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Date: 2007/4/26
Subject: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发信人: papillon (肩と肩とが擦れ違う…), 信区: square
标  题: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发信站: 一见如故 (Thu Apr 26 22:20:46 2007), 本站(yjrg.net)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又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
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
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Olsson与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
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
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
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
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
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
员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
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
力。这件事激发了社会科学家,他们想要了解在掳人者与遭挟持者之间的这份感情结
合,到底是发生在这起斯德哥尔摩银行抢案的一宗特例,还是这种情感结合代表了一
种普遍的心理反应。而后来的研究显示,这起研究学者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
事件,令人惊讶的普遍。

研究者发现到这种症候群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的囚犯、战俘、
受虐妇女与乱伦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经验。以人质为例,如果符
合下列条件,任何人都有可能遭受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第一,受俘者必须真正感受
到绑匪威胁到自己的存活。其次,在遭挟持的过程中,被绑的人必须辨认出绑匪可能
施与的一些小恩惠的举动。再者,除了绑匪的看法之外,受俘者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
隔离。最后是,受俘者必须相信,逃离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说一个比较长的案例:1977年5月19日,27岁的卡罗离开位于奥勒冈州尤金市的家
乡,起程去探访一位住在北加利福尼亚州的朋友。北加利福尼亚州距离奥勒冈州大约
有644公里的路程,路上她搭了个便车,车上是一家三口,男主人卡门龙,妻子叫珍
尼斯。半途中,她突然被勒令举起双手,蒙上眼睛,卡罗被带到了一个屋子的地窖里

卡罗清楚记得卡门龙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去,一条鞭子抽打在她的身上。以后每天,卡
罗先被毒打一顿,然后吊在门檐上,脚尖仅仅踮到一点点地面。卡罗刚开始还拼命挣
扎,卡罗最初的一段时间完全生活在黑暗之中,卡门龙特意用金属做了一个双层头罩
和像棺材一样的箱子,她在里面不能吃、喝、听、看。

卡门龙是一个虐待狂,他崇拜古代的奴隶社会,长期沉迷于带有暴力倾向的色情文学
,他把卡罗当成自己的俘虏,而自己就是奴隶主。从卡罗的身上,他得到了征服感和
占有感的满足。

在这个小镇,卡门龙夫妇看起来是极为平凡和不起眼的邻居,他们和平常人一样,白
天去上班、购物,晚上回家睡觉。卡门龙在当地的一家木材加工厂工作,他们的邻居
评价这是很爱安静的三口之家。但是从来没有人了解这一家子的背景。在邻居的眼里
,卡门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他不善和人交友,只喜欢默默一个人干活。卡门
龙几年前毕业于当地的一所高中,然后在1973年遇上了当时只有15岁的珍尼斯。珍尼
斯患有轻度癫痫病,卡门龙就是看上了她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优点。卡门龙认为,只要
有男人肯要珍尼斯,珍尼斯一定会为这个男人付出任何代价。

卡门龙疯起来的时候会把卡罗的头按在水里,直至几乎窒息,或者接通电线,或者用
手扼她的脖子。而鞭打是每天的家常便饭,有时卡门龙还拍下卡罗的照片,然后在家
里冲洗。每当卡门龙折磨卡罗的时候,他就会变得异常兴奋。 

卡门龙还想出了千奇百怪的主意来实施自己的虐待欲,包括在地下杂志上剪下一份据
称是出售灵魂的契约,强迫卡罗签下。他还在卡罗的阴唇上穿了一个洞,说这是他们
的“结婚戒指”,并说希望有一天可以和她生孩子。 

当确定卡罗不会试图逃跑时,卡门龙决定要和卡罗结婚。自此,卡罗有了更多的自由
,她可以每天去洗澡、干家务活,甚至允许她出外慢跑,而卡罗每次总是会回来。一
些邻居也开始看到了卡罗,他们都以为她是这家的保姆。

1980年,卡罗甚至可以到外面打工。实际上,已被绑架了三年的卡罗这时有许多机会
可以逃跑,但是她并没有这样做。

卡罗被囚禁了7年,直到卡门龙的妻子珍尼斯突然良心发现,加上嫉妒卡罗的“得宠
”,帮助她逃离了这个地狱。

难以置信的是,卡罗在回到自己的家以后,还一直打电话给卡门龙,他哭着企求她回
来,而卡罗向他保证决不起诉他。

直到卡门龙的妻子珍尼斯离开了卡门龙,找到了一个心理医生,他们聊了将近2个小
时,珍尼斯把故事全部说了出来,心理医生报了警。

1984年11月,卡门龙被正式逮捕。 

在法庭上,主控官描述了卡门龙最喜爱的一部电影,片中讲述了一个虐待狂绑架了一
个年轻的姑娘,并把她变成一个顺从的性奴。这个女孩最终变得忠心耿耿,甚至为她
的“主人”牺牲了生命。主控官试图以这种戏剧化的形象,向陪审团证明卡门龙如何
深受这部电影的影响,而卡罗也和片中的女孩一样,被卡门龙完完全全洗了脑而丧失
了个人的意志。此外,压在卡罗身上的是一种无形的恐惧和枷锁,因为害怕报复,所
以她一直不敢逃走。

一项关于女性参与性虐待案件的研究中,他们通过访问了20多个女同谋犯(包括卡罗
和珍尼斯)和分析她们的心理特征,指出男性患有幻想症和虐待症,通常很容易影响
他身边的女性,而使她们也逐渐参与其中。当女性参与作案后,她们对男人的依赖就
会越来越强,而自我的独立性就越来越低。如果感到自己被疏远,她们就会变得不可
忍受。

这就是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种病常常发生在一些被绑架受害者、被虐待的妻
子、被囚禁的犯人身上,他们会逐渐适应于被虐待和被囚禁。研究者把这种现象称为
“精神冬眠”,受害者以自我麻木和服从的方式保护自己免受更大伤害,这种麻木和
服从久而久之变成了一种习惯,甚至愿意为主人卖命或掉进“爱河”。

平时很多人初次了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应该是从港剧《谈判专家》,里面提到心理
学上的“斯德哥尔摩现象”。剧中,被大智绑架的那些同事,他们都是出于公司领导
盘剥及欺压员工的事实才会对绑架者大智产生同
情和帮助的,而不是所谓的产生了“
斯德哥尔摩现象”,难道人质和绑架者产生正面感情就是“斯德哥尔摩现象”?

别说带你三个破表,老子在城里和谐都不要钱…
※ 来源:.一见如故 yjrg.net.[FROM: 61.18.0.0]
全文链接: http://yjrg.net/HT/con_277_M.1177597246.A.htm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