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戈将军”冯玉祥

http://book.douban.com/review/1362073/
骗子冯玉祥
2008-04-25 11:37:31   来自: 离
我所认识的蒋介石的评论    1
  
  在纷乱的民国史中,出现了很多言行经历有趣的著名人物,常常带有喜剧色彩。西北军的领袖冯玉祥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冯玉祥生命的最后几年全力“揭露”蒋介石,成了中共的同路人,加上他突然遇难,因此得到了大陆极高的官方评价。在军队出版社刊行的冯玉祥 自传中,他被赞颂成“刚直不阿、嫉恶如仇、痛斥腐败、忧国忧民”的完美形象,这是历史被政治篡改的又一个鲜活例子。冯玉祥不能说一点没有上述的优 良品质,但他的毛病同样大得多。归根结底,他是个乱世的特定历史环境下涌现的中国式枭雄。
  行旅出身的冯玉祥被广泛的视为大老粗,他自己也常以此形象为荣,但在历史记载中却随处可见他的狡黠甚至奸诈,或可美其名曰“粗中有细”。在与 人交往中,冯玉祥时常会有些好笑的“小聪明”,却能折射出他的品行。曹锟吴佩孚要调他去福建,他不肯,曹吴来时便架着双拐去见,当曹吴决定该派他 去湖南,他丢下拐杖起身就走。更有意思的是,他率军驱逐溥仪出宫,外界传闻乘机劫夺珍宝。为此,他在故宫设宴招待北伐军将领,席间突然将故宫全体 杂役人员集合,对着客人高声齐诵“冯将军是清白的,没动故宫一草一木”之类的话,搞得在场者吓了一跳。在座的李宗仁在回忆录中饶有兴趣地记录了这 一段故事,也暗示了他对冯玉祥为人的看法。此后,李宗仁从古玩市场得到的消息表明,冯玉祥不过是在演戏。
  撒谎、装相,还不是冯的最拿手把戏。他最大的人格缺点,在于反复无常,朝秦暮楚。被称为“三姓家奴”的吕布是中国历史上此类人物的代表,而冯 玉祥无疑是现代的吕奉先。他的一生中,奉行有奶便是娘的原则,更懂得见风使舵,随时可以翻脸不认人,前线倒戈堪称家常便饭。1927年,宁汉分 裂,6月10日,他和汪精卫的武汉政府订立盟约反蒋;19日,他又和蒋介石的南京政府达成合作协议。这样的例子,贯穿他的戎马生涯。
  冯玉祥的真实心态就是逐鹿天下,为此他可以投靠任何人也可以叛变任何人。苏联和中共一度以为打着“贫苦出身”、“革命军人”旗号的冯玉祥是最 值得期待的武装力量,特别是苏联给与他大量军事援助,但事实证明,冯要的就是骗取援助为己所用而已。所以,苏联、中共对冯玉祥怀有受骗上当的记 恨。毛泽东在庐山会议和彭德怀的冲突中,就骂彭是“冯玉祥”,可见冯玉祥已经成了阳奉阴违的小人代名词。
  反复无常的人,最终也要栽在反复无常上面,这是报应也是天理。论兵力声势,冯的西北军一度盛极,但却是奉军、桂军、晋军等几大强豪中第一个土 崩瓦解的。蒋介石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对动辄降叛的西北军施以利诱收买,结果冯的部下也用临阵倒戈来“报答”了他。和蒋介 石的斗争失败,是冯玉祥永远的痛。于是,他后来写出《我所认识的蒋介石》,对蒋极尽攻讦之能,凭借身份地位大揭蒋的“黑幕”。但出于个人恩怨的动 机,和他与蒋并不亲近的接触,这本书的历史价值很小,只是本泄愤之作。
  
你认为这篇评论: 有用 29 没用 3
分享到  
推荐
2008-04-25 12:08:06 雪漫城男爵

   结合<国民军史纲>来读,可以加深认识.其实共党要人私底下也对他评价甚抵,庐山批彭帅就说他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冯玉祥.
 

2008-04-25 19:53:10 7-11

  流氓政府給予高度評價的人可以反過來理解
  反之 流氓政府極度貶低的人也可以反過來看看
 

2009-09-19 09:30:37 figo

  貌似说最后还是死在俄国人手上。
 

2009-09-27 18:13:09 ☆

  抗战时期的“伪军”基本上就来自于冯玉祥和张学良这两个千古草包的部队(人数多达6成),倒是“消极抗战”的蒋匪们骨头比较硬,投降的也有不 少后来逃了出来(比如方先觉),而且大多是在弹尽援绝的情况下投降的,像冯草包的人那样主动去靠拢日本人的相对较少
 

2009-09-30 19:51:59 兰陵笑笑生

  “又不合适内容”这个链接把我给骗了 骗我被点了一下
 

2009-10-13 09:53:16 Beelee

  混账东西!!!就凭你一篇贱文就能把一位爱国名将给诬蔑了?!
 

2010-01-05 17:14:13 蜗牛壳

  分析的在理。从此人的经历上看和孙殿英之流是一丘之貉。
  
  虚假宣传真的是太无耻和恐怖了。
 

2010-02-09 17:45:29 kalash

  “爱国名将”,这个词也就是个遮羞布吧……“爱国民主人士”这个帽子下。多少魑魅魍魉得以在红朝正史上留下个忠义的名声啊。
 

2010-03-27 23:36:15 oeyeo

  老蒋不抗日放弃华北,溃逃时在花园口决堤淹死98万河南人,老蒋内战也不行,八百万军队叫共军打到小岛上,实乃是草包饭桶。
 

2010-03-29 08:10:10 oeyeo

  老蒋的《塘沽协定》是一个投降卖国协定
 

2010-04-03 21:30:11 oeyeo

  老蒋怂蛋包,消极抗日放弃华北,退守江南狗熊一个。
 

2010-05-20 23:55:38 SyiL™

  倒戈将军
 

2010-07-30 08:25:46 悠远

  历史人物的评价,要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结合整个大历史来看待。也需要有一定的社会阅历,同时尽量放自己在一个客观的位置上。现在很多人只是 管中窥豹,就敢于放话。
  如果是个诚恳好学之人,将来会为自己这种年轻孟浪而后悔的。
 

2010-08-09 21:47:13 古之伤心人

  多读点历史,少看点宣传~
  老蒋要真是愿意放弃华北,这抗战也就打不起来了~
 

2010-09-24 20:22:55 dq009

  有点意思
 

2010-11-22 09:25:13 xu

  把溥仪从紫禁城赶走这件事,直接影响到以后东北满洲国的建立
 

2010-12-16 20:59:18 Drella

  这本书看得我实在太无语了,上豆瓣以来头一次给一星,服了冯玉祥了!尤其是他那句经常出现的“为什麽蒋没有请我去?因为他知道我是绝对不 会***的!我是坚决****的”
 

2011-06-02 18:56:33 /name-?P=0/

  刚在图书馆里看到这本书,看得笑死我了。我真服了冯提出的各种罪名,讲述的各种“翔实”的细节了。
 

2011-06-16 20:19:21 公民1776

  有人说爱国名将,小朋友是只读教科书。借着俄国人,冯就干了多少有损中国的事。
 

2012-02-27 16:47:17 leosney

  楼主实在是过了,本人刚读完冯的自传《我的生活》上部,冯没有你说的那样,反而是他在那种旧军阀的环境中努力自强,带出了一支能打仗的队伍, 给人印象深刻
 

2012-02-27 22:32:56 公民1776

  冯的自传,有多少真话
 

2012-04-15 14:56:15 家驹、别了

  作者是台湾人、
 

2012-04-15 15:00:01 家驹、别了

  抛开一切利欲,冯将军还是利大于弊的、
   对于一切流言蜚语,只是拥护蒋介石的愤青们的杰作。
 

2012-05-03 15
:15:44 华山大王小穷奇

  貌似刘备 才如孙权 志比董卓 诈如吕布 运只袁绍耳~
 

2012-07-07 12:29:30 慕容明睿

  我给三星,算是另一种解读吧
 

2012-09-12 15:09:01 军旗下的蛋

  嗯,历史上像吕布的人还真不少,杨度可以算另一个。。。
 

2012-09-28 20:59:20 楚月

  2009-10-13 09:53:16 Beelee
  
    混账东西!!!就凭你一篇贱文就能把一位爱国名将给诬蔑了?!
  ————————————–
  其实和张学良一样,是个地方军阀,
  因为政治的需要,TG把他抬得很高,
  细究起来,不过如此。
  
  1938年时,伪军在中国的数量约为78000人,随着1940年汪精卫叛离国民政府建立新的政府后,在华伪军数量急剧上升至145000 人。其中,又以1943年5月14日,庞炳勋、孙殿英(此二人是张学良冯玉祥部下)两人联名通电投日,所率领的军队数量为庞大。
 

2012-10-10 16:07:20 野混蓬蓬

  进来围观爱国ID


http://news.sina.com.cn/c/sd/2010-11-19/103321499238.shtml
民国军阀冯玉祥:多次背叛上司影响中国时局走向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9日10:33  南方人物周刊

U2494p1t1d21499238f21dt2010111

南方人物周刊 2010041期封面

U2494p1t1d21499238f23dt2010111

冯玉祥

  冯玉祥 百变军阀

  本刊记者  徐琳玲  实习记者  吴鸣  发自保定、大连、上海

  没有一个民国时代的军阀像冯玉祥的名头这么多:基督将军,布衣将军,反戈将军,模范军阀,这些繁杂的称 号后面,是冯玉祥的多变,利益与理念,是考察冯玉祥多变的两个指标

  综观冯玉祥一生, 他曾多次背叛上司:一九二三年卷入驱逐黎元洪的活动, 次年十月第二次直奉战争又发动政变, 囚禁了贿选总统曹锟;后来又推翻段祺瑞;中原大战期间,他与蒋介石、 阎锡山、 李宗仁等人不间断地合纵连横、 勾心斗角、 敌友无常;在思想观点上, 皈依基督教、 亲近过苏联到后来的三民主义, 这使得一些人认为他反复无常、翻云覆雨。

  国民军系将领徐永昌曾批评冯玉祥历来是“论变不论常”, “显得多少有点时髦肤浅”。 而冯氏的追随者们认为, 这正是他思想进步的表现, “是主张正义, 不得不尔; 是顺应潮流, 跟着时代前行。”

  保定城很多地方都在拆迁,但是西康各庄好像被人遗忘了。

  听村里老人说;原来这叫大康各庄,马路东边还有个小康各庄,后来这里叫西康各庄了,路那边也就变成东康各庄了。沿街一排 的小门面,卖驴肉火烧的、修车的、卖杂货的,还开着几家旅馆。

  冯玉祥的大部分童年和少年时光在这里度过。1948年土改,村里还给冯家分了三间房和几亩地。后来,“土地证不知给谁卖 了”。

  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一听说冯玉祥,老人家们都来了精神,七嘴八舌地讲起他们所知道的。

  80年代,村里小学立起了冯玉祥的雕像,据退休老校长李志强说那是“全国最好的冯玉祥的雕像”。他曾给邓小平写过信,想 在康各庄办学校,建历史博物馆,信是冯玉祥次女冯弗伐转交的,因为经费问题不了了之。

  冯弗伐和家人回过一次村。在老村支书家里吃了饭。

  李志强的父亲曾在冯玉祥办的民生小学读过书。这些年,他和冯家一直保持着联系,看到媒体报道冯玉祥有失实的地方,他还找 过对方。

  冯弗伐去世前,李志强收到治丧委员会给他的信,通知他代表康各庄去参加她的追悼会。

  光绪二十八年,袁世凯在保定创设北洋军政司,开始大规模地编练新式陆军。保定成为当时全国的陆军训练中心。东关外,兵营 林立,军旅阵阵,口号声、脚步声、军号声响彻云天。

  这些新气象扰动着一个20岁淮军副教习的心。淮军弥漫着的颓废陈腐之气,让冯玉祥十分沮丧,他得到了几本袁世凯写的练兵 小册子,大为赞叹。在同伴带动下,该年4月,冯玉祥转投袁世凯门下,成为武卫右军第三营左队左哨六棚的一名正兵。

  凭借着才干、勤奋和不可遏制的进取心,这个大块头的年轻人很快脱颖而出。他接连晋升,从副目、正目、哨长一直到队官,并 在所有的考试里名列第一。他成了军官争抢的人才和同伴们妒忌的对象,他们给冯取了一个绰号——“外国点心”。

  光绪三十年,冯玉祥所在的武卫右军改编为北洋“第六镇”,归段祺瑞统制。标统陆建章一眼看出这个年轻人的远大前程,他把 内侄女许配于冯,着力栽培他为自己的亲信。

  凭借着精锐的“北洋六镇”,袁世凯顺利摘得辛亥革命的果子——中华民国大总统。陆建章任命冯玉祥为营长,令他招募、训练 新兵,这是冯玉祥一生创建自己军队的开始。

  1914年,袁世凯称帝,冯玉祥的部队被改编为第十六混成旅,他在7年间培养起一支绝对效忠于他的骨干力量。4年后,当 段祺瑞试图免去冯玉祥旅长一职,官兵闻讯大哗,几乎酿成一场兵变。段祺瑞只得请出陆建章来收拾僵局,不久,冯重新获得对他部队的指挥权。

  民国初年的政治纷乱,使得冯玉祥和他的军队走南闯北,一次一次地经受磨砺,并不断地壮大。在北洋系的大小军阀中,他开始 声名鹊起。

  “忽是革命,忽不是革命”

  ——从“北洋军阀”到“革命军人”

  宇翔园里松柏参天,一座座京式老建筑安静矗立,落叶声沙沙,熟透了的柿子掉了一地。很难想象,京郊南苑机场有这么一处古 意盎然的所在。

  大门口挂的一块铜牌写着“南苑兵营司令部旧址”。门卫挡住了记者,说必须事先预约才能进入参观。

  这里是袁世凯北洋陆军第六镇司令部驻地。1922年到1924年间,被架空为陆军检阅使的冯玉祥在这里度过了韬光养晦的 两年。他苦心训练军队,结交中外要人,同时也卷入错综复杂的中央权力斗争。他将以一个重要角色出现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

  1922年,督军
南仅5个月的冯玉祥接到北洋政府的免职令,命他回京任陆军检阅使的虚职。他把自己的全部兵力搬回京 郊。相比8年前离京赴川,他的人马已从五六千人扩充到共二万之众。

  此时的冯玉祥已是一个闻名全国的人物了。他在常德、河南任上卓越的改革政绩,尤其是他的军队所实践的“真爱民、不扰 民”,赢得了华北民众普遍的好感。当年,英文《每周评论》杂志评选“12名在世的最伟大的中国人”,冯玉祥名列第二,仅次于孙中山。

  调冯玉祥入京是吴佩孚的主意。冯吴素来不和,两人关系在冯督豫时恶化:一是因为冯枪杀了吴佩孚的亲信鲍德全;一是因为他 在河南任上没收了赵倜财产,全部充了公,并抵制了吴佩孚要钱;最重要的,“以其练兵之长才及全军之战斗力强与内容充实,久为吴眼中之刺”。吴 佩孚还想以保举他当“库仑都护使”为名,将冯玉祥逐出京城。

  此时执掌北洋政权的直系集团已分裂成津、保(曹锟)洛(吴佩孚)三派。回京之前,冯玉祥先去保定见曹锟,一见面就跪在地 上号啕大哭。曹慌忙问他出了什么事,冯说:“吴玉帅对我毫不体谅,使我动辄得咎,啼笑皆非”。直到曹向他再三保证后,冯玉祥才平静离开。

  1923年,曹锟操纵总统大选,以每张选票五千大洋的价格收买参众两院议员。作为曹派人物,冯玉祥没有直接参与贿选操 作,但是以“索饷”、辞职等等举动,逼得黎元洪出走、张绍曾内阁总辞职。

  这为冯玉祥招致社会各界广泛的责难。全国各地均通电否认曹为“候选总统”。安徽旅宁学生团体致电冯玉祥说,“惟年来闻公 政绩,未尝不引为军阀中之优秀者,满冀公始终自爱……不意此次曹欲攫取领袖逼走元首,都门鼎沸,举国震动,中外报纸,皆指公为曹氏之功臣,新 华门逼宫一剧,在全国已尽知,不愧为曹氏一走狗……军人之模范,更如是乎?呜呼,公其休矣。”一些地方的基督徒指责他的所为违背了宪法,并告 诫他要安分守己。

  舆论强烈地刺激着冯玉祥。他一向视声誉为性命。如今,他必须要在世人面前与曹锟划清界限,挽回自己的社会形象。

  1924年2月,冯玉祥续娶李德全。在他们的婚礼上来了一位特殊来宾——张作霖的亲信副官马炳南,他带了一份厚重的贺礼 ——一批军火和150万的军饷。马炳南后来透露,他们与冯就联合倒直进行了实质性会谈。

  9月,张作霖趁江浙战起,率大军17万入关,吴佩孚统率25万大军迎战。两军在热河、山海关等处交锋,均用海军、空军参 战。当时,冯部被调遣在喜峰口一带与张作霖作战。

  幕僚石仁麟记录了兵变的全过程。“冯仅少数轻装前进。每到一地(冯)即以电报报告其行踪,取信曹、吴。并借口修路,把炮 兵火力潜伏在沿路两旁的城镇,不露神色,待吴佩孚嫡系部队第三师开赴山海关前线后,立即班师回京,由孙部策应入城,包围总统府。胡部得讯亦由 前线反戈,会师一处,驱曹倒吴,宣告主和,拥段。”

  23日清晨,北京市民一打开门,发现街头有大量佩带“誓死救国,真爱民、不扰民”白色臂章的冯军站岗,才知道京城内发生 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11月2日,曹锟被迫向参众两院通告辞职,贿选政府被完全推翻。

  回京后,冯玉祥和胡景翼、孙岳等人聚集北苑召开善后会议,组成国民系。冯玉祥情意恳切电邀孙中山北上主持“国事”,并让 教友马伯援带着自己的亲笔信赴广东面见孙氏,他在信中说,“先生党国伟人,革命先进,务希即日北上,指导一切。”

  这让孙中山欣喜万分,频频回电劝勉冯玉祥,11月10日发表《北上宣言》,两日后乘永丰舰离粤北上。

  冯玉祥显然对如何“善后”思想混乱。他在邀孙北上的同时,也邀请了段祺瑞出山。冯曾对张绍曾说:“一方面,我派人南下欢 迎孙中山北来,做我们的导师,支持和平会议,组织政府,实行孙中山《建国大纲》里所写的那些政策”,“我还想让你当总理,叫老段主军,你主 政,中山先生做总统,我们这些人都听从指挥。把中国治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强国。”

  在天津日租界,冯玉祥、张作霖等和段祺瑞进行了一次三方会谈。出于各方压力和利益考虑,冯玉祥选择放弃孙氏,和张作霖联 合拥段祺瑞上台。

  11月14日,段祺瑞宣誓就任临时执政,并颁布《临时政府组织条列》。

  很快,张作霖违反与冯玉祥的秘密协定,派重兵进入山海关,对冯部国民军形成强大的威胁。11月24日,冯玉祥宣称下野, 避居北京西郊天台山,并邀吴佩孚和他一起出洋,来证明自己发动政变并无私欲,如今功成身退。

  12月4日,孙中山到达天津,冯玉祥派部下去迎接。12月31日,孙到达北京,冯玉祥已奔赴张家口,就任段祺瑞执政府委 任的“西北边防督办”。

  孙中山抵京后病情恶化,住进协和医院。冯玉祥把孙的安全职责交给心腹——北京警备总司令鹿钟麟。他先后住离京、津不远的 天台山、张家口,但始终没去见孙中山,仅派夫人李德全前往探视。

  冯玉祥的苏联军事顾问维·马·普里马科夫在其日记里写道:

  冯玉祥把日本的朋友、张作霖的仆从段祺瑞留在总统的宝座上,使自己失去了政府的支持,处于荒谬的政治地位:虽说他是京城 的实际主宰者,可是那里却有个随意逮捕国民党员、镇压街头游行示威的敌对的总统及警卫旅。这样,就不可避免地提供了共同犯罪的条件。

  领导人物在政治上的动摇,使国民军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使它在众多敌人面前陷于孤立。

  政治上陷入孤立的冯玉祥开始急切地寻求外国援助。从1924年开始,他所表现出来的改革意向和革命言辞,也引起苏联的关 注,认为他会是国民党的支持者。整个1925年,冯玉祥从苏联人那里得到了武器、金钱、顾问和军事教官。他开始研读孙中山思想,赞赏其民族主 义的观点,并分发300本孙的《民族主义》 给部下。

  然而,在一封苏联顾问写给驻华大使加拉罕的信中,对于“冯玉祥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究竟扮演什么角色,是军阀,还是革命 者?”这一判断上,他们感到极为困惑。

  1925年底,国奉两系战争最终爆发,国民军战败。冯玉祥通电下野后,带着妻儿取道蒙古访问苏联。他一边考察马克思主义 和苏联体制,一边和国内遭受重大失败的部队保持联系。

  综观冯玉祥一生,他曾多次背叛上司:1923年卷入驱逐黎元洪的活动,次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又发动政变,囚禁了贿选 总统曹锟;后来又推翻段祺瑞;在思想观点上,皈依基督教、亲近过苏联到后来的三民主义。这使得一些人认为他反复无常、翻云覆雨。

  国民军系将领徐永昌曾批评冯玉祥历来是“论变不论常”,“显得多少有点时髦肤浅”。而冯氏的追随者们认为,这正是他思想 进步的表现,“是主张正义,不得不尔;是顺应潮流,跟
时代前行。”

  冯玉祥自己常常引用陶渊明的话“觉今是而昨非”。他自比春秋末期卫国大夫蘧瑗,说“昔蘧伯玉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 非”。

  他确实区别于一般的军阀,好学不倦、总希望跟上时代潮流。对于只受过一年零三个月正规教育的半文盲男子来说,他读书之多 是惊人的。美国学者薛立敦曾评价说,“他可能是比其同时代的军阀更易受西方思想影响的人。然而,教育上的缺陷让他总是落后一拍。”

  这可能是20世纪初中国的普遍思想状况。即使是知识精英们也依然徘徊在众多思想和主义之间。因为冯玉祥的地位和所掌握的 军队,他的“反复无常”,对整个中国的政治时局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

  1925年3月,孙中山在北京溘然病逝。这位在位仅41天的临时大总统和他的“三民主义”,幻化为一个政治象征符号。此 后,任何谋求政治权力的人,都开始宣称自己是孙氏思想的信奉者与继承者。

  这一年,冯玉祥开始听说一个名字——蒋介石,一个野心勃勃、坚定追求权力的军人。

  在抵达莫斯科的第二天,冯玉祥在徐谦的介绍下加入国民党,两周后他派使者赴粤办理正式的入党手续。6月30日,蒋介石电 邀冯玉祥南下共商大计。冯回致密函,称“毅然加入国民党,与诸同志联合战线奋斗”。

  1926年8月,国民军在直奉晋军阀联合进攻中溃败。冯玉祥带着450万卢布苏联援助紧急起程。9月16日,他赶到绥远 五原县,出任国民军联军总司令。站在土台上,冯玉祥慷慨激昂地发表著名的《五原宣言》,追述了自己的戎马生涯,历数功过,说自己“过去没有明 白革命的旗帜,”“这次要赤裸裸地说出来,使国人知道,我做的忽是革命,忽而不是革命,其缘故是什么回事”。他第一次公开了自己国民党身份, 表示从此完全接受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做一个革命的三民主义者。

  从此,这位北洋军阀集团的实力派人物,正式成为“革命阵营的一员”。

U2494p1t1d21499241f21dt2010111

编遣会议闭幕后合影

  “把兄弟”间的恩恩怨怨

  卖熟玉米、茶叶蛋的小贩在站台吆喝着,污黄的纱布上冒着腾腾热气。候车室的检票口,几个中年女人嗑着瓜子,懒洋洋地晒着 午后的秋阳。陇海线上的火车来来往往,很少有乘客会留意这个靠近徐州的皖北小车站——黄口。

  1927年,蒋介石乘专车从徐州东来,冯玉祥乘专车从兰考西来,两人在这里第一次会面。在军乐声中,两人商定从此携手 “为三民主义奋斗”。

  “五尺多高,很瘦的身材,两个眼睛凹进去,说起来话来先笑,然后就是哼哼哼。”20年后,冯玉祥在大洋彼岸回忆了对蒋介 石的“第一印象”。

  1927年,中国的政治局势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分裂成武汉和南京两派,再加上占据北方的张作霖,出现了3个政权 对峙的局面。统辖豫陕甘三省,控制着陇海、京汉铁路交叉口的国民党员冯玉祥,一下子成为蒋介石、汪精卫都极力争取的对象。

  对于双方的拉拢,冯玉祥采取了两面手法,一边派刘骥为驻武汉代表,一边派熊斌为驻南京代表。当宁汉两方都委任他为第二集 团军总司令时,他均不就职,仍以国民军联军总司令自居。

  蒋介石最终用“雪中送炭”打动了冯的心。坐拥重兵的冯玉祥也有烦恼——西北穷苦,40万大军的军需供应始终是个难题。他 的秘书高亚兴回忆,黄口会面后蒋“马上就拨给他几十万块钱,以济燃眉,并允以设法接济”。在约冯会谈时,汪精卫曾对张国焘说:“我真不大敢相 信冯玉祥会支持我们。恐怕在他看来,我们武汉已经是个朝不保夕的穷亲戚了。”

  在宁汉之间,冯玉祥做了选择,虽然婉拒蒋要他“向武汉进兵”的提议,在“清党”和联合北伐上都决定和蒋结盟。宁汉合流 后,蒋介石被迫下野,南京群龙无首,冯玉祥为张宗昌奉鲁联军进犯所苦。于是,他再三呼吁迎蒋复职,并约阎锡山一起拥蒋出山,还派出部下张之江 等东渡日本迎蒋回国,电文说“介公一身紧系党国安危,无论如何艰辛,无论如何谤毁,必须努力完成革命工作。”

  冯玉祥后来痛陈蒋介石之“忘恩负义”,此为一出。

  1927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在上海成婚。冯玉祥派夫人李德全和秘书长何其巩前往祝贺。

  第二年冯玉祥大败张宗昌,蒋介石再次专程从南京到河南与冯相会。在郑州,两人交换兰谱,作了盟兄弟。蒋送冯的帖子上写着 “安危共仗,甘苦同尝,海枯石烂,生死不渝”;冯回赠“结盟真意,是为主义,碎尸万段,在所不计”。

  参谋长石仁麟回忆,在河南省府礼堂拍照纪念结义时,冯蒋二人为谁居左而礼让不休,冯说蒋是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说冯年长 为兄。最后,拍两张照片,两人分别居左,“以表示既讲公谊又讲私情。”

  从此,蒋给冯来电必称“焕章大哥”,冯去电必称“介石我弟”,煞是亲密。郑州会谈时,两人商定了北伐大计,由冯玉祥、阎 锡山、李宗仁分别担任第二、三、四集团军总司令,挥师北上。

  为使冯玉祥更加卖力,蒋介石向冯玉祥许下诺言:如攻克平津,即以冯部将领鹿钟麟担任平津卫戍总司令、韩复渠任河北省政府 主席。这让一直没有好地盘的冯玉祥非常高兴,驱军疾进,在山东境内遭遇了直系悍将孙传芳的部队,苦苦相持后才攻下。

  5月30日,蒋介石背着冯李二人,与阎锡山秘密会面。据说,当阎极力劝说蒋把平津分给他,蒋还非常犹豫。阎说:你看看谁 没有吃过他的亏。蒋听闻此言,立刻下了决心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