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46宪法不如回归23宪法

20多年的时间还不够他认清国匪“四六宪法”的专制本质,真够糊涂的。回归46宪法不如回归23宪法。

双十国庆日 民初人物杂谈 吴佩孚 曹锟 冯玉祥 孙文 张作霖 23年宪法和46年宪法对比评价 http://lihlii.blogspot.nl/2012/10/2346.html http://lihlii.posterous.com/2346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ck-10102012152607.html
121010 回归“四六宪法”—封从德谈中国未来的宪政之路(图)
2012-10-10

如果某一天中共崩溃了,中国将往何处去呢?前中国89民运学生领袖、网络“孙文学校”创办人封从德认为:1946年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世界 上最好的宪法之一,回归“四六宪法”,是中国实现民主与法治的一条便捷的道路。

M1010-ck

图片:封从德谈孙文学校与四六宪法(CK摄)
 
今年1月1日,网络“孙文学校”正式开学,不到十个月的时间,便有一批中国大陆和海外青年注册成为“孙文学校”的学员。“孙文学校”通过网上授 课,教授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讲解1946年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也就是“四六宪法”。

10月10日是中华民国诞生101周年纪念日。“四六宪法”在台湾得到延续。那么“四六宪法”对于中国大陆有什么意义呢?封从德近日在一次关于 “孙文学校”的演讲中表示:“‘四六宪法’对于中国大陆来讲,是绕不开的一个坎。就是不管体制内怎么渐变,还是体制外民间力量促使它突变,有一天 中共的体系不能用了,中共的宪法首先就不能用了,新的宪法,我们研判,不能绕开‘四六宪法’。”

封从德表示,1946年,国民党与包括共产党在内的中国各民主党派共同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世界上最好的宪法之一,代表着中国的法统。回归 “四六宪法”就是回归中国的法统。封从德说:“就像强盗抢了我们的屋子,我们把强盗赶走了,要恢复原状。有正当的法统,这个法统虽然命悬一线,但 是它还存在于台湾。而且在台湾的实践证明对中国是很合用。”

封从德接着说:“孙中山是把中国的文化传统和西方的现代文明结合在一起开先河的人。其实中国的民主革命有一个传承,用‘四六宪法’、孙文学说,可 能是一个便捷的道路,而且在两岸有一定的空间能够认可。”

封从德表示:他创办的“孙文学校”的办学宗旨是:治国方略,薪火相传,凝聚共识,再造共和。“孙文学校”教授和传播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与“四六 宪法”,就是为中国未来的变革做理论和人才的准备。他说:“我们这个学校看出‘四六宪法’在中国大陆未来胜出的极大的可能性。所谓凝聚共识,再造 共和,这个共识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在中国大陆结束一党专政,回归‘四六宪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ck2-10092012141954.html
121009 海外民主人士比较比较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图)
2012-10-09

10月10日是中华民国成立101周年。美国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林牧晨在一次演讲中指出:建立中华民国的辛亥革命是一场真正的革 命,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对辛亥革命的否定,甚至还不如被辛亥革命推翻的封建王朝。

M1009-ck

图片:林牧晨:建立中华民国的辛亥革命是真正的共和革命(CK摄)
 
林牧晨出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一年,因此他认为自己仍然是中华民国的公民。林牧晨指出:中华民国是经过推翻满清封建王朝的辛亥革命建立的, 辛亥革命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一次最伟大的革命。他说:“辛亥革命是真正的国民革命。以前‘革命’两个字被共产党垄断了。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共产党的 革命,它是打着革命的旗号,其实是真正的反革命。比如现在很多民运人士被关进监狱,很多维权人士被关进监狱,很多老百姓无辜被打死,这些事情放在 任何一个朝代都是不能被允许的。哪怕是封建朝代,他们对老百姓的性命财产还是很重视的。慈禧太后还曾经为杨乃武、小白菜的案子罢了两百多人的官, 现在的中共还不如那个时候。现在中共非常残暴,你说它是革命还是反革命?”

林牧晨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有“中华”两个字,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是反中华的。他说:“它把中华的很多东西都消灭掉了。在中国大陆 说中华传统是什么,很少人能说得出来,但是我去了台湾之后,我感受到中华文化传统在台湾保存得很好。”

林牧晨表示,中国共产党以谎言和暴力颠覆了经过辛亥革命建立的中华民国,成立了权力和财富都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欺压和剥夺民众的中共权贵集团的中 华人民共和国,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对辛亥革命的反动。他说:“辛亥革命是相当平和的一次革命。到了当代有更多的革命,根本是不流血的,比如天鹅 绒革命,宁静革命。我们在纪念辛亥革命的时候,要反思什么是革命,什么是共和,我们应该怎么做。现在中国大陆已经有不成形的组织,我们在海外的朋 友应该帮助中国民众组织起来,有了组织才能做事。”

林牧晨是老资格的中国民运人士,他早在1979年北京西单民主墙时期便参加民运,89“六四”后流亡美国,目前担任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 会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