同有关药物找医生治理。如病人以往曾对某种抗 生素或其他药物有过敏反应,应事先告知医生。”

“某些抗生素可能会影响胎儿或婴儿,故准备怀孕、已怀孕或哺乳妇女应先向医生查询才可服用。”

2、服用抗生素“切忌服用双倍剂量”。

“切勿预留一些抗生素待下次服用或随便给人服用,因为每次的病情及成因不同。胡乱服药,不单会延误病情,更可能产生不良后果。”

3、“长期服用还会有抗药性,再次服用效果就不好了”。

“抗生素应存放在阴凉、干燥及小孩接触不到的地方。”“过期的药物必须弃掉。”

请看仔细,抗生素按“必然”一文说的“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那“肝、肾毒性”、“造血系统毒性”是咋回事?造成耳聋、四环牙又是咋回事?过敏又 是咋回事?青霉素属于“抗生素”吧?青霉素使用前要作过敏试验。青霉素导致的过敏可以让人一命呜呼。这叫“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吗?

还有抗生素对孕妇和胎儿的不良反应,还有抗生素不可过量服用,如此等等。这些都说明抗生素不仅仅对细菌,对人体也照样具有重大影响,使用不当会造 成巨大损害直至致命。“必然”一文在对抗生素的表述上难道不是犯了一次很低级的常识性错误吗?

三、从掩盖“药”性到承认“药”性

但有一点“必然”一文显然没有错,那就是转基因主粮具有“药”性。转基因食品与抗生素确实有很多共同点,有相似性。过去方舟子、张启发、黄大昉等 转基因推手,故意掩盖了转基因的“药”性。但饶毅的“必然”一文说了真话,他认账了转基因与“抗生素”等同的“药”性。

1、什么是药?

这里引用一下陆人先生的解释:“从本质上说,药主要由蛋白质构成。而蛋白质是由氨基酸构成的分子长链。一种蛋白质在一定的环境下有特定的三维结 构,比如球形、圆柱形、螺旋形等等。除具有三维结构外,蛋白质在不同的空间位置,有化学性质不同的局域集团。蛋白质的三维结构和局域集团决定了它 的性质和作用。当一种蛋白质作为药物进入人体时,这种蛋白质可以和人体内相对应的受体结合,从而产生作用。药物和人体内对应的受体是互补的,就好 像是钥匙和锁的关系。例如,在睡觉前吃安定片,就是一种蛋白质钥匙作用在神经系统的锁上,使人精神放松并产生催眠作用。”

2、什么是转基因粮食?

“转基因粮食是在自然粮食作物中,注入外源基因后所形成的新品种。外源基因可以有不同的选择,包括有益于作物生长的因素,如抗害虫或抗杂草性,也 包括转基因开发商为保护切身利益的因素,如使作物附加对特定的化肥或农药的倾向性,使作物后代不能再生,等等。由于外源基因的注入,转基因粮食作 物比自然作物增添了新的蛋白质,而这种增添的蛋白质就是通过外源基因作为初始模板,在粮食作物生长过程中合成
的。当昆虫吃了转基因粮食作物,就会 被抗害虫基因所生成的蛋白质毒死。对昆虫来说,转基因蛋白质是剧毒。”

“只要将转基因粮食和转基因制药的机理比较一下,不需要受过特殊的科学训练,一般人就能得出结论:转基因粮食就是药。转基因粮食和转基因制药的机 理完全相同,都是生成新蛋白质的过程。”

“转基因粮食就是药”,很清楚吧?陆人先生说“转基因粮食就是药”,饶毅也说转基因粮食“正如”“抗生素”。区别在于,饶毅认为“正如”抗生素的 转基因粮食可以放心大胆食用,咋吃都没关系。而陆人先生则认为具有“药”性的转基因粮食,其“危害深不可测”。

四、转基因粮食“危害深不可测”

为啥转基因粮食“危害深不可测”呢?

借用陆人先生解释药物毒性的表述:“药物和人体内的受体就好像是钥匙和锁的关系。人体内有千百万把作为蛋白质受体的锁。它们分布在神经、免疫、消 化、心血管等各个系统。任何这样一个受体锁,如果被一把有害的钥匙打开,都可能有致命的危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说,要避免乱吃东西,要避免吃错 药。人类通过百万年的实践,已经知道自然界里哪些食物是安全的,哪些是有害的。我们的食品里包含的蛋白质,人类是了解的,他们都被证明是有益的。 但是对新生的蛋白质,我们必须格外慎重。”

对于新药,即新蛋白质,需要经过千百次的试验,在动物身上,人身上,反反复复,观察再观察,改进再改进,即使这样,依然难免有疏漏,严重的药物中 毒事件时有发生。“即便是那些长期使用过的、已经被大众广为接受的药,如红霉素、青霉素、土霉素等等,人们都知道它们有强烈的副作用”。“是药三 分毒”,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并且“一种药,对一类人群安全,不意味着对所有人安全;对成人安全,不意味着对儿童安全;对一般人安全,不意味着对孕妇安全;对健康的人安全,不 意味着对生病的人安全;对白种人安全,不意味对黄种人安全”。“一些药正常情况下服用没问题,但在大量饮酒后就可能有问题。”青霉素对非过敏者毫 无危险,但对过敏者来说,却“会夺走他们的生命”。

一种药,当被发现有害时,可以立刻干净利索地停止使用,并将其完全清除、销毁。然而,对转基因粮食来说,即使将来发现有严重危害,想完全销毁,也 无法办到。因为转基因“产业化”一旦放行,必定大面积种植。这样,无论在陆地,在水面,在人体内,牲畜体内,转基因毒蛋白将无所不在。

一旦转基因主粮摆上中国人的餐桌,从那天起,每个中国人相当于每天服用饶毅说的“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的抗生素。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和孕妇;无 论是对抗生素不过敏的,还是过敏的。任何人都别无选择。一个婴儿,从生命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服用抗生素,一直到生命结束。整个中华民族都在每 天服用抗生素,饶毅的“必然”一文说这很安全,很环保。有人敢相信吗?

我们已经知道,滥用抗生素会导致肝、肾、血液中毒;我们还知道,对抗生素过敏的人,使用抗生素会致命;我们还知道,滥用抗生素,已经导致了无药可 医的超级病菌的出现。如果我们将饶毅说的这种“正如”抗生素的转基因粮食放到饭碗里天天吃,那会吃出啥结果来?是肝肾中毒?是过敏致死?还是出现 令人心悸的超级病菌?

或者比这些结果还要坏。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饶毅先生一不留神,道出了转基因主粮“正如”抗生素,有“药”的属性的惊人真相。在这一点上,我们真应该感谢饶毅。尽管饶毅为转基因产业化辩解, 为转基因产业化不遗余力地鸣锣开道,但他偶而会不由自主地说出一两句真话,而且是相当惊人的真话。

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有病没病,一律天天吃药,这叫“科技进步”?这叫“必然趋势”?

有人官面弹簧地对中国人讲:吃转基因主粮很安全,同时又官面弹簧地告诉咱们这些“落伍了”的百姓一个道理—“转基因主粮如抗生素”,这也就是 说,叫中国13亿百姓天天吃药,咱们中国人应该不应该答应!?(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著名军旅作家)

点此进入:吕永岩专栏

[责任编辑:赵瑞]


http://health.gmw.cn/2012-03/04/content_3699687.htm

120304 光明网卫生频道 吕永岩:应充分认识推行转基因“双重标准”的极端危险性

2012-03-04 10:21:31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吕永岩

“转基粮”、“转基食”与转基因有关联性,但并非等同。转基因是一种技术。“转基粮”和“转基食”是转基因技术的派生物。所谓中国的“反转派”, 其实是 “转基粮”利益集团为了“欺上唬下”,故意制造的一个模糊概念。如果一定要在“转基粮”争论方面划分派别,那只能划分为“盲转派”和“慎转派”。“盲转 派”在转基因主粮种植上主张产业化在先,安全防范在后,也就是“先实施,后完善”。“慎转派”则主张安全防范在先,产业化在后。在食用上,“盲转 派”主张的是大部分人食用,特殊人不食用的“双重标准”,“慎转派”则反对这种“双重标准”,认为这种“双重标准”是对和谐社会的反动。一旦推 行,后果极其严重,也极端危险。

“双重标准”表现露骨

“双重标准”的定义是:赞成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反对或限制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并把符合自己的利益或行动强加于人。

“转基粮”“双重标准”的引人关注,起始于农业部给两种转基因水稻发放安全证书,同时张启发教授及农业部官员宣称要在三五年内,将转基因稻米摆上 中国人的餐桌。因为转基因水稻转入的是一种谐音“鼻涕”的能杀死虫子的基因,农业部的“批准”又表现为“偷偷摸摸”,很不透明,因此引起了人们的 疑惑:

—随后人们注意到,为使参加世博会的世界各国运动员不至于误食转基因食品,国家科技部专门耗资搞了相关设备及检测手段,进行滴水不漏的严防死 守。这以后的亚运会、大运会等国际赛事,都毫无例外不惜重金地采取了极其严格的检测措施,确保参加赛事的各国运动员不至于误食“转基食”。

—并且人们还发现,农业部机关幼儿园也专门在网上公示,不采购和食用转基因油;财政部机关服务中心也与农业部机关幼儿园一样,不食用“转基 食”。

—进入2011年,相关报道披露,鉴于中国出口产品屡次被国外检测出转基因成分,一些国家在各个进出口植物检疫机构中增添了一个专门对出口食 品的转基因成分检测,以防止含有转基因成分的某些食品再次流出国境,被国外抓住把柄。

—而早在2010年,农业部机关更是与新疆签订了专供农业部食用的“绿色有机”作物。

一方面是国际赛事及农业部、财政部等国家机关不食用“转基粮”和“转基食”,海关加强对转基因成分流出检测、控制的同时,国内“转基粮”利益集团 竟然
合美国谷物饲料协会、美国大豆协会、基金会、美国孟山都、杜邦等,在主流媒体上加紧了推动“转基粮”产业化的宣传,对质疑“盲转”行为,主 张“慎转”的科学家、学者、公众进行讨伐,甚至给其戴上“爱国贼”的帽子。最甚的是将揭露“金龙鱼”系转基因油的中国公众戴上手铐、脚镣,继转基 因“幼儿门”丑闻之后,又变本加厉,制造了更加丑恶的转基因“镣铐门”。这样一来,就形成了“转基粮”、“转基食”来中国的外国人不吃,农业部、 财政部等国家机关人员不吃,但却千方百计要让中国老百姓接受这样一个严酷的客观事实。

按照“双重标准”的定义,自己不食用并保障外国人不食用“转基食”,这符合了“赞成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也就是“双重标准”的第一 条;把反对“盲转”,反对转基因食用方面“双重标准”的“慎转”的科学家、学者及公众统统打成“爱国贼”,进行主流媒体的舆论封锁和舆论围剿,这 符合了“反对或限制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也就是“双重标准”的第二条;把能给美国和中国“转基利”集团带来巨大商业利益的“转基 粮”产业化强加给中国,造成事实上大多数中国人无可选择地被迫食用“转基食”,这符合了“把符合自己的利益或行动强加于人”,也就是“双重标准” 的第三条。由此可见,中国“转基利”集团在美国挟持下,推动“转基粮”和“转基食”的“双重标准”,既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又明目张胆,十分露 骨。

“双重标准”现最黑暗饮食伦理

需要说明的是,主张“慎转”的人们并不反对农业部、财政部及国际赛事不食用“转基食”,人们的要求只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因为“民以食 为天”。中国即使在封建王朝,也不曾有过在食用问题上的“己所不欲,强施于人”。

中国早在战国时期,孟子就说过“食色,性也。”即“食为性命之基”,绝不可以忽视。先秦更有“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就是说,老百姓想吃啥,想穿 啥,哪怕就是天王老子,也要服从。偏偏今天“转基利”集团可以不服从民意,不但不服从,还要倒过来,运用种种手段,强迫老百姓服从“转基食”。

封建社会等级森严,具体到“食”上,封建社会毫不掩饰地宣称“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但就是这“十等”,也只有“限食”,而没有如同推行“转基 食”这样的“强食”。

封建社会的“限食”表现为对活人的饭食、宴请和死人的祭祀品,供什么、吃什么、怎样吃,都有详细的规定。如:“天子食太牢,牛羊豕三牲俱全;诸侯 食牛,卿食羊,大夫食豕,士食鱼炙,庶人食菜”。《礼记. 王制》说:“庶人无故不食珍”。现代学者考证,上古时曾有“庶人除老耄之外不肉食”。“不肉食”只发生在“上古时”的一段时间内,而且老人除外。并且这仅 仅表现为“礼”规。老百姓在非公开的私下场合偷偷食肉,也是没法限制的。但即使这样,有一点却很清楚,那就是翻遍封建社会的饮食历史,都只有“限 食”,谁都找不出“强食”的案例。

中国由古至今,延续下来一些饮食习俗,譬如中秋吃月饼,端午节吃棕子,但这些都事出有因,属于老百姓自愿,没有人强迫。并且封建社会对某些食物的 “限食”也不都是针对百姓的,也有针对帝王将相的。最常见的就是把王朝的灭亡看成是饮食过度的恶果。《战国策》中有夏禹禁酒,发出“后世必有以酒 亡其国”的预言。《尚书• 酒诰》认为,商朝的灭亡无非是由于汹酒所致。史书上历数夏桀的酒池肉林,商纣的长夜之饮,都是亡国之由。古人甚至把戒贪吃的训诫绘成有首无身的恶兽,铸在 象征权力的铜鼎上。《吕氏春秋• 先识》说:“周鼎著有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青铜时代最具盛名的艺术代表作饕餮纹,也是向世人宣示,贪吃要遭受报应。但这种 告诫,很大程度上也是针对帝王将相而并非针对寻常百姓的。

当然,封建社会还有孔子在《论语》中谈到的“食不言”、“割不正不食”等有关“食”的说教。这些大都属于起码的礼节,有的还是为了健康卫生。封建 社会“限食”的极致似乎在唐朝,唐朝的皇帝姓李,由于避讳“李”字与“鲤”同音,所以朝廷曾下令禁止捕食鲤鱼。但即便这样,在唐人的著述中仍不乏 有食鲤鱼的记载。《酉阳杂俎》说:“句容赤沙,湖食朱砂鲤,味甚美。”白居易在《渭上偶钓》中说:“渭水如镜色,中有鲤与鲂。偶持一竿竹,县钓至 其傍。”这些都说明,在朝廷禁令的前后,民间并未停止烹食鲤鱼的行为。连皇帝的“讳”都照吃不误,老百姓还有啥不能选择的。

封建社会找不出“强食”的案例,那中国历史上就不曾有过“强食”吗?不,中国历史上有过“强食”,这个“强食”发生在日本侵华时建立的伪满洲国。

伪满洲国推行饮食“双重标准”的突出表现,就是大米、白面等细粮只能由日本人和满洲国官员食用,老百姓只能被迫食用橡子面。这是因为伪满洲国成立 后,粮食不够吃,日本人便强迫中国人吃“橡子面”。

橡子是栎树的果实,形似蚕茧,故又称栗茧。其外表硬壳,棕红色,内仁如花生仁,淀粉含量达百分之六十左右。既可食,又可作纺织工业浆纱用的原料。

伪满洲国“双重标准”的“强食”有几个特点:一是它不是发生在整个中国,而只是发生在中国的一个局部,也就是当时中国东北的伪满洲国;二是伪满洲 国表面上的皇上是溥仪,但真正的统治者却是日本关东军。“强食”是中国对东北控制权名存实亡和民族惨遭奴役的标志;三是橡子面尽管苦涩难咽,不易 消化,易导致大便干燥,偶尔能涨死人,但它高钙、高纤维素、高蛋白、低脂肪、鞣质,对人体有收敛和保护功能,长期食用可以减肥,可以防止糖尿病、 血脂稠,可以预防直肠癌,不像转基因那样,可能导致人的“不育不孕、流产、死胎、生育缺陷、肝损害、肾损害、免疫系统损害、癌症,不可逆”等等。 并且加工橡子面的橡子源自一种生态林,不属于匆匆忙忙的人造物种,自然不会造成环境污染。

由此可见,“转基粮”和“转基食”食用的“双重标准”所裸露出的“强食”的丑恶现实,远比封建王朝还过分,甚至与当年国土沦陷下的日寇残酷统治都 有雌雄一比,其体现的毫无疑问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饮食伦理。

“双重标准”是对和谐社会的反动

胡锦涛总书记提出了以科学发展观,建立和谐社会的总目标和总要求,得到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一致拥护。“转基粮”和“转基食”食用上的“双重标 准”,十分明显地与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完全背道而驰,明显地是对建立和谐社会提出的公然挑战和无情嘲讽,是对科学发展观 和建立和谐社会的反动。

1、“双重标准”是对人的自身和谐的反动。

构建和谐社会首先要做到人的自身和谐,即个人身心协调发展,包括生理健康、心理健康、精神健康和各方面能力、潜力得到更好地发挥。

—“转基粮”和“转基食”首先危害人的“生理健康”。

俄罗斯科学家的一项老鼠分
组实验表明,喂食含有转基因成分的老鼠,尽管第一代肉眼很难看出异样,但二代以后却会变小、变呆,并会在三代以后绝种。 2009年5月,美国环境医学科学研究院推出一份极具轰动的报告,强烈建议医生不要让他们的病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并教育所在社区民众尽量避免食用 转基因。“一些动物实验表明,食用转基因食品有严重损害健康的风险,包括不育,免疫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的调节和主要脏腑及胃肠系统的改变”。 世界著名生物学家普什帕米巴尔加在审查了600多个科学期刊后得出结论:转基因生物是令美国人健康急剧恶化的一大因素。

进入2011年夏秋之交,中国很有影响的《南方周末》先后发表了匿名“柯贝”和署名李铁的力挺“转基粮”的文章,文中无理攻击在生态农业科研上颇 有成就的蒋高明先生和以最新科学发现揭露转基因理论错误的曹明华女士,信誓旦旦扬言说美国是大量种植并且大量食用“转基食”的国家。但还是这个 《南方周末》,很快又相继发表了两篇来自美国的美籍华人科学家的文章,自扇嘴巴地承认“在美国销售的食品中,其实直接含转基因有效成分(转基因蛋 白质)的少而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

同样是在2011年,美国谷物饲料协会与中国“转基利”集团在北京集会,继而发起了一波以主流媒体打头阵、网络媒体相配合的颇有气势的鼓动转基粮 大宣传。但就在这次攻势猛烈的鼓噪中,力挺“转基粮”的主将、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也不得不说出了转基粮“如同”抗生素的真相。尽管他解释说: “抗生素可以杀死细菌,但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但人们凭简单的常识便知道,很多抗生素可以因过敏导致人丧命。即使不致丧命,长期服用抗生素也会 使人产生抗药性,并且目前因滥用抗生素,已经出现了无药可医的“超级细菌”。“转基利”集团只顾如热锅蚂蚁一般地推销“转基粮”,他们竟然忘记 了,健康的人可以天天吃饭,但却不可以天天服药。“是药三分毒”。翻遍中国历史,都找不出强迫举国健康人天天服药的案例。也就是说,即便国际上众 多对“转基食”危害的报道不算数,仅从力挺“转基粮”的人的口中,人们也不难看出“转基粮”对人生理健康的危害。

—“转基粮”不但危害人们的生理健康,而且有损人们的“心理健康”和“精神健康”。

在转基因主粮食用上的“双重标准”,不但彻底扭曲了中国传统的道德观,挫伤了人们的自尊心,而且严重损害了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面对自觉不自觉地 被强迫食用了转基因稻米、大豆油、菜籽油的残酷现状,公众能够联想到的就是伪满洲国日本强盗强迫中国人食用橡子面和上海殖民时代的“华人与狗不得 入内”,如今是“华人与狗吃转基因”。这样阴冷的现实是无法让任何人具备“健康心理”和实现“精神健康”的。

至于“各方面能力、潜力得到更好地发挥”。谁都清楚,一个连食用健康食品都得不到尊重和满足的人,他哪里还会有心思去发挥能力和潜力?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转基粮”、“转基食”食用的“双重标准”,完全是对人的自身和谐的反动。

2、“双重标准”是对人际关系和谐的反动。

和谐社会的第二个重要方面是人际关系的和谐,即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包括个体之间、个体与群体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关系的和谐。这种和谐的前提 是人们在利益关系平衡基础上的互相尊重、平等互利、诚信友爱、互帮互助、融洽相处。

先说“互相尊重”。“转基利”集团在转基因主粮推广上尊重过人民吗?中国十三亿人估计除了已经暴露的农业部、财政部官员没有食用转基因,绝大多数 公众都在不知情的情形下误食了对健康有严重损害的“转基食”,对此,有人预先提示过吗?有人告诉人们,中国的大豆油、菜籽油已经转换成了由美国进 口的转基因大豆、菜籽浸出的属于转基因油吗?有人告诉公众,中国的一些米面制品也已偷偷地混入了转基因成分吗?主流媒体有过这方面的宣传吗?没 有。

当然,以“金龙鱼”为代表的转基因食用油,搞了有关转基因的说明,但那个说明用的是被“1:1:1”大字掩盖下的极小的字号,根本无法引起人们的 关注。并且中国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也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如果不是有人发现并予以揭露,公众对此至今都不会知情。

不仅如此,转基因在国际、国内都引起过轩然大波。国外通行的做法是采取公众参与决策,转基因信息要向公众公开并向公众征求意见,甚至多数国家都 “设有公众评议期”。除了政府部门和研究人员公布信息外,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等国从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采取“共识会议”等方 式,引入公众参与转基因技术的决策。近年来,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也开始这样做。中国在转基因问题上采取的却是避开公众,偷偷摸摸,暗箱操作,独断 专行,甚至连人大、政协会议都不允许讨论,这与中国宣称的“与国际接轨”完全背道而驰,更谈不上对公众知情权的“尊重”,相反倒是实实在在的“强 奸民意”。

再说“平等互利”。农业部自己不食用“转基食”,财政部也不食用“转基食”,那中国进口的数千万吨美国转基因大豆及转基因大豆油、菜籽油都让谁吃 了?并且农业部要强行推广的转基因稻米、小麦还准备让谁吃?已经偷偷摸摸生产的转基因稻米、玉米都上了谁的餐桌?这种自己不食用,却强迫和变相强 迫公众食用转基因的做法是“平等”的?还是“互利”的?这里究竟谁“利”了?谁又被坑害了?这难道不是不言自明吗?

还有“诚信友爱”。美国已经公开认账了转基因危害。美国的“认账”,中国的《人民日报》、《新华社》、《参考消息》等媒体已经作了公开报道。美国 的“认账”包括转基因对人体产生不育不孕、肝损害、肾损害、免疫系统损害、提前衰老、癌症等等;还有产生“超级害虫”和“超级杂草”,转基因推广 不但没有给美国农场主省钱,相反还使得农场主的付出成本更高了。而且转基因造成的基因污染还不知道会给人类带来多大麻烦;还有关于转基因的危害, 美国政府一直与孟山都等联手采取了隐瞒措施,目前他们已经纸里包不住火,也不得不认账了;还有一条是美国种植转基因有安全底线,就是他们主要的良 田是不让转基因染指的。这就确保了美国将来一旦抛弃转基因,也有足够无污染的土地能够满足美国公众的非转基因主粮供应。

人们有理由质问有关部门,美国公开认账的这些,你们知道不知道?如此的沸沸扬扬,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知道了为啥还要为美国进行掩盖?为啥还说 “转基粮”无害?为啥还要发情野兽一般迫不及待继续加快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步伐?你们在“转基粮”问题上还有一点点的“诚信”吗?“友爱”当然就 更谈不上了。推行“双重标准”只有罪恶,只有残酷,何谈友爱?

还有“互帮互助”。帮自己不食用“转基粮”,帮公众食用“转基粮”,这种“双重标准”能叫“互帮”吗?用尽卑鄙手段,强行推广自己都“怕得很” (方舟子语)的转基因主粮,这能得到公众的帮助吗?不可
能!凡是有常识的公众,都已经恨死这些美国洛克菲勒、孟山都、杜邦等的“帮办”了,他们既 然选择了与美国孟山都等的“互帮互助”,那就别想让中国人与他们有任何“互帮互助”。中国公众希望的只是有一天能公开查处和审判这些国家的叛徒, 人民的恶魔,民族的败类!

最后是“融洽相处”。显然,有“双重标准”就不会有融洽相处。伪满洲国没有,现在就更不会有。“双重标准”只会导致处于不同生存标准条件下的人们 的分裂,最终会导致被“强食”的公众的抵制和反抗。会使推行“双重标准”的人最终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远不能自拔。这样的历史罪人,永远 没有好人愿意与他融洽相处。或者他可以干脆与美国孟山都一道滚出中国。但那样一来,他对孟山都就没啥用了,孟山都那时也只能把他当作“臭袜子”甩 掉,才不会与他融洽相处呢!不过,他倒是可以去阎王那里找秦桧,跟秦桧尝试一下“融洽相处”。

3、“双重标准”是对人与社会和谐的反动。

和谐社会更重要的一点是人与社会的和谐,即人与社会组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